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大乱将起

作者:岩耳 书名:踏破天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黑夜中,一道流光划过。

  山林在疾走,大地在倒退,狂风在呼啸,白衣男子的心情就如同这漆黑的夜般,Y沉如水。

  当奋力迈动四肢的大黑才刚跑出小镇时,白衣男人已经越过了数个山头,来到了紫云峰半山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身体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就像思绪一点点从身上剥离,他完全无法感觉到自己R体的存在。

  冷,很冷,伴随着黑夜的降临,深入骨髓的寒冷笼罩了少年全身,已经很多年不知道寒冷是什么感觉了,嘴唇发灰的少年心里响起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睡吧,睡吧。睡着了就暖和了,那里是温暖的天堂,那里是光明的世界。”杨明不想睡着,他这一生虽然过的艰苦,没有享受过一天的安宁,可是,他有着很多爱的人,也有着很多爱他的人,如果自己睡过去了,那么他们怎么办。

  这方世界如此精彩,他才十二岁,还有着太多太多美丽的风景没来得及去看,他心中还有着太多的热爱,太多的牵挂。

  所以,即便再冷、再困,少年仍然有一只眼睛没有合上。

  透过眼角的余晖看到大黑蹂躏完科林之后,迅速跑下山去的背影,他知道自己这次没亏。

  少年嘴角泛起一丝奇怪的弧度,他在笑,他的脸肿的跟个猪头一样,可他确实在笑。

  少年满脸的血痂,搭配着嘴角的奇怪笑容,在这漆黑的山林中显得分外恐怖。

  当白衣男子凭空出现在少年身旁的时候,正好看到他脸上的笑容,于是,白衣男子紧蹙的双眉稍微舒展了些。

  白衣男子的手掌搭载少年的肩上,磅礴的真气源源不断的输往少年体内,走遍全身上下,温暖而雄浑。

  少年不用看也知道这是谁,正待开口,一个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睡吧,有我在,安心睡吧。”即使是在刚刚的毒打中,少年亦未曾有一丝屈服,可是现在,他的眼眶湿润了。

  他龇牙咧嘴,强撑着让自己的眼泪不要掉下来,虚弱的说道:“大哥,他们六个狗杂种合伙欺负我一个。不过,我没有吃亏。”少年刚讲完,如山的倦意席卷而来,终于忍不住沉沉睡去。

  这时,眼角的泪水,再也没有了约束,滚滚而下。

  杨明再坚强,终究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

  白衣男子看着少年熟睡过后,眼角滑下的泪水,漆黑如墨的瞳孔蓦然紧缩,随后,一抹血红从瞳仁中扩散开来,占据了全部。

  仿佛回到了十二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个绝命逃亡,尸横遍野的风雪之夜。

  那时候的他怀抱着一名满脸发青的婴儿,看着婴儿眼角下的泪水,才三岁的他通红着双眼,手中握着一把明亮的匕首走进了丛林。

  当他出来的时候,他满脸是血,痛的浑身抽搐。

  才三岁的他,少了一只耳朵,两根手指,脸上更是添了一道狰狞的血槽。

  从那一天,从那一刻开始,这个世界上便没有了他,这个天地中也没有了自己。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只有一个名字,叫做——残。

  可是,他从来不曾后海,因为他承诺过。

  “这个可怜的家伙,如果没了自己,他肯定活不下去。”每当残看着杨明的笑脸,总会如此想到。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瞥了一眼被木刺扎穿的科林,仍然躺在那里,生死不知的样子,残冷哼一声,抱着杨明往山下飞速掠去。

  远远的,空中传来一个声音:“但愿这个可怜的家伙不要伤的太重,不然,你们可要开始祈祷了。”

  即使是抱着一个人,残的速度也特别快,脚尖一点,一个起落之间,便去了十余丈距离,如同在空中滑行一般,直到出了群山,远处现出朦胧的灯火之时,残的速度才慢了下来。

  这时,才是八点时分,小镇的人们刚刚与家人吃完晚饭,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街道上。

  ”滴答,滴答“的马蹄声从男爵府的方向传了过来,只见城堡中的管家辛德Y沉着脸,带领着两名护卫,一名夹着担架的医生,两名面色惨白的少年,一行六人,行色匆匆的穿过街道,往莽山中快步而去。

  众人正在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小镇外,满头白发的残迈开大步,怀里抱着浑身是血的杨明一步步走了进来。

  一阵夜风吹来,拂起罩住半边脸颊的白发,坑坑洼洼的脸上刻着一道狭长的醒目刀痕,如同妖魔一般。

  男爵府一行人刚好走出去,恰好碰到了面目可怖的残。

  那两名面色惨白的少年如同看到了希望一般,指着残怀中的杨明,大声喊道:“管家,就是他!就是这个杨明在山上纵狗行凶,无端攻击科林少爷,将少爷咬的血R模糊,奄奄一息。”

  辛德尚在琢磨这话的真假,一名坐在马上的护卫已经按捺不住,手中皮鞭一声呼啸,当头劈向残的脑袋。辛德心中暗叫不好,已来不及阻止,只得大叫一声:“手下留情。”

  只见残全身不动,单手一推,一股无形的气劲如同江潮般涌出,皮鞭倒卷而回,闪电般抽在护卫脸上,现出了一道蜿蜒的恐怖伤痕,深可及骨,血流如注。

  残挥了挥手,如同弹飞了一只苍蝇,嗤笑道:“主子还没说话,奴才就敢动手?真是好大的威风。你刚才若用的是刀,你现在就只剩半边头颅了。”身旁的医者赶忙走上前去,将护卫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让其自行回府修养。

  辛德管家面色Y沉的可怕,道:“打狗还需看主人,你下如此狠手,莫是不把索罗大人放在眼里?”

  残笑了笑:“如果你们是狗,那么我刚才打的只是一条无足轻重的狗而已,索罗会因为这个和我动手?如果是一条忠心的老狗倒还有可能,当然,也仅仅是有可能而已。”

  辛德眼中泛着怨恨之情,恨声道:”今日所赐,我必将铭记在心,日后定有厚报。“

  残再一次笑了,道:“这晚上的紫云山可不大太平,管家要是再在这里磨蹭,只怕赶过去的时候,只剩一具尸骨了。”

  辛德脸色大变,来不及再讲其他,领着一行人,纵马狂奔而去。

  远处两团明亮的火把时隐时现,出没在幽暗的林中,向着紫云山一路前行。

  残抱着杨明回到了家中,小镇上却仍然议论纷纷。

  “发生了什么,刚刚发什么情况?”

  “还能有什么情况?肯定是索罗大人的三公子,那个欺男霸女的科林少爷出事了。”

  “对啊,你说那二世祖少爷惹谁不好,去惹那罗兰家的倔小子,估计这次是针尖对麦芒,碰到对手了。”

  “啧啧,看着光景,那二世祖这次吃亏不小啊,以他的性子,只怕是无法善了。”

  “那又怎么样?你刚没看到?要是其他人倒还罢了,残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了解?这次只怕那二世祖踢到铁板了,你说他蠢不蠢,惹谁不好!这次撞到了残的手上,只怕这场子是找不回来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残虽然在莽山镇没人治得了他。可是,你忘记索罗大人的大女儿和二儿子了?“

  ”科林的大姐和二哥,虽然是人中龙凤,万中无一,可是他们毕竟一个在诺曼皇朝,一个在神圣帝国,他们虽然神通广大,但毕竟相隔几十万里,鞭长莫及啊。“

  ”那可不一定,索罗大人的大女儿和二公子最为孝顺了,要是索罗大人修书一封,只怕那二位说什么也要回来一趟,为大人出这口气。“

  ”啧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是有一场好戏看了。唉,你说说,要是他们姐弟回来,对上我们小镇的这个怪物,到底谁输谁赢?“

  ”那还用说嘛。那二位可是手段通天,百年难遇的修炼奇才,即使在强者如云,高手遍地的两大帝国也是名震一方的大人物。他们二位要是来了我们莽山镇呀,放个P都是香的呀。“

  ”是啊,是啊,杨明大哥虽然厉害,只是局限于我们小镇而已,要是放在大城市中呀,说不定不过是个普通水准。“

  ”嗯,这话有道理,那二位将来可是有机会踏破凡俗,晋阶神圣的存在,那样的存在,可是能毁天灭地,移山填海的。试问,那怪物再厉害,能和这二位想比?“

  ”话虽如此,但我总感觉残那人非同一般,怎么也看不透他,这其中只怕不会那么简单。”

  “能有多复杂?算了算了,先不讲这个了,日后便知,日后便知!”一群酒兴正浓的汉子凑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口吃R,谈论着刚才的情景,热闹非凡。

  其中有一个汉子灌了两口朗姆酒,醉醺醺的道:“唉,你们说,那索罗大人的大女儿和二公子都是人中龙凤,为什么单单那三公子却如此脓包,连个无法修炼的少年都干不过?”周围那些还有些清醒,尚未完全醉倒的汉子赶紧齐齐嘘了一声,示意他小声一点,赶忙说道:“吉姆,男爵大人的家事,也是你能议论的?赶紧喝酒,喝酒!”

  那吉姆早已醉的云里雾里,哪里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此刻一听大家说喝酒,立马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捧着手中的海碗,嗡声嗡气的道:“来来来,喝酒,喝酒!”

  酒馆里、街道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罗兰家却是安静无比,没人说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踏破天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踏破天关第九章 大乱将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踏破天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踏破天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