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娘亲还是要和爹爹睡的好!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娘亲……”阿离小家伙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可怜兮兮的,让人听着不由有些心疼,也让朱砂的动作蓦地停下。

  “阿离?”小家伙可怜兮兮的声音不仅让朱砂停下了动作,她甚至还撑起身欲下床去,然就在她要从君倾身上挪开时,君倾忽然将她搂进怀里来,几乎是与此同时地翻身将她压到身下,紧着飞快地将床帐放下,这才又将朱砂禁锢在自己身下,语气低沉又无奈地对她道,“这般模样,是要做什么去。”

  “可是大人……”朱砂被君倾擒住双手扣着双腿让她行动不能自如,只见她在君倾身下挣动身子,眼里是怜惜与疼爱,道,“儿子在叫我,他在找我。”

  朱砂脱口而出的,是儿子,而非阿离。

  只是,她自己并未察觉到罢了。

  君倾怔神,手上的力道松了些。

  朱砂趁这机会从君倾手中挣出了自己的双手,将双手撑在床榻上,作势又要下床去,并且应了屋外的小家伙一声道:“阿离,娘亲在这儿。”

  谁知她的手才撩开君倾方才才放下的床帐,她又被君倾擒住了双手,再次将她压在身下让她哪儿都去不了。

  下一刻,只听朱砂也用一种与此时的小家伙一般可怜兮兮的语气唤君倾道:“丞相大人……”

  君倾心中重重地叹了口气,而后用一种很是严肃的口吻对朱砂道:“我让阿离进来,你莫乱动,不可下床去,亦不可撩开这床帐。”

  她与他此刻身上皆不着片缕,如何能让阿离看到,她今夜喝的酒,必然不少。

  “是,大人!”朱砂用力点点头。

  “那便躺好了,莫动。”君倾终究是拿胡闹的朱砂没有办法,待朱砂乖乖地躺着一动不动后,他才从她身上移开,摸索着扯过方才朱砂为他脱下的外袍,披到了身上,下了床去,走到门后,拉开门闩将屋门打开。

  身上只穿着里衣的小家伙见着开门的是君倾,他有些紧张害怕,惴惴地唤了一声君倾道:“爹爹……”

  “进来吧。”君倾面无表情。

  “爹爹……”小家伙进了屋,却是一脸的惴惴,“阿离是不是吵着爹爹睡觉了?可是,可是小小嫩告诉阿离,娘亲在爹爹的屋里,娘亲答应了阿离,和阿离一块儿睡的,娘亲给阿离缝了小兔子布偶,让阿离先和小兔子睡,娘亲过会儿就和阿离还有小兔子一块儿睡,可,可是阿离醒了没有看见娘亲,阿离是来找娘亲的……”

  “小兔子布偶?”君倾淡淡问道。

  “嗯嗯!”小家伙用力点点头,同时将自己怀里紧抱着的朱砂缝给他的小兔子布偶朝君倾高高举起,“爹爹摸摸爹爹摸摸,娘亲亲手缝给阿离的小兔子哦!阿离,阿离没有骗爹爹,阿离不是有意要吵爹爹睡觉的……”

  只见君倾伸出手,在小家伙朝他递过来的小兔子布偶上摸了摸,绳结的眼鼻,不算整齐的针脚……

  她竟是给阿离亲手做了这么一个小兔子布偶。

  这是她对阿离的疼爱。

  她记不起这个儿子,却一心想着待这个儿子好。

  就像她记不起她,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想靠近他一样。

  他与阿离,就在她心底,未见时并无什么,而一旦见着……

  “爹爹?”小家伙见君倾只是摸着他的小兔子布偶不说话,还以为他生气了,不由小小声地又唤了他一声,耷拉下脑袋道,“阿离惹爹爹不高兴了吗?那,那阿离不找娘亲了,阿离和小兔子一块儿睡就好了。”

  “你娘亲在这儿。”君倾抓着小兔子布偶的那只长耳朵,并未让小家伙离开,而是道,“到床榻前去。”

  小家伙困惑地眨眨眼。

  “阿离。”就在这时,小家伙听到垂着床帐的床榻上传来朱砂唤他的声音,小家伙立刻欢喜地朝床榻方向跑去,“娘亲娘亲!”

  朱砂此时坐在床榻上,借着屋子里的火光,她瞧得见小家伙的小身影,她本想撩开床帐让小家伙也能瞧见她,但她这般一丝不挂且还钗发凌乱的模样,还是不让小家伙见着为好,是以她听了君倾的话,并未将床帐撩开,而小家伙也乖巧,他只是抱着他的小兔子站在床前而已,并未伸手将床帐撩开,也未贴到床沿上去,就这么站在床前巴巴地对床榻上的朱砂道:“娘亲娘亲,娘亲不要和阿离睡了吗?娘亲……是要和爹爹一块儿睡吗?”

  若是在寻日里,小家伙这般问朱砂,朱砂准会尴尬得不知如何回答才是好,然现下她竟是将手从床帐里伸出来,朝小家伙做了个勾勾手指头的动作。

  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然后立刻贴到了床沿边上,却依旧没有撩开床帐。

  没有朱砂或是君倾的允许,小家伙不会这般做。

  君倾看不见,自不知朱砂做了何举动,他只听到了这母子俩不知在小小声地说着些什么,而后便是听到小家伙朝朱砂的脸颊用力吧唧一口的声音,随即便是小家伙哒哒哒跑到他面前来的脚步声,停下脚步后便是欢喜地对他道:“爹爹爹爹,阿离不吵爹爹和娘亲哦,阿离可以自己睡的!娘亲暖暖的,和爹爹睡的话能让爹爹冷冷的身子也暖暖的!嗯嗯,娘亲还是要和爹爹睡的好!”

  “爹爹,阿离回阿离的屋了哦!”小家伙说完,也不待君倾说什么,便又哒哒哒地跑出了屋,离开屋子时不忘替君倾将屋门给带上。

  从小家伙的脚步声以及小家伙的声音里听得出,他很欢快,与方才堪堪进屋时的他不一样,也不知朱砂方才和他说了些什么。

  不过,他们母子觉得欢喜,便好。

  君倾回到床榻边正撩开床帐时,朱砂忽地扑到他身上,紧搂着他的脖子不放,且还竟是学着小家伙亲她一般在君倾的脸颊上用力吧唧一口。

  她似乎,醉得更深了。

  可此一刻还欢喜得像小家伙似的她,下一刻却又忽然变得忧郁起来,不顾身上与心上的疼痛,将君倾搂得紧紧的,闷声道:“大人,为何你的身子总是这般冰凉,我抱着你,我可以温暖你。”

  朱砂不仅是紧抱着君倾,她环在君倾背上的双手还在来来回回地摩挲着君倾的背,像是觉得君倾身上的衣衫碍事似的,她快速地将君倾的衣衫脱下,再次将自己的身子煨到君倾上,双手继续摩挲他的背。

  朱砂温热的身子与掌心让君倾身体里方才那被生生压下的欲火再次腾腾而起,只见他环上朱砂的肩与腰,缓缓将她压到了床榻上,紧着迅速地扣住她的手腕让她的双手不能再乱动,将唇贴到朱砂的右耳耳畔,轻轻吐气道:“你玩够了,换我了。”

  ……

  ……

  待君倾急促的鼻息渐渐平缓下来时,他正要唤还趴在他身上未挪开的朱砂,却发现,朱砂睡着了,就这么趴在他的身上,睡着了。

  君倾没有再唤她,而是将要碰到朱砂肩头的手垂下,放在身侧,“看”着帐顶,一动不动。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将轻轻地将朱砂从他身上移开,动作轻柔缓慢地将她在床榻上放躺好,朱砂似是倦极了,任君倾这般移动她,她都未醒来。

  君倾替她将被褥盖好之后连忙下了床,连衣裳和鞋子都未穿,便急急地走到他摆放着药品的柜子前,取了一只青瓷香炉和一个紫檀木小盒以及一支火折子,走回了床榻前来后从那檀木小盒里舀出一小勺淡紫色的粉末,放到青瓷香炉里,随即用火折子将香炉中的小油碟棉芯。

  很快便有淡淡的轻烟从香炉顶端的小孔溢出来。

  君倾沉沉的面色这才缓和了些。

  香粉点燃之后,君倾这才将垂下的床帐撩起,摸索着扔在床榻上凌乱的衣裳,从中摸索出自己的衣裳来穿上,穿上后他走到床尾,断过他房里总会摆放着的一盆清水,浸了棉巾,拧干,然后坐在朱砂身旁,慢慢地替她擦拭掉她额上脸上的细汗,再细心认真地替她清理干净她的身子,末了才替她一一将衣裳穿上,里衣,中衣,外裳,便是连腰带都替她绑好。

  将她穿得这般齐整,似乎君倾并不打算将她留在屋里。

  而君倾帮朱砂穿衣的期间,她不是没有感觉,只是她想要醒来时君倾便在她眉心及唇上落下轻轻一吻,她便又继续满足地睡去。

  待替朱砂将腰带绑好后,君倾面对着朱砂坐在床沿上久久不动,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站起身,又是走到那装着药品的柜子前,从最上一层拿出一个两寸大小的方形桃木小盒,拿着这小盒又走回到朱砂身边来。

  盒子是密封的,似从未打开过,打开了,里边是一粒成人食指指甲盖般大小的乌黑药丸。

  君倾拿着这小盒,将这小盒捏得紧紧的,他好似在想一件极为痛苦的事以及做一个极为重要的决定,他闭起了眼。

  他再睁开眼时,只见他将这小盒里的药丸在指尖捏碎,取了这碎了的药丸的四分之一,将其喂进了朱砂嘴里,在朱砂将这碎药丸咽下后,他才拿开轻顶着朱砂下巴的手,且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抚摸了良久。

  约莫过了两盏茶的时间,君倾站起身,出了屋,对着黑夜沉声唤一声道:“君松。”

  只见君松即刻从黑暗里出现,走到君倾面前来,垂首恭敬道:“主上有何吩咐?”

  “备马车。”

  君松微怔,却还是什么都未问,只领命退下。

  君倾重新回到屋子里,回到朱砂身旁,躬下身,又一次在她的眉心上落下一吻。

  这一吻,饱含他所有的柔情与不舍。

  “小兔子,这样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

  ------题外话------

  这章实际字数有将近6000字!少了的字到了哪里,到了船上!姑娘们你们懂的!

  嘤嘤嘤,你们说我容易吗,有见过我这种造船还分上下集的吗,被女王们嫌弃说上集那只是造了个盆,不是船,我只能吐血三升,再出个下集,啊啊啊啊啊——!

  想看船上戏,还是找管理姑娘领船票啊~当然不看也不影响全文。

  每次放票都觉得要郑重声明,本人不污本人不污本人不污!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79、娘亲还是要和爹爹睡的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