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可怜的小家伙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君华很焦灼,很不安,只因为——

  小家伙阿离病了,三日前便开始病了,就在他将马车暂停在那个荒废的村子的夜里,小家伙便病了,是君华待小家伙睡着后到马车上看看他是否睡得安好时发现的,发现小家伙的小身子凉得厉害亦抖得厉害,怀里紧抱着那个胖兔子布偶与小木人,瑟缩成一团,可怜极了,以致君华根本就顾不得是黑夜还是落着大雨,即刻驾着马车急急赶往下一个镇子。

  小家伙身子本就弱,加上那两日马车颠簸,吃的少睡的也少,好不容易睡着了,便在梦中病了,好在的是大夫说送来得及时,不然以这小家伙的情况,再过个把时辰送来的话怕是小家伙就难醒来了。

  听到大夫这话时,君华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面上一丝血色也无,心道是小公子若是有个万一好歹,他怕是用性命来偿都不能抵罪。

  到这镇子来的第一日,小家伙一直沉睡着,君华彻夜不眠地守着他,直到第二日快日落时,小家伙才悠悠转醒,君华这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因为大夫道是小家伙醒来了便可以放宽心了,然小家伙只醒来半个时辰又继续睡去,勉强吃了些稀饭连药都未喝完便又睡了去,惊得君华洒了手里碗中的汤药,又急急去找来了大夫,大夫给小家伙诊了脉后沉重地叹气,道是小家伙的情况很不好,再接着吃药试试,若是再过三日还是这般情况的话,他也无能为力怕是只有到帝都找好的大夫才能医治好小家伙了。

  君华怔了许久许久才回过神走回床榻边,坐在明显瘦了许多的小家伙身旁,面上写满了不安,若三日后小公子还未醒来的话——

  当日夜,君华终是唤来阿褐,神色凝重地与它说了一番话,阿褐叫了两声,转身就跑,跑出了客栈,跑进了漆黑的夜色里。

  现下是他们来到这小镇的第四日,也是大夫说的“三日”的第二日夜,小家伙还是躺在床榻上,不过是醒着,君华坐在一旁正要喂他吃药,小家伙却是缓缓慢慢却又很是乖巧道:“小华,阿离可以自己喝药的,不用……不用小华喂阿离的……”

  因为虚弱,小家伙的声音很轻很小,带着明显的吃力。

  小家伙原本虽没有同龄孩子的圆润,但小脸也还算有些微的肉,然现下明显瘦了一圈,使得那本看不出的颧骨变得十分明显,原本便小小的他,现下是瘦瘦小小,面色青白得厉害,显得他那双与君倾极像的大眼睛看起来更大了,因为咳嗽,他的大眼睛里有些水汽,看起来好似两眼泪汪汪的,可怜极了,甚是惹人心疼。

  可就算是觉得全身都难过,小家伙还是伸出那双小小无力的手要去接君华手上的药碗,君华心疼,没有像在相府时那般随了小家伙的意,是以将手中的药碗往旁移开,爱怜道:“小公子如今身子不舒服,就由属下来喂小公子喝药好不好?”

  “爹爹和小白说了阿离要听小华的话,那,那阿离就要小华喂阿离哦,嗯嗯,阿离坐好。”小家伙说着,朝床沿处挪了挪身,只听君华着急道,“小公子不用动,坐着就好,属下来喂小公子就好。”

  小家伙不再动。

  君华没有用汤匙,将药碗直接凑到了小家伙嘴边,汤药太苦,若是用汤匙小口小口地舀着喝只会更苦,不如就着碗直接喝,而小家伙早也习惯了这般就着碗喝药,本能如往日里一般顺畅地将一碗汤药喝下去的,然才喝到一半,小家伙便难受得忍不住,不仅将嘴里的药给咳了出来,且还将碗里还余着大半碗未喝完的药给碰翻了,脏了他的衣裳,亦脏了盖在他身上的被子。

  君华忙放下药碗伸手去轻轻拍着小家伙的背,边拍边慌张道:“小公子可还好?是不是很难受?”

  小家伙咳得厉害,明明很难过,他却是摇了摇头,尽管他的眼眶里已因咳得难受厉害而蓄满了眼泪。

  可他答应过爹爹,再难过都要忍着,不可以撒娇,更不可以哭。

  小家伙咳得一声重比一声,便是听着的人,都能清楚地感受得到他在受着怎样的痛苦,君华除了帮小家伙轻轻拍抚着背等他停下来别无他法,就算他愿意代小家伙痛苦,他也无能为力。

  只见小家伙咳着咳着,突然就伸出双手朝床榻里侧摸索着什么,小家伙手上的动作很慢,却又很着急,就像在摸找极为重要的东西似的,君华见状,先是不解,而后连忙也朝床榻里侧伸去,翻开衾被,飞快地从衾被下拿起两样东西立刻就递到小家伙面前来,温柔关切地问:“小公子可是在找它们?”

  是朱砂缝的那只难看的胖兔布偶与君倾削的那个小木人,小家伙边咳边用力点点头,将胖兔子布偶与小木人抱到自己怀里来,抱得紧紧的,而后将脸埋在了胖兔子布偶身上,使得他的咳嗽声听起来异常沉闷。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家伙的咳嗽声才渐渐平息下来,君华立刻递了一杯温水到他嘴边,着急道:“小公子来喝些温水。”

  小家伙只喝了小半杯便再喝不下,君华立刻放下杯子扶着小家伙躺下,一边轻声道:“小公子的衣裳只是脏了些,不打紧,先莫换了,以免小公子着了凉,这被子小公子先盖着,属下稍后问店家要来一床干净的。”

  君华说完,为小家伙盖好了被子。

  小家伙听话地躺着,双颊因方才的咳嗽而满是红晕,怀里依旧紧紧抱着胖兔子布偶和小木人不舍得松开一点点,那双看起来泪汪汪的眼睛看着君华,在君华转身要出屋去找掌柜的拿一床干净的被子时唤了他道:“小华……”

  小家伙声音很轻,君华为习武之人自不难听到,使得他连忙又转过身来坐到了床沿上,慈爱地看着小家伙,伸手去为小家伙别开额前乱糟糟的头发,也将声音放得轻轻的,生怕吓着了小家伙,道:“怎么了小公子,可是不敢自己呆在这屋里?那属下便等小公子睡着了再出去找店家,如何?”

  “小华……”小家伙很虚弱,不仅声音轻得不能再轻,似乎便是连抬起眼睑都显吃力,他明明很想睡去的模样,却又在强撑着与君华说话。

  “属下在的,小公子。”君华将手放到衾被上,轻轻拍了拍小家伙。

  只听小家伙难过地问道:“小华……是不是阿离给小华添了麻烦……?是不是阿离生病了让小华觉得好累好累?”

  “没有,小公子很听话懂事,怎会给属下添麻烦。”君华温柔地笑了笑。

  “小华骗阿离,骗阿离的……”谁知小家伙却摇了摇头,“阿离看到小华瘦瘦了,阿离还看到小华眼睛下边好黑好黑,小白说过,说过……是累了才会这样的,一定,一定是因为阿离,因为阿离给小华添了麻烦,小华才会累累的……才会这样子的……”

  君华一怔,忙又解释道:“不是的小公子,属下与小公子在一块儿很开心,不会累的,小公子不要多想,小公子——”

  然君华解释的话还未说完,小家伙那看起来很是无力睁开的眼睑垂了下来,又睡了去。

  君华的话立刻打住,以免吵醒了小家伙让他更难过。

  看着眼眶里还有泪水的小家伙,君华沉重又心疼地叹了口气,伸出手,动作轻柔地为小家伙擦掉了眼眶里的泪水。

  小公子还不足五岁,却要接受永远也见不到主上的事实,不过是过了一夜而已,小公子既再见不到主上,也再见不到他的“娘亲”朱砂姑娘,哭不能哭,何其可怜。

  君华始终想不明白,朱砂姑娘是真的从心里疼爱小公子,亦是真心地将小公子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对待,主上为何不让小公子与朱砂姑娘一起,这般的话,小公子就算再见不到主上,但至少还有一个“娘亲”在身边,便不至于这般伤心难过。

  退一万步说,就算朱砂姑娘不是小公子的亲娘,就算朱砂姑娘还有她自己的事情要去做,但从她疼爱小公子的程度来看,让她陪着小公子一年半载,让小公子慢慢接受再见不到主上的事实,朱砂姑娘必是愿意的,可为何主上偏偏要将朱砂送走?为何定要让小公子一时之间接受这般多难接受的事实。

  就算小公子听话懂事,就算小公子较同一年纪的孩子要懂事坚强得多,可就算小公子再如何坚强懂事,小公子也还是一个孩子啊,一个还不足五岁的孩子而已。

  更何况,小公子和寻常孩子不一样,小公子的身体……可是羸弱到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主上那般疼爱小公子,怎就能这般什么都要小公子独自来扛。

  他虽依旧会如从前一般陪在小公子左右,可他始终不是主上,不是白公子,不是朱砂姑娘,他根本就取代不了他们任何一人,他根本……就无法让小公子不难过。

  他根本什么都帮不了小公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公子难过痛苦而已。

  “爹爹……娘亲……”小家伙说了梦话,不知是梦到了什么伤心的事,使得君华才为他擦去眼泪未多久的眼眶又被眼泪打湿。

  小家伙哭了,醒着时忍着不敢哭的哭,在梦里哭了。

  小小稚子,何其可怜。

  明日还有一日,若明日小公子还未能如寻常一般醒过来的话……

  帝都,他怎能带着小公子回去?

  君华又替小家伙轻轻擦掉了眼眶里的眼泪,紧紧拧起了眉。

  他当如何做才是好。

  *

  帝都东北方向的小镇,朱砂与续断公子等人所停留的小镇。

  又到了一日天明时。

  一向早起的续断公子今日并未早起,又或是说他早起了,然一直坐在屋里,并未出来而已,直到这深秋的天完全亮了,他才出屋亲自到这与他隔了三间房的朱砂所住的那间屋子去唤她。

  因为昨日他们来时,前几日续断公子住过的朱砂隔壁的那间客房已有人定下,他便只能换了一间。

  只见朱砂那间屋子的房门还紧闭着,续断公子抬手欲敲门时动作有所停顿,他似在犹豫,终还是轻轻敲响了门扉,同时柔声唤屋里的朱砂道:“姑娘。”

  无人应声。

  续断公子便将门敲得稍大声些,声音亦稍提高些,又唤道:“姑娘可醒了?”

  还是无人应声。

  续断公子神色有些变,他没有再敲门,却还是对屋里的朱砂唤道:“姑娘可在屋里?”

  屋内依旧没有声音。

  续断公子眼神倏沉,只见他将右手掌心贴在门扉上,朝里用力一推——

  ------题外话------

  可怜的小阿离又病了~没爹没娘在身边的娃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13、可怜的小家伙》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