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阿离好想好想爹爹和娘亲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续断公子坐在厚重木轮椅上,轮椅在客栈的门槛里,木轮正正好抵在门槛上,看得出,他想出来,只是,门槛太高。

  他在客栈里,看着朱砂,面色温和且关切,给朱砂一种她与他相识已久而非陌生人的感觉。

  但那站在他身后的深褐色衣裳的少年看她的眼神却寒沉得像一把刀,让她觉得他似乎对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也仅仅是一瞬之间的感觉罢了。

  “没什么。”朱砂微微摇摇头,大步走进了客栈,抱歉道,“惭愧,可是我给公子添了麻烦?”

  “姑娘误会了,只是到了用晚饭的时辰,到姑娘房里去了一趟,敲门未见姑娘应声,心想姑娘或是在歇息,不便打扰便下了楼来,倒不想姑娘已经先下了楼来。”续断公子不仅面色温和,便是说话的语气以及说出的话,都温和得好似和风一般,让人听着很是舒心,“姑娘身上有伤,不宜淋雨,姑娘还是先上楼换身干净衣裳为好,若是姑娘不想到这楼下堂屋来用饭的话,小生可让青茵将饭菜给姑娘送到屋里。”

  “不敢麻烦公子,我换身衣裳便下来,公子请先用饭,无需等我。”朱砂说完,对续断公子微微低了低头,转身便上了楼去。

  续断公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朱砂的背影,待得朱砂在二楼的楼道上转了个弯时再看不见身影时,他唤了身后的柯甲道:“让青茵将饭菜送上楼去吧。”

  柯甲眼里有明显的不愿意,却还是点了点头,走到续断公子身侧来对他躬了躬身,这才转身往后院走去,并未出声说话,就像他不会说话似的。

  而那只从方才在雨帘里落到朱砂肩头的嫩黄色小鸟儿在她走进客栈时飞开了,待她上了楼进了屋后,那小鸟儿竟从微掩的窗户挤了进来,又落在了她的肩头。

  这小鸟儿在朱砂脱下衣裳时停到床沿上蹲着,待她换好了衣裳后又飞回了她肩头来,好像故意黏着她似的,让她觉得这小东西有些好玩儿,待她束好腰带后便抬手用手指逗了逗它,这小鸟儿便在她的手指上轻轻啄了啄,而后竟是跳到了她手指上来,朝她啾啾叫了两声,就像在和她说话似的。

  只见这身子嫩黄的小鸟翅膀尾部为浅褐色,双颊上各有一块小黑斑,看起来像是一只小瓦雀,却又不完全像,瓦雀的羽毛可没有这般嫩黄色的,不过这小东西除了羽毛之外,其他特征都像极了瓦雀,而瓦雀生成这般模样也是极少见了,且瓦雀喜好结队而行,这个小东西怎的是自己?

  这小瓦雀一双豆子大的眼睛滴溜溜地看着朱砂,一声接一声啾啾叫着,真好似在与她说话一样,叫着叫着又低下头轻轻啄啄她的手背,啄得很轻,只让朱砂觉得有些微的痒而已。

  忽闻屋外传来叩门声,随之传来青茵的声音,朱砂将手垂下,那只小瓦雀便又跳到了她肩头,好像黏定了她认她当主人似的。

  朱砂开了屋门后见到青茵手里捧着一只盘子,盘子里盛着饭菜,道是公子差她将饭菜端上来的,未免她在下边堂子坐得不习惯。

  朱砂除了道谢,也不知自己当说什么才是好,青茵将饭菜替她放到屋中桌上才离开,这倒是让朱砂觉得心有过意不去,她不过是一个陌生人,却要旁人这般伺候她,下回她还是早些下楼去等着为好。

  朱砂坐下吃饭,这小瓦雀便蹲在她手边,定定看着她碗里的炒豆子,好像它饿极了想吃似的。

  朱砂便挑了几颗小豆子放到它面前,它很快就啄进了肚里,显然是饿了,朱砂便又用杯盏倒了一杯水给它,它便喝得整个小脑袋都湿漉漉的。

  朱砂用筷子尾部点点小瓦雀的脑袋,这才开始动筷,待她将碗筷放下时,这小瓦雀便在她面前蹦来蹦去,朱砂终是注意到了这小东西腿上绑着一条线,一条细细的线,蓝紫色的,就好像是从破损的衣裳上扯下来的线一样。

  不过,小东西的腿上也仅仅是绑着这么一条细线而已,再无其他,让朱砂第一瞬想到的是这上边原本是不是绑着什么东西,但现下却被小东西路上弄掉了,然下一瞬朱砂又否决了自己这个想法。

  因为这线实在太细,且绑得歪歪扭扭的,哪里像是要这只小瓦雀捎带什么东西的模样,倒像是有人给这小东西特意做的标记一样,应该是这小东西有主人才是。

  朱砂不由想到了方才卖兔子的那个才丁点大的瘦小小家伙,想到他很是不舍得那只灰毛小兔子的可怜模样,朱砂想着会给这么胖墩墩的小瓦雀拴线做记号的也只有还未长大的孩子吧,若是找不到这个小伙伴了,这小东西的主人当也会如方才那孩子舍不得小兔子一般难过才是。

  这小瓦雀又跳到了朱砂手上来,朱砂便用手指挠挠它的脑袋,道:“吃饱了就回你的小主人身边去吧,若找不着你,你的主人怕是会难过了,去吧。”

  朱砂说完,带着小瓦雀走到了窗边,推开窗户,朝窗户外抬高上以助小东西起飞,谁知这小东西将她的手指巴得紧紧的,根本就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朱砂不解。

  屋外又有轻轻的叩门声传来,这一次,进到屋中来的是续断公子,这次跟在他身后的是青茵而非柯甲,而青茵一进屋便去收拾朱砂用罢了饭菜的桌子,让朱砂很是尴尬,欲上前帮忙却被续断公子唤住。

  “姑娘若是不介意,请这边来,让小生为姑娘把一把脉,看看姑娘身上的伤可还有大碍。”续断公子温和如暖风,根本就让人不忍说不。

  朱砂走到续断公子身旁,默了默后问道:“公子是大夫?”

  “大夫是万万称不上,小生不过是习过医而已,并非是大夫。”续断公子说着,推动着木轮将自己移到了临街的另一扇窗户前的小桌几旁,看着那小桌几旁的椅子对朱砂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温和地笑了一笑,又道,“小生并无一颗救世济人的心,只想做个小小的商人,过个平静的日子。”

  “但公子看起来不像商人,倒更像个大夫。”朱砂在续断公子对面的椅子上落座,将自己的右手伸了出来,轻搭在面前的小桌几上。

  续断公子但笑不语,随即抬起手轻扣上了朱砂的手腕,嘴角那温和的笑化进了鬓发里,不见了,待他收回手时才又微微笑起来,道:“姑娘身上的伤已无大碍,不过还需静养为好,今夜姑娘便好好歇息,待小生开了药方让柯甲去拿药回来煎了让姑娘服下后姑娘便早些睡,这般于姑娘身上的伤口恢复比较好。”

  “还有,小生这里有一只玉露膏,于伤口愈合及祛除疤痕很是有效,姑娘拿着。”续断公子说着,从袖间取出一只半个巴掌大的青瓷瓶,递给朱砂,“稍后姑娘便可将身上的棉布条解开取下了,无需再这般包扎着,服了药后抹上这玉露膏便可。”

  “多谢公子。”朱砂接过续断公子递来的青瓷瓶,很是惭愧道,“让公子费心了,公子恩德,我定会回报。”

  “姑娘言重了。”续断公子又笑了笑,他似还想说什么,却又不想再说此事,便看向停在朱砂肩上不肯离开的小瓦雀,浅笑着道,“方才在楼下便瞧见了这只小瓦雀,怎的到了姑娘屋里来?看它停在姑娘肩上,似很喜欢姑娘似的。”

  “我也不知它从何处来,落到我肩上便不肯走了。”朱砂现下觉着有些无奈。

  “天已寒凉,这小瓦雀却独自出现,确是有些奇怪,许是瞧着姑娘忘了往事有些寂寞,特来陪伴姑娘。”续断公子温温和和地说着,温柔的话语与浅浅的笑能让朱砂觉得事实便是他说的这般。

  温和的人,总能让人觉到温暖。

  “或许。”朱砂微微点了点头,抬手抚了抚小瓦雀的脑袋,这小雀鸟便撒娇似的用那毛茸茸的脑袋在她掌心里蹭蹭,像通人性似的。

  “那小生便不打扰姑娘了,姑娘若是有事,可到隔壁找小生。”

  “多谢公子了。”

  续断公子离开前又再抬头看了朱砂一眼,目光温柔,一种对自己最为在意的人才有的温柔。

  朱砂察觉不到,她以为,这不过是他对忘了所有的她的关切和同情而已。

  对所有可怜的人事物,人总会自然而然地抱着一颗怜悯的心。

  她忘了所有,无处可去,还一身的伤,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可怜的人吧。

  朱砂将肩头的小瓦雀轻轻抓到了手里来,对着它那双豆子般的眼睛,问道:“小东西,你也觉得我可怜,可对?”

  谁知这小瓦雀却用力地啄了啄她的手,待她松手时它便扑扇起翅膀,飞出了窗子,飞进了夜色,飞走了。

  朱砂看向窗户外的夜色,竟觉落寞。

  不过是飞走了一只小瓦雀而已,她竟觉得心有些闷,就感觉飞走的不是一只小瓦雀,而是……她的亲人似的。

  她……有亲人吗?

  她不见了,亲人可有找她?

  想的太多,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朱砂只觉自己的头疼得厉害。

  究竟到何时,她才能想起来,哪怕丝丝缕缕,都可以。

  不要让她把自己都忘了,也不要让她把重要的人忘了……

  与朱砂所在小镇的相反方向,燕京的西南方向,有一辆乌篷马车在夜色里赶路。

  有雨,这儿也有雨,雨势比朱砂那儿的雨势还要大,打在马车车篷顶上,啪嗒啪嗒的响。

  夜愈来愈黑,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停在一个早已无人居住的废弃小村子旁。

  只见那驾车之人将马车停稳并将缰绳在一旁破屋子的梁柱上拴牢后这才撩开车帘,对马车里边的人道:“小公子,雨势太大,今夜到不了下个镇子了,今夜需要小公子将就着在马车里睡一觉了,待次日天明属下再接着赶路,委屈小公子了。”

  是君华的声音。

  说话的是君华,而马车里的,便是小家伙阿离。

  马车里挂着一盏风灯,车里有一张小小的矮榻,矮榻上铺着柔软的褥子,矮榻旁放着一只小木箱,木箱上放着一只纸包还有一只牛皮水囊,除此之外,这马车里还有一只大狗阿褐,一只灰毛兔子,还有好几只小鸟。

  小家伙坐在矮榻边沿上,阿褐蹲在他面前,他正用短短的手臂抱着阿褐的脖子,那只灰毛兔子则是趴在小家伙的腿边,时不时用脑袋蹭蹭小家伙的腿,那几只小鸟或停在小木箱上,或停在小家伙的头顶上肩膀上,也和那灰毛兔子一般不时用脑袋蹭蹭他,这些大小家伙,不吵也不闹,和小家伙阿离一样,安安静静的。

  马车里已没有了小白的身影,小白早已离开。

  小家伙听着君华的话,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君华看着心疼,却又什么都帮不了小家伙,只能尽量不提让小家伙难过的话,道:“小公子要是饿了的话就将就吃一点纸包里的包子,待到了下个镇子,属下再给小公子烧些小公子喜欢吃的菜。”

  小家伙又是点点头,小小声道:“谢谢小华。”

  “那小公子早些睡。”

  “阿离知道。”

  君华将帘子垂下来后沉重地叹了口气,他并未坐回到驾辕上,而是坐到了停着马车的这破屋满是灰尘的廊下,拿着他的剑将就着坐在门槛上,拿了放在身旁包袱里的馒头来吃,注意力却未从马车身上离开过。

  他如今只需要做一件事,保护好小阿离。

  “哎……”君华此时的心境有如这天色雨夜一般,寒沉,使得他对手里夹着干肉的馒头食不知味。

  不知帝都情况如何了,主上他们可还好?

  马车里的小家伙,也迟迟未有伸手去碰那小木箱上的纸包,他只是抱着阿褐,满脸的难过。

  “汪呜……”许是小家伙安静了太久的缘故,阿褐不放心,是以他动动脑袋从小家伙臂弯里挣出来,对着小家伙呜呜出声,同时还伸出舌头舔舔小家伙的手,然后伸出爪子去将小箱子上边的纸包扯下来,扯到小家伙面前。

  谁知小家伙将那纸包拿起来后却是将其放回到小木箱上,声音低低地对阿褐道:“阿褐,阿离不饿,阿离不想吃……”

  只见阿褐随即去将那牛皮水囊给扯下来,又是扯到小家伙面前,用嘴咬着水囊使劲地往小家伙手里塞。

  小家伙没有接过水囊,还是声音低低道:“阿褐,阿离也不渴,阿离不要喝水,阿褐渴的话阿离可以喂阿褐喝哦。”

  阿褐立刻摇头。

  小家伙这时候缩到了矮榻上去,只见他先将矮榻上的被子往下移开些,然后将放在最里侧的朱砂帮他缝的那只胖兔子布偶拿过来,将这兔子布偶轻轻地放在君倾送给他的裹着小兔子襁褓在里边的小枕头上,让兔子布偶的脑袋枕着他的小枕头,随后从自己怀里拿出君倾为他刻的那个小木人,也放到了小枕头上,放到兔子布偶旁,接着拉上被子为这兔子布偶和小木人盖好,最后小家伙自己才躺下,躺在兔子布偶和小木人旁边,伸出手臂将这两样物事紧紧地抱到怀里,就好像抱着他的爹爹和娘亲一样,一边自言自语道:“阿离想爹爹和娘亲了,阿离要和爹爹还有娘亲一块儿睡,一块儿睡……”

  小家伙说着,眼眶又开始红了。

  只见他摸摸小木人又摸摸布偶兔子,像是在和他的爹爹还有娘亲说话一样道:“爹爹,阿离想爹爹了,阿离在看小木人,可是阿离还是很想很想爹爹……”

  “阿离也想娘亲了,爹爹是要死了,爹爹不能带着阿离,所以阿离要和爹爹分开,那,那娘亲为什么也不要阿离,娘亲和阿离打过勾勾的,娘亲说不会不要阿离的……”

  “娘亲,阿离有叫小小小小花、小小嫩还有小绿绿去找娘亲哦,阿离还让他们帮阿离给娘亲带阿离写给娘亲的信了的哦,阿离只写了‘娘亲’‘爹爹’还有‘阿离’六个字,嗯嗯,这六个字阿离都有写过好多好多次给娘亲看的,娘亲会认得的对不对?”

  “小小小小花、小小嫩、小绿绿,你们帮阿离找到娘亲没有呢?娘亲收到了阿离写的信了没有呢?阿离好想好想爹爹和娘亲……”

  “爹爹,娘亲……”小家伙从离开相府后便未合过眼,现下已是倦极,说着说着,他便渐渐睡去了。

  睡去了,依然将那布偶兔子和小木人抱得紧紧的。

  小家伙连衣裳都未脱,就这么搂着布偶兔子和小木人睡了过去。

  小家伙的腰带却是已经解下,就放在他的小枕头旁,只是这腰带好似破损了,扯出一根又一根长长的线。

  腰带,是蓝紫色的。

  ------题外话------

  为了能在早上更新,本人拼了!

  嘤嘤嘤,可怜惹人疼的小阿离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04、阿离好想好想爹爹和娘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