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夜遇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卿晚到底怎么回事,这会子旁氏已经没心思想这个问题了。

  她只知道,这下好了,庄悦娴有身份护着,青楼不敢碰,顾卿晚坏了脸,青楼也不要了,如今账都算在了他们夫妻头上!

  旁氏浑身都疼,却敌不过心中的焦虑担忧和恐惧,她瞧着若无其事,正跪坐起来,扶着庄悦娴往床上躺的顾卿晚尖叫一声,道:“你这个祸害,害死老娘了!”

  她说着就要冲上去厮打顾卿晚,在她看来,她落得此番境地,都是被顾卿晚害的。

  却也不想想,若非她想着将顾卿晚卖进青楼,如何会招惹上明月楼?更何况,本主还因此而丢了命,若然本主活的好好的,说不定她沈晴此刻还在工作室里美滋滋的睡大觉呢。

  顾卿晚恨死了作俑使者的旁氏,一把抓住了旁氏挥舞过来的手腕,冷声道:“我若是你,就不会蠢的大着肚子和人撕扯!哦,还是你希望早早弄掉肚子里的肉好进青楼发挥魅力和余热?”

  顾卿晚是个柔弱如水的性子,何时如斯硬气过?

  此刻她满眼寒霜,一脸嘲讽,那眼神更是若刀子一般往人身上割,偏又顶着一张鬼厉脸,那股子气势,直惊的旁氏想要往后退。

  旁氏瑟缩了一下,再度生出股违和感来。

  顾卿晚这几日都没正经用过饭,每日里靠药汁吊着,一番折腾这会子身上早便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见旁氏怕了,便也顺势甩开了她。

  旁氏回过神来,不觉怒火滔天。顾家没落魄前,她是庶子媳妇,整日里舔脸跟在顾卿晚这个嫡女的后头讨好卖乖,可自从顾家落魄,顾卿晚和庄悦娴落到了他们夫妻手中,她便变本加厉的欺辱两人,如今早已习惯被她吓的瑟瑟发抖的顾卿晚。

  此刻如何还受的被顾卿晚压制?

  她顿时就冲顾弦勇道:“你就眼看着这小贱人欺负我吗?你是死人吗?还不过来帮忙!”

  顾弦勇却一脸困苦之相,摆手道:“老子腿脚都被打断了,你这婆娘就甭惹事了,赶紧给你男人去请大夫!”

  说罢,也不理这边的官司了,转身一瘸一拐出了屋。

  旁氏喘息着,可她腹部真不大好,一直觉得有些下坠的疼痛着,到底不敢再和顾卿晚撕扯,只得恨恨捧着肚子去了。

  屋中彻底清净了下来,见庄悦娴还晕睡着,顾卿晚探了探她的鼻息,感觉很是平和,心知庄悦娴这是太累了,一时睡了过去,想着让庄悦娴好好休息下,顾卿晚便也没再唤醒她,只给她压了压被子,便坐在旁边发起呆来。

  只是不待她理清思绪,外头便再度响起了动静。

  “人呢?庄娘子可在?”

  那是一个小姑娘的声音,伴着声音脚步声已进了院子。

  见无人应声,那脚步便往厢房这边来了。旁氏方才出去并未带上门,此刻外头天色已黑,今夜大抵有明亮的月光,屋中已不知不觉被晕染了一层银霜。

  顾卿晚望去,就见门口多了个纤细的身影,瞧样子还是个没长足的小丫头。

  那丫头探头往屋里瞧了眼,大抵看清了床上的黑脸顾卿晚,顿时发出一声尖叫,身子一软,竟就瘫坐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顾卿晚白了她一眼,神情怏怏的,已经不想多说半句话。左右那姑娘自己叫够了就会停下来,谁知道那姑娘一声接着一声的,竟然没玩没了的尖叫个不停。

  “再叫我就吃了你!”顾卿晚到底出了声。

  不得不说,“鬼”的恐吓力真的很惊人,那尖叫顿时就停住了。

  “小红?”床上睡着的庄悦娴却被吵醒过来,撑起身子,瞧着白着脸坐在门口的小丫头道。

  小红望去,看到好端端躺在女恶鬼身边的庄悦娴,这才算回了魂儿,不安的又看了顾卿晚一眼,恰好就看见顾卿晚翻白眼,顿时忙忙又收了视线。

  不过她也看出来了,那不是什么恶鬼,听闻庄娘子的小姑毁容了,大抵这就是庄娘子的小姑了。

  小红想着,有了气力,站起身来,似乎是想掩饰方才的丢人举动,小姑娘挺了挺胸膛,提高了声音,怒气腾腾的道:“庄娘子你怎么回事儿,我们姑娘还等着你去上妆呢,别以为昨儿你画的桃花妆姑娘喜欢,就做张做势起来了,知道我们姑娘今儿夜里要招待谁吗?洛京卫千总王大人家的公子,耽误了事儿,你担待的起吗?!”

  庄悦娴闻言撑起身子来,笑着道:“小红姑娘先回去,容我收拾一下,这便过去,一定不会耽误海棠姑娘的事儿的。”

  小红这才哼了一声,点了点头,又瞄了顾卿晚一眼,匆匆收了视线,转身走了。

  见庄悦娴就要起身,顾卿晚忙扶了她一下,庄悦娴方问道:“明月楼的人走了?如何走了?发生了什么?”

  顾卿晚将方才的事儿大致提了下,庄悦娴这才放下心来,拉着顾卿晚的手,眼眸中满是欣慰的泪水,道:“晚姐儿如今是真的长大了,真是厉害,都能护着嫂嫂了。”

  大抵这就是亲人吧,即便你哪里不对劲,她也只会为你寻了理由来,且还都是善意的理由。

  顾卿晚在庄悦娴身上多多少少看到了些老妈余美人的影子来,心中暖暖的。

  庄悦娴却叹了一声,咬牙切齿的又道:“当日母亲真不该救顾弦勇这狼崽!平白搭上了母亲和腹中未出世的小叔两条人命,却救了这么狼心狗肺的东西!”

  顾卿晚的母亲许氏是个大气端庄的女人,对庶子并不刻薄,还救了顾弦勇的命。

  可也因这个,顾卿晚的父亲痛失爱妻,对顾弦勇这个庶子便有些厌憎,从来不管教,只当没有这个儿子,这也使得顾家书香门第,却养出了顾弦勇这样的浪荡纨绔,不学无术的后生来。

  大抵也是被忽视,所以顾弦勇和顾卿晚这个受尽荣宠的嫡长女并没有什么兄妹情。

  不过当日抄家,彼时顾家上下还不知道皇帝会如何发落顾家的女眷,庄悦娴却在第一时间让身边的丫鬟和旁氏换了衣裳,装扮成旁氏的样子,令人将旁氏藏护了起来。

  只因旁氏有孕在身,想为顾家留下一线血脉。

  庄悦娴在那等情况下,谁都不曾救,独独安置了旁氏。

  却如今旁氏还是这等狼心狗肺,也可见,这一双夫妻,心本就是黑的。

  顾卿晚想着,抿唇道:“嫂嫂,方才那个小红可是前头街上青楼里的丫头?嫂嫂去给青楼里的姑娘化妆?嫂嫂给我看病的银子竟是这样得来的吗?”

  庄悦娴闻言身子竟是一颤,忙忙拉了顾卿晚的手,道:“晚姐儿莫要怪嫂嫂,你听嫂嫂说,我……我这是……”

  她脸上满是焦急,眼睛中有着无措,似乎急于解释,可又不知该如何说,额头都冒出了汗来。

  顾卿晚一愣,旋即想到本主清高的性格,顿时了然。

  顾卿晚,曾经一品大员的孙女,二品大员的嫡长女,伯府的天之骄女,又容貌无双,才学出众,伴随而来的便是清高自傲,目下无尘。

  莫说是进青楼了,便是提及那等腌臜地儿,那都会让才女加美女觉得受了玷污。

  如今庄悦娴竟然到那种地方去,还给下九流的卖身女化妆,庄悦娴是怕顾卿晚听了这话,会责怪她,会受不了,甚至连刚吃进去的汤药都要吐出来不可。

  顾卿晚瞧着这样惊慌的庄悦娴,眼眶微热,倾身拥住了她。

  庄悦娴的话一时顿住,身子僵硬了起来,却似更加失措了。

  顾卿晚却拍了拍她的背脊,道:“我怎么会生气呢,我只是羞惭,愧疚,嫂嫂何等出身,却是为了给我瞧病,进那种地方,做这般事情。可我却只会添乱,若非我,嫂嫂也不必如此委屈自己。”

  即便是在现代,人们也是瞧不起做皮肉生意的小姐,这古代,妓女之流更是卑贱。庄悦娴何等出身,即便如今落魄,相信骨子里的骄傲还在,若非为了她这个小姑,又怎么可能做这等事情。

  顾卿晚不得不心生感触,感动非常。

  庄悦娴万没想到顾卿晚会有此反应,不但不生气责怪,竟还如此的体谅懂事。从前小姑虽然也和她亲近,可却从来没像现在一般让她觉得贴心暖意,真真是可人疼。

  她顿时便有些哽咽起来,身子颤抖,哆喏了几下嘴唇却是没能说出话来,只流着泪也拍了拍顾卿晚。

  明亮的月光透过破败的窗棂打进屋中,笼着床上两个单薄颤抖的身影,那一双相依为命的姑嫂,沐着静静流淌的银霜,一瞬间仿似清冷的月光也柔暖了几分。

  “好了,别说傻话,我们晚姐儿今日都能护着嫂嫂了,怎么就只添乱了?快松开,嫂嫂得出门了。”片刻,庄悦娴才推了下顾卿晚,张罗着下床。

  见她如此,顾卿晚忙阻了下,道:“嫂嫂方才还晕了过去,今儿便莫去了吧。”

  庄悦娴好容易才寻到了这么一份活计,能挣些银两来,她是前朝公主,在妆容处理上自然有超脱常人之处,化的妆容得青楼姑娘喜欢了,倒也能得半两一两银子的赏钱。

  青楼里姑娘争奇斗艳,她倒也有些生意。

  这些天给顾卿晚请医问药就用的是这些钱,只是妓女们虽身份低贱,可却并不好伺候,动辄便恼。

  今日不去,明儿可能就要丢了这份活计。

  如今顾卿晚的身子还没养好,脸又那般模样,今后用银子的地方更是多的是,庄悦娴却不想丢了差事。

  她一面利索的下了地,一面笑着冲顾卿晚道:“嫂嫂已经答应了,怎么能失信于人。再说,不过动动手,摆弄些胭脂水粉,也累不着。况我方才也就是一时情急才晕倒,如今已经无碍了。只是,这一晕,倒耽搁了给你做膳食,你只怕饿坏了吧?”庄悦娴说着就又犹豫了起来。

  顾卿晚岂会瞧不出她的无奈,想着自己现在半死不活,初来乍到的,也确实没能耐挣钱,两个人的生计以后真真是个问题,便没再多劝,只道:“这会子我也累得紧,只觉困倦,倒也不饿。”

  庄悦娴这才匆匆去了。

  只是今夜,似乎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顾卿晚刚送走了庄悦娴,上房便传来了一阵动静。先是旁氏的惨叫声,接着便是顾弦勇的惊呼声,很快顾弦勇的脚步声便纷至沓来,冲进了厢房,道:“晚姐儿,快,你二嫂直呼肚子疼,二哥去请大夫,你先去照顾着你二嫂!”

  他言罢,急匆匆的去了。

  顾卿晚瞧着空荡荡的房门口一阵无语,这人是有健忘症吗?

  他凭什么就以为他一喊自己就要去,凭什么就以为,都害得人家丢命毁容了,人家还会在他有困难的时候以德报怨帮上一把手?

  旁氏两口子的为人,顾卿晚算是看清楚了,这会子去了,若然旁氏真有个什么事儿,顾弦勇还不将过错推在自己身上才怪!

  顾卿晚对上房的动静充耳不闻,顾弦勇请大夫倒是快,约莫一盏茶时候,脚步声响起,有人跟随顾弦勇进了上房。

  没一会儿外头又响起了大夫离开的脚步声,“你媳妇这是要生了,拉老夫来做什么?!找稳婆去!真是,害的老夫半条命都给跑散了!”

  很快顾弦勇便又冲了出去,好在这条街巷里就住着两三个稳婆,没片刻顾弦勇便重新又找了稳婆来。

  上房里忙忙碌碌,其间顾弦勇又过来支使顾卿晚烧热水,顾卿晚见实在推脱不过,又念着那没出生的婴孩到底无辜,这才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出了厢房,挪进了灶房。

  可她只会用电热壶烧水,哪里会用古代的柴火灶?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这具身体,那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直折腾了半天,连怎么引火都没弄明白,后来还是顾弦勇又请了个稳婆来,这才烧起了火,用上了水。

  上房那边灯火明灭,不时传来稳婆的吆喝声,旁氏的喊声,顾弦勇的走动声。

  这不是旁氏的头胎了,前头曾经有过一个夭折的女儿,故此生的倒不慢,顾卿晚约莫着稳婆端水进去也就一二十分钟,正房就听到了一声婴孩啼哭声。

  很快,顾弦勇送了稳婆出去,临出门那稳婆还骂了两句。

  “穷鬼,添了儿子都没多给几个喜钱,也不怕小鬼趁夜勾了孩子的魂!”

  外头再度安静下来,顾卿晚这才打着呵欠从灶台边儿的小凳上起来,伸了个懒腰,将贴在锅沿边儿的一张粟子面饼子拎了起来,倒换着手,吹着烫手的饼子晃回厢房。

  烤的焦黄的栗子面饼,散发出一股独特的香味,倒比卖相要勾人的多。

  顾卿晚着实饿了,不及进屋便用两指捻着那面饼,吸溜着舌头,咬了口滚烫的饼子,一面用劲儿嚼着,一面抬脚,一脚踹开了房门。

  她一步跨入,饼子入喉,明显的粗粝感,她嘶了一声,泪眼汪汪的吹着饼上热气,又撕了口下来。叼着饼抬眸,却顿时瞪大了眼。

  我勒个去,猜猜她看到了什么?!

  古代美男子啊,就在她方才还躺过的床上!

  一双美男!一上一下,衣不蔽体!此刻正以古怪而火辣的姿势交缠在一起!

  天哪,这是什么,古代版花样美男子搞基现场?

  要不要这么美绝人寰啊,要不要这么火爆晃眼啊!

  随着她踢开房门,一股夜风吹入,那跪坐着居于上位的男子骤然直起精瘦的腰身来,一头披散的墨发如水流泻,幽光闪烁,如阳光散落在一弯墨色瀑布上折射出了粼粼波光。

  入夜的凉风穿过,墨色被风挽起,青丝飞舞,刹那露出那妖冶无双的剑眉,其下魅惑而狭长的眼眸眯了起来,因眯眼而微垂的眼角弧线慵懒,甚至于妩媚,可那望来的目光却凛冽不带半分温度,让人瞬间似置身数九寒冬。

  一滴汗珠映着清冷月光,缓缓自额头沿着挺直的鼻梁落至削薄的唇边,那还带着点血染的殷红薄唇张合,接着屋中便响起了一道暗哑的低喝,恍然带着地狱魔使般的肃杀冷厉,只吝啬的吐出一字来。

  “滚!”

  顾卿晚嘴巴大张,双唇间叼着的那块栗子面饼块,吧嗒,落了地……

  ------题外话------

  谢谢秋心自在含笑中1评价票,评价票5鲜花,莫误双鱼到谢桥9鲜花、风七姑娘1评价票、应怜荷1鲜花。

  今天更的这么肥,美妞们求表扬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05 夜遇》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