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不过是个心疼孩子的父亲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续断公子的话令君倾眸中划过一道寒芒,同时亦划过一抹震惊之色,正如他心中紧张阿离小家伙是以方才未察觉到朱砂的存在一般,他也未察觉到续断公子主仆三人的存在,直至此刻。

  君倾背对着续断公子,并未朝后转头,亦没有要转头之意。

  君华一脸的不放心,柯甲面上一脸的愤怒与不甘,朱砂微拧着眉,静静看着续断公子,心中是对其的捉摸不透。

  唯有小白嗤笑一般轻哼出声,道:“你?先莫论小倾倾和我是否相信你,便是你自己,你会愿意救我们小阿离?”

  很显然,小白并不相信续断公子。

  “方才这孩子看着小生饿着,方给小生送过些干粮蜜饯,说来也算是小生的小小恩人,小生自是愿意帮这小孩儿一把,不过若白公子信不过小生,小生也无话可说。”续断公子的声音温温和和,好似不管旁人如何看他如何嘲讽他他都不会在意更不会愠恼似的,“只是这孩子情况很是不妙,小生想,除了小生,白公子此时也没有第二人选来为这小孩儿救治。”

  续断公子温和的毫无恶意的话换来小白一记冰冷的眼神。

  那瑟缩在朱砂怀里的小家伙此时哆嗦不止,瘦小的手臂将自己小小的身子搂得紧紧的,哆嗦着毫无血色的嘴唇轻声道:“爹爹,娘亲……阿离好冷好冷,阿离好难过……”

  小家伙哆嗦不已的可怜模样让朱砂的心疼不已,心疼得一时间忘了小家伙的爹爹及那极会嘲讽人的小白在场,她只是想将自己身上的温度传些给小家伙,是以她连忙跪坐在地,让小家伙坐在自己腿上,将小家伙紧紧搂在怀里,却还怕小家伙不安,她还用脸轻轻碰着小家伙的额头,一边柔声对他道:“娘亲在这儿,娘亲在这儿,娘亲抱抱阿离,这般阿离便不会觉得太冷了。”

  因为心疼与急切,朱砂根本就顾不得她膝下是颇为尖锐的细碎石子,这般跪坐在地,石子尖儿便扎入了她的膝盖与小腿,锐利的疼。

  小白此时已不看续断公子,而是垂眸看向朱砂,看向她紧搂着小家伙的双臂,看向她正用脸颊一下又一下轻碰着小家伙额头的温柔举动,目光沉沉。

  君倾也在“看”她,面无表情,可他广袖下的双手已紧握成拳,指甲嵌进掌心,沁出了血来。

  “爹爹,爹爹……”小家伙得到了属于娘亲的温暖,难受到了极点的他还觉得不满足,他还想要他的爹爹,对他严苛的爹爹。

  只见小家伙边唤着爹爹边将自己的小手朝君倾的方向伸出,够不到,只能在空气里胡乱地抓着空,好似能碰到他的爹爹他就会不难受了一样。

  朱砂看着小家伙那在空气里抓了一次又一次空的小手,她的心拧得紧极了,亦跳得快及了,因为她又要抬眸看向小家伙的爹爹,又会再一次看到那双似乎有着一股魔力会让她神思沦陷的墨黑瞳眸,那双似曾相识却又如何都想不起但偏偏能让她莫名心跳加速的漂亮眼眸。

  朱砂从不知自己会这般没有自控力,不仅难以自控,她甚至……还想将那双墨黑的眼眸瞧得近些,更近些更清晰些。

  朱砂又一次失神了,在对上君倾眼眸的那一刻,她的视线就再移不开。

  小家伙的小手还在空气里晃。

  君倾尚未理会好意的续断公子,而是朝小家伙走来,再一次在小家伙面前蹲下身,将自己的手凑向小家伙那只想要碰到他的小手。

  小家伙一碰到君倾的手便抓住了他的食指,即便无力,却还是努力使出力气来抓。

  抓到了君倾的手,小家伙这才安静了下来。

  君倾在小家伙面前蹲下身,便是在朱砂面前蹲下身,如此这般,朱砂能将这双能攫了她神思的眼眸看得清清楚楚,如剑刃般的眉,长且弯翘的睫,深邃如墨潭如夜空的眼,火光跳跃在这如夜空般的墨眸中,跳跃在这弯翘的睫毛尖上,令朱砂忍不住,忍不住抬起手要将这火光捕捉,忍不住想要用指腹将这弯翘的睫毛拂上一拂。

  朱砂已抬起了手,抬到了君倾的脸颊边,自然而然,鬼使神差般。

  “咳咳咳——”小家伙难受得忽然咳嗽起来。

  朱砂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竟已抬至了君倾的脸颊边,只差不过一寸的距离就碰到君倾的脸!

  那双墨黑的眼眸就近在她眼前,在看着她。

  朱砂飞快地收回手,心跳快得近乎要飞出嗓子眼,耳根红透,一副好似做了坏事被发现了的受吓模样,垂下了眼睑,不敢再看君倾,甚至轻轻咬住了下唇,尴尬到了极点。

  她做的这是什么,竟这般……这般不由自主!

  可——

  可她之所以会这般自然而然的不由自主,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他触碰他,是否是因为他于她而言,是重要的。

  因为重要,她才会无法自控。

  只是,现下不是想这些时候,还有一个可怜的阿离。

  “咳咳咳——”小家伙的咳嗽声不大,然响在静寂的暗夜里,能揪得人心生生的疼,只恨不能替这可怜的孩子受了这罪。

  朱砂紧拧着眉心,不敢看君倾,更不知自己当说什么才是好,只轻轻拍着小家伙的背,心疼不已。

  君倾并未与小家伙说上一句话,只是将小家伙那紧抓着他的食指不舍得撒手的小手轻轻握了握,而后才将小家伙的小手拿开,站起了身,终于朝后转身,面对续断公子。

  下一瞬,只见面见帝君时都鲜少低头的他竟是朝续断公子微微低下了头,同时朝其抱拳拱手道:“君某先行谢过公子,有劳公子。”

  不仅君华为君倾这躬身垂首的举动而震惊,青茵与柯甲乃至续断公子,都亦然。

  没有人想得到,这个连帝君都不曾放在眼里的丞相大人也会弯腰也会低头,弯腰道谢,低头劳人做事,只因他的孩子。

  谁说不会笑的人便没有心,谁说总是冷面对人的人便没有情,不管面对何人何事都波澜不惊,不管面对什么都冷若冰霜,不是没有心,更不是没有情,而是……

  藏得深。

  将寻常人所当有的喜怒哀乐掩藏起来,便再没有人能看得清这颗心。

  可却也仅仅是藏得深而已,而不是真的无心无情。

  只要还是一个有血有肉活着的人,都会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就算是这背负了天下骂名的残暴冷血的丞相君倾,也一样。

  他不过是将自己的心藏得比他们任何一人都要好而已,而就算藏得再好,它还是一颗心,会悲会喜,会受伤,亦会流血。

  续断公子注视着君倾的眼睛,看着他那张总是面无表情的脸,并不觉这敢与天下为敌的丞相对他这般躬身垂首有何快感,相反,他竟是觉得叹息。

  此时此刻的他,不过是一个一心只为自己孩子着想的父亲而已。

  续断公子未说话,只是示意青茵将他推到小家伙身旁。

  到得朱砂面前,朱砂并未站起身,因为站起身后她便不知如何抱着这个可怜的小家伙才能让他觉得舒服些。

  续断公子总是温和的,只不过是在看着朱砂的时候这温柔里多揉进了一分宠溺而已,只听他温柔道:“劳姑娘先将这小孩儿递与小生。”

  朱砂没有迟疑,欲站起身将怀里的小家伙递给续断公子,谁知小家伙将她的衣裳抓得紧紧的,很显然,小家伙不愿离开她。

  朱砂为难了,正要抚抚小家伙的手与小家伙说话时,续断公子却又是温声道:“既然小娃儿不愿离开姑娘,那便请姑娘将小娃儿的手递与小生。”

  朱砂点点头,柔声对小家伙道:“阿离别怕,娘亲不会离开阿离的,阿离松松手,让公子为阿离看看阿离得了什么病。”

  小家伙这才将紧抓着朱砂衣裳的左手松开来,朱砂便轻握着他的小手,朝续断公子稍稍递去。

  续断公子以左手将自己右手广袖稍稍往上撩,伸出右手,轻轻搭上了小家伙的手腕。

  不过少顷的时间而已,续断公子的目光一沉再沉,他看一眼因着难受而使得小脸都皱巴到一块儿的小家伙,收回手时抬眸看了一眼君倾与小白。

  小家伙又开始咳嗽,朱砂轻轻抚着他的背,忍不住问续断公子道:“阿离方才已经服过药了,这是怎的一回事,公子,阿离可还好?”

  君倾神色淡漠,小白静静看着续断公子,便是君华,都只是拧着眉心沉着脸不说话,这便使得朱砂这一个才来到小家伙身边不久的人都比他们任何一人看起来都要紧张小家伙的情况。

  “方才的药,已经无用了。”续断公子的声音虽然依旧温和,但较方才却沉重了不少,听得出,小家伙这不妙的脉象远超出了他所想的。

  续断公子回答完朱砂这一问题后亲自移动木轮,让自己转了个方向面对着君倾,当他才将双手从木轮上拿开时,只见君倾再一次朝他躬下身,诚意问道:“敢请公子救治犬子。”

  并非询问续断公子可有救治之法,而是直接请求他救治阿离,君倾的举止言行再一次让青茵与柯甲震惊。

  续断公子一瞬不瞬地看着举止面色里都尽是真意的君倾,不知他心中正想些什么或是想要从君倾身上探究出些什么,他默了默,而后才道:“此处多有不便,小生需一个安静且可遮风避雨的地方,要近,令公子的情况,丞相大人当是比小生要清楚得多。”

  君倾沉默,他那双墨黑的眼眸深处似正变幻万千,良久未说话。

  而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答案。

  当朱砂忍不住要唤君倾一声时,只听他语气沉沉地嗯了一声,道:“随君某走吧,离此地稍有些距离。”

  “小生还需知道令公子以往的医治之法。”续断公子又道。

  “要是你能救我的宝贝儿小阿离,我是不会介意告诉你的,虽然我看比不是太顺眼。”续断公子的话音才落,便听得小白笑眯眯地接了话,根本就不给君倾说话的机会,“不过前提是你得让我坐你的马车,怎么样哪?”

  柯甲觉得小白这人很是无礼,对于与丞相府有关的所有人与事,柯甲都不喜,甚至说是嫌恶的带着敌意的,便是对阿离小家伙都不例外,对这无礼的小白就更是嫌恶,只是又不能动手,只能冷冷地盯着他。

  小白自是看到了柯甲极为不善的眼神,便又笑道:“啧啧,看来你这小随从不乐意呀,还一脸的想把我教训一顿的模样。”

  “柯甲不得无礼。”续断公子随即轻斥柯甲,紧着吩咐道,“速去将马车牵来。”

  柯甲随即转身退下了。

  续断公子这才对小白道:“柯甲年少,望白公子莫和那孩子一般见识,白公子不嫌弃小生的马车粗陋便是好事。”

  “还算你说话好听。”小白捏了捏自己的下巴,而后朝柯甲退下的方向走去,一边道,“你的马车在这个方向是吧,走吧,去前边等着小倾倾咯,反正待会儿也要往这边方向走,是吧小倾倾?”

  续断公子有片刻的沉默,他看了朱砂一眼后才微微点了点头道:“既是如此,那小生便与白公子先往前边走着待丞相大人的马车上来了。”

  小白与续断公子先行走了,这般便只留下了朱砂、阿离小家伙、君倾以及君华四人,而君华此时已转身先收拾收拾马车去了,以免这辆不算大的且还装了一张软榻的小马车如何坐得下这一家三人。

  且小家伙又难受得意识正模糊间,这就与朱砂独自面对君倾无甚二样。

  然从君倾方才出现到现下,她还未与他说上一句话,便是一个字,都没有。

  她应当说什么才是好?

  抑或说她当如何唤他才是好?

  丞相……大人?

  朱砂紧张不安得这个问题她想得直到坐上了马车,她还是一句话都还未与君倾说上,她想抬眸看一看君倾,却又怕自己瞧见了他的眼睛会不由自主地做出什么不当做的举动和事情来。

  “往帝都的方向去吧,速度些便是。”这是君倾坐上马车后对君华说的话,只听君华打起马鞭的声音,马车便辚辚驶动了。

  马车不大,现下坐进两个大人便显得这马车异常的狭小,加上马车在小路上摇晃,朱砂的手臂及膝盖都能碰上坐在她身侧的君倾身上,惊得她随即朝里挪了挪身子,以拉开与君倾之间的距离。

  朱砂本不是个易惊亦乱的人,可与君倾在一起时,她却总莫名的紧张慌乱,使得她的心一直快跳得如何都安静不下来。

  更兼这小家伙的亲爹就在这儿,而她却还抱着这个小家伙不放手,这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这般想着,朱砂终是与君倾说了第一句话,带着紧张,依旧低垂着上眼睑不敢看向君倾,问道:“丞……丞相大人可要抱回小公子?”

  在未想起未明白一切之前,还是这般称呼为妥吧。

  “不必。”君倾只语气淡漠地道了这么两个字而已。

  “……”朱砂在这一瞬间尴尬到了极点,根本不知自己当往下接什么话才好。

  马车里的气氛怪异到了极点,也沉闷尴尬到了极点。

  小家伙缩在朱砂怀里,微微闭起了眼,似是小睡了去,许是朱砂的身子足够温暖,小家伙这会儿不再哆嗦得厉害,只是微微颤抖而已,一双小手还是紧紧抓着朱砂的衣裳不放,使得朱砂想要将他放到那已经由君华收整好了的小软榻上都不行。

  既然尴尬无话,朱砂为让自己怦怦直跳的心静下来,她唯有转移注意力,将这狭小的马车看过一遭。

  马车里有些药味,不算重,当是因为小家伙要服药而致。

  对面车窗下边钉着一块长木板以当做台案用,台案下边放着几只大小不一的木箱子,稍靠近小软榻的一只小木箱此时正打开着,许是打开的人忘了阖上。

  因为有上边台案的投影,朱砂看不大清小箱子里装的是些什么,只隐约瞧见里边装着一盏灯笼,糊成兔子模样的灯笼。

  小软榻上的褥子被子铺叠得整齐,靠近台案那侧摆放着一只小枕头,小枕头的左下角绣着一朵花,海棠花,同君倾衣襟上的那朵海棠花一样的颜色,朱砂色。

  小枕头此时不是空置的,小枕头上边此时枕着两个小脑袋,不过不是人的脑袋罢了,而是一只布偶兔子和一个小木人的脑袋。

  兔子是用浅灰色的棉布缝做,线疙瘩做的眼睛,里边的棉絮塞得不好,以致这只兔子布偶看起来有些歪歪扭扭的,而且这个布偶做得有些短了,使得这只兔子看起来胖极了。

  很明显,缝做这个兔子布偶的人,女红并不好。

  那个小木人,也一样。

  虽说从模样上看的确是个人的模样,但眼耳口鼻却明显刻歪了,如此便也罢,这小木人的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明显的划痕,显然是刻这小木人的人不当心给划上去的,这个小木人脸上身上还有好几斑暗红色的点子,就好像是血滴上去来不及擦掉而浸到木头里的样子。

  小家伙说过,他的爹爹给娘亲和他猜灯谜赢了花灯,他的是小兔子样子的,娘亲的是海棠花样子的。

  那那个小木箱里的小兔子灯笼,想来便是小家伙的爹爹给他赢的那盏了。

  小家伙还说过,他的娘亲给他做了胖胖的小兔子布偶,爹爹给他做了爹爹样子的小木人。

  小家伙不会撒谎,小家伙也不会认错自己的娘亲,这便是说……

  朱砂定定看着那只胖胖的兔子布偶,这只兔子布偶,是她给小家伙做的?

  还有这个小木人,便是小家伙的爹爹给他削的?

  却为何削得这般……难看?就好像他闭着眼睛来削似的。

  闭着眼睛,不可能的。

  那——

  朱砂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蓦地转过头来,看向坐在自己身侧一直沉默的君倾,看向他的眼睛。

  漆黑如墨如夜空的眼眸,在她眼中美得不可方物,怎会……怎会可能看不见?

  定是她胡想了,或许是他没有雕刻小木人的手艺而已才使得那小木人刻得那般歪扭难看,再说了,看他走路的模样四平八稳的,根本就不是看不见的模样,又怎可能是个什么都看不见的瞎子。

  她怎会突然联想到这个,定是她没法冷静下来的原因。

  这般好看的一双眼睛,若是看不见,当是多可惜。

  君华赶车已是快马加鞭,因为现下需要加紧时间,他一时也顾不得马车是否太过颠簸,好在的是君倾也未斥责。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时,忽听马车外传来鹰隼的一声戾叫声,才听得君倾自上了马车后道出第二句话,“君华,停下吧。”

  ------题外话------

  本人很努力了,但是卡文卡文卡文,卡得本人要屎了,嘤嘤嘤~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25、不过是个心疼孩子的父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