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又喝了酒的朱砂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夜愈来愈深,从方才君倾离开堂屋后朱砂便未再见过他。

  此时君倾在他的卧房里,坐在靠着窗户摆放的椅子上,左手里拿着一块巴掌大小的桃木,右手拿着一把小刀,正认真小心地朝这桃木上雕刻着什么。

  然,屋里并未点灯,便是屋门都紧闭着,就像这屋子里并无人似的。

  君倾坐在窗户边已有一个多时辰,他未曾起过身,他只是低着头,一下又一下认真缓慢地刻着自己手里的桃木。

  不知他心中想到了什么,只见他手里的小刀用力朝上一划,在桃木上划拉下一道颇深的刀痕,也划开了他左手手指,有血水即刻从他手指流出,流到了桃木上,他赶紧放下自己手上的小刀,就着自己的衣袖飞快地擦拭掉桃木上的血,在他心里,显然这桃木比他受伤的手要重要上许多倍。

  看不见,君倾也不知自己能否将桃木上的血水擦拭干净,他只是用衣袖在上边反反复复地擦拭,而后还用指尖反复的抚摸,最后竟还移到鼻底来嗅上一嗅,这才将手放下。

  他并未将手里的桃木放到身旁的小几上,而是将其握在掌心,反复轻抚着,好似在抚着什么重要的宝贝似的。

  过了良久,君倾才又摸索到方才放到小几上的小刀,重新拿到手上,继续雕刻手里的桃木。

  而就在刀尖将将要抵到桃木上时,屋外有响动声传来。

  声响不大,却以足够君倾听得清楚。

  是有人到了他屋前来。

  他甚至听得出这是何人的脚步声。

  然,来人却只是停在了他的屋门外,未敲门,亦未出声。

  君倾只当自己什么都未听到,当做这屋子里并无人在,继续雕刻自己手上的桃木。

  一刻钟过去,两刻钟过去……

  屋外来人依旧不出声不敲门,却也未转身离开,仅仅是停在了屋门外而已。

  当三刻钟时间亦过去时,君倾将尚未雕刻完的桃木在手里稍稍握紧,而后将其放到身旁的小几上,站起身,朝屋门走去。

  他的手在扶上门闩时略有迟疑,终还是将门闩拉开,将紧闭的屋门打开了。

  他看不见,但他知站在门外,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

  是朱砂。

  而也就在君倾将门打开了的这一瞬间,他闻到一股还算不上浓郁的酒味。

  也根本就不待他说上一句话一个字,能忍着三刻钟的时间安静地一动不动的朱砂这时候突然就打了一个嗝。

  君倾本是淡漠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他扶在门扉上还未放下的手蓦地将门木捏紧,那张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眉心倏地拧起,他“看”着朱砂,声音冷冷道:“喝酒了?”

  朱砂手里拿着一盏灯,灯火透过灯罩照在君倾的身上脸上,让她能够将他阴沉的眼与微拧的眉心看得清楚。

  但也因为看得清楚,她又在君倾那双墨潭似的双眸里失了神,她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君倾的眼睛看,一时根本就未想着回答君倾的问题。

  只见君倾将眉心拧得更紧一分,眸中的沉冷更甚,鲜少在面上表露出情绪的他,此刻竟是显得很愠怒。

  朱砂的沉默让君倾又冷声问上一次:“你不知你身上正有伤?”

  君倾面上明显的愠怒之色让朱砂回了神,然她回过神后不是即刻回答君倾的问题,而是往前一步站到了门槛上,就站在与君倾只有一寸之距的地方,与此同时,她张开双臂竟一把抱住了君倾!

  君倾怔住,身子倏地变得僵直。

  只见朱砂像只讨乖的小猫似的,将脸在君倾颈窝里蹭了蹭,边蹭边用一种做错事的绵软语气道:“丞相大人,我只喝了一点点,就是一点点,我,我没有醉,我保证!”

  朱砂说完才从君倾的颈窝里移开脑袋,而后抬起手,竟就这么大胆地抚上君倾的眉心,来回轻轻摩挲,一边有些忧郁道:“原来丞相大人也会皱眉,我以为丞相大人就只会面无表情的,但是丞相大人不要皱着眉,不好看。”

  朱砂说着,随即竟还踮起脚在君倾紧拧的眉心上亲上一口,忽地就像个献宝的孩子似的笑了起来,有些得意道:“我亲丞相大人一口,丞相大人就不皱着眉心了,可好?”

  但君倾的眉心并未舒开,反是拧得更紧。

  他并未理会朱砂,只是毫不犹豫地将朱砂从自己身上推开,谁知他才将朱砂从他身上推开,朱砂又黏到了他身上来,重新抱住他,抱得紧紧的,着急道:“丞相大人别推我好不好?我,我不想放开丞相大人!”

  君倾扶上朱砂肩膀欲将她再次推开的手僵住,他正要说什么时,忽听得院中传来小黑猫的一声喵叫声,他面色沉了沉,往后退了几步,将朱砂带进了自己的屋中,随即将门扉阖上。

  当他将屋门掩上时,只见小白从屋顶上跃了下来,手里还拿着一只小酒坛,看着君倾卧房的方向,笑吟吟的。

  整一小坛的酒那小猪自己喝干,就她那酒品,不醉才怪。

  不过,醉也有醉的好,总好过想醉不能醉。

  小白昂起头,将手中酒坛里的酒又朝嘴里倒了一大口,在院中随意一株海棠树下坐了下来,看着月色朦胧的墨色苍穹,含笑的眸子里有着重重心事。

  君倾的卧房里,他将朱砂带进屋子里后朱砂依旧未将他松开,依旧黏在他身上。

  她紧搂着君倾身子的双臂颤抖得有些厉害,这忽然之间,君倾的心便柔了软了,他不再将朱砂从他身上推开,而是将手覆在朱砂的背上,轻轻抚着她的长发,像哄一个小孩子似的柔声哄她道:“抱我这么紧做什么?嗯?可是觉得心慌?”

  朱砂未说话,只是将脸埋在君倾颈窝里,用力点点头。

  “别慌。”君倾慢慢抚着朱砂背上的长发,语气温柔,“若是心里有事便与我说,别慌。”

  朱砂还是不说话,但是她紧搂着君倾的双臂却在慢慢舒开,好像是君倾身上的寒凉与他的温柔就是她所有不安的解药一般,让她心安,让她平静。

  察觉到朱砂心绪的变化,只听君倾又柔声道:“来,先松开手坐下来,将心里不安的事情慢慢道与我听,若是觉得累了,到床榻躺着说也可。”

  谁知朱砂还是不松手。

  喝酒了的朱砂完完全全变了个人,变得像个心思难猜多变还任性的小姑娘,让君倾不仅无奈,更是手足无措。

  仲秋那夜,她喝的并不算多,还留着些清醒的意识在,不过是难自控自己的心而已,然现下,她身上与她鼻息间这浓郁的酒气,显然她今夜喝得定是不少,否则她也不会胡闹到这般程度。

  身上有伤,还这般胡闹,这让他拿她如何才是好。

  “听话。”怀里的朱砂让君倾很是无奈。

  “那,那丞相大人和我一起躺下,好不好?”朱砂声音低低轻轻的,问得小心翼翼。

  虽是酒壮了胆,但她还有意识在,她还分得清什么当做什么不当做,可……她只是控制不了自己想要靠近君倾的心,她只想在他身边,就算她心痛难当。

  君倾沉默。

  不是不想,是不忍,是不舍。

  不忍她疼,不舍她疼。

  她这般紧挨着他不放,她的心,必定被蛊虫噬咬得疼痛难当。

  而他,除了会让她的心承受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疼痛之外,再做不了其他。

  可会疼的,又岂是朱砂一人的心而已。

  朱砂那本已舒缓下的双臂再次微颤着将君倾搂紧时,君倾亦再无法控制自己也想要将自己心爱之人拥在怀里的心,只见他抚在朱砂长发上的手蓦地收紧,如朱砂搂着他的力道一般,将朱砂紧紧搂在了怀里。

  突然的深拥让朱砂整个人都紧贴在君倾身上,她很震惊,因为她不敢相信君倾会这般将她紧搂在怀,就像她是他的宝一样。

  朱砂笑了,笑着笑着,她的眸中忽又变得只有忧郁与惆怅,“丞相大人,我知道我不当喝酒,我也不知道我喝不了酒,只要一喝酒,我就会变成一个令我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自己,可是……”

  “可若是没有酒,有些话我怕是永都不敢与大人说,我……”朱砂愈说就将君倾搂得愈紧,紧得好似要将他揉进自己身体里来才满足,“丞相大人别嫌恶我……”

  “我怎会嫌恶你。”朱砂的话让君倾的心拧得紧紧,如同他方才紧拧的眉心一般,“我又怎舍嫌恶你。”

  朱砂倏地又笑了,同时松开了君倾,却又却握他的双手,笑得撒娇任性道:“那,那我累了,我想到丞相大人的床榻躺下,我想和丞相大人一块儿躺下!”

  君倾却是微微摇了摇头,沉声道:“不可,与我靠得愈近,你的心就会愈疼,针扎刀锥般的疼。”

  朱砂微微睁大眼眸,“大人……怎知我的心会这般疼?”

  君倾又是不语。

  谁知朱砂将他的手抓得紧紧,说什么都不会松手的模样,认真道:“我已习惯疼痛,若是离了丞相大人,我的心,会更疼。”

  而不待君倾说话,只听朱砂随即就换了一种欢愉的语气对他道:“丞相大人放心,我只是想与丞相大人躺下说说话而已,不会对丞相大人有……非分之想的!”

  “那……我保证一定不偷偷亲丞相大人的嘴,这样行不行?”

  “……”

  ------题外话------

  明天端午,先祝姑娘们节日哈皮,然后是明天尽量多更一点吧吧吧吧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77、又喝了酒的朱砂》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