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你舍不得打我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一夜的雨,打落了还挂在海棠树上最后的为数不多的海棠果子,也打落了树上的最后些许叶子,一地的零零散散的果子与黄叶,像是落了一地的哀愁与萧瑟一样。

  如今这整个相府,这整个棠园,就像这一地零散的果与叶一般,萧瑟冷清。

  君倾坐在小阿离睡过的那间屋子里,坐在小阿离睡过的那张床榻床沿上,正用手轻轻抚过有些微褶皱的褥子,垂了垂眼睑,拿过了放在床头处的一本册子,慢慢打开来。

  册子里每一页纸上都画着海棠花,姿态不一的海棠花,每一页纸上都落着一个“倾”字的篆书张印,是朱砂曾翻看过的那一本册子,君倾自己画的画钉成的册子。

  小白坐在一旁的藤编摇椅上,正随着那椅子一摇一晃的,腿上放着一个食盒,食盒里放着甜糕,他正在嚼着甜糕,懒洋洋地瞟一眼君倾,慢悠悠道:“小倾倾,干什么一副想在念想什么人或什么事的模样啊?你个瞎子什么都看不见,还翻什么画册,你看得见?”

  “看不见。”君倾如实淡漠道,还是轻轻翻开了下一页,“在想阿离可有听我的话不会在哭。”

  小白不接话。

  只听君倾又道:“这画册,他似很是稀罕,当时我只道待他长大些了再给他,不想昨晨将他送走得急,忘了将这些画册让君华一并带走了,待你替我将血玉珠带给他的时候,顺便替我将这些画册一起带给他。”

  “我不。”小白将手里拈着的半块甜糕一并扔进了嘴里,口齿不清道,“我才不帮你,要给咱儿子送东西你自己去送,我可不帮你送。”

  “你不帮我的话,便也无人帮我了。”君倾神色不改,语气不变。

  君倾的话音才落,便听得“砰”的有东西砸落在地的声响突然响起,只见小白腿上不见了那装着甜糕的食盒。

  那甜糕此刻翻倒在地,是被小白用力砸扔到地上的,里边的糕点掉落了一地,碎成了无数小块,而碎开的不止是这些糕点,便是那食盒都断开成了两半,可见小白砸下这食盒的力道有多大,大得这碎成数块的甜糕朝四周飞溅,溅到了君倾的鞋背上、衣裳上脸上,还溅到了他手上的画册上。

  小白前一刻还一副懒洋洋的模样,这一刻,他的面色变得极为阴沉,琥珀色的眼眸里是满满的怒意。

  在君倾用手轻轻拂掉那溅在画册上的甜糕沫子时,小白霍地从摇椅上站起身,走到君倾跟前,一把就从他手里扯过那本画册,将其用力扔到了一地的碎甜糕里,而后一把揪起君倾的衣襟将他提起,看着他的眼睛,冷声道:“你一个将死之人就死得干净一点,别给阿离整些这什么所谓的念想,这只会让他更想你,我不信你不知道这些!舍不得就是舍不得,好好说出来能死得了你!?”

  小白将君倾的衣襟揪紧得他手背上青筋暴突,说完话后他狠狠将君倾甩到床榻上。

  君倾默不作声,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还是一副平静冷淡的神色,只是缓缓坐起身,坐起身后便站了起来,而后躬下腰要去捡起被小白扔到地上的画册。

  然当他才摸索到那册子正要将其从地上拿起来时,小白竟一脚踩到了那画册上,踩得用力,让君倾根本就无法将那画册拿起。

  君倾默了默后收回了手,淡淡道:“这画册不要便不要了,你又何必这么生气,气大伤身,日后我不在了,便没有人这么任着你使小性子了,不知你是否会习惯。”

  “不要你管!”小白似是怒得可以,以致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都变成了深墨色,只见他怒不可遏地扬起了巴掌,作势就要朝君倾的脸颊上掴去。

  可他的巴掌到了君倾的脸颊边却又迟迟掴不下手,只是恶狠狠地瞪着君倾,然后用力哼了一声,狠狠拂袖垂下了手。

  偏偏君倾还在这时补了一句道:“你舍不得打我。”

  “你——”小白用一次扬起了巴掌,却依旧是掴不下去手,终是愤愤收回手,怒道,“哼!”

  小白一边怒瞪君倾一边狠狠跺着脚下的画册,将那画册当成了君倾来泄愤一样。

  只听君倾又不紧不慢道:“那册子不是我,你使劲跺它,我也不会疼。”

  “老子做事还不要你这个小家伙管!不要你管!”小白将脚下的册子跺得更用力,将册子跺得脱分成了两半,像个小孩子似的胡闹,“白养你了,白养你了!”

  “小白你知道我总会死,你不情愿也无法。”反是君倾像个长辈,“我其实也不想死,要是可以活,又有谁愿意死?”

  “只是我也活够了,若没有你,四年前我早就死了,多活这四年多,看了阿离长大一点,找到了朱砂,青羽的仇也终将得报,我也多听了你四年的话,我已知足,该走的总会走,改也改不得。”

  “你闭嘴!”小白伸出手又一次用力揪住了君倾的衣襟,将他用力提起,“你再敢废话一句,信不信我真的打你!?”

  “不信。”君倾面不改色。

  “……”小白将君倾的衣襟揪得紧紧,气得咬牙切齿,还是没有动手,只是又将君倾甩开,依旧愤愤道,“别再和我说这些没用的话,我不想听,别说的我舍不得你一样,我是巴不得你快些死,死了我就自由了。”

  这一次,还不待君倾接话,小白便已自己接着往下道:“帝都这两日可不安静,那些个百姓成日里都在宫城门前跪地嚷嚷,你说姬灏川让他们嚷嚷到什么时候?”

  “不过明日。”君倾道。

  小白紧拧的眉心从方才开始便没有舒开过,再看着君倾一副淡漠的模样他心里的火气就直往上蹭,一副愤怒得就差将君倾狠狠咬上一口的模样,道:“我让你不听我的话,我让你管不好自己的心绪那般大发雷霆地招来大片老鸹,你就是恨不得让这些早已将你惧恨入骨的百姓找不到理由来将你诛杀!妖人?呵呵!你如今在所有人眼中就是个招致灾祸的妖人,祸国殃民!巴不得将你食血寝皮!看那些百姓这回在宫门前跪地请求诛杀你这么各妖邪祸害的阵仗,是势必要将你剜肉凌迟才甘心。”

  “总要有这么一日,要杀我,也要姬灏川有这个本事。”君倾的眼神忽然之间变得冷厉,冷厉中藏着无尽的仇恨,“妖人?呵——那便让他们看看真正的妖人,看是他们剜了我的皮肉心肝,还是我先覆了这燕国的江山!”

  君倾蓦地拢紧双拳,目光如寒刃。

  那些人所犯下的罪孽,就由这燕国的所有百姓来替他们偿还!

  妖人,妖人?呵,呵呵!

  “戾——”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一声隼鸣声,紧着只见一只通体黑亮的隼由上空飞来,掠进了屋子,来到了君倾与小白身边,最后停在了屋中本是放着铜盆的架子上,又对君倾喊叫了几声。

  “哦?将军府那边早见有动静,宫城那儿似乎正乱?”小白看着那只黑隼,挑挑眉,忽然就由方才的愤怒变成了一脸的饶有兴致,“我说大黑子,说详细些,将军府那儿是怎么个动静法,宫城那儿又是怎么个乱法?”

  黑隼不出声,只是动动脑袋,看向君倾。

  “嘿你这死鸟!”小白怒止黑隼。

  黑隼只当视而不见。

  君倾这时朝黑隼走了过来,抬起手在它羽毛光滑黑亮的背上轻轻抚了抚,道:“好孩子,说说吧。”

  “戾——”黑隼扑扑翅膀,开始叫了起来。

  “哼!”小白瞪了黑隼一眼,不服气地别开头昂起下巴。

  只听君倾缓缓慢慢道:“大将军天未亮便出了府,去了帝都北城外,宫城门前那儿,跪地的百姓愈来愈多,帝君似要到宫门前去了,却忽有侍卫匆匆跑来,帝君随后带了侍卫也往北城外去了,。”

  “戾——”黑隼又叫了一声,而后用脑袋轻轻蹭蹭君倾的手心,显然在接君倾的话,寻常凶猛的禽鸟此刻在君倾面前却像一只温顺的瓦雀。

  “嗯,我知道了。”君倾再次轻轻地抚抚黑隼背上的黑羽,温和道,“辛苦你了。”

  黑隼用喙轻轻碰碰君倾的手背,而后扑扇起翅膀,飞走了。

  黑隼才飞走,便见小白用手捏住下巴,边浅笑点头边啧啧声道:“啧啧,帝都北城外有什么呢,竟然吸引着我们沈大将军和尊贵的帝君匆匆前往,让我好好想想哪。”

  黑隼离开,小白的话音也刚落,这时又有鸟儿朝君倾飞来,然这次飞来的不是隼也不是小鸟儿,而是一只雕,一只白雕!但也如方才那只黑隼般才在棠园上空便已戾叫一声。

  小白看向窗外,看向那正放慢速度落到了院中一株海棠树上的白雕,边朝屋子外走去边笑眯眯道:“哎哟哟,说曹操曹操到,若我没看错的话,这么一只美丽的小白雕是看守城北皇陵的那一只雄雕吧?”

  “嗯。”君倾淡淡应了一声,也在小白身后走出了屋子。

  那只停在海棠树上将海棠树都压得往下垂的白雕一见着君倾,便朝他扑翅而来——

  ------题外话------

  本人的本职工作内,这几天要做的材料比较多,时间有点紧,还卡文,所以字码得不多,我尽量做到不断更,姑娘们见谅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05、你舍不得打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