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处刑之日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再黑的夜,都会过去。

  就像所有的事情,终究都会有终结一样。

  刑场设在燕京闹市正中央。

  燕国开国以来,从没有在闹市处刑过任何犯人。

  妖人君倾,是第一人。

  因为就算有人想来劫刑场,这儿攻来不易,退也不易。

  周围兵卫把守重重,刑场四周是重兵,围观的百姓之后仍是重兵,周围的屋楼之上,森光寒寒,是精铁打造的箭簇在日光下闪着刺眼的光。

  妖人君倾,今日是必死无疑。

  可君倾的面上,既不见灰败之色,更不见悔过之意,他每一步都走得很平稳,仿佛他走向的不是刑场,而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地方。

  更没有任何人,看得出他是一个瞎子。

  明明是白日,明明街道两侧挤满了百姓,可却静寂如沉夜,唯闻鼻息声。

  君倾是从宫城天牢里走出来的,在重兵的看押下一步一步走向闹市中的刑场,他手上脚上带着手铐脚镣,每走一步,都会带出当啷当啷的声响,在人多得可怕却又静寂得诡异的街道上显得异常清晰,也异常刺耳。

  “妖人,你,你还我夫命来!”忽然间,人群里一名面色蜡黄的妇人嘶喊一声,同时作势就往君倾冲来,双眼腥红,尽是怨恨!

  她如一匹疯了的野兽一样,只想要扑到君倾身上,将他撕碎!

  可她不可能扑得到君倾身上。

  因为道路两旁站满了戒守的兵卫,既是防着有人劫刑场,也是防着百姓骚动。

  妇人被兵卫拦住了,然她怨恨到极点的叫喊声就像是一块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湖面里,激起了千层涟漪,激起了周遭百姓心中的所有怨恨。

  一时间,静寂被打破,被一声高比一声的怨恨嘶喊声打破。

  “杀了他,杀了他!千刀万剐!”

  “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

  “永世不得超生!”

  百姓的嘶喊声愈来愈烈,骚动愈来愈厉害。

  不知是谁,抬手就朝君倾扔来了一把已经腐烂发臭了的菜叶子!

  “打死他!杀死他!”

  一旦有人起先,就不怕后边无人跟上。

  各种青菜烂叶甚或臭鸡蛋和石子,都接二连三地朝君倾扔来。

  君倾不闪不避,甚至连头都没有轻轻转上一转“看”向周遭这些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百姓,就好像他知道了自己有罪而甘愿受这样的羞辱一样。

  可是不是。

  他不闪不避,那些明明就该砸到他身上的东西,却一样都没有砸到他身上,反是引来了另一番景象。

  奇景。

  让人震惊得无法置信的奇景。

  当那第一把烂臭菜叶子朝君倾身上扔来时,不知从何处突然就飞掠过来五只鸟儿,飞到君倾身旁,替他挡下了这些臭烂的菜叶子!

  用它们的身子替君倾挡下那些菜叶子!

  更甚的是,那五只鸟儿……是燕子!

  是春天里才会飞来的燕子,是会给人们带来好运的燕子!

  可燕子怎会在深秋出现,又怎会以自己的身子替这罪大恶极之人将这烂叶子挡下!?

  周遭抛砸来的东西更多,所用力道更强。

  那五只燕子没有走,它们依旧用它们的身子替君倾挡住周遭扔来的污秽之物。

  然,不仅是那本该只在春日里飞来的五只燕子没有离开,甚至有更多的燕子,更多的鸟儿飞来!却又全都如这五只燕子一般,以己之身,保护君倾!

  朝君倾扔砸来的污秽之物愈多,围到他身边来的鸟儿也就愈多,它们围在他周身,竟是将他严严围在中央!完完全全地替他挡住了所有污秽之物!

  而君倾仍在往前走。

  他的脚步没有停下过。

  就好像这一切与他根本没有干系一样,又好像他是迫不及待地要走到刑场,走去送死一样。

  百姓惊了愣了,不管是一路看押君倾的兵卫还是站在道路两侧防卫的兵卫也都震惊了,没有人见过这样的景象,没有人见过多得这般诡异的鸟儿,没有人见过鸟儿会这样来保护一个人,保护一个罪大恶极的罪人恶人!

  可纵是觉得再震惊再诡异,也没有任何兵卫敢朝这些鸟儿动手。

  会在春暖花开时节出现的鸟儿,在人们眼里,都是能带来好运带来福气的鸟儿。

  从没有人逮过燕子,更从没有人杀过燕子。

  燕国燕国,燕国之名是以春日的燕子会给国家带来福祉而定的,在燕国,从没有人敢杀过燕子。

  燕子,是福鸟。

  如今这福鸟就围在罪人身侧,谁人敢动手?谁人敢驱赶?

  甚至没有人再敢朝君倾身上扔污秽之物。

  可福鸟为何要帮这个罪人!?

  妖人,他一定是妖人!他若不是妖人,燕子怎么会在这种时节回来,又怎么可能帮他!?

  一定是他施了妖法控制了这些燕子这些鸟儿!

  “妖人!妖人必除!妖人必须除掉!”

  “对!妖人必死!妖人必死!”

  “妖人不死,就会祸国殃民!”

  “烧死妖人,烧死妖人!”

  “烧死他,烧死他!”

  “妖人不除,国难安!”

  百姓不再朝君倾扔东西,也没有人再朝君倾扑来,他们在高声的呐喊。

  带着无尽怨恨的呐喊声,能震得人耳朵轰轰直响。

  鸟儿从君倾周身散开,停到了周围的树上,屋顶上,廊檐下。

  它们没有离开,只是停在了一旁而已。

  君倾仍在慢慢地朝刑场走去,他身上的镣铐仍发出当啷当啷的声响。

  他面无表情,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周遭百姓那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又似乎是他根本不在乎。

  妖人?

  呵呵……

  所谓的刑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排布,唯一特别的,就是主刑官的席位与刑台。

  刑台很高,却不是木板搭成的邢台,而是一块块劈成块状的木头和一捆又一捆柴禾搭成的刑台,足足搭了两丈宽半丈高!

  那些木头与柴禾,是桃木劈成木头,桃木的枝桠捆成的柴禾!

  半丈高的刑台上,架着一个精铁打就的十字刑架,架杆足足有一尺宽!

  架杆底部入土半丈之深,极难撼动。

  假若这刑架上捆绑着人,假若这堆做刑台的柴禾点燃起来,这刑架上的人,必将痛不欲生。

  脚下全是火,背部被灼热滚烫的铁铸刑架烧灼着,其中滋味,尽可想象。

  这个刑台,自然是为君倾准备的。

  帝君姬灏川就坐在主刑官的位置上,神色冷冷。

  能得帝君亲自监斩的人,君倾也是这燕国史上的第一人。

  他们是要准备烧死他。

  却又不仅仅是烧死他而已。

  刑台旁站着两个赤着上身的健壮刽子手,不同于一般的刽子手。

  因为一般的刽子手手上拿着的是锋利的大刀,能将人的脑袋一刀就能砍下的大刀,而这两个刽子手,手上拿着的却不是大刀。

  他们一人左手上拿着的是一支火把,右手上提着的是一桶猛火油,另一人手上,右手里拿着的是一把沉重的木头锤子,左手上拿着的则是……一根钉子。

  一根成人食指粗细,四寸左右长的钉子。

  桃木削成的钉子!钉子一头削的很尖很细,只要力道用得对,它就能轻易地钉进人的皮肉里,钉进人的头颅里!

  就算钉不进,也能用那刽子手手上的大木锤将人的头骨先行打碎,再将这桃木钉钉入,同样能让这人的魂灵击碎!

  桃木钉入头骨,若是妖,将魂飞魄散,若是人,那此人的魂灵便将生生世世化作荒野之魂,永生永世不得入轮回井,没有往生,只能游荡于这天地间,直到灵气殆尽,魂随风散。

  连一缕冤魂,都没有资格做。

  君倾看不见,看不见刑台,看不见刽子手中的桃木钉,但他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

  他们在等着他的这一天,他又岂非不是在等这一天?

  不用姬灏川发话,也不用兵卫擒押,君倾像是到了一个茶馆一个饭庄一样,慢慢地走上了那柴禾搭成的刑台。

  桃木柴禾搭成的刑台,本是走不稳的,可君倾的每一步,却像是踩在平整的砖石铺成的石阶一样,平稳异常,既不歪倒,也不踉跄,更不需要搀扶着什么。

  但凡习过武的人都知道,能在这样的不平稳的柴禾堆上走得如此的平稳的人,当是有多身后的内力!

  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丞相君倾……竟是习武之人!?

  他藏得……如此之深!

  刑场内外的所有的兵卫不由自主地将自己手中的兵器抓得紧紧的,双眼死死盯着君倾,就怕这个诡异的妖人会突然生出什么妖法来一样。

  不过他们也无需这般紧张,那些木头柴禾可都是桃木,妖人异类最害怕的桃木,那妖人在其中,就像是老鼠到了四壁光滑的大瓮了,再不可能爬得出来!

  只有死路一条。

  今日有太阳,就好像上天也在庆幸诛杀妖人君倾这一大喜事一样。

  刑犯既已走上了刑台,那自是要将其捆绑到那铁铸的刑架上去,是以随即有兵卫上前来,用粗大的铁链将君倾牢牢绑在了刑架上。

  距处刑的正午时分不过还有半柱香的时间。

  姬灏川死死盯着面无表情的君倾看,一言不发。

  所有人都在等着刑台被泼上猛火油被大火燃烧的那一刻。

  没有谁比姬灏川更期待这一刻。

  他被君倾压制得太久太久,久到他逼不得已要用最卑劣的方法去杀他,而就算是最卑劣方法,他也未在心中抱过成功之想。

  就算诛杀是他手上最锋利的一把刀,但他也从未想过诛杀会成功,会成功地取下君倾的性命。

  然她虽未成功,却也是成功了。

  他从未想过,那个天地无畏的君倾,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乱了心!

  一个人若是没有心,谁都伤他不得。

  他一直以为,君倾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谁知他竟然有心。

  不仅有心,甚至还会动情。

  一个人若是有心,那他就再也不是无坚不摧,那他就一定会有弱点。

  致命的弱点。

  诛杀就是君倾的弱点,致命的弱点。

  若非如此,四年之前,他又怎有机会取了他的性命?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四年之后,那个由他亲手了结了性命的君倾!竟又活了过来!

  不仅活了过来,竟还又回到他的眼前来!还要再如四年之前一样,处处压制他,他为帝王,却又不是真正的帝王!

  身为帝王,怎能被一个下臣压制!

  但,他已经不是四年之前那个手上无权的新帝,他也不再是四年之前那个只手可以遮天的丞相君倾,他就算有卞国在后撑着又如何,他手上再无实权,他不过是空有一个丞相的名头而已。

  既是空头之名,他就赏给他又何妨。

  君倾这个人,总归是要死的,再一次死在他的手里。

  他忍他一年半载,不过是为了等待一个名正言顺处决他的时机。

  百姓,就是最好的刽子手。

  这是百姓之请,卞国也插手不得!

  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一国之君,更是不敢。

  他要君倾的性命,谁人也拦不得!

  这一次,纵使他是青羽妖人,也绝不可能再有死而复生的机会!

  一个连身体都化作了灰的人,又怎可能还复活得了?

  就算他真有妖法,也离开不了这个地方!

  猛火油已在君倾脚下的柴禾堆上洒好,也浇到了他背后的那桩铁铸刑架上,只等姬灏川手中的令箭落地。

  处刑时辰已到。

  “处刑时辰到——”

  姬灏川手中的令箭在这高唱声中离了手,面色阴冷,毫不犹豫。

  “戾——”一声尖锐的戾叫声在令箭离开姬灏川的同时骤然响起。

  ------题外话------

  嘤嘤嘤,卡文,要屎了,有没有人想给本人打鸡血的!本人需要鸡血!鸡血!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37、处刑之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