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人命官司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御从院中出来时,小巷里已经没有了顾卿晚的身影,此刻正是早忙之时,巷子里很是热闹。

  站在自家院子里隔着院墙闲谈的、端着饭碗蹲在门口吃饭的、刷锅水往巷子里泼洒的,东家的孩子惹了事儿,西家婆娘堵在门口对骂的……

  秦御身影宛若一道影子,闪来纵去,未曾惊动任何人出了巷。

  顾卿晚已经问清楚了紫夜楼的所在寻了过去,和旁的忙碌了一夜闭门歇息,安静非常的青楼楚馆不一样,没临近那紫夜楼,顾卿晚就瞧见那里门口围着一群人,指指点点,极为热闹。

  她快步走了过去,未曾莽撞的往里冲,只站在人群外细细听着。

  “那海棠姑娘真的死了?”

  “可不就是死了嘛,你说她死就死了吧,竟然还连累了千总王大人家的公子。”

  “哎呦,那王大人家的公子如今怎么样了?”

  “说是晕迷了,这不,今儿一早王府就拉着半城大夫进了府,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呢。”

  “……”

  围在门前的多是这条烟柳巷上谋生的龟奴、妓女、丫鬟之类的,如今紫夜楼出了事儿,难免便有些幸灾乐祸,叽叽喳喳地聊的不亦乐乎。

  顾卿晚隐在人群后,一听竟然是死了人,顿时心就凉了半截。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昨儿夜里那个叫小红的丫头,就说她们姑娘晚上要招呼什么洛京卫千总王大人的公子。

  难道死的就是嫂嫂昨夜上妆的那姑娘?所以嫂嫂才被紫夜楼拿了下来?

  紫夜楼想要干什么,将紫海棠的死算在嫂嫂的身上,用嫂嫂来平息王家的怒火,将杀人谋害王家公子的罪名都推到嫂嫂身上吗?

  顾卿晚禁不住手心溢出了汗水,扯了扯前头一个看热闹的婆子的衣裳,道:“婶子,这里出什么事儿了?”

  那婆娘回头见顾卿晚头上戴着帷帽,只当她是哪个楼的姑娘,也不在意便道:“紫海棠,知道吧?这紫夜楼今年新来,如今最红的姑娘,昨儿夜里招待那千总王大人的公子吃酒,结果今天早上发现死在了床上,那王公子回府以后也不省人事了,到现在听闻还晕迷着呢。这下子,这紫夜楼算是惹上人命官司,摊上大事儿了!”

  顾卿晚倒抽一口气,道:“怎么会这样,天哪,是谁这样丧心病狂,竟然害紫海棠那样娇滴滴的姑娘?”

  她的反应显然取悦了那婆娘,婆子更加兴奋了,口沫横飞的道:“听说,紫海棠一张脸都是黑的,尤其是那嘴唇,乌黑乌黑的,这是中毒了!都说是昨儿紫海棠从外头请过来化妆的娘子趁机在妆盒的胭脂水粉里下了毒,那王公子和紫海棠亲热,沾染了妆粉这才晕迷不醒的。”

  那婆娘见顾卿晚凝眸不语,便又道:“可惜了,本来紫海棠姑娘今年有望成为比丑盛会的花魁呢,若是如此,这紫夜楼就连着两年做了魁首了!可不就一跃风头压过所有青楼,再难有人望其项背了?结果竟然这关键时候生出此等事儿,惹上了人命官司不说,连能争夺花魁的紫海棠姑娘也死了。”

  顾卿晚听的心思微动,道:“什么比丑盛会?”

  婆娘面露诧异和狐疑来,神情也有些戒备起来,道:“你不是这南城楼子里的姑娘?”

  顾卿晚便忙道:“我是新来的,才还不到一个月呢,所以不大清楚这里的事儿,姐妹们也不肯告诉我……”

  婆娘面露了然之色,这楼子里姑娘们争风吃醋厉害着呢,听这姑娘的声音便是个大美人,想必是受到了排挤,便好心的滔滔不绝将这比美和比丑的盛会说给了顾卿晚听,又道:“这紫夜楼已经连着拿了两年比丑盛会的魁首,一年比美盛会的魁首,其它的两次比美机会,都是让明月楼占了去,今年若是明月楼比丑赢了,这两楼算是扯平了。可若是紫夜楼今年比丑再占了魁首,那紫夜楼可就要成为名副其实的龙头老大了,听说老鸨莺娘子今年力捧的就是紫海棠姑娘呢,可惜了……”

  顾卿晚也点头附和,道:“是可惜了。”

  她却听出了些眉目来,这青楼之间也是竞争激烈,明显是在争夺这领头的位置,明显是紫夜楼风头太盛,这才引来了事端,而嫂嫂庄悦娴无意间搅了进去。

  她们一家子外来户,又是罪官家眷,无权无势,无财无人,这时候紫夜楼不拿庄悦娴顶缸那才奇怪呢。

  顾卿晚正蹙眉想着就听人群传来了动静,道:“快看!人出来了!哟,这是要上官府告状去吧,怎么尸首都抬出来了。”

  顾卿晚踮起脚尖从人群缝隙中望过去,果然就见紫夜楼的门已打开,两个妖妖娆娆的女人搀扶着一个半老徐娘,三人哭哭啼啼的走了出来。

  那中间的应该就是紫夜楼的老鸨莺娘子,她瞧着也就三十来岁,风韵犹存,脸色苍白,哭的花容失色,一面靠在人身上,一面甩着帕子抹着眼泪,哭喊着,“我的女儿啊,是什么狼心狗肺的东西,这样狠心的害了你……没天理啊!”

  后头龟奴们抬着一张床板,上头依稀现出个人形来,用素白布盖着。再后面推推嚷嚷的又出来几个人,顾卿晚瞳孔一缩。

  那被两个龟奴押在中间,踉踉跄跄走出来的正是庄悦娴,她这会子已是鬓发散乱,脸颊上还带着红肿,唇边有血丝,形容非常狼狈。

  顾卿晚心口一痛,本能地就要往前挤,脚步刚迈出,手臂便被一道力量拉住,直扯地她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她本就站在人群后,这一退,便退出了人群,瞬间便没了庄悦娴的人影。

  顾卿晚急的扭头,就见那拉着她的不是旁人,竟然是带了个旧毡帽,遮挡了大半张脸的秦御。

  “放开我!”

  她挣扎了两下,秦御却未曾放手。

  他拉着她转身就走,他的手就像是钢筋凝铸而成,钳着她,贴着的肌肤一片滚烫,哪里能挣脱的开?

  顾卿晚被拉到了一条无人的小巷,秦御才厌弃的丢开了手。

  “你干什么?”顾卿晚拧眉怒叱。

  秦御却冷笑了起来,道:“你冲上去做什么,也想进衙门尝尝板子的味道不成?”

  顾卿晚方才也是见庄悦娴情况实在不好,一时情急才那般不管不顾,此刻闻言自然也明白秦御是好心了。

  可她这会子满心烦躁,瞧着秦御这张黑面模样就不爽,口气自然也不可能好,回道:“我便是想去衙门做客也和你无关吧。”

  秦御居高临下看着顾卿晚,他头上戴着一顶破旧的毡帽,帽檐往下压着,盖住了大半张脸,一张妖异的俊面隐在阴影中,愈发显得神情冷凝,轮廓分明,眉目凝霜,眼神迫人。

  气场全开的妖孽,着实有些吓人!

  顾卿晚受不住,缩了缩肩,舔了舔唇,不自觉退后了两步。

  谁知秦御并未将她如何,竟是转身就走。

  顾卿晚倒有些傻眼了,正不明所以,就见秦御的肩头上兔兔突然蹦跶了出来,跐溜一下便从秦御的身上跳下,跑到了她的脚边儿,两手抓着裙摆,没两下便上到了她的身上。

  小家伙倒是会选地方,竟然一屁股坐在了顾卿晚鼓囊囊的胸口上,仰着头看着顾卿晚,吱吱的叫了起来。

  前头秦御也站定了,转过身来,目光冷冰冰地扫了过来,笔直地盯了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目光太冰冷太具攻击性了,顾卿晚突然觉得浑身不对劲起来,明明知道他盯视的是坐在她胸上的兔兔,可垂头间眼里看到的便不是坐在那里的兔兔,反倒是少女因纤瘦,腰肢太细而愈发彰显出来的某处。

  好像这外裳也不大合适,紧绷绷的,有种快要撑崩的错觉。

  顾卿晚脸上一热,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没将兔兔赶紧拎开,反倒是抬起双手来,挡住了胸口。

  ------题外话------

  二更到,花花滴在哪里,哈哈,谢谢朵花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19 人命官司》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