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如花似玉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明亮的月光不知何时已经被一片薄云挡住了,夜色越来越深,院子里一直窸窣叫着的虫儿们似乎也疲倦的睡着了。

  只有前头青楼,不断传来隐隐的丝竹管乐声,隐约的欢笑声。

  灶房中,顾卿晚哭的累了,伏在庄悦娴的怀中,不知是心里太凉还是身体太虚,她纤弱的身影微微颤抖起来。

  庄悦娴摸了摸脸上的泪,将顾卿晚从怀中扶起来,见她一张脸已是乱七八糟,血色和膏药眼泪混在一处,不觉揪心,道:“快别哭了,这脸上的伤再被如此折腾下去可如何是好。”

  说着又匆匆起身,往灶膛里添了些柴,往锅里加了水,准备烧了给顾卿晚清理一下,扭头见小泥炉上的药已差不多熬干,忙又取了下来,道:“今儿嫂嫂不是给你喝过药了,怎么不睡觉,倒跑来折腾这药了?”

  顾卿晚狠狠哭了一通,这会子倒感觉好受些了,加上手上多了个小玉莲花,她总觉着有了希望和目标,心里也松快了一些,闻言揉了揉酸痛的眼睛,道:“嫂嫂,我饿了……”

  庄悦娴不由笑了起来,揉了揉顾卿晚的头,道:“傻孩子,饿了也不能用药汁顶饥啊,也怪嫂嫂,回来的晚了,你等着,嫂嫂给你做些吃的。”

  世家女子也是要学习厨艺的,可灶房那种地方烟熏火燎的,哪里能让娇贵的小姐们去,所谓学习厨艺不过是记些吃食方子,品到哪道菜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在新婚伺候翁姑时,到灶房去指点着丫鬟做些东西罢了,根本就不会亲自沾手。

  庄悦娴从前哪里会做什么吃食,如今也就是能将米面弄熟罢了。

  顾卿晚见她挽了袖子就要忙活,忙忙拉了她,道:“嫂嫂别忙了,我这会子哭了一通,也吃不下,就是觉得脸上难受,好疼……”

  “怪嫂嫂,不该任着你哭的。快去屋里躺着,嫂嫂烧好水给你清理下再上些药,明儿一早就请大夫来再看看。这里烟熏火燎的,沾染上了不洁东西,这伤口可就长不好了。”

  庄悦娴絮叨着,就将顾卿晚往外推。

  顾卿晚却回身抓住了庄悦娴的手,道:“今儿晚上我和嫂嫂睡好不好?我去嫂嫂的屋里等嫂嫂好不好?”

  从前小姑虽也和自己亲近,可素来性子清傲,又极讲究世家女子的规矩礼仪,何曾做过要和她人一处入睡的事儿?便是共用一个屋子那也是不行的,这会子见小姑愿意和自己如此亲近,庄悦娴没有不答应的,笑着点头,连声道:“好,好,赶紧出去吧,嫂嫂马上就过去。”

  顾卿晚闻言这才放心的转头,她想的很清楚,屋子里那两个人还不知道会带来什么样的危险呢,万一他们离开时要杀人灭口呢?

  自己已经看过他们的容貌,没办法脱身了,那便只能尽量保全庄悦娴,别让庄悦娴知道那两人的存在,指不定将来他们念着这个,不会平白害人性命。

  庄悦娴的屋子就在东厢房的耳房里,屋中比给顾卿晚睡的厢房更要简陋狭窄一些。

  布置的也很简单,除却了床铺,甚至连桌椅都没有,只架了个木板台,上头零碎放着些常用之物。

  没过片刻庄悦娴便端了热水进来,点了唯一的一盏油灯,让顾卿晚坐在窗前,用干净的细棉布轻轻地仔细的给顾卿晚擦干净了脸。

  屋中没有铜镜,顾卿晚也瞧不见如今自己到底是什么模样,可用手触摸,脸上的触感,还有那火辣辣的感觉,却让她很清楚,这张脸只怕比她想象的还可怕。

  触摸之下这样深的伤痕,便是在现代有整容技术只怕都没法弄得光滑无痕。

  顾卿晚闭了闭眼睛,让一个颜控顶着这样一张毁容的脸,老天也够玩儿人了。

  只是如今她危机四伏,连性命都捏在别人手中,温饱都解决不了,心思又都在回去上,一时倒也没觉得太难受。

  上了药,庄悦娴又用白麻布将顾卿晚的脸一层层包了起来,只留出眼睛和嘴巴来,这才道:“快吃了药,收拾收拾睡吧,不早了。”

  见她转身去铺床,顾卿晚站起身来,道:“我去把我的被子抱过来。”

  言罢,趁着庄悦娴没留意,忙忙端着药碗出了屋。

  她推开东厢的门,就见秦御已站在了门边,也不见他眼神变化,有所举动,就这样站着,便若一座山般,压得她瞬间就呼吸不畅了。

  顾卿晚还惦记着在灶房里两人的不欢而散,懒得搭理他,翻了个白眼,便迈步挤进了屋。

  秦御目光在她手上端着的药碗上定了下,这才闪身让开。

  顾卿晚走进去,床上秦逸已被扶着靠坐了起来,他身上穿着件雪白的白绫中衣,衣领上绣着繁复精致的银蓝色花纹,一头墨发也重新束过,齐整的挽在白玉冠中,束冠的玉簪头上镶嵌着一颗龙眼大小的黑色东珠,东珠在幽夜中闪烁着温润的光泽,公子如玉,愈发显得和这简陋的屋子格格不入。

  “给姑娘添麻烦了。”

  迎上顾卿晚打量的目光,秦逸面上神情未变,略点了下头。

  他气质温雅平和,躺在那里,好似只叫人看上一眼,便能受其感染,若暴雨落进汪洋的大海,瞬间被消融掉,也变得平静下来一般。

  顾卿晚方才心头的不舒坦消散了些,正准备往床前走,不想手上一轻,扭头就见秦御迈着大长腿,已经端着药碗到了床前,正扶着秦逸准备亲自喂药。

  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顾卿晚撇撇嘴,如此倒好,当谁乐意端碗喂药当丫鬟伺候人啊?

  见顾卿晚站着未走,秦御看着秦逸用了药,也不知从哪里寻出了一颗朱红色的药丸来,隔空丢给了顾卿晚,道:“今日的解药,明日的还是这个时辰领。”

  顾卿晚本能伸手,下一刻掌心便多了一粒药丸。这一日来她的腹部确实有种灼烧的奇怪感觉,她不敢大意,捻了捻那药,准备回去后便服用,想着便转了身。

  “等一下。”

  温淡的声音响起,顾卿晚停下脚步,回过头,就见秦逸轻轻推开药碗,却是自床榻里边儿拿出一个精致的青花瓷葫芦状小瓶来,冲顾卿晚道:“这是上好的金疮药,对姑娘脸上的伤口愈合应该有帮助,还剩一点,姑娘若不嫌弃便拿去用吧。毕竟今夜若非我们兄弟,姑娘的脸也不必再遭大罪。”

  顾卿晚愣了下,望向那瓶子,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要是他们还有药,那先前妖孽在灶房又是干什么?自虐?

  莫非妖孽还是个自虐狂?

  顾卿晚几乎是震惊的扭头看向了秦御,有种发现大秘密的感觉,心都噗通通跳了起来。

  秦御虽然不明白,顾卿晚怎么会突然满眼震惊的看向了自己,可却清楚她这会子没想什么好事儿。

  见她面色极为古怪,他稍稍想了下便明白了过来,心中冷笑,面上倒丝毫不显,从秦逸的手中取过了瓷瓶,两步便到了顾卿晚面前,执着瓷瓶,难得的竟是解释了一句,道:“这药虽好,却太少,于我的伤没用!你再敢胡乱猜度,用这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爷,爷挖了你的眼!”

  他说着便将瓷瓶塞进了顾卿晚的手中,见顾卿晚还是愣愣的,便又道:“你那伤口用上此药,也便一夜功夫便可结痂,只凡事都有利弊两端,愈合这般快,祛疤效果便可想而知不会好了,不过你那脸,爷看也没恢复的可能,左右已经毁了,还是少让自己受点疼吧,毕竟……你那么怕疼嘛。”

  秦御说着,语气已是讥诮了起来,目光往顾卿晚的手臂上扫了下,好似她方才包扎手臂都是小题大做,引人嗤笑。

  秦御的意思,其实顾卿晚是听明白了的。

  他是想要提醒自己,那金疮药虽能让伤口快速愈合,可怕是以后伤痕会明显,毕竟她的伤在脸上,让她谨慎使用。

  可明明是提醒的话,偏被他这等毒舌之人说的没了半点暖气儿。

  顾卿晚捏着瓷瓶,却笑了起来,抬手摸了摸脸,道:“公子说的是,左右我也不是那等靠脸吃饭的人,不像公子您,生就了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儿,可得好好爱护哦。”

  她言罢,转身便走,几步跑出厢房没了影。

  屋中,秦御光洁的额头上暴起了青筋来。

  如花似玉,靠脸吃饭!好!真好!

  秦逸靠在床上,耳边甚至听到了秦御手指骨节被捏的咯咯响的声音,他不由晒然一笑。

  秦御平生最厌旁人拿他的脸说事儿了,先前瑞珠郡主不过赞了声,燕广王穿红衣比女子还好看,结果就被秦御丢进了荷花池里去,差点没了命。

  如今那姑娘竟然用如花似玉来形容他这个弟弟,也真是……够胆量啊!

  ------题外话------

  今天更了五千字哦,美人们怎么表扬爷?

  哈哈,谢谢蘩芜60朵花花、、寿司晴、芸芸悦投的评价票,求评价票,要五颗星,经典必读哦,这个和淘宝的好评是一样滴,投个四星就是中评,分数立马就下来了,所以大家投评价票要么投五星,要么就表投,呜呜,素素不要中评啊,么么哒。

  另外,有读者反映手机端目录混乱,遇到目录乱,请大家点会员中心,设置里面有个清除缓存,清除下就正常了,唉,潇湘系统抽风,木办法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15 如花似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