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朱砂又偷腥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君松驾车很是熟手,是以马车行驶得很是平稳。

  朱砂坐在马车里,身子只是随着马车轻轻摇晃而已。

  君倾也在马车里,就坐在朱砂对面,然朱砂并未看他,而是微着头,面红耳赤的。

  因为她到现下还在想着方才在君倾屋里的事情。

  她手臂上的伤太重,可又需用双手解下自己身上的棉布条,上了药后再包扎好身上的伤口,这般反复动着双臂,牵扯着手臂上才稍稍愈合的伤口又破开,她正想着怎样才能不太多地牵扯到手臂上的伤时,那本是隔着圆桌坐在她对面的丞相大人那时便走到她身旁来,只道一声“我帮你罢”便摸索着拿过了她手上的棉布条,根本就不待她应声,似乎根本就不需要她点头答应一样。

  而她,鬼使神差的,竟也没有拒绝!

  丞相大人站在她身后,从她身后将棉布条绕到她身前后让她自己将身前的伤包缠好,再将棉布条递给身后的他,这般的话,她的双手便可不用使力绕到身后以减少给臂上伤口的负担,而丞相大人也不会碰到她这满是丑陋疤痕的前身,然愈是这般,在丞相大人的指尖碰到她的手时,她就会愈发紧张。

  从丞相大人站到她身旁开始,她便一直紧张着,身子紧绷着,甚至,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以致她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又想问什么。

  甚至到现下已经离开相府坐上马车良久了,她的身子还紧绷着,也依旧面红耳赤着。

  她还在想着她与丞相大人指尖轻碰的感觉,让她很想再握一握他的手。

  丞相大人的手……

  这般想着,朱砂不由微微抬眸,看向君倾随意搭在膝上的双手,看到他手背上那些已经不明显了的伤痕,朱砂的心不由拧紧,和着那针扎的痛感让她的心生疼得厉害。

  丞相大人,究竟经历过什么……

  看着君倾手背上的伤痕,不由自主地,朱砂眼眸渐渐往上抬,终是看向了君倾的脸,看向他的眼眸。

  然她却未看到君倾的眼眸。

  因为君倾轻闭着眼。

  只见他下眼睑上的青黑很重,似是很久都未睡好了似的,面色亦是青白少有血色。

  他看起来,很累。

  有晨风从车窗帘的间隙里溜进马车里来,拂在君倾的脸颊边,拂动他脸颊边的发丝,在他长长的睫毛边轻轻飘动。

  这样安静的君倾,让朱砂看着看着,觉得紧张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她忽然很想,很想坐到他的身边,而不是坐在他的对面。

  她……可以坐到丞相大人身边的吧?

  朱砂收回目光,垂下眼睑,只见她将下唇轻轻一咬,再抬眸时,她撑起了身子,慢慢,慢慢地移到君倾身侧,而后在他身侧与他有一尺之隔的位置坐下。

  朱砂坐下后将腰身坐得挺直,贝齿依旧咬着下唇,双手放在腿上将裙裳抓得有些紧,眼睛看着自己方才做过的位置,根本不敢即刻转头去看小憩中的君倾。

  朱砂一动不动地在君倾身侧坐了好一会儿,并未听到君倾有动静,她这才慢慢地朝君倾的方向转头。

  君倾还是方才的模样,眼睑轻阖,并未发现朱砂已坐到他身侧来,似是睡着。

  朱砂没有唤他,只是定定地看着他,而后将自己与君倾之间的距离慢慢缩短,她在一点一点朝君倾挪近,再挪近。

  当她挪到他与君倾之间的距离只有三两寸时,她才停下来,重新挺直腰杆,坐直,一动不动,还是如方才一般不敢看君倾,只轻咬着下唇听着君倾的动静而已。

  君倾依旧没有动静。

  朱砂这才松开了自己的下唇,而后小心翼翼地朝他转头。

  晨风撩动的君倾脸颊边那微扬的发丝就近在朱砂眼前,这让她觉得这发丝不是扬在君倾脸颊边眉睫边,而是挠在她心上,挠得她的心一阵痒,很是想将他的发丝别到耳后。

  丞相大人睡着了,应当……不会发现的吧?

  丞相大人连她坐到他身侧来都没有察觉,当也不会发现她接下来的小小举动的。

  心里有着小心思,朱砂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有些砰砰直跳,好像是要做什么坏事一般,她有些紧张。

  可纵是紧张,她也不想压下这个想法。

  只见她抬起手,凑近君倾的脸颊,将那被因晨风而轻拂在他耳畔的发丝撩到手指上,而后将其轻轻地别到了君倾耳后。

  她能将他的眉睫看得更清晰。

  清晰得让她觉得自己不能满足于只是这般静静看着他而已,她还想……碰碰他长密弯翘的睫毛。

  君倾没有反应的小憩给了朱砂这胆气,只见她不知不觉地将身子朝君倾更凑近一分,已近得她的手臂已经轻轻碰上了君倾的手臂,不过她不自知罢了。

  此刻的她,只想着用指尖碰碰君倾的睫毛而已。

  她如是想,亦如是做了。

  她的心,太想太想靠近君倾,想得她一时间根本就忘了,在她面前的君倾,根本就没有哪一次是真正睡着的。

  只见朱砂将抬起的右手食指微微曲起,凑到君倾的睫毛下方,用指腹将他翘翘的睫毛尖儿轻轻拨了一拨。

  君倾还是没有反应。

  他好似倦极,睡得很沉。

  见君倾这般,朱砂没有再一次轻拨他长长的睫毛,尽管她很想,但她怕把他吵醒了。

  他似乎真的很累,很累。

  他不在府上的一个半多月是去做了什么,为何会这般疲惫?

  且听小白的话说,他这一个半多月都在丞相府里,并没有与丞相大人在一齐,这便是说,这段时日里,丞相大人的身边除了一个君松,便再无保护他的人。

  一直在丞相大人身旁保护他的小白不在身侧,丞相大人这段时日可遇到了危险?可有受伤?

  身旁时时刻刻都有危险存在,又怎能好好地睡上一觉,又岂能不累?

  朱砂觉得心很疼。

  她没有收回手,而是将拇指轻轻贴上了君倾的下眼睑,轻轻地抚着他下眼睑上的青黑,语气温柔又带着心疼道:“丞相大人可是很累?我不当今日与大人说想见沈葭一面的事,应是让丞相大人好好歇息一日才对……”

  “丞相大人为何把自己弄得这般疲惫?可是因为小白不在大人身侧保护大人?”朱砂轻声自言自语,愈说愈觉心疼更甚,她抬在半空的手也慢慢地贴上了君倾的脸颊,用掌心感受着他的温度。

  此时的她,身子已经紧紧挨在了君倾身上,双手更是都贴在君倾脸上,轻碰着他的双颊,就像捧着她的珍宝,拇指指腹仍旧在轻轻摩挲着君倾的下眼睑,好像如此就能抹去他眼睑上的青黑抹去他的疲惫似的。

  朱砂觉得自己又失控了,若非失控,她此刻怎会这样来抚着丞相大人的脸颊,若非失控,她怎敢这般贴近丞相大人,可……

  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控制不了自己这总是想着要靠近丞相大人的心。

  她也……

  不想再控制。

  她真的,就是想靠近丞相大人,想了解他,想帮到他。

  她还想,再吻一吻他的唇。

  他薄削又冰凉的唇。

  情不自禁,难以自控。

  朱砂将摩挲着君倾右下眼睑的拇指沿着他的脸颊缓缓往下移,移到他的唇上,先是在他薄薄的唇上轻轻抚过一遍,而后垂下手,抓上她自己的裙裳,昂起头,将自己的唇轻轻印上了君倾的唇。

  这不知是她第几次的情不自禁,也不知是她第几次亲吻他的唇。

  可不管是第几次,朱砂依旧觉得,她……喜欢他,喜欢他的味道,百尝不厌。

  她只希望,丞相大人不要在这时候醒来,这会让她无地自容。

  可——

  丞相大人其实是没有睡着的吧。

  丞相大人内力深厚武功奇高,又怎会对她的举动没有丝毫察觉,纵是他在睡着,也不可能没有察觉。

  而丞相大人没有推开她,也没有如前几次那般突然睁开眼或是突然出声,反是任她对他这般肆意,这是不是证明……

  丞相大人也喜欢她?

  这样的想法让朱砂自己吓到了自己,使得她正轻啃着君倾下唇的贝齿突地往下一磕。

  随即,她的舌尖尝到了腥甜的血的味道。

  她愣住,连忙松开君倾的下唇。

  只见君倾的下唇唇角正冒出一丝腥红的血水。

  朱砂怔愣更甚。

  她她她,她竟是一不小心将丞相大人的唇角给咬破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

  见着君倾还是合着眼睡着的模样,朱砂情急之下,竟是又覆上了君倾的唇!同时用舌尖去舔舐君倾唇角的小伤。

  然舔着舔着,朱砂又情难自控了,根本就不能满足于只是轻轻舔着君倾的唇而已,而是将他的下唇吮到了嘴里来。

  她似乎很喜欢吮君倾的唇,她自己也不知这是为何。

  她只是觉得这般最是能尝到君倾甜甜的味道。

  她喜欢他的甜味。

  所以她总情不自禁地对他的唇又吮又啃。

  而这一次,君倾居然一动不动地任她啃,既不睁眼,也不说话,就好像他真真是睡着了一样。

  可他又怎会真的睡着。

  他只是由着朱砂任性一回而已。

  而朱砂这一啃,竟是从半途一直啃到了王城车马场!

  但此时朱砂在笑,满足地笑,餍足地吮着君倾的唇,使得马车缓缓停了下来她都没有察觉。

  就在马车停下时,下唇还被朱砂轻咬在嘴里的一直“睡着”的君倾忽然口齿不清地出声道:“朱砂姑娘可是不打算让我见人了?”

  朱砂餍足的笑瞬间凝在脸上。

  ——!

  ------题外话------

  来一章稍微甜那么一点点的内容,缓和缓和,下章继续走剧情啊~

  小朱砂又当了偷腥的猫!哈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70、朱砂又偷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