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罗杰上尉

作者:岩耳 书名:踏破天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与西大陆普遍而粗糙的鹰熊狼动物类的领地旗帜,或是简单的花卉条纹类的公会旗帜不同,紫风财团的旗帜显然经过了相当的考究。

  旗帜不知用何材质编织而成,长短不过丈余,通体猩红如血,仿佛刚从血缸里捞出来一般,在清晨阳光的照S下发出明亮的红光。、

  旗帜上绣着一团熊熊燃烧的金色烈焰,栩栩如生,如同即将腾空而起一般。

  在烈焰的正下方,一柄银色长剑与一柄黑色的斧子交叉而立,组成一个简单而奇怪的图形。

  金色的烈焰与奇怪的图形组合在一起,跃然在血红色的旗帜上,显出一种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莫名之感。

  怪异、苍茫、华贵、神秘、久远……

  紫风财团如此独特的旗帜,自然极为容易辨认。

  自从两百年前的那桩惨案之后,在整个哈迪城,乃至整个雷诺王国,甚至整个西大陆,不认识这面旗帜的人已经不多了。

  哈迪城的街道宽有二三丈,这个时候,虽然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但是并不显得拥挤。

  每辆马车俱是用三匹骏马拉行,一匹在前,两匹并肩在后,并力前行,速度颇为快捷,城中的居民看到这长长的车队,亦是不时避让。

  走了一刻钟左右,岩石堆砌的黑色城墙,钢铁所铸的城门已跃然在前。

  不知道因何缘故,才一夜间的功夫,城门处的守卫力量与平时相比,骤然增加了几倍。

  城门口,三四十名身穿盔甲的士兵来回巡视,警惕的目光在来往的百姓脸上扫来扫去,他们手中泛着白光的刀剑昭示着兵器的锐利与残忍,无人敢与之对视。

  在城门的左右两侧,各有二十几名身穿轻甲,手持弩箭的弓兵,黑漆漆的箭筒闪烁着幽冷的光泽,悄无声息的对准出入城门口的必经之路。如此阵势,猝不及防之下,便是身经百战的强大战士也要丢了性命。

  很快,车队的第一辆马车已到了城门口,两名手持长枪的士兵拉住缰绳,将马车拦了下来。

  赶车的车夫乃是一名华族战士,他端坐不动,一扬马鞭,指着马车上的那面血色大旗,道:“军爷有何要事?莫非看不到我紫风财团的大旗?”

  那两名士兵苦着脸,道:“今日的情况大人也见到了,非是小的要故意刁难各位大人!只是上头今早发了死命令,来往行人客商,不论身份,皆要接受检查。我等也是奉命行事,还望大人不要令小的们难堪。”

  那名华族战士也认识这二人,平日里交情也颇为不错。

  他望了一眼四周情况,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语气也随和了下来,道:“我也是一个下人,二位的难处我自然懂的。并不是为难二位。只是我们商会走镖,这里面的货物除了雇主与大执事之外,便连我们自己也不知晓,如何有接受检查的道理?还望二位和上面通融一下,告知我们的难处。”

  见他没有怪罪的神情,二名士兵送了口气,连忙往后跑去,和他们的上头禀报情况去了。

  那华族战士见二人讲了不少话语,那个领头的军官始终不同意,他的心中已有了底细。

  果不其然,几分钟后,两名士兵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垂头丧气的说道:“我们已经尽力了,只是这位上司是新来的,脑袋里就只有一根筋,也不了解这里的情况,不同意。”

  华族战士宽慰了几句,道:“二位军爷的心意,我时刻记在心里,这点小意思就当二位的酒水钱,解解暑也好。只是二位也知这我商会中的规矩,从来没有接受检查一说,既然二位上司要执意检查,就让他和我们的刘镖头去沟通吧,此趟出镖,便是由他负责的。却是不知道早上这么大的场面,到底是为了什么?”说话之间,十枚黄灿灿的金币已塞到了两名士兵的手中。

  二人大喜,小声的说道:“据说是因为昨夜贫民窟中死了一个人,我们连队一大早便被叫了起来,守在这里缉拿凶手。”

  华族战士疑惑道:“贫民窟不是经常死人吗?怎么闹得如此严重,莫非昨夜死的那人关系不一般?”

  二人道:“据说那人是战士公会暗地里的手下,经常给那些大人物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这其中的牵连,非同一般。”

  华族战士做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道:“原来如此,多谢二位军爷指点!只是车队还等着出城呢,麻烦二位尽快回报。”

  二人欢喜而去,随后,华族战士亦往第七辆马车跑去。

  且说杨明坐在马车中,听着华族战士的禀报,不免有些慌张,在撩开车帘,往城门口看了一眼,顿时骇出一身冷汗,心中艰苦不迭。

  却见马管事仍然是一副云淡风轻,毫不在意的样子。

  看着杨明焦急无比、坐立不安的样子,马管事笑了笑,轻声道:“杨公子,不必担心。在哈迪城,没有人敢在不经过大执事同意的情况下,敢于检查我们的车队。况且,我们这一百多号人,可不是吃素的。”

  见马管事成竹在胸的样子,杨明稍稍安了心。

  正在心思惴惴之际,随着马车外的脚步声响起,一道隐隐含着怒气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谁的车队,怎么如此大胆,竟敢不接受军队的检查!莫非车队之中,隐藏了逃犯不成!”马车外,一个军官模样的青年男子带着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走了过来,他看到刘林仍大刺刺的断坐在马车上,忍不住喝道。

  刘林愕然了一下,旋即指着马车上的血色旗帜,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沉声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这位军爷怎可血口喷人?莫非目无王法不成!我紫风财团实实在在经商、老老实实纳税,怎么就成了你口中窝藏逃犯的罪人了!?我紫风财团在西大陆经商数千年,足迹遍布每个角落,这信誉乃是有口皆碑的!混乱之岭六大王国,狂野之地七大公国,诺曼帝国、圣罗兰帝国、魔多帝国,一千六百三十二处驻点,何人不知,何人不晓!?莫非你欺负我等经商之人,手无寸铁,可以让你随意凌辱,肆意栽赃不成!”

  这名军官名叫罗杰,从少年参军道现在已有五六个年头了,和杨明一样,乃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淳朴之人。心思最为耿直,又颇为勤奋,敢于冲锋陷阵,立了几次功劳之后,已经是一名上尉了。

  二人年龄倒是相当。罗杰上尉在战场上确实是一名不惧生死的好手,可是论言辞、讲道理,如何会是常年行走在外的刘林的对手。

  只见罗杰脸庞涨的通红,半响不知道如何回应,这时候,他身后的一名士兵走到他的身后,轻声说了几句。

  罗杰顿时变得恼怒无比,对着那人怒骂道:“律法若只能对平民百姓实行,那还有何意义!亏你们还是军人!一点军人的风骨都没有,这个国家就是被你们这群蛀虫给腐蚀了!你们怕他什么紫风财团,我可不怕,横竖不过一死,就算圣帝教皇来了,在我眼里,都大不过这理字!”

  罗杰骂完手下,趁着胸中这股热腾劲,转身喝道:“你们如果是老老实实的生意人,怎么不敢接受我的检查!不是心中有鬼,还是什么?”

  刘林也是年轻人,他亦深知这种大山里走出来的二愣子青年,打不怕、捶不扁、说不通、关键还不怕死。这种人是不撞南山绝不回头的倔驴,只得以硬碰硬,以毒攻毒才是最为适当的方法。

  城门口围观的人变得越来越多,刘林的心中也有些焦躁,索性不再废话。

  刘林左手一抬,扬起手中的马鞭,直直的指着罗杰的鼻尖,神色故作轻蔑之色,喝道:“你一个小小的上尉,手下士兵不过一百,竟敢污蔑我紫风财团窝藏逃犯,还妄想搜查车队。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如此放肆!莫说我们乃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就算我车队之中藏了逃犯,也不是你这种地位的人能过问的!你算什么东西,也敢阻挡、诬陷我紫风财团?你若是聪明人,赶紧退走,然后负荆请罪,我等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要不然,让你军旅无望。”

  刘林轻蔑的神色,鄙夷的话语令罗杰愤怒无比,心中燃烧着一团怒火。

  他仿佛记起了当他第一次来到哈迪城的时候,那些所谓的城里人,所谓的大户小姐,富家少年看他如同怪物般的眼神。

  他的双眼变得一片通红,蓦然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剑,喝道:“大胆狂徒,光天化日之下,违抗王法,该当何罪!左右士兵,快把他给我拿下!”

  这时候,周围已聚拢了四五十名士兵,听到上尉的命令后,众人的第一反映不是立即冲上去,而是齐齐往后退了三步,手中的刀剑摇晃不已,明显不想上前。

  罗杰上尉神色更加暴怒,怒喝道:“鸣鼓不上者,斩!畏敌不前者,斩!号令不从者,斩!你们身为军人,难道敢违抗军命不成!”

  周围的士兵听此,脸色露出畏惧之极的神色,虽然不太情愿,却还是举步向前。

  “哐!哐!哐……”就在众士兵渐渐往车队靠拢的时候,无数道刀剑出鞘的声音几乎是同一时间响起。

  车队旁边一百多名护卫,手中提着明晃晃的大刀,满脸狰狞之色的将那些士兵团团围住。

  这群刀口舔血的大汉,不时用舌头舔着嘴唇,看着那些士兵的眼神,就如同恶狼看到了羔羊一般。

  这些护卫的实力,那些士兵心中是极为清楚的,看着他们凶恶的神情,他们鼻中倒吸一口冷气,看向罗杰上尉的眼神中,已经是丝毫不加掩饰的厌恶之意。

  罗杰上尉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脑袋一片嗡鸣,尤其是自己手下的眼神,更是令他不能理解。

  他声嘶力竭的吼道:“光天化日之下,在哈迪城中,你们莫非敢袭击王**人不成!这可是叛国的死罪,当诛三族,子孙后代世代贬为罪民!”

  情况一触即发,正在僵持之际,车帘晃动,一枚黑黝黝的令牌凭空飞了出来,落在刘林手中,透过车帘那一瞬间的空隙之中,隐约可见马管事的身影,似乎还有另外一人。

  刘林握着那枚令牌,喝道:“黑铁玄令再此,见此令,如见翟凌大执事本人,尔等还不快快退散!”

  一见这面黑黝黝的令牌,四周的士兵顿时轰然而散。

  在刘林掏出黑铁令之时,在人群中有一名紫袍老者对着刘林微微的点了点头。

  却见刘林轻轻叹息一声。道:“罗杰上尉,你是一个正直的好人,可惜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就算你不怕死,可是在这个世上远远有死亡更加恐怖的事情。”

  “啪叽”一声爆响,罗杰上尉正不知所以之际,刘林手中马鞭快如闪电,如同一条蛟龙,腾空而出,向着他脸上急抽而去。

  电火石光之际,罗杰想要躲避,却已然来不及了。

  随后,一阵剧痛传来,自己脸上的鲜血唰唰的流了下来,还没弄清楚情况,顿觉天旋地转,整个人已经栽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打晕了罗杰之后,刘林双手抱拳,向着那名紫袍老者点头致意,紫袍老者亦是轻轻颔首,随后转身而走。

  在罗杰上尉到底昏迷的一瞬间,一阵轻风吹来,拂起车帘,从他躺在地面的角度上,恰好看到杨明看着他,那双漆黑如墨的双眼,不正是城门口通缉令上的人吗?

  还来不及悲哀,这个从山窝里飞出来的金凤凰,这个正直的罗杰上尉,整个人已昏迷了过去。

  他想不到的是,在他昏迷了十分钟以内,紫风财团的车队正一辆一辆的通过了城门口,没有丝毫的阻碍。

  守门的士兵和车队的护卫如同老熟人一般热情,互相打着招呼,不紧不慢的出了城门。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可惜,这仅仅是对罗杰上尉而言罢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踏破天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踏破天关第十七章 罗杰上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踏破天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踏破天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