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娘亲不记得阿离和爹爹了吗?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阿离小家伙窝在朱砂怀里不舍离开,然当朱砂将水囊拿过来要喂他喝些水时小家伙却是伸手去接过水囊,虚弱却肯定道:“娘亲娘亲,阿离可以自己喝水吃东西吃药的哦,不用娘亲喂阿离的,阿离都会的,阿离不是大麻烦,阿离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小家伙的话让朱砂拿着水囊的手微微晃了晃,她没有执意喂小家伙,而是将水囊交到了他手里。

  君华盘腿坐在火堆旁,他的将就放在他的手边,他爱怜地看了小家伙一会儿后便转头看向了在旁三丈左右距离的一株大树下也升起了火堆来的未有离开之意的续断公子三人,神色依旧冷厉警惕,尽管续断公子从出现方始至现在都未做什么,便是什么特别的话都没有说。

  小家伙口渴,喝水喝得有些急,一急便呛到了,咳得裹在他身上的褥子上都是水,朱砂忙抬手来替小家伙擦掉他下巴及脖子上的水,一边轻柔道:“慢些喝,别急。”

  小家伙低头看着朱砂为他擦着下巴和脖子的手,眨巴眨巴眼,而后抬起头来看向朱砂,朱砂一瞧见小家伙那双乌灵灵的大眼睛和因咳嗽而泛在眼眶里的泪水,总觉这小家伙乖巧又可怜得能牵扯她的心,她便将停在小家伙脖子上的手移到小家伙的眼角边来,用指腹轻轻抹了一把他的眼眶,没有说话,只是朝小家伙浅浅笑了一笑而已。

  “娘亲娘亲!”小家伙在这时忽然又将脑袋蹭到朱砂怀里,又张开双臂抱住了她,边用小脑袋往她怀里撒娇似的蹭蹭边开心道,“娘亲娘亲娘亲,娘亲又对阿离笑了!阿离稀罕娘亲对阿离笑,好稀罕好稀罕!”

  朱砂有些怔愣,她不过是微微笑了一笑而已,这小家伙便能如此高兴,可是她从前鲜少对这孩子笑,才使得这孩子这般激动?

  这般想着,朱砂心中有些愧疚,用手在小家伙脑袋上揉了揉,道:“可是饿坏了?先吃些东西,尔后还要再吃些药。”

  “嗯嗯!”小家伙用力点了点头,“阿离吃东西,娘亲和阿离一块儿吃哦!”

  小家伙说着就要躬身去将朱砂放在身侧的三只纸包拿起来,朱砂却先快他一步将纸包拿了起来,递到他手里,小家伙便笑着将纸包打开,将纸包里的干粮都分了一些给朱砂,而后从朱砂怀里站起来,抱着纸包朝坐在火堆旁的君华走去,道:“小华小华,阿离给小华拿吃的,小华一定饿了的哦。”

  小家伙边说边将怀里抱着的纸包朝君华递去,君华随即对小家伙笑了笑,伸手从其中一个纸包里拿起一个白面馒头,道:“属下方才吃过未多久,还不饿,吃一个馒头便行,小公子快些吃,莫饿着了。”

  小家伙看看君华手里的馒头,又抬头看看他,关心着问:“小华真的不饿吗?小华真的只吃一个馒头就可以了吗?”

  “嗯,可以了。”君华又笑了笑。

  “那,那阿离会给小华留着些哦,要是小华饿了,阿离就给小华拿过来哦。”小家伙又道。

  “那属下便先谢过小公子了。”

  “嘻嘻,那阿离可以吃了哦!”

  “嗯。”君华点点头。

  小家伙抱着怀里的纸包这才转身朝朱砂跑去。

  先分享给旁人,最后再轮到自己,这是君倾教给小家伙的,小家伙年纪虽小,却一直记着君倾教给他的话与道理,就像现下,小家伙将手里的干粮先分给了朱砂和君华,最后剩下的才是他自己的。

  不过是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小娃娃而已,便如此懂事,朱砂看着,心拧得愈来愈紧。

  小家伙跑回朱砂身旁后,朱砂即刻对他道:“莫跑,莫摔里,来到娘亲身旁坐下。”

  “嗯嗯!”小家伙立刻挨到朱砂身侧。

  当小家伙的小屁股就要坐到堆放在地的枯草上时他又立刻站了起来,朱砂看他,只听小家伙连忙道:“娘亲等阿离一会儿哦!阿离一会儿就回来哦!”

  小家伙说完,又抱起那三个纸包,绕过朱砂身侧,跑开了去。

  竟是朝旁处续断公子的方向跑去。

  君华随即抓起身旁的剑要站起身跟上去,朱砂在这时抬眸看他一眼,什么话都未说,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而已,示意他先莫紧张。

  君华的眉心又紧拧成了一个川字,但他却重新坐下了身,并未朝小家伙跟去。

  因为朱砂既示意他先莫紧张,那他便先静观着,也因为朱砂对小家伙的在意远不比他少,她断不会眼睁睁看着小家伙有危险的。

  所以君华没有动。

  朱砂也没有动,她只是如君华一般,看向旁侧续断公子的方向而已。

  然她面上平静,心却是警惕的。

  她并不了解续断公子,更不知是否会有什么万一的事情发生,但小家伙年幼纯真,能不在小家伙的眼中添进不必要的东西,非到万一之时,就尽量什么都不动不说。

  而莫说君华与朱砂对小家伙这突然跑开的举动而诧异,便是续断公子及青茵柯甲三人,也如是。

  虽说一个丁点大的小小娃娃没有什么危险,但也如所有人警惕的人一般,柯甲心里总会存着个万一,是以小家伙还未靠近,他便下意识地握紧了身旁的肩,死死盯着正跑过来的小家伙看。

  小家伙看到了柯甲那双冰冷得好像要将他吃掉一般的眼睛,吓得他脚下一个不稳,往前一个趄趔,眼见就要栽倒在地。

  小家伙看着眼前地面上那凸起的尖尖石块,吓得他抱紧怀里的纸包紧紧闭起了眼。

  呜呜,尖尖的石头打到脸上一定好疼好疼的!

  这边火堆的君华见状,已经握着剑霍地站起了身。

  就当小家伙觉得自己的脸要砸到那尖尖的石块上时,他却未感觉到什么尖锐的疼痛,只是觉得的小鼻子有些被压到了的感觉。

  小家伙抬手来摸摸自己的小鼻子时听到他头顶上传来一道温和声音,“跑这般快,不怕摔着了磕掉自己的小鼻子?”

  小家伙立刻抬头。

  他先看到半张银制面具,在火光的映照下泛着些微柔和温暖的光,然后是一双眼睛,带着笑的眼睛,温温柔柔的,就像君华对他的笑那样。

  是续断公子,就正正好在他跟前。

  而小家伙的身子,也就正正好扑在续断公子那双无法动弹的腿上,他的小鼻子磕到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正是续断公子的膝盖侧边。

  续断公子的双手则还扶在椅子的木轮上,扶得有些紧,而青茵则还站在他身后五六步之距的火堆旁,显然方才是续断公子突然将轮椅移过来以接住小家伙的,若非这般,小家伙定狠狠跌倒在地,他的脑门,也定会磕到那凸起的尖利石块上。

  小家伙在看到续断公子面上那半张银制面具时还是觉得有些害怕,但随后他发现自己是扑在续断公子腿上时,他顾不得怕了,而是连忙从他腿上离开,站直身,眨巴着眼看看续断公子的腿又抬头看看他的眼睛。

  柯甲在这时候走到了续断公子身后来。

  小家伙一看见柯甲就觉害怕,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续断公子将脸往后侧方微微侧了侧,淡淡道:“柯甲,莫吓坏了孩子。”

  柯甲立刻垂下眼睑,往后退开一步。

  续断公子这才转回头来重新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阿离小家伙,温和浅笑道:“小娃儿怎的到这边来了?”

  “阿离……”小家伙说话前先看向续断公子身后,瞧见柯甲没再盯着他看,他才抬起抱着纸包的手臂,道,“阿离是来给怪叔叔送吃的东西的,阿离看见怪叔叔都还没有吃东西,一定很饿了很饿了,阿离有东西吃,嗯……爹爹说阿离不能只顾自己,就像是阿离有东西吃的时候不能不让别人没有东西吃,所以阿离来给怪叔叔你们送东西吃哦!”

  小家伙说完,朝前走了一步,将怀里的纸包放到了续断公子腿上。

  续断公子怔住,青茵怔住,便是柯甲,亦都怔住了。

  他们看着与君倾有着八分相似的小家伙,看着他那双澄澈的墨黑大眼睛,再看他放下的三只纸包。

  纸包里有两个白面馒头,有七八块小儿巴掌大的甜糕,还有一包是蜜饯,这明显就是属于小家伙自己的干粮,也明显这般少分量的干粮堪堪够一个成人勉强顶一顿而已,哪里够三个大人吃。

  只不过,小家伙还不懂这些罢了。

  小家伙将纸包放到续断公子的腿上后没有立刻离开,只是站在那儿不动,昂着小脸定定看着续断公子而已,面上没有嫌恶,更没有害怕与不安,乖乖巧巧的,任是谁人看着都觉得是个惹人疼的好孩子。

  续断公子笑得更温和了,问小家伙道:“你不是说我是坏坏的怪叔叔么,为何还要给我送东西吃?”

  “嗯……”续断公子好像问住了小家伙,只见小家伙扁起嘴,一脸认真地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因为阿离觉得怪叔叔好像又不坏,怪叔叔的人还帮娘亲割长长的草了哦,嗯……怪叔叔也没有欺负娘亲,怪叔叔不欺负娘亲的话,就不是坏人,不是坏人,那……就是好人哦?”

  小家伙这般的想法让续断公子眸中的柔笑更甚,也让青茵那本是淡漠的一张脸上也不禁浮上了浅笑。

  只听小家伙还在道:“还有呀,刚刚阿离要摔倒了,是怪叔叔来接住阿离的,要是怪叔叔不接住阿离的话,阿离的脸就要疼疼了!”

  小家伙边说边还用小手捂住自己的脸,学着一副被尖利的石子磕到面上而疼痛的模样,在青茵终是被小家伙这可爱的模样逗得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来时,小家伙才连忙将手放下来,学着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正了正脸色,道:“阿离的脸不疼!”

  “噗……”青茵愈发忍不住。

  小家伙看看低头抿嘴笑的青茵,再看看也在浅笑着的续断公子,皱起了小脸,他,他又没说什么话,为什么笑他嘛。

  “怪叔叔,你,你不会欺负阿离的娘亲的对不对?”小家伙决定不理青茵,还是这个笑起来比较好看的怪叔叔,嗯……比较好。

  “这是自然。”续断公子浅笑。

  “这是怪叔叔自己说的哦,不准骗人的哦!骗人的是坏蛋!”小家伙竟还会趁热打铁。

  “呵呵……”续断公子也终是被小家伙这可人的模样逗得微微笑出了声,点了点头,“不骗你。”

  他怎会欺负小砂子。

  他怎舍得欺负小砂子。

  “怪叔叔不欺负娘亲,那——”小家伙又在用他的小脑袋努力认真地想问题,“那怪叔叔就是好人!”

  小家伙很满意自己的总结,是以他高兴地拍了拍自己的小手,开心道:“是不是呀怪叔叔?”

  “我啊,当然是好人。”续断公子看着小家伙笑得开心的可人模样,想伸出手摸摸他的小脸,但想想还是作罢。

  “嗯……怪叔叔是好人,那,那阿离就不能再叫怪叔叔做怪叔叔了哦?那阿离应该怎么叫怪叔叔呀?”小家伙歪歪脑袋。

  续断公子默了默,少顷才道:“我姓姬,名为溯风,溯流的溯,春风的风。”

  这个名字,不真正属于他,但却又真真是他,摆不掉,脱不了。

  他是姬溯风,这是无法改变也不会改变的事实。

  “溯流的溯呀?阿离不懂,但是阿离知道春风的风,那阿离叫怪叔叔做小风叔叔好不好呀?好不好呀?”小家伙眨眨眼,等着续断公子的回答。

  “当然好。”续断公子并未让小家伙失望。

  小家伙笑得更开心了,“我叫阿离,爹爹小白小华小松还有大家都叫我阿离哦!离是离别的离,爹爹给阿离取的名字哦!小风叔叔可以叫我做阿离的哦!”

  “好,我知道了,阿离。”

  离别的离。

  是因为小砂子,他才会给这个孩子取这样的一个名字吧。

  就在这时,续断公子发现小家伙将他那双瘦瘦小小的手放到了他的膝盖上,轻轻摩挲着。

  他的双腿从四年前开始便没有了知觉,他根本感觉不到小家伙摩挲着他膝盖的感觉,就像他不明白小家伙为何会突然摸上他的膝盖一样。

  青茵见状,惊了一惊,作势就要上前来呵斥小家伙,却被续断公子抬手阻止,并未让她吓到这个乖巧的小家伙。

  就算他的父亲是遭天下痛恨得将其杀之而后快的极恶之人,但稚子始终无辜,这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小娃娃而已。

  更何况,那人若真是穷凶极恶之人,又怎会教得出这般懂事的孩子?

  只见小家伙边摸摸续断公子的膝盖边轻轻声地问他道:“小风叔叔的腿生病了吗?”

  “嗯,生病了。”续断公子非但没有拂开小家伙的手,反是点了点头,回答了他的问题。

  “因为小风叔叔的腿生病了,所以小风叔叔才会一直坐在这张怪怪的椅子上吗?”

  “是啊,叔叔的腿生病了,再也站不起来了,所以才会一直坐在这张奇怪的椅子上。”不管小家伙问什么,续断公子都会温和地回答他的问题,就算这是他根本不愿提及的伤。

  “好疼好疼吗?”小家伙又问,“阿离这样摸摸,小风叔叔会觉得好疼吗?”

  “不疼了。”续断公子笑了笑,“不会疼。”

  他倒是希望自己这双腿还能有痛感,这便证明他的双腿还有知觉,还能医治。

  只可惜,他的这双腿,毫无知觉。

  他注定,这辈子,再也站不起来,再也无法用双腿行走。

  “真的吗?”小家伙有些不相信。

  “真的。”续断公子终是将手放到了小家伙脑袋上,柔柔地摸了摸,“叔叔不会骗小娃娃的。”

  小家伙没有抗拒续断公子的抚摸,相反,他又道:“阿离的爹爹认识一个医术好高好高的姨姨哦!阿离叫她医仙姨姨,嗯……阿离去问问小华哦,问问小华怎么才能找到医仙姨姨,让医仙姨姨帮小风叔叔的腿治病,小风叔叔就能不用一直坐着这张怪怪的椅子了!”

  小家伙说完,也不待续断公子说什么便转身朝朱砂那边的方向跑去了,边跑边道:“小风叔叔等等阿离哦!等阿离问好了小华,再过来告诉小风叔叔哦!”

  小家伙跑开了,青茵这才走到续断公子身旁来,微拧着眉心看看小家伙的背影,再低下头来看向续断公子,看向他腿上放着的三只纸包,看着纸包里的东西,想着小家伙方才咳嗽的模样与他那青白消瘦的小脸,有些迟疑道:“公子,那个孩子……”

  跟在公子身侧久了,自然能看出些什么来。

  “你也发现了。”续断公子面上的笑意渐渐隐了去,只见他伸手拈起一颗蜜饯,放进了嘴里,而后将手放到了自己膝盖上,用掌心在上边慢慢磨动着,声音再无方才与小家伙说话时的温和,而是变得低沉,“那个孩子,情况不好。”

  很不好。

  至于小砂子……

  或许是天注定她与他们割舍不开,离开了,她却还是会回来,回到他们的身边来,纵是他想阻止,又当如何阻止?

  既然注定如此,便随了小朱砂吧,随了她吧。

  小家伙跑回来后立刻问了君华怎么样才能找到他的医仙姨姨,君华答他也不知,小家伙便耷拉下了脑袋,走回到朱砂身边。

  朱砂拉着他在自己身旁坐下,听着他一个劲儿地给他说方才在那边与续断公子说的话,说到最后,小家伙困了倦了,趴到了朱砂的腿上便想睡去,然他还未吃下些干粮,更还未吃药,朱砂不能让他就这般睡去,便摸摸他的脸颊,与他道:“阿离不是答应了娘亲要和娘亲说会儿话的么,怎么就要睡了?”

  小家伙立刻坐起身来,困倦的双眼立刻变得盈盈亮,忙道:“嗯嗯!是呀是呀!阿离要和娘亲说话的,阿离有好多好多话想和娘亲说的!”

  “那先吃了东西再吃了药。”

  “嗯嗯!”小家伙立刻听话地拿了甜糕往自己嘴里塞,塞得满嘴再一口往下咽,朱砂怕他噎着,总是拿着水囊在旁等着递给他,直到小家伙将药丸吃下肚去,朱砂这才觉舒了一口气,伸手抹掉了小家伙嘴角的甜糕沫子,淡淡道,“阿离,娘亲知道你身子不舒坦,但是娘亲有很多事情记不住了,想不起来了,阿离能否告诉娘亲?”

  朱砂这般一说,吓得小家伙立刻将她抱得紧紧的,不安道:“娘亲不记得阿离了吗?不记得爹爹了吗?”

  “娘亲是不是不要阿离不要爹爹了?不要不要不要!”小家伙猛摇头。

  朱砂立刻将小家伙搂进怀里,她知道小家伙喜欢她抱着他,这般也能让小家伙冷静下来,一边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他道:“别怕,娘亲回来找你了不是吗?”

  小家伙将朱砂抱得更紧,用力点了点头,“娘亲,阿离告诉娘亲哦,阿离不要娘亲忘记阿离和爹爹!”

  “娘亲很稀罕爹爹的!”

  ------题外话------

  二更二更二更!姑娘们没有看错!这就是二更!早上更新了5600,二更更新了5600,合起来有1W1字了!这也是万更了!本人也有万更的时候了!哦呵呵呵呵~

  明天的更新也不知道能不能早上8点更新,如果明早8点没有更新的话,姑娘们就晚上才来看啊,不过本人尽量还是今晚码好,预发明天早上的章节。

  萌萌的小阿离说:谢谢姨姨们送给阿离的钻石,抱抱~!

  丑作者说:明天的章节可能会见到倾倾爹了哟~哦呵呵呵~

  小阿离又说:阿离想要闪亮亮的钻石和美美的月票票~看在这个丑作者叔叔二更的份上,能不能送点闪亮亮的钻石或者月票票给阿离呀~羞羞脸~<;"></;">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22、娘亲不记得阿离和爹爹了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