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三、还没嫁人 附新文活动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朱砂喝醉了。

  她的酒量本就不高,加上酒品实在差,这十年里,君倾仅让她沾过三回酒,这三回也都把君倾折腾的不行,之后君倾心下便决定,再不能让她沾酒,哪怕一滴都不行。

  然这会儿,朱砂已经喝了整整一大坛的酒,与小白还有宁瑶一起从白日喝到入夜,喝醉了吐,吐够了就睡,睡好了起来继续喝,让小馆子的店家看得眼角直跳,心里直道是这人别到时趴这儿不走或者撒起酒疯来砸了他的店就行。

  宁瑶的情况比朱砂稍好一点,不过她却比朱砂多喝得多,朱砂自己喝了一坛,宁瑶则是自己喝了将近三坛,喝多了就抠喉咙吐,吐够了就继续喝。

  小白倒也不拦这二人,由着她俩爱怎么喝便怎么喝,他自己倒是未喝多少,更多时候是在笑着看她们喝。

  一整个白日,君倾都未找出来,直到过了晚饭时间,天完全黑了,君倾和阿离烧好的饭菜都放凉了,君倾觉得放纵这两人的后果怕是明儿天明了还不会自己回家,这才让阿离听小棠儿背书,他出门去将朱砂与小白俩人拎回来。

  阿褐窝在它温暖的窝里,看着君倾从它面前走过,摇了摇尾巴,作势就要站起来,只听得君倾道:“阿褐你歇着便行,你今天已很累,莫再动了,我去就好。”

  “呜呜……”阿褐嘴里发出细细的声音,又微微摇了摇尾巴,而后乖乖地躺了下来,没有再动。

  君倾将门阖上,出了门去。

  君倾找到朱砂和小白的时候,朱砂正趴在桌子上打酒嗝,双眼迷离地看着墨空上的银月,喃喃着问正在笑眯眯吃甜糕的小白道:“喂,小白,为什么我出来这么久了,阿兔还不来找我回家啊?”

  “不要你了呗。”小白笑着接话道。

  “才,才不会!嗝——阿兔,阿兔才不会不要我!阿兔还说了今晚给我做好吃的菜的!”朱砂一巴掌就拍到了桌子上,力道大得桌上的碗筷等都震了一震,也足足吓了店家一大跳,两眼一直盯着那张桌子,生怕朱砂将他的桌子给拍穿个窟窿,内心欲哭无泪。

  这到底是哪家人的娘子!没有酒品就算了!力气还这么大!谁瞎了眼娶到这样的媳妇儿!

  店家才这般想完,抬眼便见着朱砂身旁忽然多出来一男人。

  身材挺拔,黑衣墨发,尤其那一双眼睛冷得好像深冬的寒霜,冷得好像他是从暗夜里走出来的人,狠狠吓了店家一跳。

  更主要的是,他正将朱砂从凳子上拎起来,朱砂一瞧见他,便粲然一笑,扑到了他身上,抱着他不撒手。

  若非夫妻,怎会有这般亲密的举动!

  店家吓得直抹汗,这这这,这就是这小娘子的夫家!?要不要这么可怕啊……

  还未走近时,君倾便瞧见了桌上桌下歪倒的大小酒坛,待他走近朱砂身边时,一股浓烈的酒味随即扑鼻,再看趴在桌上醉软如烂泥的朱砂,他只觉自己颞颥突突跳得疼。

  他就不该放她自己带小白出来,更不该放他们在外边这个时辰才找出来……

  “阿兔,阿兔!”君倾这会儿抱着君倾,踮着脚将下巴顶在他的肩膀上,歪着脑袋看他,笑着道,“你来找我了是不是?小白说你不要我了,我才不信,看我多聪明!”

  “嗯,你很聪明。”君倾没有将满身酒气的朱砂推开,反是轻轻拍拍她的背,再揉揉她的脑袋,像哄孩子一般哄她道。

  小白立刻嫌弃道:“我说小倾倾,你们要亲热能不能回到家了把门一锁再亲热,不知道你们在这儿腻歪很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么?”

  朱砂却是不理会小白,相反她的双脚也朝君倾身上攀,将她整个人都挂在君倾身上,不仅如此,还一个劲地往上蹭,让那店家瞧得目瞪口呆,心道是这小娘子居然这么热情!

  君倾非但没有斥责朱砂,反是收紧双臂将她抱紧些,以免她从自己身上摔下去,丝毫不在乎旁人的眼光,而是看向正笑眯眯地捧起一碗酒就要喝的小白,语气不善道:“时辰不早,回家吃饭,你的屋子阿离已经帮你整理好了。”

  “哎呀,我的宝贝儿小阿离还给我将屋子整理好啦?”小白眼里满是闪亮的笑意。

  “你要不是半个时辰内未回来,以后也都不要回来了。”君倾说完,这才将朱砂从他身上放下来,转为拉着她手,向店家结了账后转身便走,不再理会小白。

  小白看着君倾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哎,我的小阿倾啊,都十年了,这脾气怎么还是一点没变,就知道凶我,我的这个心哪——”

  小白话还没说完,宁瑶便将一大碗酒递到他面前来,醉得连话都说不清道:“你……你说什么哪!来……来!接着喝!”

  小白看一眼因酒意而满面通红,眼睑也耷拉了一半的宁瑶,接过她的酒碗,昂头一饮而尽,然他才一将碗放下,宁瑶又朝他递来一碗酒。

  小白没有接这一碗酒,宁瑶便收回手,自己将这一碗酒给全喝了,喝完后只见她立刻捂着嘴站起身,又跑到一旁的大树根去吐了,待她吐够了回来时又要如之前一般接着喝。

  不过小白没有再像之前一般任由她喝,而是将她手里的酒坛拿了过来,顺便将她的酒碗也一并拿开了。

  宁瑶抓不到酒坛,也拿不到酒碗,她看看自己的双手,再看看身旁的小白,抬手搓了搓眼睛,朝小白伸出了手,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道:“把酒给我,我要接着喝。”

  小白并未将酒坛给她,也没有再笑,而是沉声道:“别喝了。”

  “我高兴,我还没有喝够,把酒给我。”宁瑶朝小白将手伸得更近了些。

  小白不动。

  宁瑶站起身作势就抢。

  小白躲闪不过,只听“砰啪”的几声,凳子翻倒,酒坛酒碗摔裂,小白仰躺在地,宁瑶则是压倒在他身上,手里还正抓着小白拿在手里的摔裂了一半的酒碗。

  小白后脑勺正好撞到地上,疼得他拧眉闭起了眼。

  宁瑶趴在他身上,没有立刻从他身上跳开身,而是睁大眼震惊地看着他,眼里的酒意全都褪去。

  小白的疼劲过了,他睁开眼时,宁瑶仍震惊地睁大了眼看着他,就像不认识他似的。

  小白不由嫌弃道:“我说小道姑,你就想这么一直骑着我不让我站起来了?”

  谁知宁瑶却是无动于衷,过了好一会儿,才见她抖着唇道:“阿白,你,你……你被我碰到了,你……”

  小白知道宁瑶想说的是什么。

  她想说的是,他被她碰到了,却还是人的模样,没有变成一只白狐狸。

  “现在的我,只是一个人而已,连武功都没有了的普通人。”小白看着震惊到眼眶都颤抖的宁瑶,微微笑了起来,“是你让我有机会回来的,你当是比我还要清楚才是。”

  宁瑶身子一震。

  小白则是缓缓抬起手,朝宁瑶的脸颊凑去,却又在将要碰到她的脸颊时停住手。

  他似是迟疑,又似是不敢。

  而就在这时,宁瑶突然低下头一把扑到他颈窝里,紧着张嘴狠狠咬上他的锁骨,一边恨恨道:“你欠我的,你欠我的!十年前我都还没机会啃,你就不见了!”

  小白但笑不语。

  宁瑶在小白的两边锁骨上留下了好几个深到见血的齿印,店家实在看不下去了,冲上前来,将方才君倾给他结的银钱如数往前一递,求道:“两位客官!小店实在招呼不起你们了!方才那位爷给的银钱小店如数还给您二位,您二位赶紧……赶紧离开小店成不成!?”

  这么伤风败俗有失体统!简直——简直就是不让人好好做生意了!

  他不做他们的生意了还不成!?

  小白一怔,随即哈哈笑出声,宁瑶这才飞快地从小白身上跳起来,跑出了馆子。

  当店家看到小白锁骨上些深深的齿印时,他觉得自己的眼睛今天遭受到了深深的残害。

  宁瑶因为喝酒太多,才跑开没多远,又找了一棵大树来扶着吐。

  小白走到她身后,轻轻拍着她的背,边拍边道:“喝不了酒就不要逞强咯,看看你现在这样,真是遭人嫌弃。”

  “呕——”宁瑶只顾着吐。

  直到宁瑶吐停了,小白才又继续嫌弃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咯。”

  宁瑶抬手用手背抹抹嘴,哼声道:“和以前一样呗,哪能睡哪就是家,不用你送,我自己走就可以了,你回吧。”

  宁瑶说完,转身就走,不再看小白一眼。

  宁瑶走得摇摇晃晃,头重脚轻得随时都会栽倒似的。

  宁瑶走着走着,忽然有人将她拦住,同时走到她面前,背对着她半躬下身,道:“看你这样,本爷大发慈悲,背你一背,不用太感谢我。”

  宁瑶看着小白的背,抬手搓了搓自己的眼睛,眨了眨后立刻跳到小白背上,得意道:“有人背,不要的是傻子。”

  小白站起身后忽然笑问宁瑶道:“小道姑,看你这模样,还没嫁人是吧?莫不是真的在等我吧?”

  “如果我说是,你信?”

  “你若说是,我就信。”

  “是。”

  “那我信。”

  宁瑶伏在小白背上,泪水满眼眶。

  小白却仍是在笑,轻快道:“那不如这样吧小道姑,从这会儿开始,日后你我就搭伙过日子吧,你虽然丑是丑了点,我也就忍忍将就将就了,怎么样?”

  此时君倾家里,阿离还在为小白床榻上的枕头而困惑。

  爹说给小白床榻上放两个枕头,小白一个人能睡两个枕头?

  ------题外话------

  下一章叫【巫山**】,哦呵呵呵呵~

  本人将于8月1号开新文开新文开新文!当天有有史以来第一次美美的【无门槛】活动!只要你在群里,那就是无门槛无门槛无门槛!

  活动详情:为贺新文,凡在八月一日新文开坑当天收藏新文并点开第一章的粉丝,截图交与群管理,将获得本人作品人物名信片两张,明信片保证美美哒!墨朱验证群【】欢迎加入墨念粉丝群!新粉入群,将获得新人红包一枚!凡在八月一日新文评论区抢楼留言的,一楼奖励小说帀,二楼奖励小说币,八楼奖励3520小说币,十八楼、二十八楼……奖励1520小说币!其余楼层奖励小说币,每个ID字奖励一次,欢迎墨粉们踊跃抢楼!入群方式请参看本文留言区置顶。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其三、还没嫁人 附新文活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