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难得的温暖一夜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朱砂看向小家伙高兴地递到她嘴边来的东西,这是是一块油炸的……面粉团儿?

  丞相大人炸的面粉团儿?还是扁圆形状的?

  朱砂看着两眼亮晶晶的小家伙,并未急着站直身子,而是先张了张嘴,小家伙便开心地将手里的炸面粉团儿送到了她嘴里,在朱砂将这炸面粉团儿咬一口却还未嚼动咽下时就一脸期待地问道:“娘亲娘亲,好不好吃好不好吃呀?”

  朱砂嚼着咬了一口的炸面粉团儿,这才发现这并非只是面粉团儿,这里边还裹着东西——茄子。

  朱砂边嚼着嘴里的炸茄子,边看向小家伙手里那块被她咬了一口的茄子,只见那茄子切得并不薄,小半寸厚,外边裹着的面粉皮也不薄,所以她方才才会将它看成了油炸面粉团儿。

  小家伙面上的期待让朱砂还未将嘴里的炸茄子咽下时便微微点了点头,小家伙眸中的光更亮了,又一次问道:“真的吗真的吗!?”

  “嗯。”朱砂将茄子咽下,肯定道,“好吃。”

  “娘亲觉得好吃,真好真好!阿离要去告诉爹爹说娘亲说爹爹炸的茄子好吃!”小家伙高兴地想蹦蹦,就好像朱砂夸赞的是他似的,然他手里捧着大盘子他不敢肆意,只见小家伙连忙跑到了桌边,踮起脚将手里的大盘子放到圆桌上,并且还尽可能地将其往桌子中间移放,随后又跑回到朱砂跟前,将还捏在手里的朱砂方才并未吃完的炸茄子又高高递起给她,道,“娘亲娘亲,要不要吃完这块茄子呀?”

  “嗯。”朱砂点点头,又一次躬下身,咬上了小家伙递给她的半块炸茄子,这一次,她并未只是咬一口,而是将这半块茄子都咬到了嘴里来,做一口吃了。

  小家伙瞧着,更为高兴,笑得好像得了天大的夸赞一样,道:“娘亲娘亲,爹爹烧好菜了哦!阿离要帮爹爹把菜端过来!娘亲坐着等等阿离把菜端过来哦!阿离会很快很快的!”

  小家伙说完,又是脚步声哒哒哒地跑开了。

  朱砂没有跟出去,她将嘴里的炸茄子咽下后走到了圆桌边,垂眸看向摆在桌上的那盘油炸茄子。

  面粉裹得很厚,根本看不见里边的茄子,面粉皮炸得有些焦黄,吃在嘴里有些微焦了的味道,茄子里边没有馅儿,仅仅是一块茄子而已,味道很淡,像是没有放盐一样,更主要的是……

  茄子没熟,吃在嘴里还是明显的生味。

  并不好吃。

  然朱砂说得并不是假话,她并未欺骗小家伙。

  因为是君倾做的,是以她觉得好吃。

  丞相大人看不见,莫说搅和好面粉再将裹了面粉的茄子放进油锅里炸,更莫说火候与何时将这些茄子从油锅里捞起来,便是将这些茄子切成块,于丞相大人来说都是极为困难的吧,否则这些茄子都不会这般厚。

  心口传来的针扎刀锥般的痛感又变得强烈,只见朱砂并未用手捂上自己的心口,而是将手伸向了桌上的那盘炸茄子,捻起了一块,慢慢放到自己嘴里来。

  当她将手里的茄子咬一口在嘴里时,一整个午后不知到了哪儿去的小白这时候忽然就出现在了堂屋里,站在朱砂身旁,盯着桌上的那盘炸茄子看,然后拧起眉,一脸不悦道:“油炸面团?我的甜汤我的甜糕呢?”

  “哼!我要去找小倾倾,这孩子居然不给我做甜汤和甜糕吃!”小白突然而来又突然而去,根本就未理会朱砂,就好像朱砂并未存在似的。

  随即朱砂只听到院子里响起了小白的嚷嚷声,“小倾倾!你不给我做甜糕和甜汤吃!我不稀罕你了!”

  小白这一半愤怒一半委屈的嚷嚷声让朱砂险些让嘴里的茄子给噎着,她咽下嘴里茄子再喝了小半盏水后便要往后院去,才在屋前转了弯,便见着方才还愤愤不已的小白这时怀里抱着一只方形盒子,盒子里放着球状的小白馍,小白正笑眯眯地将一个小白馍捻起来扔进自己嘴里,见着朱砂,先是哼了一声,才嫌弃道:“没事你到后边瞎凑什么热闹,这一身的破伤该搁哪儿呆就搁哪儿呆啊,别害得我的小倾倾白救你啊。”

  朱砂并未说话,却是停下了脚步。

  小白吃着小白馍走到朱砂身边,捏了一个小白馍凑到朱砂眼前,一脸的得意道:“糯米小白馍,芝麻馅儿的,小倾倾特意给我蒸的,小猪你要不要尝一个看看?”

  朱砂只是看着小白而已,还是未说话。

  只见小白一转手就将手上的小白馍放进了自己嘴里,顺带睨朱砂一眼,哼声道:“哼,不给你吃,想都别想。”

  就在小白从朱砂身旁走过时这才听得方才一直沉默不语的朱砂竟也用一种嫌弃的口吻低声道:“小白馍?自己吃自己还说自己聪明,呿。”

  小白立刻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瞪向朱砂。

  朱砂背对着小白,当做自己什么都未察觉到。

  去厨房端菜的小家伙这时候走了过来,手里又是捧着一只大盘子。

  下一瞬,只见小白就从朱砂身后来到了小家伙面前来,随即竟是用一副委屈的口吻向小家伙告状道:“小宝贝儿小阿离,你的丑娘欺负小白!小阿离你说该怎么办。”

  “……”朱砂看着说变就变的小白,颞颥突突直跳,心想着丞相大人究竟是怎么忍受这样的人的。

  “娘亲欺负小白?”小家伙眨眨眼,很惊于小白说的,看看朱砂又看看小白,然后用一副小大人的口吻安慰正在耍小性子的小白道,“小白不难过哦,娘亲肯定肯定不是故意欺负小白的,嗯……阿离先把炒豆子端去放,然后阿离来抱抱小白,这样小白就不难过了哦。”

  谁知小白却将头一撇,爽快拒绝道:“不要。”

  “那……”小家伙有些为难,“那阿离先亲亲小白一口,过会儿再抱抱小白哦?”

  小白这会儿立刻在小家伙面前弯下腰来,十分果断地将脸凑到小家伙面前,一副等着小家伙亲亲他的模样,哪里有一点受了欺负的模样,只有天真的小家伙才会信他是受了朱砂的欺负。

  小家伙立刻踮起脚在小白的脸颊上用力吧唧一口。

  小白这才满意地直起腰。

  就在这时,只听小家伙身后传来冷冷淡淡的声音,“不帮忙就别堵这儿耍小性子添乱。”

  是君倾,他双手上各捧着一只盘子,面无表情地走过来。

  见着君倾,朱砂第一眼总是不由自主地先去看他的眼睛,却又很快垂下眼睑,生怕自己会看得失神。

  这一回,她连君倾手中盘子里的菜是什么都未瞧便匆匆垂下了眼睑,道:“民女可给丞相大人帮忙。”

  “不必。”君倾想也不想便拒绝道。

  “……”

  只听小白不服气道:“小倾倾你不使唤这只小猪就想着使唤我是吧?哼,我偏不帮忙,我就偏在这儿堵着!”

  “那你就慢慢堵吧。”君倾说完,并未多加理会小白,直接从他身边走过,朝堂屋方向走去。

  小家伙连忙跟上。

  小白瞪着君倾,朝嘴里扔了两只小白馍,使劲嚼着。

  朱砂抿嘴轻轻一笑,再抬眸时又是一脸的淡然,看一眼好似气鼓鼓模样的小白,也转身随在小家伙身后,与他们父子一齐朝堂屋方向走去。

  看着前边君倾与小家伙一大一小的背影,此时此刻朱砂的心是难得的舒畅与安然。

  这突然之间她心生了一个想法,日子若总是如今夜这般,当是多好。

  小白本是一脸小性子的不服气,然待朱砂转身之后,他的面上就只有阴沉,便是嘴里嚼小白馍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朱砂在看着君倾与小家伙的背影,小白则是在看着他们三人的背影,一瞬不瞬。

  寻常人家的日子,便是这样的吧。

  这样的日子,似乎挺好。

  但,好又有何用?

  小白咽下了嘴里的小白馍,小家伙这时已从堂屋里跑了出来,便跑边大声唤他道:“小白小白!小白还难过不难过呀?阿离来抱抱小白了哦!”

  小白此时又笑了,一副万事不上心的模样。

  这一顿饭,朱砂吃得欢喜,满足,却也吃得心疼。

  因为君倾烧的菜,因为君倾的一双手。

  米饭蒸得不黏不硬,口感正好,蒸的芋艿球是朱砂第一次吃,有着淡淡的咸味而已,很好吃,豆子是与莲藕在一盘炒的,莲藕切成薄片,很入味,饭前有青菜汤,饭后有地瓜甜汤和芝麻馅儿的糯米小白馍,除了油炸茄子,其余的每一道菜味道都正好,让朱砂觉得这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饭菜,与那吃得满嘴都是油的小家伙一般的想法。

  让她心疼的是君倾的双手,君倾的手上有着几处明显的新刀伤还有被滚烫的油溅到而鼓起的小包,还有被热烫之物灼到的烫伤,可见他烧这一顿饭的不易。

  他明明就可以不必如此劳心费神地烧这一顿饭菜,为何偏要执意不可?

  这一顿饭,除了小家伙在给君倾夹菜时会说话之外,从头到尾都再无人言语,便是唠叨的小白都只是坐在屋外廊下栏杆上仅顾着吃他的甜糕喝他的地瓜甜汤而已,吃完了才开始嫌弃君倾做的不好吃。

  碗筷是小家伙一人收拾的,朱砂要帮忙,却是被小家伙阻拦,道是她手上有伤,他自己来就好,懂事极了。

  君倾用罢晚饭后并未在堂屋多留,待君倾离开堂屋后那一直坐在屋外栏杆处的小白也不见了影儿,只留下盛糖水的大碗和盛小白馍的大盒子在栏杆上而已。

  唯剩下朱砂在看着小家伙,看他忙忙碌碌地收拾碗筷,再吃力地将装了脏碗筷的木盆挪到后院的水井旁,兑了温水再拖了张小凳子来坐下清洗碗筷。

  小家伙的手在那大大的盘子上显得他的手异常的瘦小,好似随时都会将手里的盘子摔了似的,但他始终都没有摔坏一个盘子或是一只碗,就像他始终都没有要朱砂帮他一样。

  待小家伙将洗好的碗筷一一放回到碗柜里时,小家伙的呼吸已经变得有些短促,显然很累的模样,看着小家伙苍白的脸,想着小白说的救小家伙的办法,朱砂觉得心很沉重,也很疼。

  “阿离。”朱砂站在小家伙身旁,在小家伙将碗柜的柜门阖上时,她伸出手在小家伙的后脑勺上轻轻抚了抚,小家伙立刻转身昂头来看她,虽然累却很是开心,“娘亲叫阿离吗?”

  “嗯。”小家伙那双与君倾有**分相似的眼睛让朱砂的眼神变得很是柔和。

  “娘亲唤阿离做什么呀?”小家伙眨眨眼。

  “娘亲有个东西想要给阿离,不知阿离可想要?”朱砂稍有沉默,才道。

  小家伙很诧异,定定地看着朱砂,双眼一眨不眨,“娘亲送给阿离的吗?”

  “嗯,送给阿离的。”

  “真的吗真的吗!?”

  “真的。”

  “阿离想要阿离想要!”小家伙欢喜得直拍小手,“娘亲送给阿离的阿离都稀罕都稀罕!娘亲娘亲!”

  小家伙欢喜激动得拍了小手后就张开双臂抱上了朱砂的大腿,朱砂不由浅浅笑了,笑得温和,又轻轻抚了抚小家伙的脑袋,道:“那阿离先洗身躺到床榻上,然后娘亲就把它拿来给阿离,如何?”

  小家伙身子本就不好,今日还忙忙碌碌了一日,定是很累了,当早些睡下才是。

  “阿离不可以现在看看娘亲送给阿离的东西吗?”小家伙撅撅嘴。

  朱砂便轻轻捏了捏小家伙撅起的小嘴,“洗干净身子躺到床榻上了娘亲立刻把它给你。”

  “阿离听娘亲的话!阿离把身子洗干净了躺到床榻上了才看!”小家伙没有撒娇非要此刻要不可,而是将脸颊在朱砂腿上蹭了蹭,听话极了。

  小半个时辰后,只着一身里衣的小家伙爬到了床榻上,躺下将被褥盖好后才看向从方才开始便一直陪在他身边的朱砂,满是期待道:“娘亲娘亲,阿离躺好了躺好了!”

  朱砂将右手背在身后,走到了床榻边,面朝着小家伙在床沿上坐下身后这才将右手从身后移到小家伙面前来,却是有些惭愧道:“娘亲手艺不好,阿离若是不喜欢不要便是。”

  小家伙愣愣地看着朱砂右手里拿着的东西。

  一个小布偶,兔子模样的小布偶。

  浅灰色的小兔子布偶,绳结做的眼睛和鼻子,针线缝的三瓣嘴,竖起的两只耳朵一只长一只短,兔子的脑袋和身子连在一齐,短胖短胖的一只兔子,显然是朱砂不会将身子和脑袋分开来缝,还有一个短短的尾巴,里边塞的棉絮有些不均匀,使得这只小兔子布偶看起来有些歪扭。

  这是朱砂前两日与今日午后约莫四个时辰缝做好的。

  小家伙喜欢小兔子,她没有什么可以给这个乖巧听话且待她极好的小家伙,便想着给小家伙缝做一只小兔子模样的布偶,只是她虽会针线活,但手艺并不佳,缝出来的小兔子像一个……长馒头,也不知小家伙是否会喜欢。

  小家伙愣愣地看着朱砂手里的小兔子布偶,久久都未反应,朱砂便有些尴尬道:“可是娘亲做得太难看了阿离不喜欢?”

  然朱砂的话音才落,小家伙便蹭得坐起身飞快地将这个小兔子布偶抱到自己怀里来,着急又激动道:“阿离稀罕阿离稀罕!阿离稀罕娘亲给阿离做的小兔子布偶!娘亲做得不难看不难看!阿离很稀罕很稀罕!”

  小家伙这一连串的话说起来连气都未喘,听得出他是有多惊喜多兴奋多激动。

  小家伙说完还将这小兔子布偶紧紧抱在怀里,这布偶的大小堪堪适合小家伙抱在怀里,小家伙的下巴刚好抵在兔子布偶的两只耳朵之间,这般的小家伙看起来可爱极了,让朱砂觉得自己的心都柔软了。

  “还担心阿离不喜欢。”看着小家伙将小兔子布偶搂进的模样,朱砂这才放心。

  “阿离很稀罕很稀罕!”小家伙说着便朝朱砂凑来身子,欢喜地在她的脸颊上用力亲一口,欢喜得双眸亮晶晶的,“阿离很稀罕娘亲!阿离很稀罕小兔子!谢谢娘亲给阿离的小兔子!”

  朱砂笑了,笑得很轻柔很温和,只见她伸出手抚了抚小家伙的脸颊,道:“阿离今日辛苦了,快躺下先和小兔子睡吧,娘亲过会儿与阿离一齐睡。”

  “嗯嗯!阿离听娘亲的话!”小家伙说完,立刻抱着小兔子布偶躺下,朱砂为他掖好被褥。

  小家伙才躺下连半盏茶时间都未到,便香香甜甜地睡了去。

  朱砂在床沿上坐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悄声出了屋。

  朱砂才一出屋,便瞧见小白坐在屋前栏杆上,手里拿着一小坛酒,正朝她晃悠,笑眯眯对她道:“喂,小猪,我心情不好,你要不要陪我喝两口?”

  ------题外话------

  上一章忘了在题外话注解了,这里补上:蕈,古代菌类的总称。(百度的,不对怪度娘,别怪本人啊~)

  我们小朱砂要不要喝酒要不要喝酒要不要喝酒~?哦呵呵呵~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76、难得的温暖一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