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有秘密要告诉娘亲哦!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朱砂不想哭,可她觉得她像是回到了独自在那不见天日的小石屋里九个月,眼泪根本就不受控制。

  她想阿兔,想到极致,心也疼到了极致。

  她知道,是蛊虫作祟。

  溯风同她一样,是杀手,却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神医,他能解她体内的毒,他终是心疼她,在她生下孩子之后,尽他所能为她解了毒。

  他是大夫,可他却不是蛊师,他能为她解毒,却不能帮她拿出她体内的蛊虫。

  他本是想救她,却不想最终连他自己都被毁了。

  她可以不再受毒素的折磨,却不能不受情蛊的折磨。

  只要她动上一丝一毫的情念,她就要受上锥心的折磨,思念愈甚,折磨愈甚。

  怀孩子的那十个月里,她是在痛不欲生中活下来的。

  也因为如此,所以溯风也要她忘了。

  可即便痛不欲生,就算是生不如死,她也不愿意忘了阿兔。

  阿兔,早已比她的命还要重要。

  除非她死,否则她绝不会忘了阿兔。

  阿兔,阿兔……

  我等了你那么久那么久,好不容易等到了你,你为何又要我把你忘了,为何……

  除了阿兔,没有谁能有机会能让她再一次忘记。

  她不明白,不明白!

  朱砂不仅心疼到极致,眼睛也疼到了极致。

  她还记得他在她眼睛上冰凉却轻柔的吻,他让她别哭。

  不是她想哭,是她根本就管不住自己的眼泪。

  也不会再有人这般轻吻她的眼,心疼地让她别哭。

  她什么都想起来了,却偏偏这身子一动也动不了。

  她想去找他,想去他身边,很想很想。

  泪流更甚,眼睛疼得更甚。

  就在这时,有一双软软糯糯的小手贴到了朱砂的眼角上来,用软软的小手替她抹掉眼眶周围的血泪,一边用一种满是哭腔的声音可怜兮兮又很是心疼道:“娘亲……娘亲不哭不哭了好不好……娘亲不哭好不好……”

  朱砂的心猛地一抖。

  她想睁开眼,眼睛却疼得根本无法即刻张开。

  阿离小家伙此时就站在床榻前,站在朱砂枕边,用小手来来回回地轻抹着朱砂的眼眶,眼眶红红的,鼻尖也有些红红的,心疼又着急:“娘亲的眼泪红红的,就像娘亲的眼睛流血了一样,流血了会很疼很疼的,娘亲的眼睛一定很疼很疼,娘亲不要哭了好不好,阿离不要娘亲疼疼,不要娘亲疼疼……”

  尽管眼睛疼得厉害,朱砂却还是在努力地睁开眼。

  她想看看阿离,她想看看……她的孩子。

  “娘亲……阿离觉得好难过好难过,阿离好想哭,可是阿离答应过爹爹不可以哭的,所以,所以阿离要忍着,阿离不可以哭。”小家伙说着,忽地收回手,用手背用力地搓了搓自己的眼睛,而后又立刻将小手放到了朱砂眼眶上,继续帮朱砂擦眼泪,“小风叔叔说,娘亲的眼睛要是再流红红的血,娘亲……娘亲就会像爹爹一样看不见了,看不见阿离,不知道阿离长什么样子……”

  “阿离不要娘亲的眼睛和爹爹的一样,爹爹已经看不见阿离了,阿离不要娘亲也看不见阿离,不要,不要……呜……”

  小家伙还是想哭。

  只见他又匆忙地收回手,抬手用手背来搓自己的眼睛,搓得很是用力,好像如此就能让他不哭一样。

  “阿离……”朱砂努力睁开眼时,她的视线是一片模糊的淡淡血色,她依稀能瞧见一个小身影在床榻边用双手用力地搓着自己的双眼,她想抬手摸摸小家伙的脸,她努力了,终究只是徒劳而已,她只能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

  她唯一能动的,就是她的眼睛与她的嘴,还有便是能微微地将脖子侧一侧。

  她庆幸她的脖子还能微微侧上一侧,否则她便是连阿离都看不到了。

  朱砂轻轻唤了小家伙一声,声音沙哑难听极了。

  而就算她的声音再难听,在小家伙耳里也是好听的。

  下家伙一听到朱砂唤他,他连忙将手从眼睛前拿开,同时扑到朱砂枕边,睁大了眼睛看她,着急道:“娘亲,娘亲娘亲!”

  朱砂视线模糊,她瞧不清小家伙的脸,但她却瞧得清小家伙的一双眼睛。

  与君倾极为相似的眼睛。

  摸不到自己的孩子,朱砂只能对小家伙轻轻笑上一笑。

  小家伙喜欢看她笑,一见她笑就像是得了宝一样,和他的爹爹一样,喜欢看她笑。

  她又何尝不喜欢看他们笑?

  “阿离,娘亲……眼睛看不清你,可否……帮娘亲擦擦眼睛?”这简单的一句话,朱砂说得颇为吃力。

  因为她不止心疼得厉害,她的喉咙也干涩得厉害,只要一说话,便拉扯般的疼。

  “嗯!嗯!”小家伙用力点点头,一点都不含糊。

  只见小家伙从自己胀鼓鼓的衣襟里摸出一支同他的巴掌差不多大的长颈细口小瓶,虽然着急,却一脸认真道:“娘亲娘亲,这是小风叔叔给阿离的,让阿离给娘亲的眼睛用的,小风叔叔说,这个药药洒一点在娘亲的眼睛里,娘亲的眼睛就会不疼了,也可以看得见阿离的,就是……就是娘亲不可以再哭,不然药药就没有用了。”

  “娘亲不哭了好不好,阿离不要娘亲哭,阿离不要娘亲疼疼,娘亲疼疼的话,爹爹会心疼会难过的……”小家伙抓着手里的小瓶,用一种小大人般的口吻“哄”着朱砂,“有一次娘亲疼疼得昏了过去,爹爹就好着急好心疼,阿离不想娘亲疼,阿离也不想爹爹难过,所以……所以娘亲不要再哭了好不好?娘亲嗯……要和阿离一样乖乖的好不好呀?”

  “好。”朱砂微微闭了闭疼极了的双眼,温柔地应声,“娘亲答应阿离,娘亲不哭了。”

  她不能让她的阿离再为她伤心为她难过为她哭。

  她从没有好好疼过她的阿离,她总是让她的阿离心慌不安。

  她根本就不配做阿离的娘亲。

  “那娘亲答应了阿离的,娘亲不能说话不算话的!”小家伙怕朱砂再哭,忙着急不已道,同时还用他沾了朱砂血泪的小手去勾朱砂不能动弹的小手指,“阿离和娘亲打勾勾,打了勾勾娘亲就不会说话不算话的!”

  “还要盖大印!”小家伙说着,又捧起朱砂的手,将自己的拇指与朱砂的拇指碰了一碰。

  这是君倾教小家伙的,这也是她与他曾经做过的。

  她在路上见了两个羞涩的孩子这般打了勾勾,便一定要他与她也打一次。

  他自是认为这是小娃儿才会做的事情,可她想,他便随了她。

  朱砂觉得自己的眼眶又在发烫,一想到她的阿兔,她的泪就不由自控。

  可她不能再哭。

  她已经答应了小家伙,小家伙已经与她打了勾勾还盖了大印。

  她不能再对她的孩子食言。

  她也不会再对她的孩子食言。

  “娘亲,小风叔叔说可能会有一点点疼的,不过娘亲不怕不怕哦!阿离会给娘亲呼呼的!”小家伙边说边小心翼翼地拔开了瓶塞,再小心翼翼地将其凑到了朱砂的眼睛上方,而后轻轻地晃晃小瓶子,随即有白色的细粉末落到了朱砂眼睛里。

  辛辣刺痛的感觉,像是又刀子扎到了眼睛里。

  可朱砂却不能表现出疼。

  因为小家伙在紧张地问她:“娘亲,疼吗?”

  “不疼。”朱砂哑声道。

  “娘亲不疼就好!”小家伙放心了,继续给朱砂的另一只眼睛放药。

  朱砂疼得鬓角沁出了冷汗。

  不过小家伙未发现罢了。

  小家伙将小瓶子放下后连忙用小手将朱砂的眼睑阖上,然后替她慢慢地揉着眼睛,一边道:“小风叔叔说放了药之后要给娘亲揉揉眼睛的,这样的话,娘亲的眼睛很快就会不疼了的。”

  的确如小家伙所言,她不仅不觉得刺痛了,反是觉得有一股舒服的清凉之意,舒缓了她眼睛的辛辣酸涩。

  溯风……是真的心疼她。

  “娘亲娘亲,还疼吗?”小家伙边揉边问。

  “不疼了。”

  “那,那阿离帮娘亲揉揉得舒服吗?”

  “嗯,很舒服。”

  小家伙笑了,笑得开心。

  小家伙替朱砂揉了好一会儿眼睛后才收回小手,收回小手后又对朱砂道:“嗯……应该是揉好了的哦,阿离把娘亲的眼睛弄得脏脏,阿离用帕子湿湿水,帮娘亲擦擦脸哦!”

  小家伙说完,便从床沿上挪了下来,走到一旁小凳上放着的铜盆边,将搭在铜盆边沿的帕子浸到了盆中的水里,将帕子拧干后才又走回到床榻边来,小心又认真地替朱砂擦着她的眼眶及脸颊。

  小家伙认真的模样像极了君倾,让朱砂忍不住想抱上一抱。

  小家伙的嘴似乎闲不下来,在朱砂面前,他总是有着说不完的话,就像朱砂在君倾面前也有着说不完的话一样。

  “娘亲,小风叔叔说娘亲好难过,说阿离来陪着娘亲了,娘亲就不会那么难过了,阿离愿意陪着娘亲的!”

  “小风叔叔还说,娘亲不能吃东西也不能喝水,不然娘亲会好疼好疼,阿离想给娘亲喝水,可是阿离不能让娘亲疼疼,所以阿离要听小风叔叔的话。”

  “可是娘亲为什么会生病了?是不是爹爹不在娘亲身边,所以娘亲就生病了?”

  “娘亲不理阿离,是不是阿离吵到了娘亲了?”

  说到最后,小家伙有些不安。

  “娘亲没有不理阿离,娘亲稀罕听阿离说话,娘亲只是在听阿离说话。”她早已不再嫌弃小家伙的唠叨。

  或许,他只是怕她寂寞,所以一直在与她说话而已。

  就像他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她对他说的话那样。

  她要他与他的爹爹多说些话,不让他的爹爹寂寞。

  她的孩子,不过是在听她的话而已。

  他是个听话乖巧却又可怜的孩子,她怎会不理他。

  “真的吗真的吗?娘亲稀罕听阿离说话吗?”小家伙眼睛亮亮的,不敢相信朱砂的话。

  “嗯,真的。”

  “阿离稀罕娘亲!好稀罕好稀罕!”小家伙开心得突然一个激动,就扑到了朱砂身上,对着她的脸颊就是用力地吧唧一口。

  朱砂又笑了。

  “阿离,现在是什么时辰?”朱砂柔笑着问。

  “回娘亲的话,阿离不知道时辰,阿离只知道现在天好黑好黑。”小家伙诚实道。

  “阿离今夜和娘亲一块儿睡如何?”朱砂不想与小家伙分开,“和娘亲说些话,等到天亮的时候,娘亲的病就快好了。”

  “好呀好呀!”小家伙高兴得直拍小手,“阿离稀罕和娘亲一块儿睡!”

  小家伙说着,就迫不及待地蹭下了鞋子,爬上了床榻,好像他早就想躺到朱砂身边来一样。

  小家伙爬过朱砂的身子,躺在了床榻里侧,却是将身子贴到了朱砂身上来,紧紧抱着她不放,还将脑袋在朱砂身上蹭了蹭,一副撒娇的模样。

  小家伙一高兴,就有些藏不住话,只听他开心道:“娘亲娘亲,天亮了的时候,阿离有秘密要告诉娘亲哦!”

  “什么秘密?”

  “小白说要到明天天亮了才可以说的,阿离现在不能说不能说的!”说了的话,就不灵了!

  “好。”朱砂没有追问,因为她想到了小家伙曾说过的话,让她觉得不安。

  “阿离,你曾说过……你爹爹快死了,是怎的一回事?”

  ------题外话------

  有急有缓,缓一章,明天继续走剧情。

  这两天忙,所以今天的更新又晚又少,见谅。

  附一则通知:群里已经开始第二次订阅验证,从今天开始,为期十天,请在群里的姑娘在规定日期内找管理姑娘验证,谢谢配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039、有秘密要告诉娘亲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