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要命的知府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个孙知府,看似严正公明,审案手段不凡,有条不紊的,可其实并不然。

  顾卿晚发现他一直在偏袒紫夜楼,根本就是在偏听偏信紫夜楼的,人证物证,所有证据都是紫夜楼自行提供的,孙知府根本就不管庄悦娴的喊冤。

  且这案情之中,疑点重重,全是破绽,顾卿晚便不信那孙知府没察觉,可他根本就视而不见。

  现在明月楼的人还没有传唤到,就要先二十板子红头签要了庄悦娴的命,到时候明月楼的人就算来了,那也是死无对证,必须认下联合庄悦娴谋害紫海棠的罪名。

  到时候才是有口说不清,死无对证!

  这紫夜楼他娘的是孙知府开的吧!

  顾卿晚想着,不由便骂出声来,道:“紫夜楼的老鸨不会是孙大人的姘头吧,如此审案,当真是公正严明!”

  她不掩嘲讽,声音便也有些大了,顿时便引得旁边有人看了过来,见顾卿晚带着帷帽,姿态却透着股超脱不凡,有人不觉问道:“这位姑娘如何这般说?我看这孙知府审案,很是公正有条理啊。人证物证俱在,这凶手却拒不认罪,确实该动刑啊。”

  顾卿晚却扬眉,见这人言罢,更多人看了过来,便扬声道:“哦?我且问你,若然那毒药融在胭脂水粉之中,又是此等致人性命的剧毒之物,那庄氏为紫海棠上妆,难免要先接触这些脂粉之物,何以她会没事儿?就算回去后,庄氏立马净手,那手上也必定留下痕迹才对,要知道那位王公子,可是和紫海棠亲近了一下,不小心沾染了一点紫海棠脸上的胭脂,到此刻都还晕迷不醒呢。”

  “这……”顾卿晚的话落,顿时众人便有些面面相觑,心怀疑惑,也发现了这天大的破绽来。

  “对啊,这样简单的道理,我怎么没想到!对,对,这不合常理啊。”

  “大人,这里头定然还有蹊跷,既然毒下在脂粉之中,为何庄氏也接触了脂粉,却一点事儿都没有呢。”有人便大声的将此疑问吆喝了出来。

  这一片众人听了顾卿晚的话,议论纷纷的,声音很大,引起了一阵骚动,公堂上是不可能听不见的,可那孙知府偏就做没听到的样子,还冲师爷使了个眼色。

  那师爷当即便催促着,让衙役去拖庄悦娴,动作快着点。

  庄悦娴此刻面色煞白,早已站起身来,眼见衙役冲了过来,她沉喝一声,道:“你们都别靠过来,敢碰我一下,我便此刻就冤死在这堂上!”

  她说着竟是一把抽出了头上束发的银簪子,用尖锐的簪头抵在了最薄弱的咽喉上。

  她竟这样刚烈,在堂上如此行事,衙役们一时间倒真不好逼近了!

  要知道如今可是众目睽睽,倘若这女人一簪子刺死了自己,口中还喊着冤枉,那岂不就成了以死表清白了?

  到时候只怕人们要说,是知府大人帮衬紫夜楼,生生逼死了无辜的妇人,这案子能不能结成死案还不好说,孙知府却先要惹一身骚。

  庄悦娴见衙役僵住,便怒目瞪着孙知府,道:“大人审案难道就只听信一面之词吗?民妇说了,民妇不知身上怎会有一包银子,更不曾下毒谋害任何人!民妇和明月楼更是有仇,若非明月楼相逼,民妇的小姑也不会自毁容貌,差点死了!民妇恨明月楼都来不及,又如何会伙同明月楼行凶杀人呢?更何况,方才堂下的质疑声,难道大人都不曾听到吗?若果是民妇趁上妆下毒,何以民妇的手会完好无损!?”

  庄悦娴声音因情绪激动而愈发清脆,声声血泪,句句逼问,整个人站在那里更是坦坦荡荡,毫不心虚,只有滔天的冤枉和愤恨。

  她出身高贵,气质本不凡,此刻虽然狼狈,可却更显端庄凛然,令人信服。

  众人的目光也是雪亮的,听了庄悦娴的话,一时议论纷纷,愈发怀疑起来。

  孙大人却全然没有想到会有如此逆转,原道只是个普通妇人,却不想竟是这样的难缠,且伶牙俐齿,蛊惑人心,竟然信手拈来。

  这妇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身上还有股说不出的气势,她这样凛然,竟然让孙知府感受到了一股可笑的威压,有些心虚,不敢于她对视起来。

  “这庄氏说的有道理啊。”

  “我看这妇人面容端丽,眉目清宁,可不像是作奸作恶之人。”

  “大人,会不会是哪里弄错了?”

  ……

  堂上暂时僵持,堂下议论纷纷,顾卿晚见庄悦娴一时半会儿的出不了事儿,这才心思浮动,细细思索起来。

  她原本觉得这事儿是明月楼为了争夺魁首的位置,谋害紫海棠,从而让紫夜楼惹祸,难以和其争锋。

  而紫夜楼,却是因为紫海棠之死牵连到了那千总王公子,又猜出了明月楼所为,这才嫁祸到嫂嫂身上,扯明月楼下水。

  可这会子她却不这样想了,若真是明月楼做的,那明月楼既然敢谋杀了紫海棠,便是有恃无恐,定然要打点好官府这边的,可如今孙知府明显要顺着紫夜楼的意思,置明月楼于死地!

  这不合乎逻辑,明月楼也许并非幕后推手。

  可既然是明月楼和紫夜楼两楼相争,大抵也不会牵扯到旁的青楼,左右旁的青楼和这两楼比实力相差太大,就算这次能夺得魁首,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那么,会不会是那紫海棠自己惹来的祸端?

  大抵也不会,她一个青楼妓女,又有谁会如此大动干戈的行此谋杀之事儿。花无百日红,这话用来形容青楼妓女再合适不过,真要于紫海棠有私仇,只要等紫海棠被梳笼,渐渐成了残花败柳,随便花几个银子就能成为恩客,还不是随意折磨?

  那么种种可能被排除后,便只剩下一个真相!

  那便是这出戏,乃是紫夜楼自导自演,贼喊捉贼!目标便是在比丑盛会前,彻底的摧毁唯一的竞争对手明月楼。

  若然真是这样,那孙知府在其中又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会不会紫夜楼背后站着的就是孙知府?他帮助紫夜楼坐稳洛京青楼第一把交椅,同时陷明月楼于杀人的罪名中,正大光明地吞并了明月楼,从此财源滚滚。

  若是这样,孙知府的偏听偏信,要在明月楼的人到来前,就打死庄悦娴,将此案做成铁案,这些便都有了解释,且合情合理,顺理成章!

  想着这些,顾卿晚浑身冰冷,因为若她都猜对了的话,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孙知府是不可能让庄悦娴有喘息机会的!

  “呵,这孙俊伟倒是打的一手好牌,看来今日是非要你嫂嫂的命了。”

  似是回应她心中所想,背后头顶上响起淡淡的男声,因压着声音,便显得有些沙哑低沉,几不可闻。

  顾卿晚却分明听到了,若然她之前所想都是猜测,此刻听到秦御的话,便算是证实了,并非只有她这样想。

  秦御这人虽然可恶,可顾卿晚却瞧的出,他非等闲之辈,既他也如此肯定,那么便错不了。

  怎么办?凭她一介孤女,罪臣女眷,又如何从一方知府手中夺下人命来!?

  顾卿晚正焦灼,但闻身边突然喧嚣一片。

  她骇了一跳,回头去看,就见有衙役趁着庄悦娴不注意,竟是欺近她身后,一掌劈下,庄悦娴晕倒在地,手中银簪也掉落在地,发出叮当一声响。

  孙知府骤然一拍惊堂木,竟是站起身来,虎目圆瞪,盯着晕厥过去的庄悦娴,道:“大胆妖妇,巧言令色,竟敢蛊惑众听!人证物证俱在,却还巧言自辩,咆哮公堂,威胁本官,何等猖狂,来人,给本官泼醒她,继续行刑!”

  他言罢,一个衙役不知从什么地方端了一盆水来,哗啦一声,尽数倾倒在了庄悦娴的脸上,不待庄悦娴回过神来,便被托起,欲往廷凳上按。

  这一番变故来的太快,顾卿晚反应过来,一把就抓住了秦御的手,急色道:“怎么办?”

  ------题外话------

  谢谢阶上新雪1颗钻石、朵鲜花、寿司晴26朵鲜花、蔡朵鲜花、评价票寿司晴2票阶上新雪1票娴悦伴生1票阶上新雪1票加加宝贝1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22 要命的知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