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竹马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虽然秦御提醒过那金疮药用过后,脸上疤痕难愈,可顾卿晚却不以为然。

  她如今没有更好的药可用,此刻脸上覆的药膏,是庄悦娴去青楼给姑娘化妆得的赏钱买来的,药钱加起来只怕也抵不上秦御给的那金疮药的瓷瓶贵。

  不管金疮药会不会留深疤,她如今脸上这个覆了三天还长不好伤口的膏药反正是肯定会落下深疤的。

  故而,顾卿晚回到耳房见庄悦娴已经累的躺在床上睡着了,她便悄然收拾了一盆热水,拆开脸上缠裹着的细麻布,洗掉膏药,拔开了那青花小葫芦瓷瓶。

  倒了倒,果然里头就剩下一瓶底的药粉。

  顾卿晚不仅了然了,那妖孽手臂上的伤口已经感染腐烂,要疗伤就要先剜掉烂肉,血流如注,这么点伤药倒在上头,根本就没法止住血,反倒药粉会立刻被血冲走。

  怪不得他说没用,倒是便宜了自己。不过两人正被追杀,金疮药正金贵,有点总是好的,这时候拿出来给了自己,倒也算仁义。

  药粉是白色的,闻着有股淡淡的药香,没有镜子,又不能对着水盆抹药,顾卿晚便摩挲着感受着伤口所在,用手轻轻往脸颊上洒。

  药粉触及肌肤一阵疼痛,不过很快竟然就缓解了,反倒有些清清凉凉的,一晚上都在纠缠着她的那火辣辣的感觉消失了。

  果然是好药!

  顾卿晚想着,将药粉一点不浪费全都覆在了脸上,又用干净的细麻布将脸缠绕起来,这才爬上床。

  她没拿到被子,钻进被窝时到底惊醒了庄悦娴。

  见庄悦娴睁开了眼眸,顾卿晚不觉嘿嘿一笑,道:“床小,放两床被子就挤了些,我还是和嫂嫂盖一床吧。”

  她小孩似的拱进了薄被中,庄悦娴好笑的摇摇头,也没怀疑什么。

  两人重新躺好,外头夜凉如水,庄悦娴眯了一觉,这会子倒没了睡意。而顾卿晚许是这几天一直在晕睡,也许是今夜过的太刺激,头脑高度兴奋,这会子竟也有些睡不着。

  庄悦娴躺在那里,感受着旁边顾卿晚身上传来的温热,一时倒想起了今日在青楼听到的一件事来,心里愈发有些七上八下的,驱散了睡意。

  旁边顾卿晚又翻了个身,面对着自己,庄悦娴到底没忍住,睁开眼眸,问道:“晚姐儿,你实话和嫂嫂说,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娄闵宁呢?”

  顾卿晚正用左手揉搓着右手腕上的玉莲胎记,不停琢磨着,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听到庄悦娴的话,一时间便没反应过来,睁开眼睛,迷茫地道:“嫂嫂说谁?娄闵宁是谁?”

  庄悦娴见她这般模样,顿时心便沉到了谷底。

  娄闵宁,当今太后的亲弟弟,镇国公府的世子,十六中进士,虽非一甲,可却是二甲传胪,今年刚刚及冠。

  镇国公娄府和徐国公府乃是世交,娄闵宁比顾卿晚大四岁,幼时,因丧母,顾卿晚常常被接到外祖徐国公府去小住,和娄闵宁便也算熟悉,说起来倒是青梅竹马。

  四年前在徐国公老夫人做主下就此定下了亲事,其后娄闵宁便跟着当今大儒云意先生出京游历去了,这一去就是几年,本来婚期定在了今年八月,可谁知顾家一夜倾覆。

  若非如此,再过两个月,便是顾卿晚大婚的日子了……

  今日她在青楼听到有人提及娄闵宁,言道其跟着云意先生在崇州参加了一年一度的江宁学院文会,作诗一首,诗才惊艳了整个崇州学子。

  如今大抵已启程返回京城,却不知他这时候回京,是还惦记着和顾家的亲事,回来准备大婚,并不知道顾家倾覆一事儿呢,还是已忘记了小姑,只是远行已久,该回来了。

  忆及顾家倾覆前,小姑还收到了娄闵宁的信,庄悦娴心情反倒愈发沉重。

  若是娄闵宁之前就知道顾家的事儿也就罢了,若然他不知道,心里还惦记着小姑,这今后只怕还有的折腾。

  更重要的是小姑,一心念着娄闵宁,若非为此,当日又怎么下得了狠心,连那么绝色倾城的脸都毁了,还不是怕真进了青楼,脏了身子,没了清白,辜负了娄闵宁的一片真心。

  可这女人的脸几乎可和命等同了,如今脸毁了,身份也没了,两个人一个是罪臣女眷,甚至还不如身家清白的平民百姓,一个是国舅爷,正风流得意的少年进士,又是未来的镇国公。

  婚事早莫提了,往后还能有什么结果?

  此刻见顾卿晚竟表现的好像忘记了娄闵宁是谁一般,庄悦娴的心里愈发担忧难受,禁不住抓了顾卿晚的手,道:“晚姐儿,你可莫再胡思乱想,做傻事了啊!娄世子便再好,如今也已非良配,以前的就让它过去吧,啊?!”

  顾卿晚这会子才反应过来,脑海中映出一张俊美清朗的脸,心头甚至感到了一阵疼痛的收缩,她蹙了蹙眉,知道这是本主的意识残留。

  也可见本主对娄闵宁用情至深,不然当初哪里就有勇气毁了一张脸,那时候她是存了死志也要保全清白的。

  脸上受伤后,本主就没了求生的心,一夜间发起高烧,放任自己丢了命,这才有了她的到来。不过,想必本主也是不甘心的吧,不甘心就这样结束,所以身体里才留了这样激烈的情绪。

  揪心,疼苦,不甘,绝望。

  这还是顾卿晚接收这身子后,头一次感受到这样强烈的感情,可见这个娄闵宁的特别。

  神情恍惚了一下,顾卿晚回过神来,明眸清亮了起来。

  她就不是顾卿晚,更不是她非要进顾卿晚的身体的,前世她活的好端端的,若非顾卿晚寻死,说不定她还在工作室里睡着呢,她可不觉得自己欠了顾卿晚什么。

  在她看来,反倒是顾卿晚欠了她的,若是顾卿晚好端端的,说不定她也不至于跑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来。

  故而,她不可能替顾卿晚去喜欢谁,更不可能替她去完成什么梦。

  “嫂嫂放心,我都明白,如今我碾落成泥,他却是天上的云,哪里会再有什么交集?”顾卿晚说着,见庄悦娴一脸狐疑不信,便又装出黯然伤神模样来,幽然又道,“更何况,我的脸都成了这般模样,我只恨不得再不要见他才好,这样还能留下些美好的回忆。”

  庄悦娴双眸一红,叹息着摸了摸顾卿晚的头,道:“好了,睡吧。”

  被这一打岔,顾卿晚倒没再惦记那玉莲花胎记,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翌日,天不亮,庄悦娴便起身,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没惊动还在熟睡的顾卿晚,套了衣裳便匆匆出了屋。

  她要出门去购置些菜品,小姑清醒了过来,人也精神了,她昨夜又得了足有二两银子的赏钱,打算到菜市上买点好的给顾卿晚补补身子,顺道再将大夫请过来,好给顾卿晚再看看。

  洛京城的各坊市都有菜市,离的倒不远,庄悦娴买了半只鸡并一些清淡的菜蔬,拎着匆匆往回赶,刚走到胭脂巷,就见几个人也正冲巷口赶来,她扫了眼,那领头穿着绯色袒胸高腰襦裙的正是紫夜楼里的老鸨莺娘子。

  她昨儿夜里就是去给紫夜楼的海棠姑娘上的妆,按说青楼夜里通宵达旦的欢愉,这会子早该闭门歇息了,这些人怎么一早倒跑到了这里来?

  庄悦娴正觉奇怪,刚好那莺娘子看了过来,一眼瞧见提着菜蔬的庄悦娴,顿时脸色就冷然了起来,柳眉倒竖,指着庄悦娴便道:“在那里!敢联合明月楼害我楼里的姑娘,还不快去把她给老娘抓回去!”

  闻言,几个龟奴顿时便向着庄悦娴冲过去,拧住她的手不顾惊叫便往前头的紫夜楼去了,只剩下菜蔬掉了一地,被隔着门缝偷瞧的修脚汉子王狗子嘿嘿笑着拎回了家。

  ------题外话------

  秦御:哪儿蹦出来的竹马,滚粗!

  晚晚:赶什么人啊,这会儿知道急了?

  秦御:嗯,爷怕你祸害人家大好青年

  晚晚:其实你是想说,让我只祸害你吧?

  秦御: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鉴定完毕

  竹马娄闵宁由蘩芜客串

  谢谢辣椒姐54送滴99朵花(妞你可算来了)梦梦140、阶上新雪各一朵花、娴悦伴生一张评价票,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16 竹马》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