067、我没有足够的时日陪着你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月底了,姑娘们搜搜荷包看看有没有月票的,有月票的都给本文吧都给本文吧!别放过期了啊~!

  甚时候本人也才有100万字啊啊啊啊啊!一百万字对本人来说是个大关啊啊啊啊啊~

  七十万七十万!本文有七十万字了!好吧,虽然和别人两三百万字的文不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嘤嘤嘤,心好累。

  ------题外话------

  还不待小家伙出声,就被另一道声音抢了话,“我也要吃我也要吃!”

  只听他道:“今夜我烧饭给你和你娘亲吃。”

  过了好一会儿,君倾才站起身,又恢复了那一脸淡漠的模样,然他对小家伙说的话却足以让小家伙欢喜一整日。

  君倾收回了抚着小家伙脑袋的手,小家伙的小手却还在抚着他的脸颊。

  “爹爹,阿离不懂什么是‘怨’。”

  他没有拂开小家伙的手,只是沉声道:“希望你不会怨我。”

  小家伙的小手很温暖,能暖到君倾的心底。

  小家伙说完,竟还小大人似的抬起小手,摸摸君倾的脸。

  爹爹是在难过吧?虽然爹爹脸上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可是他看爹爹的眼睛,觉得爹爹就好像是在难过一样。

  却听小家伙很认真道:“那阿离就一直这样好了,阿离不怕的,爹爹……不要难过。”

  他没有回答小家伙的问题。

  小家伙天真的话让君倾的心蓦地拧紧,拧得疼。

  “爹爹,阿离不懂……”小家伙咬咬唇,一副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模样,“爹爹为什么说没有足够的时日陪着阿离?”

  既然注定无果的事情,又何必开口。

  这也是他迟迟没有与她开口此事的原因。

  没有足够的时日,纵是找到了她,他也救不了阿离。

  “因为……”君倾声音低沉,沉得有些黯哑,“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时日陪着你。”

  “为,为什么?”小家伙有些不能相信,“爹爹和小白不是说过找到了娘亲,阿离的病就可以治好了的吗?那,那阿离已经找到娘亲了呀……”

  “嗯。”君倾微点头。

  小家伙愣住,不解地问道:“就是阿离就算长大了,也还是像现在一样,不能照到太阳,只能在没有太阳的时候才能出屋吗?”。

  “那若是你永远都不能走到太阳下边,你当如何?”君倾又问,手上的动作更轻更柔了。

  小家伙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嗯嗯!想!”

  “阿离,可想在天上有太阳的时候到院子里玩?”君倾抚着小家伙的脑袋,轻声问。

  他稀罕爹爹帮他擦脸,他也稀罕爹爹摸摸揉揉他的头顶,这样的爹爹好温柔好温柔,也好像爹爹好稀罕好稀罕他一样。

  君倾这突然的温柔举动让小家伙受宠若惊,只定定看着他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动上一动便会让君倾收回手似的。

  待君倾将手里的湿棉巾递回小家伙手上后,他抬起手,将掌心轻覆在小家伙脑袋上,一下一下地轻轻揉着。

  君倾的动作很温柔,也很细致,他共替小家伙擦了两回脸,令小家伙开心不已。

  小家伙站得直直的,一动不动,欢喜又紧张,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上一眨。

  君倾将双手洗了许久,久得小家伙提醒了他好几回,他才将铜盆里的皂角水倒掉,用清水洗净自己手上的皂角后并未再用那只铜盆,而是走进厨房里拿了一只新木盆出来,用清水洗过木盆一遍,才盛上干净的水,这才接过小家伙手上的棉巾,浸湿,拧干,替小家伙擦脸。

  小家伙从来都很听他的话。

  小家伙的小手终是没有也伸进铜盆里帮君倾洗手,因为他知道他的爹爹不同意。

  君倾不说话。

  “那阿离可以帮爹爹洗手吗?”。

  君倾先是沉默,才沉声道:“待你长大了,你便懂了。”

  “可是阿离不觉得爹爹的手脏呀。”

  “因为我的手脏。”

  “爹,爹爹,为什么要拿这么多皂角来洗手?”小家伙很是不解。

  只见君倾紧着将自己的双手浸到了铜盆里,就着那一整盒皂角粉泡成的半盆水来来回回地用力搓洗自己的双手,令小家伙看得目瞪口呆。

  待小家伙将湿棉巾从铜盆里拿出来后,君倾才又重新蹲下身,而后竟是将整整一盒皂角粉都倒进了铜盆里!

  小家伙立刻照做。

  “嗯。”君倾接过,“将棉巾从铜盆里拿出来。”

  小家伙很快就拿了盛着皂角的盒子跑了出来,双手将其递给君倾,欢心道:“爹爹,阿离将皂角拿过来了!”

  这一次,他若不答应阿离,日后怕是连听到阿离这般小心翼翼又满心期待地问的问题都没有机会听到了。

  他身为父亲,让阿离失落的次数太多太多。

  可是……

  他的手太脏,他不想让自己才沾过血的手碰到阿离。

  听着小家伙的脚步声,君倾将自己垂在身侧的双手拢紧。

  小家伙迈着小短腿哒哒哒地往厨房跑去了。

  小家伙猛地抬起头来,惊诧地看着面色冷淡的君倾,而后惊喜地跳起来,欢喜道:“嗯嗯!阿离这就去拿,阿离这就去拿!”

  小家伙还是蹲在地上,将手中的棉巾重新浸到了水里,少言的君倾忽然又道:“替我到厨房里将门边架子上的皂角拿过来,拿过来了,我帮你擦脸。”

  听到小家伙用力吸溜鼻子的声音,君倾的心如被人突然拧了一下。

  小家伙还觉得自己的鼻子酸酸的,使得他用力吸溜了一下鼻子。

  小家伙垂下了眼睑,满心的失落,乖巧道:“是,爹爹,阿离知道了。”

  他还是站起了身,道:“自己擦。”

  君倾睫毛微微一动。

  只听小家伙又小心翼翼地着急道:“爹爹,阿离……阿离可以要爹爹也帮阿离擦擦脸吗?可以……吗?”。

  “嗯。”君倾冷淡应了一声,作势就站起身。

  “爹爹,阿离擦好了。”小家伙收回手,将湿棉巾紧紧拽在手里,依旧紧张地看着君倾。

  直到小家伙收回了手,他依旧沉默着。

  只是,小家伙未发现,君倾便也未提。

  小家伙擦得并不舒服,也因着小家伙手小力气小,那棉巾上的水根本就拧不干,使得他边替君倾擦脸,边有水沿着棉巾的边沿往下滴,湿了他的脖子,也湿了他胸前的衣裳。

  这是他第一次给他的爹爹擦脸,所以小家伙兴奋又紧张得小手有些颤抖。

  先是擦眼角,眼眶眼角,到鼻梁两侧,到耳背,再到嘴角,最后再整张脸抹过一遍,小家伙擦得小心翼翼又极为认真。

  小家伙高兴极了,连忙将浸过水的棉巾拧了拧,将棉巾在小手上摊开,而后学着朱砂给他擦脸的动作给君倾擦脸。

  君倾蹲下身后的高度,让小家伙抬起手就能擦到他的脸。

  就在这时,小家伙见着比他高很多很多的爹爹在他面前蹲下了身来。

  小家伙忘了,忘了就算他不站在高处也能帮君倾擦到脸的办法。

  小家伙着急了,急得有些想哭。

  他可以到厨房里去搬凳子,可是,可是他搬了凳子来,爹爹还会不会在这儿等他?

  可小家伙将棉巾湿了水后昂头来看君倾,发现君倾太高太高,他根本就擦不到他爹爹脸……

  小家伙睁大了眼,本是怔愣的眼里瞬间满是晶晶亮,边蹲下身将手上的棉巾浸到水里边急急道:“那,那爹爹也等等阿离哦!阿离先把棉巾湿了水!”

  却听得君倾接着道:“用你的就行。”

  小家伙愣住,还以为君倾说不用他帮擦脸了,惊得他刚从自己肩头扯下抓在手里的小棉巾差点掉到地上。

  小家伙说完,还未及跑开,便听到君倾道:“不用了。”

  小家伙高兴得险些跳起来,但是在君倾面前他不敢太闹,只难掩激动地又问君倾道:“那,那阿离可以用阿离的棉巾帮爹爹擦脸吗?嗯……阿离还是到爹爹的屋子把爹爹的棉巾拿过来!爹爹等等阿离哦!”

  “嗯。”这是君倾沉默之后给小家伙的答案。

  小家伙紧紧抓着君倾的衣袖不舍得放,紧张地等着他回答。

  君倾又是沉默。

  君倾说完话后转身就要先往厨房走,小家伙却在这时抓住了他的衣袖,有些着急地唤他道:“爹爹爹爹,阿离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帮爹爹擦擦脸?爹爹嘴角的血没有擦干净,阿离可以帮爹爹擦掉吗?阿离可以帮爹爹擦擦脸吗?”。

  君倾默了默,才淡漠道:“那你便洗吧,洗好了再到厨房里来漱牙。”

  “不用不用的爹爹!”小家伙连忙摇头,“爹爹,阿离可以洗凉水的,阿离平时都是洗凉水的!”

  只是将水倒进了铜盆里后,君倾才想起这是凉水,便对小家伙道:“烧些热水再洗漱吧。”

  水打上来了,君倾用手将小家伙往后推开了些才将水倒进铜盆里,以免水溅出湿了小家伙的鞋。

  只见小家伙看看君倾的手,再低头抬起自己的双手来看看,然后扁扁嘴,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爹爹一样将这辘轳摇得这么顺畅呢?

  那本是由小家伙抱着的铜盆放在他的脚边,小家伙就站在铜盆后边,紧挨着君倾站着,一双乌灵灵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君倾手上的动作看。

  君倾此时就站在水井边,摇着辘轳,将打了水的水桶从水井里摇上来。

  棠园与小棠园的格局几乎一致,都有着一个小后院,小后院里有厨房还有水井,只不过小棠园较棠园而言小去许多而已。

  朱砂再次揉揉阿褐的脑袋,站起身,慢慢走回了屋。

  “一时忘了你听不懂了,不当与你说这些。”

  “汪呜……?”

  “你说呢,阿褐?”

  “我终不是素心,做不到只看着她富贵荣华而什么都不做,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杀她,就算素心怨我恨我,我也要让沈葭失去她所有的荣华,这是她所当有的报应。”

  “我昨夜在等丞相大人的时候想了许多事情,我想到了素心,我是否该替素心去看一次沈葭?不管她过得好或是不好,都是她的报应。”

  “汪汪!”

  朱砂不由微微一笑,又一次揉了揉阿褐的脑袋,道:“多谢你的抚慰了,我没事。”

  “汪呜……”阿褐似是觉到了朱砂的伤悲,只见它伸出舌头,本想在朱砂手背上舔舔,奈何发现朱砂手上缠满了棉布条,便用脑袋朝她掌心里蹭蹭。

  明明只是一条狗,可说起的时候,朱砂却觉有些伤悲。

  下一刻,她将裙摆稍稍提起,在阿褐面前蹲下了身,揉揉它的脑袋后再勾起手指挠挠它的下巴,又与它说话道:“我也曾养过一只狗,很听话,和你一样听话,后来,不在了,和唯一陪伴我的人一齐不在了,也不知他们在下边是否过得好。”

  朱砂不由抬眸看一眼君倾方才离开的方向,心如针扎般疼,同时也觉柔软。

  “汪!”阿褐这声叫得响亮,同时将尾巴摇得厉害,很显然是在肯定朱砂说的话。

  朱砂一怔,又问道:“那是丞相大人让你来……陪着我的?”

  谁知阿褐竟是晃了晃脑袋,好像在摇头说不是似的。

  朱砂看着眼睛圆溜溜正一下一下甩着尾巴的阿褐,伸出了手,在它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轻声道:“可是阿离让你来和我玩儿的?”

  “汪汪!”阿褐见朱砂未理会它,它便蹲坐到她面前来,又对她叫了两声,如同那总是会在她身边打转时不时冲她唤上两声的阿宝。

  她曾也有素心和阿宝陪伴着,只是,他们都不在了。

  丞相大人与小白也相互陪伴着,终不是自己一人。

  也是,小家伙有君华陪着,有许多小鸟小兽陪着,不会寂寞。

  “汪汪!”在她转身之时,昨夜因着有小白在棠园里而不知避让到哪儿去的阿褐这时跑到了她身旁,对她叫了两声,一边摇着尾巴,好像知道她心觉寂寞而特意跑来陪伴她似的。

  朱砂看着那一大一小的身影在屋楼旁拐了个弯,她再瞧他们不见,才垂眸抬手轻抚自己心口,转身朝屋子走去。

  只可惜,她不是,也不可能是。

  她想,她不是阿离的真正娘亲,若是,她此时应该是可以跟上去的吧。

  看着那一大一小的两抹身影,朱砂的心又如被针扎般疼。

  君倾回答他的,总只是一个“嗯”字,冷冷淡淡,却没有不耐烦。

  “真的真的不疼吗?”。

  “爹爹真的不疼了吗?”。

  “小白真的没有打疼爹爹吗?”。

  小家伙一边走,一边紧张地不停地问君倾问题。

  丞相大人难得待小家伙这般温柔,就让这父子俩独处一会儿吧,她纵是有话想问,也不急在这一时。

  朱砂本是想跟上,然终还是没有跟上去。

  小家伙被朱砂这般轻轻一推后回过了神,连忙急急地朝君倾跑去。

  然君倾说完话后便转身先朝院子后边的方向走去了,根本就没有要等一等小家伙的意思。

  朱砂则是即刻躬身将小家伙方才掉落在地的铜盆捡起来,塞到他怀里,然后将愣愣的他朝君倾的方向稍微推了推。

  小家伙又一次愣住,很是不可置信地看着君倾。

  “嗯。”君倾微微点头,当小家伙以为他的爹爹不再理会他而走往屋子方向时,只听君倾又道,“我与你一齐到后边打水。”

  小家伙被君倾这般突然一问,问得他先是一愣,而后连忙松开了君倾的衣袖,乖巧地在君倾面前站直身,诚实道:“阿离刚刚起的,阿离还没有洗漱,阿离正要到后边打水洗漱的,爹爹的屋子里没有打好的水……”

  “无妨。”君倾语气依旧淡漠,却不再说自己的事,而是问小家伙道,“何时起的身,可洗漱了?”

  然小家伙还是紧抓着他的衣袖不放,“可是,可是爹爹的嘴角都流血了,爹爹一定好疼好疼,一定是小白把爹爹打疼了!阿离……阿离要怎么做才能让爹爹不疼?”

  “不疼。”君倾不止神色淡漠,便是语气都极为淡漠,只见他回了小家伙的话后抬起手用手背擦掉了嘴角的血水。

  “爹爹,爹爹……”阿离小家伙紧紧抓着君倾的依旧,极为紧张不安地昂头看着他,看他嘴角的血水,着急道,“小白是不是打得爹爹好疼好疼?”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67、我没有足够的时日陪着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