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相公对我笑了? 六月活动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六月活动已出!姑娘们移步留言区置顶查看!六月活动已出!姑娘们移步留言区置顶查看!六月活动已出!姑娘们移步留言区置顶查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下次活动就是十月见了~!

  ------题外话------

  而就当朱砂抬脚要离开时,忽有一蓬头垢面的女子从一旁的大树后朝她疯也似地扑来,扯着沙哑的声音嘶喊道:“方瑞你这个贱人!你还我儿子来!还我儿子来——!”

  见到了想见的,也该是时候离开了,久留无益。

  朱砂转头看她,缓缓站起了身。

  沈葭在那荒草堆里蹲了将近半个时辰,朱砂便在她面前蹲了将近半个时辰,直到听到送饭食过来的宫人的声音,沈葭才猛地站起身,兴奋地跑开。

  她还以为到了这儿会看到一个面目狰狞满心仇恨的沈葭,这样,也未尝不是好。

  只是人心自古如此,又有谁改变得了。

  人心总是有数不尽的欲望,想要得到的太多,最终害不过是害人害己,何必呢?

  朱砂没有与她说话,只是站在她面前,平静地看着她而已。

  朱砂在一堆将及人肩高的枯黄荒草堆里见到了沈葭,蓬头垢面,身上还穿着封后大典那夜宮宴所穿的锦衣,却已满是脏污,手里还拿着一根枯草,左摇右晃的,目光呆滞,嘴里喃喃有词,反反复复皆是道一句“我是帝后,我生来就是帝后之命!你们谁敢跟我抢!?”,那模样,似已成疯,便是朱砂站到她面前她都未有理会。

  这是先帝的敏妃居住的宫殿,这儿废成冷宫已有二十年,这便是说,沈葭根本就未能入过帝后的凰凤宫,便直接被打入了这处早已废弃的闵鸾宫,和那早已疯癫的敏妃住在一齐。

  沈葭的冷宫,除了荒草、蛛网,掉漆的家什,破旧的帐幔,再无其他。

  朱砂已了然。

  就在这时,有一只鸟儿从前方朝君倾飞来,落在了他的左肩上,朝他啾啾而鸣,少顷又飞回了天上。

  不过,丞相大人知晓沈葭的冷宫在何处?

  “……是。”

  “没有必要。”君倾的话,似乎完全未将帝君置于眼中,“跟着我走便可,其余的,你无需管。”

  “也无需与帝君通报一声?”

  “嗯。”

  “那你我现下是直接去沈大小姐的冷宫?”

  “不必。”

  过了少顷,只听朱砂又问:“相公进宫来,不用传人向帝君通报一声吗?”。

  朱砂却以为自己说得足够轻声,唯她自己听到而已。

  然他的笑只在眸中,一闪而过。

  君松听到了,君倾自不可能没听到。

  走在后边的君松听到了,连忙抬手压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笑出声。

  朱砂又连忙跟上,却在这时小小声地自言自语哼声道:“才不是我吵,是你自己话少。”

  君倾又恢复了他寻日里那张淡漠的脸,同时转了身牵着朱砂的手继续往前走,“好了,继续走吧。”

  我什么?朱砂根本就不知自己能解释什么,只好闭上嘴,什么都不说。

  “……”朱砂双颊绯红,连忙抬手拉开了扯着她嘴的手,想解释道,“我,我……”

  果不其然,只见君倾将还轻抚在朱砂脸颊上的手移到了她唇上来,然后捏住了她的嘴,同时还像外扯了扯,颇为无奈道:“你很吵。”

  君松觉得,他要是主上的话,绝对要再一次堵上朱砂姑娘的嘴,这朱砂姑娘和小公子可还真是相像,总是喜欢同个问题反反复复地问,问得人都有咬牙切齿的冲动。

  “真的?”朱砂百问不厌。

  “嗯。”

  “真的是对我笑?”

  “嗯。”

  “相公对我笑了?”朱砂还问。

  “嗯。”

  “真的笑了?”朱砂又问。

  他知道,她喜欢看他的笑。

  他的确是笑了。

  “嗯。”君倾没有否认。

  “相,相公,你笑了?”朱砂盯着君倾的唇角,语气突然间绷得很是紧张。

  君倾不过是微微扬了扬嘴角而已,朱砂却惊诧得又一次微微睁大了眼,好似看到了比昨夜天上异象还要令她震惊的一幕似的。

  “嗯。”君倾没有避开朱砂的吻,而是温柔地“看”着她,也如她一般,微微扬起了嘴角。

  对丞相大人的信任,不需要任何理由。

  他不是大夫,可她愿意相信他,就算他什么都未与她多说。

  君倾的温柔让朱砂又情难自已,只见她慢慢踮起脚尖,昂起头,又轻轻凑上了君倾的唇,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印,扬起了嘴角,笑道:“我相信相公。”

  丞相大人,好温柔啊……

  “相,相公……”朱砂看着君倾的眼,感受着他冰凉掌心的轻柔摩挲,她觉得,她又将自己迷失在了他的眼眸里,迷失在他眸中的柔情里。

  这一次,他一定会护好她。

  这一次,他不会再弄丢她。

  “别怕,我不会让你疼得太久的,不会的。”他的命还在,他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他的小兔子,就算他的命不在了,在他死之前,他也会将存在在她身旁的危险抹除干净,“相信我。”

  朱砂只怔怔地看着这忽然之间像变了个人似的君倾,莫说说话,便是脑子都糊做了一团,在君倾的温柔中糊做了一团,什么都想不出思不到。

  而君倾抬起头后并未牵着朱砂的手继续往前走,而是抬起左手,抚上了她的脸颊,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满含柔情,便是他那双总满是淡漠冰冷的眼眸此时也融满了温柔,似叹又似心疼道:“这般多话,可是心不疼了?”

  这突如其来的吻让朱砂惊得目瞪口呆,待得君倾离开了她的唇,她还是一副愣愣没有回过神的模样。

  吻上了她的唇。

  然这一回,君倾却不再是如方才那般“看”她一眼,而是——

  “相公——”朱砂还要继续说什么问什么,可她才道出两个字,她的话又被君倾打断。

  “无妨。”

  “相公看起来很疲惫,当好好歇一歇才是。”

  “没有。”

  “相公可有受伤?”

  “嗯。”君倾还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回答。

  她总觉,要有大事发生。

  他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他还好好的,可她的心,却还是放心不下。

  她唯能做的,就是等他回来,等他回到她眼前来。

  她还清楚地记得昨夜上千的老鸹压过顶空的景象,诡异得足以令每一个人震惊,她知,并且小白也已清楚地告诉了她,与丞相大人有关,她想去到他身边,可她浑身的伤,诚如小白所言,这般的她只是个负累,她根本帮不了他。

  朱砂默了默,才又道:“昨夜天有异象,相公可还好?”

  “嗯。”

  “丞……相公,民女有话,可否问?”朱砂迟疑着,终是开口问道。

  想着昨夜的事情。

  君倾在想着朱砂,而朱砂也正在想着他。

  他的小兔子……他要如何才是好。

  可他却欢愉不起来,因为他的心,很沉重。

  似是能感受得到朱砂的欢愉,君倾眸中的淡漠少去了不少。

  朱砂觉得欢心,不由轻轻抿嘴笑了起来,同时也轻轻回握了君倾的手。

  丞相大人保护她?

  可是要保护她的意思?

  他明明看不见,却是要带着她走。

  这是丞相大人第一次主动牵她的手。

  纵是如此,她也不愿收回手,更不愿意离开他身侧。

  靠得君倾愈近,朱砂的心就愈疼。

  朱砂连忙回神,紧忙跟上,紧靠在君倾身侧,心跳得厉害,也疼得厉害。

  君倾说完,也不待朱砂反应,便转身欲走。

  下一瞬,君倾便将她的手握住,动作很轻,并未让她觉得手背上的伤疼,同时听得君倾又是淡淡道:“我带着你走。”

  朱砂便听话地伸出自己的左手,将其轻轻放在了君倾的手心里。

  “手给我。”君倾只语气淡淡地道了这三个字。

  怕是无人不知丞相君倾原来已经瞎了的事实吧。

  若是之前,她自是觉得丞相大人这是让她给他带路,可这王城里的路他比她要熟悉上千百倍,根本就不需要她为他带路,而且,他之所以会让她带路,是为防旁人发现他已盲目,但如今——

  可她还真是不知丞相大人这是何意,她的问题……很奇怪?

  但朱砂已都将君松强憋的笑看在了眼里,真真是让她尴尬得无地自容。

  君松尽量憋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但他还是成功地遭来了君倾的冷冷一睨,君松立刻抬头,站直,面色瞬间变得冷肃,就好像方才他什么都没有想过一样。

  不过除了朱砂姑娘,还从未有谁个姑娘能让主上这般在意又主动,只是这朱砂姑娘在这男女情意一事上,似乎不大……聪明。

  难怪白公子要唤她为小猪,有时候确实……

  这朱砂姑娘身手极高,也是个心思玲珑之人,可怎么在主上面前有时就像个脑子转不过弯来的傻姑娘一样,主上手都伸过来了,这不是明摆着让朱砂姑娘将手放到主上手心里去像之前在安北侯府她牵着主上的手那般?

  君松终是没忍住,低头偷偷笑了起来。

  且还是在想笑却又不敢笑的君松面前,朱砂只觉自己双耳热烫,虽觉很是尴尬,却又不能依旧唤他一声丞相大人,也只能生生改口道:“相公这是……何意?”

  之前她能自然地假装唤丞相大人一声“相公”,是因为他对她无情她也对她无意,不过做戏而已,她不觉有他,但现下……

  她现下正是他的“妻子”。

  她的长发已经简单地盘到了头上,是丞相大人命君华公子为她盘的,离开丞相府的她,是丞相大人的“妻子”。

  在她未看到自己本是垂在肩上身前的长发时,她才恍悟君倾打断她是何意。

  朱砂怔了一怔,不知君倾这是何意,还以为她身上哪里不对,便低下头来将自己的身子扫过一遭。

  “嗯?”朱砂的话还未说完便见君倾正“看”着她,并且打断了她的话。

  谁知君倾却在这时向她伸出手来,使得她不得不抬起头来,不解地看向君倾,道:“丞相大人,这……”

  朱砂正巧看见君松一脸恍然大悟和险些笑出来的模样,尴尬得她立刻低下头,看也不敢看君倾一眼。

  若不是在危险或需要警惕的情况下,君松总会不时地在面上流露出自己的心思,就像此刻,他在君倾的唇上和朱砂的面色上来来回回地移动目光,在明白了这是怎的一回事的时候,他就差没笑出来了。

  君松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

  一定是朱砂姑娘和主上——

  哦——他明白了!

  君松开始思忖,主上唇变厚了,还有血色,就好像……被什么啃过了一样,还有朱砂姑娘红得像煮熟的虾一般的面色……

  怎么回事?

  并且……主上的下唇靠唇角的地方,好像有血色。

  主上的唇往日里有这么厚?而且,主上的唇色有这般红润?

  君松的目光最后定在了君倾的下唇上。

  还有,主上的脸看起来也有些奇怪,但一时又说不出怪在何处。

  不错,确实很像,君松心里肯定着。

  君松看着朱砂的面色,觉得比她方从府里出来时的面色似乎更红了,红得就像……被煮熟的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71、相公对我笑了? 六月活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