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伪证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孙大人原本觉得顾卿晚一个丫头片子,根本就闹不出什么花儿来,大抵也是垂死挣扎,在拖延时间罢了。

  岂料他是真想岔了,也不知是这丫头运气太好,还是真神机妙算,竟然就这样让紫夜楼提供的物证被推翻了,且紫夜楼自己也搭了进去,洗都洗不清了。

  堂下的百姓们愈发相信顾卿晚姑嫂二人,吆喝着,让他明察秋毫,孙知府额头冒汗,双目阴沉,冲着师爷丢了个眼色。

  顾卿晚留意到,那师爷悄无声息的绕进了内衙去,只怕是会有所动作。她不免蹙了蹙眉,却也无能为力。

  不过,事态到了这一步,再对庄悦娴用刑,那这屈打成招的就太着于痕迹了。孙知府一时倒也没再相逼,堂中陷入了僵局。

  正在此时,外头一阵骚动,有人道:“快看,明月楼的容娘子被带过来了!”

  说话间人群散开了些,容娘子哭着喊着被衙役押了进来,她鬓发散乱,跪在堂上便磕头道:“大人,冤枉啊,奴家是正经做生意的,从来循规蹈矩,怎么可能去买凶害人啊!”

  她说着便捶地嚎哭了起来,青楼的老鸨,唱念做打那叫一个信手拈来,哭的一个委屈可怜,悲愤凄惨,一面哭一面就跪着去厮打莺娘子,口中喊着,“你这个老贱人,什么货色,整日里竟想着陷害人,污蔑老娘,老娘打不死你!”

  莺娘子也尖叫起来,道:“杀人了,毒害了我女儿,现在又要毒打奴家,大人救命啊!”

  话虽这样喊着,那莺娘子手下却毫不柔弱,和容娘子厮打在了一起,你扯我抓的。两人平日里就是死对头,做清倌人时,争花魁之位,当了老鸨,争青楼领头之位,谁都想压对方一头,却一直谁也没能如愿,现在一招开打,简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瞬间便滚做一团,衣衫散乱,不成体统。

  众人目瞪口呆,便连堂上端坐的孙知府也震惊不已,一时看傻了眼。

  顾卿晚却趁此时机靠近廷凳,推开傻愣看女人厮打的衙役,将被按在廷凳上的庄悦娴拉了起来。

  “嫂嫂没事儿吧?”

  “无碍,晚姐儿你不该来的,这孙知府只怕……”

  庄悦娴神情焦急而担忧,顾卿晚知道她也瞧出了孙知府的偏驳来,拍了拍庄悦娴的手,令她稍安勿躁。

  “快分开她们,成何体统!”

  孙知府重重拍打着惊堂木,待得两人重新跪好,堂下却又传来骚动,接着那师爷禀道:“大人,周记药铺的周掌柜在堂下等候,言道他知道是何人下毒,请求上堂作证。”

  孙知府双眸微亮,点头道:“带上来。”

  片刻便有个穿圆领衫的中年男人跪在了堂上,道:“大人,五日前已经入夜,小店已关门,却有人偷偷摸摸敲开了小店的门,那人要了几样药材,皆是含有剧毒之物,小人本是不予售卖的,可当时那人硬是塞给小人一百两银子,小人一时鬼迷心窍,便不顾朝廷禁律,售了她。后来小人这心里便总有些七上八下的,前日小人在街头恰好又撞上那前往医馆买药之人。当时她到医馆虽带着帷帽遮遮掩掩的,可小人还是从身形一眼将她认出,小人尾随其后,这才知道那买剧毒之药的竟是明月楼容娘子的丫鬟翠儿。”

  这周掌柜说到此处,四周已是一片唏嘘哗然,就听周掌柜又道:“小人今日听闻明月楼下毒一事儿,思前想后,总觉得此事甚大,不敢隐瞒,故而前来作证,也自首私下售卖剧毒药物的罪名,请大人看在小人于案情有功的份上,从宽处置啊。”

  周掌柜前来自首,势必要跟着遭殃,朝廷是不准医馆私下售卖大量的带剧毒的药材的,这周掌柜不仅做了,结果还惹出了人命来,自然也不能轻易饶过。

  正是因此,众人便立马信了周掌柜所言,一时间情形再度翻转。

  “难道竟真是明月楼害人?”

  “可方才那荷包经辨味儿,明明是紫夜楼的人塞给那庄氏的啊。”

  “此案可当真是扑朔迷离,愈发难辨了。”

  ……

  却与此时,师爷又给莺娘子施了个眼色,不动声色的对了个口型,莺娘子福灵心至,哭着磕头道:“大人,奴家也有罪,奴家先前因死了女儿,太过激愤,太想让凶手伏法,便……便鬼迷心窍,让紫红往庄氏的怀中塞了荷包,并诬陷于她,此乃奴家的不是,可奴家敢对天发誓,奴家绝对没有冤枉那庄氏,我女儿紫海棠确实是庄氏所害啊,那些带毒的胭脂水粉,已足够证明此点……”

  她说着突然神情一亮,好像想起了什么来,又大声道:“对了,奴家想起来了,昨日紫海棠的丫鬟小红好像提过,庄氏给紫海棠上妆时,借故说手上有伤,她是带了鹿皮手套给紫海棠上的妆!”

  孙知府眉目一锐,道:“小红可在?”

  “奴婢在……是,是这样的,昨日上妆时,那庄氏确实说手上有伤,怕将污秽血迹弄进了脂粉中,我们姑娘便让奴婢寻了一双鹿皮手套给其带上!”

  顾卿晚望去,就见跪在那里信口开河的正是昨夜跌坐在厢房门口喊鬼的那小丫头,昨儿倒没瞧出来,这小丫头胆子竟如此之大,做起伪证来,竟然也滔滔不绝,半点不见心虚。

  “这便对了,正因带了手套,庄氏才经手染毒胭脂而毫发无伤。”

  “此事定是明月楼联合庄氏所为,不然庄氏为何会想着去带手套?”

  “说的是,紫海棠是紫夜楼如今最红的姑娘,为紫夜楼每日进斗金不止,紫夜楼疯了才会自行谋害海棠姑娘来嫁祸旁人。”

  ……

  一时间案情再度全面翻转,倾向了紫夜楼。

  莺娘子抬起头来,阴冷的目光扫了眼顾卿晚姑嫂二人,接着又洋洋得意的看了眼容娘子。

  容娘子面色发白,浑身颤抖,却只能喊着冤枉,冤枉,而别无他法。

  眼见孙知府如此一手遮天,庄悦娴身子晃了晃,被顾卿晚用力扶住,她不由看着顾卿晚落下泪来,道:“你不该来的,不该来的……”

  顾卿晚自然也瞧出来了,这孙知府如今是势在必行,到了这一步,那明月楼就是他吞进口中的肉,别指望他能再吐出来。

  所谓破家县令,灭门知府,莫概如是。

  到了这个时候那孙知府倒是不着急了,沉声道:“容三娘,你口口声声说不曾谋杀紫海棠,可有实证自辩?”

  容娘子这会子已经被吓的乱了方寸,她只能不停的磕头,口中喊着,“大人,他们血口喷人,奴家没有让翠儿去什么医馆买毒药,奴家没有啊!”

  孙知府却扬声道:“传翠儿上堂。”

  那翠儿很快便被带了过来,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旁边跪着的周掌柜,即刻指着她,道:“没错,是她,小人绝对不会认错!”

  “大胆翠儿,三日前入夜,你偷偷敲开周记药铺的门,用一百两银子买下数种带毒草药,你可认罪?!”

  孙知府言罢,衙役们手中水火棍齐响,翠儿浑身发抖,脸色苍白的抬头,正正对上师爷看过来的锐利眼眸,师爷脸上带着狞笑,双眸一眯,翠儿一个哆嗦,磕头道:“大人饶命啊,婢子都是听容娘子的,婢子……婢子就是个跑腿的,不知道容娘子要拿那些草药害人啊。”

  她这一言,再度满场哗然,这等于案情已明明白白了。

  就是明月楼欲争夺青楼领头位置,谋害紫夜楼当红姑娘。

  孙知府冷笑起来,道:“来人,人证物证俱在,不容凶手抵赖,容三娘,庄氏拒不认罪,给本官各打三十大板,庄氏小姑顾氏扰乱公堂,包庇庄氏,恐为帮凶,亦杖责三十,即刻行刑!”

  孙知府言罢,嗖嗖嗖的便丢下来一堆的红头签来。

  庄氏只道今日她们姑嫂二人是要交代在此了,心中不甘,想到流放发配的夫君,更是大恸难忍,眼前一黑。

  顾卿晚忙唤了她两声,见衙役冲将过来拿人,方才大声道:“且慢!大人,民女还有一件证物,可证明民女嫂嫂清白,请大人辨认!”

  孙知府没想到她到了现在还负隅顽抗,心中不耐,却道:“巧言令色,给本官打!”

  “大人,此证物事关重大,大人不看可别后悔!”

  顾卿晚再度扬声道,神情中满是冷然之色,竟是丝毫不惧。

  孙知府觉得不大对劲,正犹豫,就听师爷凑近,道:“到了此时,一切尽在掌控,大人倒也不妨看看,若真是她拖延时间,做无谓之事再行杖责便是。”

  孙知府点头,师爷示意衙役上前,顾卿晚这才从袖子中托出用帕子包裹的一物来,交给了那衙役。

  衙役将东西捧到案前,孙知府几分不耐的接过,抽开帕子,却见包裹之物乃是一枚玉佩,他眉头蹙起,面有怒容,只觉这庄氏小姑当真不知死活,到这时候竟然还装神弄鬼,戏弄知府。

  可再看那玉佩两眼,孙知府却陡然瞪大了眼,漫不经心的姿态瞬间一变,捏着玉佩的手一哆嗦,竟是站起身来。

  谁知他起的太猛,腿绊住了椅子,差点没滑倒在地,幸师爷及时扶了一把,才幸免出丑。

  ------题外话------

  谢谢以下亲亲滴评价票:水票、娴悦伴生两票、谢谢Iffy送了66朵鲜花、渡濑悠宇送了9朵鲜花、送了9朵鲜花、阶上新雪送了9朵鲜花,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25 伪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