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四、巫山云雨 新文求收!

作者:墨十泗 书名:绝品贵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朱砂醉得不清,而她只要一喝醉,就会无比的折腾人。

  这一路上君倾将她带回家,可谓真是不易,拉着她不走,背着她一直闹腾,抱着她她又拱来拱去,惹得君倾终是无法,索性将她如麻袋一般扛到肩上,实则他想一掌将朱砂打晕,却又不舍,还是任她折腾他了。

  “呕——”当君倾将朱砂扛上肩头时,朱砂胃里一阵翻滚,立刻吐了出来,吐了君倾满背,一边还嘤嘤撒娇道,“嘤嘤嘤……阿兔你欺负我,这样整得我肚子好难受,头好疼……”

  “……”君倾觉得头疼,很疼,他本想跨大步迅速掠回家,又担心肩上的朱砂受不住更为闹腾,终只能无奈地停下脚步,将朱砂从肩头上放下来,放在自己面前,用双臂轻轻环着她,以免她又突然闹腾出什么举动来,一时根本就顾不得朱砂在他背上吐了他满背的污秽物。

  “阿兔,阿兔,头好疼,还好晕,嗝——”朱砂站在君倾面前,双手扯着他的衣袖,身子摇摇晃晃地好像随时都会歪倒在地似的,而后抬起右手摸摸君倾的脸,喃喃道,“嗯……为什么我看到了有好多个阿兔?一,二……”

  “……”君倾将朱砂的手从自己脸颊上拿下来,随后将她打横抱起,只见朱砂愣了一愣,而后又挣扎闹腾道,“阿兔我不要你抱我,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嗝——我自己……”

  朱砂的话还未说完,便见君倾俯下头来,在她的左耳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咬,再在她的耳背轻轻地舔上一舔,而后轻咬着她的耳廓柔声道:“听话,别闹,我带你回家。”

  耳朵是朱砂的敏感点,每每只要君倾轻咬她的耳垂或是耳廓又或是舔舔她的耳背,她全身便会软得无力,任他揉捏,现下也一样。

  只见前一瞬还折腾得不行的朱砂这一瞬竟乖巧得像只小猫,窝在君倾怀里一动不动,只顶着一张红彤彤的脸怔怔地看着君倾,看着他的眼睛,忽尔像小姑娘撒娇似的盈盈一笑道:“那阿兔你亲亲我!”

  芒山镇只要入了夜,街上便鲜少有人,只有一些人家挑挂在路边屋檐下的风灯在亮着,加之君倾与朱砂一家的小院在小镇的较偏处,所经之路本就不会有多少人,现下入了夜,这路上出了君倾夫妻二人,便再无第三人,是以不会有人拿震惊诧异的眼神看这大胆到伤风败俗的夫妻俩。

  就算有,怕是君倾也不会在意旁人的眼光而是只会先依着他的小媳妇儿。

  朱砂的话才说完,便见她将头稍稍昂了昂,一副等着君倾亲亲她的胡闹模样。

  只见君倾宠溺一笑,又一次俯下头,在朱砂那微撅起的小嘴上轻轻咬了一口,再在她的脸颊上轻吻一口,这才抬起头,道:“不可再胡闹了,要闹回了家再闹,听话。”

  朱砂没说话,只是将脸颊在君倾怀里蹭了蹭,表示自己听到了。

  君倾无奈,不敢再多做停留,抱紧朱砂,朝他们家的方向疾步而去。

  他这喝多了酒的媳妇儿不听话,这会儿是乖巧了,下会儿定又会胡闹,在路上耽搁始终不好。

  今夜也有的折腾了……

  果不出君倾所料,朱砂安静得根本不到半刻钟便又开始闹腾,闹得又吐了君倾一身,好在的是已经到了家门前,否则君倾无法再继续忍受他身上都是朱砂的呕吐物。

  阿离来给君倾开门时,朱砂正一个劲儿地往君倾身上爬,双手搂着君倾的脖子,双腿勾着君倾的双腿,像只大麻袋似地硬是要挂在君倾身上,嘴里还一直在喃喃着什么,令君倾的脸色一黑再黑。

  阿离看到朱砂这模样,根本就不用想就知道怎么一回事,忙问君倾道:“爹,娘又喝酒了?”

  而且看这模样,还是喝得很不少的模样,那今夜又是有得爹折腾的了……

  君倾未回答阿离的问题,只张嘴就问:“水可烧好了?”

  “烧好了。”阿离点点头。

  “小棠儿呢?”君倾又问。

  “妹妹在屋里,今日未有午睡,这会儿已经睡了。”

  “嗯。”君倾微微点点头,边朝他与朱砂那屋走边道,“我处理你娘,阿离你替我将水打进屋里来。”

  “是,爹,阿离这就去!”阿离说完,正要将门关上时又问君倾道,“爹,小白他……”

  “他稍后便回。”君倾说完这一句,人已经进了屋里。

  阿离没有将门上闩,而是掩上,便立刻朝厨房跑去。

  屋里,君倾看着与他一般浑身污秽的朱砂,再看朱砂那因酒意而通红的脸,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先将自己身上的外裳和中衣脱下来,再像哄孩子一般哄着替朱砂将脏污的衣裳脱下来,又哄着她漱了牙,再用温水替她洗了脸,最后才是哄着她进到了已经盛满温水的大木桶里去。

  谁知朱砂非但没有听话地走进大木桶,反是又去抱君倾,搂着他的脖子任性道:“不要,我不洗,我又不脏。”

  “怎的又不听话了?”尽管是在屋里,但毕竟已是深秋,空气很是寒凉,朱砂又已衣裳褪尽,却又迟迟不肯泡到温水里,君倾担心其着凉,便连忙抱住她,微拧着眉,面色微沉,语气亦是沉了沉道,“不可再胡闹,我抱你到水里去,以免着凉了。”

  君倾说完,抱起朱砂就往大木桶的方向走,谁知朱砂却一个劲地不依,反还一脸委屈道:“阿兔你凶我,你凶我……”

  “我……”君倾最受不得的便是朱砂喝醉酒之后才会表现出的委屈模样,没来由地让他心疼,同时也让他忍不住想要……吃她。

  “我不洗我不洗我不洗!”朱砂在君倾怀里扭动,“阿兔你嫌我脏,你还凶我,嘤嘤嘤……”

  “……”君倾颞颥跳得厉害,生怕朱砂真的哭出来,她的眼睛,可受不了她的血泪……

  君倾无奈极了,只能轻轻摩挲朱砂的肩,再亲亲她的额心,无奈地柔声安抚道:“我怎会嫌你,好了,不闹了,你要是不想自己洗,那我和你一起洗如何?”

  君倾的话让朱砂像只兔子似的怔了怔,再眨了眨眼,直盯着君倾的眼睛,有些紧张地问道:“阿兔要和我一起洗?不骗我的?”

  “不骗你。”君倾笑着又在朱砂的额心上亲了一口。

  “那我帮阿兔把衣服脱了!”朱砂说完,立刻伸手去扒君倾的衣裳,扒完后又朝君倾身上贴去,双手又是自然而然地环上君倾的脖子。

  忽然间的肌肤相贴让君倾的身子蓦地微微一颤,同时一股火苗在他身体里倏地上窜。

  君倾抱起朱砂,直直走往大木桶,踩上大木桶边摆放着的矮凳,抱着朱砂跨进了木桶里。

  木桶里的水量本正合适一个人,现下入了两个人,水从桶沿边溢了出来,流了满地。

  好在的是当初钉这木桶时钉得比较大,坐下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并不拥挤。

  说来这大木桶当初还是君倾去找人钉的,回来时朱砂还问他为何将这木桶钉得这般大,他只道是大的坐着舒服,后来朱砂才知晓他是安了什么心。

  此时的君倾,也正安了这个心。

  醉酒后的朱砂是恨不得自己是长在君倾身上的,总是抱着他不撒手,抱着还不算,还喜好一个劲乱动。

  就算是个和尚,任朱砂这般动着,终也会动出些什么来,更何况,君倾并不是和尚。

  并且,这正蹭在他身上的是他最心爱的妻子,有何需要忍的?

  于是,这一晚上都闹腾得不行的兔子,终变成了一只软绵绵的兔子,在君倾怀里身下软化成泥。

  而就在阿离替君倾提好了水到屋里之后正要去看看小棠儿可有醒来时,小白背着宁瑶回来了。

  醉醺醺的宁瑶和扑鼻的酒味让阿离震惊不已,根本就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只听小白一走进院子便笑眯眯地问阿离道:“我的小宝贝儿小阿离,小倾倾说你给我收拾好了屋子,在哪呢在哪呢?”

  “在,在这边。”阿离这才回过神,边说边将小白往一旁的耳房带,“我已经替小白将屋子收拾好了,饭菜也有给小白还有娘留着。”

  小白一进屋便将醉醺醺的宁瑶扔在椅子上,看一眼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屋子,他转过身一把就抱着阿离,一如小时候他抱着小家伙那般,抱得紧紧的,甚至还在阿离脸颊上亲了一口,笑眯眯道:“哎呀呀,我就知道我的宝贝儿阿离对我最好了,瞧这屋子收拾得多干净!小白可真是稀罕极了!”

  阿离被小白这么突然一抱一亲的,亲得他的脸颊霎时就红了,也连忙从小白怀里挣出来,摸摸自己被小白亲过的脸颊,红着脸羞赧道:“小,小白,我我我,我已经长大了!”

  小白看着阿离紧张的模样,呵呵地笑出了声:“啧啧,我们的小阿离会害羞了,紧张什么咯,小白看你光腚的模样不知道都看了多少回了,数都数不过来了,还是说——小阿离你太久不见小白了,不稀罕小白了,所以小白抱一抱亲一亲都不得啦?”

  “不是,不是这样的!”阿离忙摇手,着急解释道,“阿离很稀罕小白的!”

  阿离着急得脸更红了。

  小白又想到了这小家伙小时候的模样,那个总是要他陪着他玩耍的可怜小家伙,不由伸出手扯了扯阿离的脸颊,笑道:“小白当然知道。”

  阿离怔了怔,也笑了,没有拂开小白的手。

  当小白收回手时只听他又对阿离道:“好了,小阿离,给小白找一只泡澡用的大木桶来,顺便把泡澡用的水也抬来。”

  “……”阿离眼角跳跳,“水是有,可是木桶……哦,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个,我这就去给小白拿,但是——”

  阿离说着,看了一眼歪坐在椅子上醉得似乎不省人事的宁瑶,不解道:“小白,这个不是茶馆子里那个说书的瑶姨吗?”

  小白怎么把瑶姨带家里来了?

  小白看一眼宁瑶,再看回阿离,捏了捏下巴,道:“以后她就是和小白搭伙过日子的人了,小子你有意见?”

  “没,没有!”阿离又连忙摆摆手。

  “呕——”宁瑶这会儿突然躬下身又要吐,可她一睁眼发现环境不对,便连忙捂了嘴夺门而出,跑到院子里吐去了。

  小白在这时将目瞪口呆的阿离往外推,催促道:“去去去,帮小白找来木桶,把水打来,赶紧的赶紧的。”

  “哦,嗯!这就去!”阿离赶忙跑了。

  他好像明白了爹为何要他给小白屋里准备两个枕头了。

  阿离给小白屋里也准备来泡澡用的大木桶时,宁瑶吐得她自己满身都是脏污,又歪坐在椅子上继续不省人事。

  小白看着,眼里满是嫌弃,转身想去找朱砂来出来,然他一转身才想到朱砂这会儿定在撒酒疯,只好作罢。

  小白盯着宁瑶看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将她从椅子上拎起来,扒光她身上的衣裳,将她扔进盛了温水的大木桶里。

  可看着宁瑶连坐都坐不稳的模样,小白只能一手托着她的肩一手帮她搓洗身子。

  昏黄的火光,荡漾的温水,绯红的脸颊,既非和尚更非太监,这看着搓着,就总要搓出些旖旎的景色来。

  ------题外话------

  爹要说一句庸俗的话!擦,爹都没在水里玩过!这咋写!于是——

  看姑娘的反应了,姑娘们呼声热烈的话就有船票卖,要是姑娘们呼声惨淡的话,那就这样就好啦~啦啦啦啦~

  还有重要的事情!本人新文《妖精相公太磨人》求收求收求收啊!直接点开“作者其他作品”就可以看到了!开文三天内有活动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绝品贵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贵妻其四、巫山云雨 新文求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绝品贵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贵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