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与她无关 !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天亮了。樂文小说|

  朱砂是在一阵鸟鸣声中醒来的,她睁开眼时,发现床沿边上桌子边上还有窗台上排着一排的大小鸟儿,本不当是在这等深秋时节出现的鸟儿,竟都出现在这屋子里,大大小小,统共不下三十只。

  不止是鸟儿,还有好几只兔子,一只是努力蹦跶着跟着他们上山来的那只灰毛兔子,还有三只,不知打哪儿来的,亦不知是何时到这屋子里来的,但它们都蹲在床榻前,双眼定定看着床榻上的她与小家伙,就像在守着他们陪着他们似的。

  屋里已没有了君倾的身影,床头边的竹编小凳上也不见了那只燃了一夜的铜制小香炉。

  朱砂看看左右,想了昨夜发生的事,而后抬手抚向自己的额头,蓦地耳根便发了烫。

  昨夜,丞相大人似乎……亲了她的额头,还是她做的梦?

  朱砂记不大清,她只记得自己昨夜睡得很安稳,至于阿离的爹爹——

  朱砂忽地坐起身,她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阿离的爹爹的,怎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而且还一睡就睡到了天亮!

  也就在朱砂坐起身时,睡在她身侧的小家伙揉了揉眼睛,正醒过来,瞧见她正要下床去,惊得他立刻瞌睡全无,连忙伸手去抱朱砂的胳膊,着急道:“娘亲娘亲!娘亲要到哪里去?”

  朱砂立刻坐在床沿上不动。

  小家伙爬起身也坐到了她身边来,抱着她胳膊不放手,小脸上满是不安,朱砂不由抬起手摸摸小家伙的脸,温和道:“天亮了,起身了,娘亲先起身去洗把脸,还想让你多睡会儿的,可是我吵醒了你?”

  “不是不是不是。”小家伙立刻摇摇头,“是小鸟儿们和阿离说话,阿离才醒过来的。”

  说话?朱砂看了一眼屋里的大小鸟儿,只当小家伙说的是孩子话,未往心里去,只是将小家伙认真瞧了瞧,看着他面色似好了些,才又问道:“可睡得好?身子可还难受?”

  “娘亲,阿离不难受了,阿离好好的了,娘亲不用担心阿离哦!”小家伙虽是这般说,然朱砂还是不放心,想着还是出去请续断公子来替小家伙再诊一回脉才行,只听小家伙问她道,“娘亲娘亲,娘亲醒来的时候还见到爹爹吗?”

  朱砂微微摇了摇头,“没有,怎么了?”

  她正打算出去看看小家伙的爹爹在哪儿的。

  “爹爹走了……”小家伙耷拉下小脑袋,虽说昨夜他答应得君倾好好的,但他还是觉得伤心难过。

  这时候,屋子里的小鸟儿全都飞到了小家伙身侧来,停到他的腿上肩上脑袋上,便是那四只兔子都跳到了他面前来,竖着耳朵定定看着他。

  朱砂为这一幕怔愣,也因小家伙的话而怔愣。

  “大家告诉阿离的……”小家伙很难过,又用手背搓了搓眼睛,“可是爹爹是天亮了才离开的哦,爹爹说昨天晚上陪着阿离不走的,爹爹没有骗阿离的哦,所以爹爹对阿离还是好好的,爹爹也是稀罕阿离的,对不对,娘亲?”

  朱砂没有回答小家伙的问题,反是问小家伙道:“你爹爹……走了?你如何知道?”

  “大家告诉阿离的呀。”小家伙点点头,只见小家伙摸摸他腿上的一只小鸟儿的脑袋,难过地看着朱砂,“娘亲把阿离和爹爹听得懂大家说话的事情也忘记了吗?”

  娘亲会变得怪怪的,是因为不记得他和爹爹了吗?

  小家伙的小脑袋更耷拉了,“爹爹要去做一件很大很大的事,不能陪着阿离,也不——”

  小家伙说到这儿忽然不说了。

  他忽然想起了君倾昨夜叮嘱过他的话。

  什么都不要对他的娘亲说,不然娘亲会痛会难过。

  他不要娘亲疼,所以他什么都不能跟娘亲说。

  “娘亲娘亲,阿离好饿好饿,阿离和娘亲一块儿出去问问小华有没有什么东西吃好不好?”小家伙前一瞬还耷拉着小脑袋,这一瞬便扬起小脸来对朱砂笑。

  小家伙昨夜睡得香甜,在做梦中流了涎水,涎水干了结了一层浅浅的白印在他嘴角边,让这个受了好几天痛苦折磨的小家伙看起来有些脏,像是没人疼爱的可怜孩子似的。

  朱砂抬起手,爱怜地替小家伙轻轻抹擦去他嘴角的涎水沫子,也微微笑了笑,对小家伙点了点头,应声道:“好,娘亲和阿离一块儿出去看看,可自己能走?不能的话,娘亲可以抱着你。”

  “不用的不用的,阿离自己可以的!”小家伙已习惯了所有事情都自己先来,不行了才寻帮助。

  朱砂没有执意,只是在旁看着小家伙从床榻上挪下来,蹲下身子自己穿上了他的鞋子。

  那些小鸟儿依旧围在他身边,啾啾地叫,就像在与小家伙说话一样,不时还用脑袋轻轻碰碰小家伙的脸颊,就好像在亲吻小家伙一样。

  这个孩子与他的爹爹竟真真是能听得懂这些鸟兽的话?

  朱砂也仅仅是觉得诧异而已。

  因为事实就在眼前,况且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能听得懂鸟兽之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朱砂与小家伙出了屋,续断公子已是坐在院中海棠树下的木桩凳子上,见着朱砂与小家伙,微微一笑,道:“姑娘早,小娃儿早啊。”

  小家伙站在屋檐下不敢动,不敢往院子里走,他先是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确定天上没有太阳之后才哒哒哒地朝海棠树下的续断公子跑去,跑到续断公子跟前后有些刹不住脚,险些就要撞到续断公子身上,续断公子抬起手,稳住了小家伙的肩,一边和气地浅笑道:“身子方好慢着些跑。”

  “小风叔叔!”小家伙站稳后先是唤了续断公子一声,而后学着大人道谢的模样朝续断公子深深躬下身,道,“小风叔叔昨天给阿离看手手,小风叔叔给阿离看病治病了,阿离还没有和小风叔叔道谢,阿离要和小风叔叔道谢!”

  “真是个好孩子。”续断公子笑得更温柔了,“可还有哪儿不舒服的?”

  “没有了没有了,阿离好好的了!”

  “要是有哪儿不舒服的话,可要记着叔叔,叔叔是大夫,可以让你不疼的。”

  “嗯嗯!阿离知道!谢谢小风叔叔!”

  小家伙笑得有些腼腆,看着续断公子独自坐在这儿,好奇地问:“小风叔叔为什么自己坐在这儿呀?小风叔叔吃早饭了吗?小风叔叔身边的那个凶凶的大哥哥和不说话的姨姨呢?他们不陪着小风叔叔吗?”

  “凶凶的大哥哥?”续断公子笑得露出了些微整齐的牙,显然小家伙的话让他觉得开心,“凶凶的大哥哥同你爹爹还有你的小白一同下山去了,去替叔叔将叔叔的椅子搬上来,我们还要在这儿住上几日呢,叔叔没有椅子可不行。”

  “那,那小风叔叔见到阿离的爹爹和小白下山去了是吗?”一说到爹爹,小家伙就觉得难过。

  “嗯,见到了,你爹爹说你和你的娘亲还在睡,就不叫醒你们了,你爹爹有拜托叔叔照顾好你,你的小白也是。”

  “真的吗真的吗?”

  “当然。”

  小家伙这才又笑了起来,又继续问续断公子道:“那不说话的姨姨呢?也不陪着小风叔叔吗?”

  “不说话的姨姨啊,和你的小华到外边找野果子去了,很快就回来。”

  “哦,这样呀,那小风叔叔吃过早饭了吗?”小家伙才问完这一句,忽然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发烫,他立刻不敢在续断公子身边多留,转身就飞快地往三开间屋子方向跑回来,跑进了屋子里才停下来。

  朱砂看着小家伙这般突然着急地跑回来,还以为小家伙生了什么事,连忙在小家伙面前蹲下身,问道:“怎么了?可是突然有哪儿不舒服?”

  “不是的娘亲,是太阳出来了。”小家伙面上没有难过与失落,就像在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一样,“阿离不能晒到太阳的哦,不然阿离会全身都痛痛,爹爹说的是阿离晒到多多太阳的话,就会有危险,所以阿离不能在院子里站太久哦。”

  朱砂震惊地看着小家伙。

  她觉得,这个可怜的小家伙与他的爹爹,总会给她带来诧异与震惊。

  不能晒到太阳,否则便会有危险……?

  这是这个孩子的病?

  朱砂看向院子里坐在海棠树下的续断公子,续断公子也正在看她。

  “娘亲去看看厨房里可有吃的,为你拿些来,你在这儿等等娘亲。”

  “谢谢娘亲。”小家伙虽然想与朱砂一块儿去,但他不敢任性。

  厨房的锅里有蒸热了的馒头和一些咸菜,朱砂拿了两只只馒头和咸菜以及一碗温水过来给小家伙,道是吃了再洗脸,小家伙许是饿坏了,没有异议,便与那四只兔子以及围在他周身的小鸟儿一齐吃起了馒头来。

  朱砂则是走到院子里,走到海棠树下,坐在了续断公子身旁。

  朱砂堪堪坐下,还未张嘴,便先听得续断公子温和道:“姑娘可是要问那小娃儿的病?那是顽疾,难以根治,只能缓解,小生能做到的,也仅是替他缓解而已,稍后待柯甲回来了,小生还要为那小娃儿施一回针,让他这几日不会受什么太大的苦楚。”

  “姑娘若是要问其余的事情,小生怕是也不能为姑娘解惑。”续断公子的语气不管何时听起来是温暖如春风,“若姑娘要问关于丞相大人的事情的话,丞相大人在下山前托小生将一句话转告给姑娘。”

  “什么话?”朱砂问。

  “丞相大人的话是‘小孩子不懂事,实在是姑娘与内子长得太过太过相像,故而小孩子才会认错,若有得罪之处,君某改日再来赔不是,还请姑娘见谅’。”续断公子不紧不慢地转述着君倾的话。

  这的确是君倾的话,也的确是君倾离开之前托续断公子转告给朱砂的话。

  这一句话,让朱砂不由自主地抬起手,再一次抚向自己的额头。

  她不是阿离的娘亲,只是她与小家伙的娘亲长得太过太过相像,所以小家伙认错了,是这样吗?

  昨夜丞相大人的亲吻,也不过是因为黑暗里将她当成了他的妻子,不由自主而已吗?

  便是“朱砂”,都不是她的名字,是吗?

  “朱砂”与她无关,那不管是那盏浅朱砂色的海棠花灯还是丞相大人衣襟上的那朵朱砂色海棠花,其实都与她无关。

  一切,不过是她自己想多了而已。

  朱砂忽然觉得自己很可耻,也很可笑。

  只听续断公子又道:“丞相大人道是阿离身子不好,需留在这小院里静养几日,姑娘若是愿意留下便留下几日,若是不愿意,便留下个信儿,道是他的事情处理完了接了阿离后便去找姑娘赔不是并道谢。”

  朱砂没有说什么,亦没有再问什么,只是朝续断公子微微笑了笑,而后便站起身,离开了海棠树下,朝屋子里的小家伙慢慢走去。

  续断公子看着朱砂的背影,眸中除了温柔,便是心疼。

  他终是不再看朱砂,而是转头看向院子外的方向,看向深秋苍凉山色。

  朱砂坐在小家伙身旁,与乖巧懂事的小家伙一齐用撕碎的馒头的喂那些大小鸟儿,为小家伙打来温水,替他洗脸擦手,而后便听着小家伙给她背书听。

  小家伙没有再与她提一句关于他爹爹的话,朱砂也没有再问。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柯甲背着续断公子那张沉重的椅子回来了,手上还掂着几个包袱,却未见他怎么喘气,可见他内力颇为深厚,背着这么一张沉重的凳子走这样的山路并未让他觉得太过吃力。

  柯甲将椅子在续断公子身旁放下后便将他抱着放到了椅子上,而后推着他到了小家伙所在的堂屋里来,与小家伙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小家伙便随着他往东边那间屋子走了去。

  小家伙离开这堂屋前拉着朱砂的手道:“娘亲娘亲,小风叔叔要给阿离治病,要到隔壁屋子去,小风叔叔说会有一点点久哦,娘亲等着阿离哦,小风叔叔帮阿离治好了病,阿离就又来陪娘亲哦!”

  “嗯。”朱砂轻轻点点头,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小家伙这才跟着续断公子走了。

  这个院子,现下只剩下朱砂一人。

  朱砂站在堂屋前的屋檐下,看了看东边屋子已经掩起的门扉,而后转头看向西边的屋子,默了默后便朝西边屋子走去。

  走到西边屋子的门前,朱砂发现,昨夜还轻轻一推便能推开的屋门,此时门环上竟扣着一把铜锁,将这屋子锁住了。

  朱砂走到窗前,拉了拉窗户,发现窗户也从里边闩上了。

  这间屋子,被锁住了,除了锁门的人,谁人都再进去不得。

  是谁人锁的门?

  应当是丞相大人吧。

  昨夜丞相大人的突然出现,当是为了将她从这屋里撵出来而已吧,待她出来之后,他便将这屋门锁上了。

  为何要将她撵出来?为何要将这屋子锁上?

  若她没有想错的话,这屋子,应是他与他妻子的卧房,而这卧房里有着他重要的东西与回忆,除了他与他的妻子,谁人都不可以踏进。

  他之所以会将她撵出来,只是因为她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不相干的人……

  那她,究竟是谁?

  朱砂站在小院的竹篱笆墙外,定定看了小阿离所在的东边小屋好一会儿,而后转身,离开了这小院。

  那些本是围在小家伙身边的鸟儿围在她转了许久,也啾啾叫了许久,好似在叫她不要走一样。

  但她终是走了。

  她不属于这里,这里也没有什么记忆更没有人属于她,她要离去,去找寻属于她的记忆,去找回“她自己”。

  心是这般想,可双脚却是漫无目的地走,走在秋风萧瑟的山间。

  朱砂不知自己如今当去往何处,不知何处才有等着她的人。

  走着走着,朱砂愈想愈觉不对,她之所以会想要找丞相大人,不是因为阿离,而是因为“丞相大人”这四个字在她梦中出现过,她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过。

  这便证明,她曾经必是识得丞相大人的,不仅识得,且他还深刻在她心里,若非如此,她又怎会在梦里脱口而出这四个字。

  这也便证明……丞相大人与续断公子在骗她!

  朱砂猛然抬头。

  而就在她抬起头时,她看到了——

  ------题外话------

  本人其实是个勤劳的作者!为了更新,本人拼了!

  就本人这么个龟速码字机来说,本人的血槽已经空了!需要补血补血补血啊~月票就是大补血药啊~哦呵呵呵呵~

  嘤嘤嘤,为了让姑娘们快点看到小朱砂恢复记忆,本人不容易啊~!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31、与她无关 !》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