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残

作者:岩耳 书名:踏破天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青色的小瓶贴在胸口,不断散发着清凉的气息,少年脑海中不时浮现起安妮妹妹惊喜的笑脸,不禁心热如火,迈开大步,顺着蜿蜒的山道一路飞奔而下。

  行到半山腰位置,刚刚拐过一个弯道,冷不防拐角处现出一行人来,杨明躲避不及,一头撞了上去。

  那行人一字排开,总共六人,好像专门在这里等他一样,挡住了少年所有的去路。为首者,正是身穿贵族服饰,满脸傲然之色的科林少爷。

  杨明本就身材瘦削,比对方矮了一个头,再加上科林已是二级战士,又是以有心算无心,此刻忽然间撞了上去,就如同撞到一堵铁墙般,胸口疼痛欲裂,站立不稳,跌倒在地,那藏在怀中的青色小瓶,也在冲撞之下,从怀中掉落下来,在山道上骨碌碌的乱滚。

  科林脸上露着奇怪的笑容,将掉落在地的青色小瓶一脚踩住,怪声道:“哎哟,这不是我们镇里的杨明大师吗,他怎么坐在地上?”

  身后几名少年七嘴八舌,纷纷附和道:“科林少爷,这紫云山上风大,杨明大师体质孱弱,估计是被风吹倒了。”

  “胡说,这山风虽大,倒也不至于把一个活人给吹倒吧。依我看呀,杨明大师估计是走路不长眼睛,跌在石头上摔倒了。”又有一名少年说道。

  “也有一种可能,这紫云山时有魔兽出没,杨明大师连一级战士都不是,莫不是被这山中魔兽给吓倒了?”再有一人附和道。

  望着这几名说话的少年,科林面带赞许之色,说道:“杨明虽然是个废物,但毕竟是我莽山镇的第一位大师,而我科林是领主之子,看到大师有危难,却不能不帮。”

  科林对左右二人使了一个眼色,怪声怪气的说道:“你们两个看到大师摔倒,还不赶紧扶起来?要是大师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这二人正是中午在饮水房中的两名少年,心思最为玲珑,乃是科林的左膀右臂,此刻一听便知其意。

  两名少年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快步上前,双手各钳住杨明的一只手臂,将他倒拖着拽了起来,死死压住,此刻杨明尚未喘过气来,哪里挣脱得了?

  何况这两名少年虽不过些是溜须拍马的货色,却也是斗气充盈的二级战士,再加上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四个人,所以就算杨明有所准备,也决计不是对手。

  这一刻,杨明只感觉自己憋屈无比,胸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怒目以视。

  看着正直少年愤怒而憋屈的神情,科林少爷只感觉心中无比畅快,他抬起一脚,重重的踹在少年的两个膝盖上,恶狠狠的道:“你这个小杂种,小贱民,你中午不是很狂吗?你在狂一个给我看看?就你这个废物模样,也敢和少爷我斗?也敢威胁我?你这个爹妈都不要的废物,妓院中流出来的烂胚子,你也够资格跟我谈条件?”

  科林一脚接一脚的踹了上来,接二连三,一下比一下更重,杨明自幼是宁折不弯的性子,便是小时候大哥用通红的刀子剜掉他身上腐烂的R,他都不曾叫过一声痛。

  可是科林的下脚之处却是极为刁钻,即使这名倔强的少年可以忍受住刮骨的痛苦,他却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膝盖。

  科林见此,心中越发的痛快,一种大仇得报的畅快让他更加的肆无忌惮。

  他随手捡起山道上拳头般大的石头,一把磕在杨明的额头上,鲜血连着皮R一下子溅了出来。科林见血之后,更显疯狂,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如同他的父亲,是一个可以执掌生杀大权的男爵大人。如同被唤起了嗜血的**般,他的双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对周围的少年们说道:“刚刚杨明大师摔倒了,不知道除了膝盖和额头两处伤口之外,可还有其他地方摔伤?”

  另外三名少年看到杨明血R模糊的脸,面露不忍之色,却又不敢违抗科林,只能闷不做声,那两名制住杨明的少年,却是心头一喜,赶紧说道:“我俩亲眼看到杨明从山上狂奔下来,速度极快,不小心跌到了一颗石头,摔出五六丈远,伤的极为惨重,只怕全身上下没有几个完好的地方。”

  科林咧嘴一笑,洁白的牙齿显露在黄昏下的山林中,显得有些吓人。

  他抬起双手,轻轻鼓掌,叫好道:“也不枉少爷我平日你对你俩的一番栽培,回去之后重重有赏。”两名少年大喜,齐声拜谢。

  科林说完,转过身来,对着身后的三位少年说道:“方才你们三个也在此地,他们两个所说的情况,是否属实?你们几个可要想好了。少爷我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可是不念私情的。”语气森然无比。

  鲜血粘着碎R糊在杨明脸上,他的R体虽然被折磨的血R模糊,可是他的灵魂未曾有一刻屈服,在他的认知中,从来不存在求饶二字。

  看着科林那虚伪的神情,杨明胸中的怒火如同山呼海啸般无法遏制,猛的咬紧牙齿,口中犬牙交错,剧痛传来,舌尖立断,猩红温热的鲜血如同绝了堤的洪水,瞬间溢满了整个口腔。

  少年双目圆睁,脸色通红如血,嘴巴蓦然张开,一口猩红的血箭混合着舌尖猛的喷在科林那张满是得意的脸上。

  科林迟钝了一下,显得很愕然。在他的生命里,他见过很多凶狠之人,也见过很多亡命之徒,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对自己也那么狠的人,何况是对方是一名比他还小两岁的十二岁少年。

  对别人狠和对自己狠,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境界。

  愕然之后,无穷无尽的愤怒从他全身上下疯狂的涌了出来,科林感觉自己就像一头被蚂蚁冒犯的猛犸,一条被蚯蚓侮辱了的黄金巨龙。

  科林怒吼一声,随手将手上的石头丢掉,一下扑在杨明身上,气海中的斗气尽数涌了上来,两个铁拳般的拳头猛的朝少年身上雨点般的落下。

  鼻子上、眼睛上,脸颊上……胸口、小腹、肋骨,科林状若疯狂,两个拳头只顾往少年身上招去,也不管部位,也不管轻重,只要看到R,只要见到血,拳头便往哪里招呼……

  身后的三位少年早已被吓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那两名摁着杨明的少年此刻也早已撒了手,看到完全脱离了掌控的情景,他们尖叫一声,如同被吓坏的兔子一般跑的飞快。

  这时候的杨明,全身上下早已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不是青的便是紫的。

  尤其是头上、脸上,好似开了一个五颜六色的染坊,红的是血,紫的是淤血,白的是被石头破开的骨头。这时候的杨明,早已陷入半昏迷状态,可是他仍然没有丧失神智,在这么多年的苦难生涯中,在十几年的病痛的折磨下,他早已练就了钢铁般的意志。

  他的R体虽然脆R,他的意志却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少年早已感觉不到疼痛,他只感觉自己身上热热的,暖暖的,麻麻的,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身上的血流的太多的缘故。他清楚,这不是好现象。

  此刻,他还有一只浮肿的眼睛可以看清周围的情况,虽然模糊,却也依稀可见。

  于是,他笑了,没人察觉到,他血迹斑斑的手指轻微的动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早已在暗处匍匐多时,忍耐了不知道多久的大黑如同疯虎一般冲了出来,粗壮的四肢踩踏在地上,一个纵越就是两三丈远。

  极速的奔跑下,大黑背上油亮的皮毛被狂风抖的笔直,粗壮的尾巴高高竖起,如同战斗中的军旗。它咧开嘴唇,露出满口尖牙利齿,如同一阵狂风般捣在科林的腰腹之间。

  ”咔嚓,卡擦。”令人牙酸的骨骼折断之声接连响起,科林还没感觉到疼痛,整个人已经如同腾云驾雾般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山道下一株低矮的灌木上,巨大的惯性下,林间丛生的木刺变得如同刀枪般尖利,将他的大腿齐根扎穿,好像一条被人扎穿的烤鱼。

  这时候的科林才感觉到了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他感觉自己最少断了十根骨头,可是,这还远远没有结束。

  科林刚刚落地,才来得及发出第一声惨叫,大黑已如同离弦之箭般疾扑而来,满口的尖牙利齿对着科林的肩膀就是一口下去。

  “咯嘣,咯嘣”科林少爷最喜欢吃的一道菜便是脆骨,他当然知道这个声音代表着什么,他扭头看去,正好看到大黑两三寸长的獠牙整根没入自己的肩膀之中。

  杨明是一个善良的少年,可是他骨子里面埋藏着暴力的因子。

  大黑是一只憨厚的狗,可是当少年被欺负的时候,大黑就会变得脾气很大。

  就如同前面,大黑躲在暗处,看到少年被打的浑身是血,大黑的狗脾气早就上来了,不过大黑很聪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所以它要等机会。

  就如同刚刚,大黑的狗脾气正待发泄,自己不过才刚刚咬了一口,那狗P少爷就敢拿眼蹬它!

  “什么?这狗P少爷竟然在狗大爷面前摆架子?”大黑的狗脾气再次爆发了,才不过片刻间的功夫,大黑就已经在科林身上开了五六个血D了。

  或许杨明是一个冲动的正直少年,但大黑绝对不是一只冲动的狗。

  当剩下的三名少年反映过来时,大黑早已跑的没影了,当然,它自然不会忘记少年千辛万苦从崖底下抢回来的宝贝。

  当大黑跑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莽山镇家家户户都亮起了明亮的灯火。

  罗兰家中,一家人正围坐在饭桌前,等待着杨明回来开饭,当他们看到满嘴是血的大黑时,心中俱是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在饭桌的左边,坐着一名看不出年龄的男子,看上去有些孤独,穿着一袭白衣,白发垂肩。

  大黑看到此人,瞳孔中亮了几分,它径直奔到男人身侧,咬着他的裤管,嘴中呜呜咽咽的叫着。

  明亮的灯光下,现出白发男子的面目。

  左边脸庞温润光泽,面如冠玉,右边脸庞被垂下来的白发遮住,隐约可见坑坑洼洼,好似被虫蚁噬咬过一般,恐怖无比。

  白发男子轻抚着大黑的头,听着它的呜咽之声,猛的站起身来,满头白发无风自动,映衬得漆黑如墨的瞳孔中更显森冷。

  白发男子身形一晃,凭空消失不见,大黑亦飞快的跟着窜了出来。

  远远的,家里的方向传来一道长长的叹息之声:“残,适可而止,不要冲动,莫忘了本意。”

  极远之处,白发男子冷哼一声,如同一道流光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踏破天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踏破天关第八章 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踏破天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踏破天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