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吓死宝宝了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人模狗样!

  顾卿晚正心中嗤笑不已,忽而身边的小泥炉就猛然蹿起一股浓烟来,烟雾滚滚,因顾卿晚站在炉子边儿,顿时那烟便冲进了眼眶,吸进了口鼻中。

  她登时剧烈咳嗽起来,眼眶也被熏的往外冒泪珠。

  一股大力传来,接着她整个人便被推开,跄踉两步站稳,就见秦御已到了近前,正弯腰将放在小泥炉上的药锅端开。

  砂锅端开,一股浓烟往外冲,眼见泥路里上头一层密密麻麻,整整齐齐,塞着一堆柴火,堵得都快没通风口了。

  秦御脸色比那浓烟还黑,几下子挑出七八块柴火来,回头见顾卿晚正一面咳嗽一面无辜且迷茫的瞧着炉子,他顿时便嗤笑一声,道:“你傻子吗?柴火塞成这样,烧火还是盖房子呢!”

  顾卿晚也知自己做了傻事,见他挑拣出柴块后又拨弄了两下,炉子里火烧了上来,也不冒浓烟了,却撇了撇嘴,未言,心道让你去用用电磁炉煤气炉试试,说不定比她还傻呢。

  她不言不语的,秦御倒觉得不对劲了,一时眯起了狭长的眼眸,道:“还是你别有图谋,想弄起火来,引人来救?劝你别自作聪明!”

  顾卿晚抬眸瞧向秦御,却见他此刻脸上一片冷肃煞气,俊美的面容映着火光,妖异的眼底火苗跳跃,愈发显得容貌邪肆起来。

  可这会子这样的面容在顾卿晚眼中却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她也嗤笑起来,反唇相讥,道:“我若存了坏心,方才让那些人发现你们也就好了,做什么多此一举的骗走他们?我看你才是傻子呢。”

  一点逻辑都没有,白瞎了一张好脸!

  两人正瞪视着彼此,谁都不肯退步半分,却于此时,院中响起了顾弦勇的声音。

  “死丫头,你做什么呢,怎么这么大的烟!”

  说话间脚步声已临近了,顾卿晚一惊匆忙收回视线,往门口去。

  她没出去,顾弦勇已进了厨房,往屋中看了一眼,这才冲顾卿晚道:“做什么呢!”

  顾卿晚跟着回头,屋中已没了秦御的身影,顾卿晚松了一口气,这才指着火炉道:“熬药呢。”

  顾弦勇不由又扫视了一眼屋中,道:“你方才和谁在说话?我怎么听到好像有人说话了?”

  顾卿晚脸色都未变一下就道:“哦,二哥哥没听错,是有人说话,方才我好像看到母亲了,便和母亲说了几句话……一分神差点引着火,这才回过神来,一瞧,这便没了母亲的身影。大抵是我这几日太虚弱了,便恍惚了。”

  顾卿晚说着,眉眼间便带上了一份凄婉。

  她的语气太平静了,平静的顾弦勇直听的浑身发寒,打了个冷颤。

  什么好像瞧见母亲了,她的母亲可都死了十一年了。

  当初还是为了救他的命,才一尸两命没了的,如今他将顾卿晚卖去青楼,顾卿晚就好似看到她的母亲了……

  是身子太虚弱,这才恍惚幻觉了,还是身子虚,阴气就重,招来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顾弦勇这样想着,再看那灶房里,就觉得有些阴气森森的,火苗跳动间,好像有黑乎乎的东西藏在角落,随时会碰出来一般。

  他再也不敢在这里呆了,匆匆转身,道:“你煎药,你煎药。”

  说话间冲回了正房,砰地一声紧紧关了门。

  顾卿晚回头,就见秦御从房梁上跳了下来,月牙白的长袍兜风飞舞,颇有几分衣袂翩飞的飘逸仙姿。

  有了顾弦勇这一打岔,两人再度对视上,便不约而同的转开了目光,谁也不再搭理谁了。

  顾卿晚既收了秦御的玉佩,这会子便没回去厢房的道理,又坐在了火炉旁守着熬药,倒没在注意秦御。

  秦御倒也没离开,顾卿晚想,他大抵是怕自己在药里头动什么手脚吧。

  她这厢想着,只听锵然一声吟,好像什么利器出鞘。

  她不禁好奇回头,就见不知何时,那妖孽已经脱下了外袍丢在了一边儿的柴堆上,此刻他正坐在灶火旁的小凳上,左手臂上原本缠绕的绑带丢在了一旁地上,露出精壮有力的臂膀来,只那上臂处却有一片伤口。

  大抵有几日了,伤处可能没好好处理,以至于明显感染发炎了,血肉模糊的,显得特别狰狞。

  顾卿晚还没看清,就见寒光一闪,竟是秦御手起刀落,用匕首生生将那块发炎的皮肉给削了下来!

  一大块腐肉掉在地上,甚至还发出了声响。

  血流如注,沿着手臂飞快的往下滴落。

  顾卿晚还没反应过来,那男人便又飞快地从灶膛里取出烧的通红的铁刀来,直接用火红的刀背压在了淋漓的伤口上。

  顾卿晚发誓,她是真的听到了那滋啦啦的烤肉声,依稀还有男人咬着牙关发出的闷哼声。

  一股糊味儿伴着血腥味蔓延起来,难闻刺鼻!

  咣当,铁菜刀被丢在了灶台上,顾卿晚才整个反应过来,被这活生生的血腥一幕刺激的胃里翻腾,扑到墙角便张口,哇哇吐了起来。

  待吐完,她的脸色已是煞白一片,不过是有药膏盖着,瞧不见罢了。

  她觉得双腿虚软,心中从未有过这等惊惧之时。

  一个对自己都能这样狠的人,他会旁人会如何?

  顾卿晚几乎是颤抖着扶着墙站定的,闭了闭眼睛,她才抬眸再度看向秦御。

  男人到底不是铁打钢铸的,此刻他身子微歪靠在灶台上,灶膛里火光跳跃,映出男人濡湿的发丝来,胸膛上汗珠细细密密的,一层油光,几颗汇聚起来,正沿着胸膛间的沟壑往下流。

  他的脸色很白,薄锐的唇紧紧抿着,即便有火光映着都不见什么血色,挺直的鼻尖上挂了一颗汗珠,欲落不落的,狭长而妖异的眼眸轻轻闭合着,极长却并不卷翘的睫毛,微微颤抖,倒让人从中瞧出些许脆弱来。

  他坐在小凳上,两腿分开,手却抵在膝头,攥握成拳,还在平复着气息。

  顾卿晚本以为这人是为了吓唬自己,专门当着她的面行如此之事儿,不怪她抱着恶意猜测他,实在这人太过可恶了,总是和她作对。

  只这会子瞧见他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她就不这样想了。

  那厢房中,他的大哥秦逸显然也是受了伤的,大抵是这人将疗伤的药都紧着秦逸用了,这才只能如此对待自己。

  他对他的大哥倒是好的没话说,这样看,他这人,倒也不算太坏。

  可是这样治伤真的行吗?顾卿晚表示怀疑。

  看到这么刺激的一幕,顾卿晚这会子都还只觉牙齿酸疼,她想她起码几日都要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了。

  虽是这么想着,顾卿晚还是走了过去,从锅里舀了一碗水来,递了过去。

  秦御已缓过了神来,察觉脚步声靠近,却也懒得睁开眼去看那个碍眼的女人,他这会子没力气生气了。

  感觉到脸前光影变化,他才睁开眼眸,入目就是一只白皙如雪的纤纤玉手,端着一个粗瓷碗,碗里盛着清亮的水,轻轻晃动,映出他狼狈的样子来。

  秦御抬眸,就见顾卿晚站在那里,迎上他的目光,眼眸中倒没什么取笑或者幸灾乐祸,也没什么怜悯讽刺之色,平平静静的。

  她的举止,好似她只是顺手帮不认识的人搭把手而已,那样自然。

  于是秦御领了情,抬手去接那碗。

  可不想,他的身体还没从剧烈的疼痛中恢复过来,明显还带着颤抖。

  这样的手,接过碗来,只怕还没喝上水就要洒完。

  与其在这女人面前弄的那样狼狈,还不如忍忍呢。

  秦御正要开口拒绝,谁知眼前那只手往前伸了伸,那粗瓷碗凑近了他的唇。

  ------题外话------

  秦御:爷男人吧?

  晚晚:滚!吓吐宝宝了

  秦御:难道你不是被爷的魅力折服,这才亲手喂水?

  晚晚:……

  呜呜,素素首推了,一天只涨了二十个收藏,这是要扑文的节奏啊,瞬间啥动力都没了,求收藏啊!还没有收藏的宝贝快快动动漂亮的手指吧,江湖救急啊!

  谢谢、新月钩寒玉、娴悦伴生、文晴的评价票,谢谢打赏、阶上新雪10花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12 吓死宝宝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