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墨兰里的秘密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是……吻?

  丞相大人在吻她?

  好温暖的拥抱,好温暖的吻啊……

  阿离小家伙在朱砂温暖的怀里不再瑟瑟发抖,朱砂在君倾冰凉的臂膀里觉到了温暖,温暖得她也如小家伙安静下来一般,渐渐忘了害怕。本文由。。首发

  而后她在这冰凉却又温暖的怀里渐渐睡了去。

  她已经疲了倦了,现下依靠到温暖,就像是回到了家一般,安了心静了神,困倦便袭上了眼睑,心中本有千般疑问想问,可现下她只想在这温柔的怀里阖上眼,好好睡一觉。

  希望一觉醒来之后,她便想起了一切,想起一株海棠树,想起她的孩子,想起她的丈夫,想起她的家。

  朱砂睡着了。

  屋里还未点灯,依旧黑暗。

  朱砂还抱着阿离小家伙,君倾也依旧轻拥着她。

  小家伙在朱砂怀里睡得香甜,朱砂靠着君倾的肩睡得安稳。

  君倾拥着朱砂良久良久,才舍得松开她将熟睡的她与阿离轻轻放躺在床榻上,再轻轻地为他们盖好被褥,随即站起身走向屋外,君华早已站在屋门外等着他,一见着他出来,随即将一只铜制小香炉与一支火折子递给他。

  君倾接过,转身走回屋里,将小香炉放在床头边的竹编小凳上,从怀里取出一支小瓷瓶,倒了瓶中的粉末到小香炉里,用火折子点燃小香炉里的小油灯,随即便有淡淡的青烟从小香炉上袅袅而出,淡淡的熏香味慢慢散进空气里。

  君倾本是想将灯点上,然终还是作罢。

  因为他不需要灯。

  因为这一夜,需得着灯的人不会醒来。

  点灯与无灯根本无异。

  君倾坐在床头边上,陪着小家伙,他未有食言。

  陪着他们母子,“看”他们最后一次,陪他们最后一次。

  待到天亮,他就要离开了。

  这一次离开,就算他的阿离再有苦痛,他也不会再到他身边来了。

  他再也回不来了。

  不舍又能如何。

  他自己选的路,无论如何都要自己走完。

  这一夜,君倾未有睡,他只是静静坐在朱砂与小家伙身旁而已。

  静静地陪他们一夜。

  就算夜再如何沉黑静寂,也总会有黎明破晓时。

  天,总是要亮的。

  天亮之后,这一天,又会有什么?

  没有人知道。

  *

  帝都。

  宫城乱了。

  那被兵卫重重看守在天牢里的丞相君倾,逃狱了,不见了!

  然他究竟是如何逃狱的,又是否有人接应,竟无人知晓!他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在重重眼睛下说不见就不见了!

  这样重兵把守的牢狱于他来说,竟好像一张可笑的破网,不仅网不住他,还能让他来去自如!

  再有两日便是他的处刑之日,皇榜也已经贴出,妖人丞相君倾要被处刑之事,已举国皆知,然现下他却突然消失了不见了,这如何能不让宫城大乱!?

  好在的是帝君下令派兵追捕逃犯君倾的同时及时下命封锁消息,是以妖人君倾逃狱一事还未传出宫城,帝都百姓依旧在为两日后能看到妖人君倾被处刑而激动,帝都的夜,依旧宁静。

  夜深了,有一户人家的小屋里还打着灯,这户人家的女主人正在哄着她的小儿睡觉,只见小儿眼睛还亮晶晶的,一副还没有睡意的模样,而是在奶声奶气的问他的娘亲道:“娘亲呀,小宝听到婶婶他们说,帝君抓到了一个可坏可坏的大坏蛋,准备要烧死大坏蛋是不是呀?”

  “是呀。”这位母亲轻轻拍着孩子的背,轻声回答着他的问题。

  “为什么要烧死大坏蛋呀?”小儿不解。

  “因为大坏蛋做了很多很多的坏事,所以帝君要烧死他。”

  “娘亲呀,那什么是死呀?”

  “嗯……就是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不能回来这儿了。”

  “哦,这样的呀,那……大坏蛋有没有娘亲有没有孩子呀?”

  “小宝问这个做什么呀?”

  “小宝在想,要是大坏蛋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的话,他的娘亲会不会很想很想他,他的孩子会不会很想很想他?就像爹爹出了远门,小宝很想很想爹爹一样?”

  母亲怔住,而后连忙道:“大坏蛋没有娘亲也没有孩子,不会有人想他的。”

  “哦,是这样的啊。”

  “好了,别想什么大坏蛋的了,快快睡,睡醒了可能你爹爹就会回来了,娘亲给小宝唱支歌儿好不好?”

  “好呀好呀!小宝喜欢听娘亲唱歌!”

  小屋里有柔柔软软的歌声轻轻传出,满是慈爱的味道。

  小屋的窗户上蹲着一只巴掌大的小鸟儿,小鸟儿腿上绑着一条细绳,细绳的另一端系在窗棂上,这只小鸟儿被拴在了这儿,纵是有翅膀,也飞不起来。

  在屋内母子俩说话时,这只小鸟儿一次次挣开翅膀想要飞开却又一次次地失败,使得它只能留在这窗户台子上,一声又一声的叫着,叫声有些凄厉,好似伤心一般。

  可是鸟儿又怎会如人一般知道悲伤的味道?

  “娘亲呀,窗外的小鸟儿一直在叫,听起来好伤心的样子,好像它在哭呢。”屋子里的小娃儿又说话了。

  “傻孩子,鸟儿只是在叫而已,它怎么会伤心会哭呢。”

  “可是小宝真的觉得它好像在哭呀,小宝去看看它可不可以?”

  少顷,掩闭的窗户打开了,这小娃儿站在一张凳子上,将这只被束缚在窗户边的小鸟儿拉了过来,边摸着小鸟儿背上的羽毛边问道:“小鸟儿,你叫什么呀,是不是想你的爹爹和娘亲了呀?”

  而就在这时,小娃儿的母亲走了过来,拿开小娃儿抚在小鸟儿背上的手,有些责怪道:“都洗了手要睡了就别摸它了,怪脏的。”

  “啾——”小鸟儿在这时忽然振翅,飞离了这窗户,飞出了院子,飞进了夜色里,它的腿上,还绑着一条断了的细绳。

  “娘亲娘亲!小鸟儿飞走了!它自己把绳子啄断飞走了!”小娃儿惊讶道。

  母亲抓着小家伙的手,看着飞进了夜色里的小鸟儿,觉得不可置信。

  总觉得这鸟儿好像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一样。

  可能吗?

  然这世上的可能与不可能,从无人说得准。

  就像世人觉得残暴可恨如君倾这般的妖人是个无人疼无人爱也绝无人想念的存在,岂止是死不足惜,而当是打入永世不得往生的炼狱才能平民怨,可又有多少人知,就算再十恶不赦的人,也会有家人,也会有人在等着他们回家。

  只不过,人各有想法各有立场,人与人,人心与人心,不一样罢了。

  夜依旧宁静,母亲的歌声止了,孩子也进入了梦乡。

  这依旧是个平和宁静的夜,至少在帝都百姓眼里还是。

  万家灯火熄,百姓都入了梦,宫城中,还有许多人未睡。

  太后醒着,帝师言危也醒着。

  太后此时正端坐在言危帝师所居住的静心阁内,坐在言危帝师习惯坐着的亭子里,就坐在言危帝师的对面。

  这亭子里向来只摆放着茶具的长案上,现下摆放着一盆墨兰,浅灰色的瓷盆,瓷盆上绘着一株开得正美的墨兰,瓷盆里栽种着的墨兰也养得极好,叶子擦拭得一尘不染,可见种这盆墨兰的人的用心。

  太后喜爱墨兰,鸾凤宫里处处有墨兰。

  只不过,这儿不是鸾凤宫,这盆墨兰,也不是太后的。

  这盆墨兰,是言危帝师的。

  只见帝师正将这盆墨兰轻轻移到太后面前,平静道:“养了许久,终是养得好了,它长得很精神,你当是会喜欢的。”

  太后看了一眼微微晃动的墨兰叶子,是她最为喜爱的兰花,也的确长得很精神,可爱极了,但——

  她今夜来此,不是为了这盆墨兰。

  是以太后只是看了那墨兰一眼后便又抬眸看向对面的言危帝师,沉声道:“听说那妖人君倾逃狱了?”

  却听言危帝师答非所问道:“我还种了很多株墨兰,可要我都捧过来让你看看?”

  太后又道:“我说我要见那个孩子,她在何处?”

  “我还是都捧过来让你都看看吧。”言危帝师像是没有听到太后的话似的,只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话,说完话后便站起身要离开亭子。

  就在这时,只见抬手倏地伸出手,捧起面前的那盆墨兰,而后——

  “啪——!”一声瓷盆碎裂地清脆声响。

  这盆墨兰被太后扔到了地上,狠狠扔到了地上,瓷盆碎裂,泥土撒开,本是擦拭得一尘不染的墨兰瞬间脏了泥土,歪倒在地,不再像一位高雅的大家闺秀,而像是被人遗弃了的可怜孩子。

  言危帝师的脚步在瓷盆碎裂的这一瞬间定住。

  太后还是端坐在蒲团上,抬头冷眼看着言危帝师,又一次问道:“那个孩子,在何处?”

  言危帝师缓缓转回身来,看向太后,眼神温和,却未说话,而是走到那被扔到地上的墨兰边,撩开衣摆慢慢蹲下身,伸出双手去将那株歪倒在地的墨兰给捧起来,这时才柔声道:“怎么突然发这般大的火气,这墨兰一直以来可都像你的孩子一样,怎的突然就把它给扔了。”

  本是沉静端坐着的太后,身子竟是蓦地一颤,她盯着言危帝师,双手忽地紧握成拳。

  只见言危帝师捧起了那株墨兰后叹息一声,道:“我去为它找个新的盆,安个新的家,不然太可怜。”

  “我之所以喜欢墨兰,只因为什么,你知道吗?”就在言危帝师捧着那株墨兰就要转身时,太后在这时突然又出了声,声音沉沉,带着隐隐的颤抖。

  言危帝师看着她。

  太后眼神厉厉。

  “因为那个孩子生在墨兰开得正好的时节,因为那个孩子出生的那一日,墨兰花开得正好!”太后忽然站起身来,伸出手一把就抢过了言危帝师捧在手里的墨兰,又一次将其狠狠扔在地上,美眸中尽是怨愤,带着哀伤与凄楚,“你知道吗!?”

  此时的太后,再不见她平日里那端庄娴静的模样,此时的她,只是个受伤的女子,一个受伤的……母亲。

  “你冷静些。”言危帝师看着太后这般模样,他的面色不再平静,只见他拧起了眉心,眸中有无奈,但更多的是心疼,温柔的心疼,“那孩子现在不在帝都,我已经派人去找了,还没有找到,你冷静些,再等一等。”

  “冷静?呵,呵呵!”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太后冷冷笑了两声,眼神更厉,情绪愈发的激动,激动得她的声音都带着微微的颤抖,“什么叫那孩子现在不在帝都?什么叫你已经派人去找了还没有找到!?你骗我!你根本就没有帮我找那个孩子!你根本就没有帮我找!”

  说到最后,太后似乎已经完全失控了,她不仅声音在颤抖,便是她的身子,都在不受自控地发颤,高扬的声音渐渐变为嘶喊,“就像你当年骗我将她抱走一样!就像你骗我说你为她找了一个好人家好好养她一样!你根本就没有为她找给好人家!你把她扔了!你把她扔了!你把我的女儿给扔了!”

  太后失控到此刻已是伸出双手紧紧揪住了言危帝师的衣襟,揪着他的衣襟用力摇晃着他的身子,双眼渐渐变得腥红。

  忽然,那本是一动不动任太后揪着衣襟摇晃的言危帝师抬起双臂,将太后搂到了自己怀里来,同时将唇贴在她的耳畔,柔声抚慰道:“瑞儿,瑞儿你冷静些,冷静些!你如今是燕国的太后,你的孩子是帝君,你没有女儿,没有女儿!别闹了,我已经在帮你找了,已经在找了。”

  “他不是我的孩子!我生的是女儿不是儿子!”太后已失控得似乎已听不进任何劝,就好像她积在心底已久的怨愤决了堤,一时之间根本就堵不住,她被言危帝师搂在怀里挣开不得,她便开始对其拳打脚踢,甚是还用指甲挠破了言危帝师颈后的皮肉,挠出几道血红的印子。

  “他是你的儿子不是我的!不是我的!是你和方蕊的!你还骗我说是你抱来的孩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你能瞒得我多少年!?就像你把我的孩子扔了你以为你能瞒得了我多少年一样!你骗我,你一直在骗我!”

  “我嫁进宫里是我爹娘逼我,为了整个家,我迫不得已,你说你理解我,你说你陪着我,可你转身却让方蕊爬你的床!还生下了一个儿子!”

  “到了今天,你还是在骗我!那个孩子嫁给了丞相君倾,那你就和君倾找!你不帮我找那就让我自己去问他!问他让我见那个孩子!不管她是不是我的孩子,我都要见一见她!”

  “你放手!放开我!我如今什么都没有了!我爹死了,先帝死了,女儿没有了,儿子不是我的,便是你,都是个骗子!你们全都是为了自己!为了你们自己,逼我送走我的女儿!我爹是这样,你也是这样!”

  “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的女儿!我要自己去找她!”

  言危帝师任她发狂,将她搂得紧紧的如何都不放手,依旧在她耳边轻轻说着话。

  不知过了多久,如发了狂一般的太后才渐渐安静下来。

  安静下来的她靠在言危帝师怀里,身子却还是在颤抖。

  她哭了,哭得一发不可收拾,从嚎啕大哭到嘤嘤啜泣。

  言危帝师拥着她,在她的额上眉心上落下一个又一个轻柔的吻,声音黯哑苦涩道:“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就算我所有的话都是谎言,这一句,永远不会有假。”

  又有夜风轻起,带着一抹淡淡的香味拂过言危帝师鼻底。

  熟悉的味道,龙涎香的味道。

  言危帝师猛然转头。

  亭子外不远处站着一个人,身穿明黄色的衣裳,没有打灯,也没有随侍跟着,就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而已。

  不知他是何时来的,又是在这儿站了多久。

  这一刻,便是言危帝师的双手,都不受自控地微颤起来。

  ------题外话------

  哦呵呵呵~终于写到这里了!姑娘们都在问本人小朱砂的记忆,本人给个准信啊,今天周日,下周内就会恢复了!如果本人码字能快点的话,也是这几天的事了!

  依旧求月票啊求月票!小倾倾小阿离小朱砂都需要月票君的关爱~嘿嘿嘿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30、墨兰里的秘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