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小家伙与小兔子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下雨了。

  朱砂坐在临街的窗户边,看着雨帘里来来往往的行人,神色淡漠。

  这是续断公子的马车行了整整一个昼夜才稍作一日停留的地方,是燕京东北方向一千多里之外的一个小镇,平和的小镇。

  朱砂身上有伤,且还忘了所有,她不知自己是谁,又该到何处去,续断公子并未多问她什么,许是看着她可怜,只道是她若实在什么都想不起来又无处可去的话,正好他想要开一个香粉铺子还差一个人手,不若先跟着他做些活儿,待她何时想起了什么再离开也无妨。

  朱砂思忖一夜,才与续断公子道了谢,答应了。

  因为她的确,无处可去。

  一个把自己都忘了的人,能遇上好人已是好命,有个遮风避雨三餐饱腹的地方可去,已算是上天给她的极大恩德,她还能到哪儿去?

  或许过了些日子,她也能记起过往的一二来。

  朱砂收回目光,低头看向自己的身子,将衣袖轻轻往上捋了捋,看着自己那缠满了棉布条的手臂,目光阴沉。

  她的身上,尤其双臂双手,缠满了这样的棉布条,昨日她拆开了她左手上的棉布条,看到了满手背的伤,虽已在结痂,却看得出这是新伤,加上她现在还能感觉到身上的疼痛,可想而知她之所以缠了满身的棉布条是因为她满身的伤。

  这些伤,又是如何来的?

  朱砂愈想愈拧紧眉心,她除了觉得自己头疼得厉害,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想不起来。

  朱砂叹了一口气,将捋起的衣袖放了下来,重新抬眸看向窗外的雨帘。

  此时已是黄昏,她已在这窗边坐了整整一个午后,整整一个午后,她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将近深秋的天暗沉得很快,愈往北,天暗得也就愈快,加之落雨,不稍片刻,这天色便已黑沉沉地压了下来,街上的行人已然变得稀少,只留下不知人世情感的秋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

  天黑了人稀了,朱砂还是坐在窗户边,未有离开。

  行人渐稀的街道上,也还有人未离开。

  是一个五岁左右大的男娃娃,就坐在斜对面一家今日并未开门营生的包子铺前的屋檐下,不知是坐了多久,朱砂只知,从她坐在这窗户边开始,这男娃娃就已经坐在那儿了。

  对面包子铺的屋檐颇为短窄,只能勉强挡着一些雨水而已,雨水顺着瓦楞往下掉,落在小家伙身上,湿了他身上洗得发白袖子还短了一大截的衣裳。

  男娃娃面前放着一只竹编的小筐子,这竹编小筐子本可以放在他身边,放在屋檐之下不让雨水淋到,可就像他觉得这般的话路人便会看不到这竹筐子似的,是以他将这竹筐子放在了他的面前。

  小筐子上边搭放着厚厚一沓儿的枯草,只要一有雨水落到那稻草上边,这男娃娃便立刻伸出小手来将这些雨水扫掉,不让雨水掉落到竹编小筐子里,好像筐子里的东西需要这样的保护似的。

  而这男娃娃,一直坐在那儿守着这竹编小筐子,一双大眼睛一直眼巴巴地看着在他面前来来往往的路人,显然是在等着有人来将他面前竹筐里的东西买走。

  只不过,几乎无人看过小小的他一眼,更未有人在他面前驻足过。

  但他还一直坐在那儿,一直看着从他面前经过的路人,从白日看到天将黑,从一脸的期盼看到一双大眼睛里只剩下失望与难过。

  他还是没有离开,就算他的面前再没有路人经过。

  朱砂的目光终也是定在了这男娃娃身上,看着看着,她站起了身,出了屋子,下了楼出了客栈,借掌柜的拿了一把油纸伞,撑着伞朝客栈斜对面那个一直坐在屋檐下不动的男娃娃走去。

  只见那男娃娃此时正抱着他面前的竹编小筐子站起身来,他似是要离开了。

  朱砂在这时走到了男娃娃面前,手上的油纸伞挡住了上边的雨水,她的身子也挡住了客栈里的光火。

  男娃娃立刻抬头来看她,抱紧他怀里的竹筐子往后退了一步,背部挨靠在了包子铺紧闭的门扉上,见着朱砂面上的清冷与淡漠,男娃娃不由将怀里的竹筐子抱得更紧了,甚至还慌忙道:“我,我没有做坏事的!我,我只是,我只是带小兔子来,来……来卖的!”

  说到“卖”这个字眼时,朱砂注意到这小家伙将怀里的竹筐子抱得更紧一分,生怕她会抢了他的筐子一般。

  还有,这小家伙看起来一副紧张又害怕的模样,她看起来有这么可怕?

  “来卖小兔子的?”朱砂垂眸,看向男娃娃怀里的竹筐子。

  男娃娃立刻点点头。

  朱砂默了默,道:“让我看看吧。”

  男娃娃看着朱砂一脸的清冷淡漠,哪里敢说不,只连忙蹲下身,将竹筐子又放到了地上,用那双瘦瘦小小的手急急忙忙地将罩在筐子上边的枯草拨开。

  朱砂随即见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灰毛兔子,唯有两只耳朵的顶端是白的,还是巴掌大小,嘴里正嚼着尚有些绿色的杂草,看起来煞是可爱。

  灰毛……兔子。

  朱砂看着竹筐里的这只巴掌大的灰毛兔子,有些怔怔,就好像她的记忆里曾有过这样的兔子似的,却又一点都想不起来。

  因为竹筐上边有厚厚的枯草遮挡雨水的缘故,加上小家伙一直在摒开滴落在枯草上边的雨水,竹筐底部也垫着些枯草,是以这竹筐子里并未沾上湿漉漉的雨水,反是小家伙沾了一身的雨。

  小家伙看看竹筐里很是精神的灰毛小兔子,再抬头看看正对着小兔子怔怔出神的朱砂,小心翼翼地问:“姨……姨姨要不要买小灰?”

  朱砂这才将视线从灰毛小兔子身上移开,重新看向面前的男娃娃。

  然这男娃娃一看着冷冰冰的朱砂就觉害怕,尤其是朱砂看他时的那种冷淡眼神,让他觉得冷冷的,一点都没有像他娘亲那样的温柔,既是害怕,男娃娃本想跑的,可他不能跑,他还有事情没有做。

  朱砂还未说话,而小家伙瞧见她的眼神便已慌得又急急忙忙道:“小灰很听话的,小灰不会随便拉屎撒尿,小灰一定不会给姨姨添麻烦的!姨姨,你,你就买了小灰吧!”

  小家伙说完,连忙将怀里的竹筐子朝朱砂递来。

  因为小家伙举高怀里的竹筐子使得这筐子倾斜,筐子里的小兔子一个没站稳,便落到了筐子的一角,缩在那儿,像一团毛茸茸的球儿,煞是好玩,朱砂不由伸出手朝这毛茸茸的球团儿轻轻捏了捏。

  男娃娃见着朱砂这般,又连忙继续问:“姨姨,你是要买小灰吗?”

  “小灰?”朱砂收回手,又看向小家伙。

  然小家伙一见着朱砂冷漠的眼睛便紧张害怕地低下头来,点了点头,道:“是,是的,它的名字叫小灰,我,我起的名儿。”

  “你既已给它起名,便证明你定舍不得它,既舍不得,又为何要卖了它?”朱砂淡淡问道。

  “我,我也不想卖了小灰的,我很喜欢很喜欢它的,可是,可是……”小家伙说着,小脸完全耷拉了下来,一脸的难过,“可是爹爹死了,娘亲病了,家里没有银两,娘亲要喝药,我没有银两给娘亲买药……”

  小家伙说着说着,眼眶就变得红红的,一副要哭的模样。

  不知怎的,朱砂看着小家伙紧抱着竹筐子眼眶红红的模样忽觉有些心疼,就好像这个小小的男娃娃是她的孩子似的让她觉得心疼。

  而她……是否有孩子?

  不记得,都忘了。

  “你今年几岁?”只听朱砂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五岁,昨天满的五岁。”男娃娃岁小,有问便答,也不觉有何不妥,甚至还有些多话,“昨天娘亲还给我煮了甜粥,是稠稠的甜粥,甜甜的,很好吃很好吃!”

  不舍银两给自己看病,却舍银两给孩子煮甜粥,当是个好母亲吧。

  看着小家伙头顶很是枯黄的头发,朱砂默了默,抬手取下了自己耳朵上的一对白玉耳珰。

  她身上没有银钱,亦没有什么值钱的首饰,唯有的就是这对白玉耳珰,她虽对玉石不甚了解,但也多少看得出她耳朵上的这对白玉耳珰质地上乘,多少能当得些许碎银才是。

  “将手伸出来。”朱砂取下耳珰后对小家伙道。

  小家伙可不敢不听,连忙伸出了自己那瘦瘦小小的手。

  朱砂将取下的耳珰放到了小家伙的小手里,还是淡漠道:“我身上没有银钱,只有这个,给你了,当是能当得些许银钱。”

  小家伙怔怔看着朱砂放到他手心里来的白玉耳珰,这样的东西他见过,原来他和娘亲到街上来的时候见过娘亲对着这样的东西怔怔发呆,娘亲说那是很贵重的东西,她买不起,看看就行。

  很贵重,那就是……很值得银钱的吧?

  很值得银钱的东西,那就能给娘亲买好多副药。

  可,可是——

  “可,可是姨姨……小灰它……不值得姨姨的珠珠这么贵重……”隔壁家的大婶还取笑他说他的小灰不会有人买的,他到街上来卖也是白来,他信了,但他还是来了,就算只能帮娘亲买一副药,他也要来,只是还是不舍得小灰……

  “我不要你的兔子。”朱砂打断小家伙的话,“把它拿回去吧。”

  小家伙立刻睁大眼睛,“那,那我怎么可以要姨姨的珠珠呢……”

  小家伙说着,连忙要将手心里的白玉耳珰还给朱砂,却被朱砂将他的小手拢合住,同时沉声道:“这兔子,我买下了,但我不便养它,交由你来养它,待我方便养它了,我再找你将它带回来,你看这样可行?”

  “那就是……我先帮姨姨养着小灰?”小家伙眼睛亮亮的。

  朱砂微微点头,又道:“你不可将它再卖与他人,只能你自己养着,记住了吗?”

  “记住了!我一定不会再卖了小灰的!不然姨姨接不到小灰回家!”小家伙开心极了。

  不用和他的小灰分开,他当然会开心。

  “天色已晚,去为你娘亲抓了药便回家去吧,你娘亲怕是在等着你回家。”至始至终,朱砂的面色都是清冷淡漠的,说出的话虽是温和的话,但声音却还是冷冷淡淡的,也难怪这个男娃娃会怕她。

  “嗯嗯!”男娃娃用力点点头,朝朱砂躬了一个又一个身,诚挚道,“谢谢姨姨!谢谢姨姨!姨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养着小灰的!”

  “嗯。”

  “那我就去给娘亲抓药了!”男娃娃说着,将怀里的竹筐子背到了背上,小手紧紧抓着挂在肩膀上的肩带,“我和娘亲的家在镇子西边门外的荷塘村,我叫何小宝,姨姨记得来接小灰哦!”

  “嗯。”朱砂微微点头。

  “那我走了哦!姨姨下回见!”小家伙抓着肩带,笑得开心,“姨姨看起来冷冷的,但是姨姨很好很好哦!”

  小家伙说完就要往雨里冲,朱砂又拦住他,将自己手里的油纸伞塞到了他手里,道:“拿着吧。”

  小家伙又是愣愣,然后竟是张开双臂抱了抱朱砂的大腿,然后才抱着油纸伞跑了。

  这回轮到朱砂有些怔怔,怔忡于小家伙方才的那个拥抱。

  小家伙在雨帘里哒哒哒地跑着,跑得急切。

  朱砂便站在雨帘里,看着几乎完全被撑开的油纸伞遮挡住的小家伙的背影。

  看着看着,她心里有种感觉,似曾也有一个小家伙喜欢这样抱着她似的。

  也似曾,有见过这么一只灰毛兔子。

  却又是在何时?

  全都不记得了。

  直到再看不见小家伙的背影了,朱砂才转身回客栈。

  就在这时,有一只嫩黄色的小鸟朝她飞来,停到她的肩上。

  同时,客栈里有温和的声音传来,“姑娘怎的站在雨里?”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03、小家伙与小兔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