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燕广王到了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知府衙门对面不远处却是矗立着一间茶楼。

  每每衙门有热闹可看时,一些富贵闲人,不愿去衙门口和寻常百姓挤,便爱在这茶楼中点上一壶茶,要上些糕点之物,一面闲谈,一面看热闹。

  虽然这里是听不到衙门里的声音的,可让小厮来回传个话,却是便利的很,故此茶楼的生意倒也不错。

  此刻二楼的雅间,窗户洞开着,远目望去,正可看到斜对面衙门口的热闹情况。窗边摆着红木雕花高脚花架,其上放着一盆开的正雅致的兰花。

  一只玉白修长的手,漫不经心的拨弄着兰花纤柔细长的叶子,挺拔的身姿微显慵懒的半靠着窗棂,一袭月白银线祥云纹的长衫,镶银蓝的缎带镶边上绣着的精美竹叶纹,于那兰草相映,倒显别样雅致。

  如此距离,对于常人,自然难以听清衙门中的动静,可秦御自幼习武,耳力目力皆是过人,却将衙门中顾卿晚的一举一动尽数看在眼中。

  此刻他及目望去,见衙门里顾卿晚搀扶着庄悦娴出来,秦御手上拨弄的动作顿了下,随手扯下一朵兰来,揉捻了两下,丢在地上,这才豁然转身,推门而出。

  “客官,您这便要走了?需不需要小的给您叫车来?这是您方才另要的糕点,已经给您包好了,您看小的给您送到哪里去?”

  见秦御出来,守着的小二忙忙迎了上来,热情万分的招呼着。

  秦御却看也没看他一眼,只将手抬起,那小二一愣,反应了半天,才恍然,忙忙将手中包好的糕点递了过去。

  见秦御迈步往楼下走,小二也不敢多言,亦步亦趋的跟在后头,心里却直泛嘀咕。

  这位客人当真古怪,瞧这样子,可不是寻常人,可出门吃茶,怎么独来独往,连个下人都没带。这寻常富贵人,哪里会自己拎东西,没得掉了身价,偏这客人就自己拿着糕点。

  可即便手中提着个点心包,人家这背影,也是器宇轩昂,令人不敢直视啊。

  小二嘀咕着跟随下了楼,站在柜台后的掌柜瞧见,也忙忙走了出来,躬身行礼。

  秦御脚步不停,目不斜视,直接往外走。

  掌柜的愣了下,嘴巴动了动,愣是没敢问结账的事儿,他正想着,这么贵气的公子爷,当不至于赖账吧,就听已迈着大长腿跨出门槛的秦御留下话来。

  “茶钱寻对面孙俊伟结。”

  声音落,人已出门去了。

  掌柜这才直起腰来,蹙了蹙眉,有些茫然,道:“对面?孙俊伟?谁啊?”

  小二也愣着,却道:“掌柜的,咱茶楼的对面是知府衙门啊!娘老子的,竟然真是个吃白饭的!小的这就追他去!”

  小二说着就要提脚去追,掌柜的却沉声道:“慢着!咱们知府大人,可不就是姓孙,这名讳可不就是……”

  掌柜哪里敢直呼孙知府的名字,说着脸色微变,小二已是惊呼出声。

  “妈呀,刚那什么人物,吃茶竟然要知府付账,真是牛气。掌柜的,这茶钱,咱还要不要啊?”

  掌柜的回过神来,想了想,却道:“要,怎么不要!咱这可是小本生意!”

  衙门口,顾卿晚和庄悦娴出来后,并没再关心案情其后的进展,自行往城南走去。而堂上,有了小红的屈打成招,很快孙知府就又对容娘子用了刑,其结局自然不用多言。

  退堂后,孙知府回到内衙,吃了一盏茶这才想起,那块帝王绿的玉佩竟然忘记还了,忙叫了心腹曾强来,嘱咐了一番,才将玉交托给他,令其速去追送。

  这厢他刚打发了曾强,便有人来报,道:“大人,外头知茗茶楼的掌柜来,说是有人在他的茶楼里用了茶点,临走吩咐来找大人结茶钱。”

  孙知府闻言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想他堂堂知府,地方上也是土皇帝的存在,就这一亩三分地,又有谁能尊的过他去?

  吃了茶,拍拍屁股走了,末了让他结银子?失心疯了吧!

  孙知府今日诸事不顺,险些办了桩要命的官司,这会子虽然事情圆满解决了,可心里还是压着火气呢,闻言脸色一沉,随手便将茶盏扫到了地上去,怒道:“那吃茶的失心疯,掌柜的缺心眼,你也没脑子吗?什么事儿都来禀!”

  “缺银子寻到了知府府上,这等猖狂之徒,撵了便是,报什么报,赶紧走走。”崔师爷忙上前冲那禀报的小厮摆手。

  小厮战战兢兢应了,转身走了几步,就听后头又响起了孙知府的声音。

  “慢着!去将那茶楼掌柜叫进来!”

  今日事多怪,想到方才在堂上,原本以为如同蝼蚁般的庄氏姑嫂,却差点没捅破了天,这会子孙知府便有些心有余悸,越是看着荒唐的事儿,反而越是放心不下了,遂他又改了主意。

  小厮闻言却愣住,一时有些不知该何去何从,崔师爷见知府大人又要发火,忙催小厮,道:“还不快去!”

  小厮反应过来,转身长袍着去了,片刻那茶楼的掌柜便到了堂中,拜见之后,孙知府令他将那茶客之事细细道来,掌柜不敢怠慢,回道:“那客人是巳时进的店,独身一人,穿一袭月白绣银丝祥云长袍,系着同色腰带,足上蹬方口青缎官靴,瞧着也便不及弱冠年纪,可那气势却颇足,令人不敢直视。长相更是极为俊美……他进了茶楼便独自要了个正对衙门的雅间,点了两碟子茶点,并一壶最好的明前茶,也不让小二伺候,离去时,不曾多说,只道让小的寻知府大人结了茶钱。”

  孙知府听的有些摸不着头脑,蹙眉道:“你说说他的原话,怎么说的!”

  “小的,小的不敢。”掌柜的躬身道。

  孙知府有些不耐烦的拍了下扶手,道:“让你说,你说便是,不管是什么,本官不治罪于你便是。”

  掌柜的这才道:“他说‘茶钱寻对面孙俊伟结’就丢下这么一句,便走了。”

  孙知府闻言,心中微动。从掌柜的描述中,那吃茶的很显然不是失心疯,该是也没人敢闲着没事儿干来消遣他这知府。既如此,那人敢直呼他的名讳,只能说明是位高之人,位高且年轻,不及弱冠之龄,又俊美非常。

  孙知府想到了那枚帝王绿玉佩,放在扶手上的手一紧,沉声道:“你再给本官好好想想,那人有没有什么特别点的相貌体征?”

  掌柜的又想了想,犹豫了下,不大确定的道:“那客官瞧着威仪不凡,小的也没敢细看,可小的总觉得那客官的一双眼眸,好似……好似有些个不大一样般。”

  “怎么个不一样法?可是一双眼眸色彩不大相同?”孙知府已是直起了腰背来,脸上渗汗。

  掌柜经提醒一拍掌,道:“正是,大人这一说,小的也觉得,那客官当真是双眸色彩不尽相同。”

  孙知府闻言豁然起身,面色有些苍白,有些六神无主的,崔师爷也曾听说过,礼亲王次子天生异瞳,也已猜到了秦御的身份,忙忙打发了掌柜下去领银子。

  “大人,燕广王这是到了咱们洛京城了!”

  “废话!本官有脑子,猜得出,你说这王爷是何意?今日本官审案,王爷可是在茶楼,知道的清清楚楚,本官曾冤枉那庄氏姑嫂二人,王爷会不会已经震怒?”这会子孙知府已经有些六神无主,搓着手,不停的在堂中走来走去。

  师爷倒还算清醒,道:“大人务慌,依小人所见,若王爷已然震怒,早便该发作于大人了,又怎会让大人付这茶钱?”

  孙知府闻言,登时双眼一亮,点头道:“你说的是,说的是。能给王爷付着茶钱,那是王爷高看本官一眼呢,这显然不是恼了的意思。可这王爷既不露面,却又有意让本官知晓其到了洛京城,这却又是何意?”

  孙知府也有些摸不清头脑,便道:“贵人的心思,小人实在猜不透。”

  孙知府便扬声道:“那还不快去给本官查,先从那庄氏姑嫂查起,摸清王爷如今到底在何处落脚!快去!”

  不到一炷香时候,那崔知府便面色苍白,满脸大汗的跑了回来,神情惊慌,还没进院子,便大喊着,道:“大人,大事不妙,大事不妙啊!”

  孙知府豁然起身,就见崔师爷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进了堂,哭丧着脸道:“大人,小人打听到那庄氏姑嫂二人如今就在烟柳巷后头的胭脂巷里住着,昨儿快入夜,竟有一队身穿巡防营服饰的人闯进了胭脂巷,挨家挨户的说是要搜查朝廷钦犯,直闹的胭脂巷鸡飞狗跳,家家如临深渊,小人询问过了,住在街头的王媒婆说,那些人个个腰挎宝刀,凶神恶煞,浑身煞气的。”

  “什么巡防营搜查朝廷钦犯?这事儿本官怎么就不知道,去叫黄强过来!”孙知府打断崔师爷的话道。

  他是这里的最高官,城中什么事儿他不知道,巡防营出兵,也需先向他打个招呼才对,更何况,那黄强不是旁人,正是孙知府的内弟。

  崔师爷却摆手,道:“大人且听小人说,方才小人便觉得不对头,已是询问过黄大人了,黄大人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儿,昨儿夜里巡防营也没有任何人出过任务!若非小人前去询问,他根本就还不知道这回事儿!”

  孙知府顿时便感觉到这事儿的不同寻常来了,将今日之事儿,细细又回想了一遍,他蓦然身子一晃,道:“不好!若本官所料不差,那些什么巡防营的人所要搜的朝廷钦犯定是燕广王无疑,也就这尊神佛能引来这样的大动静来,这么说,很可能如今燕广王还在那胭脂巷里,在顾家,对,一定在顾家!快,快,召集人马,速速随本官前去护驾请罪,再晚,你家老爷的脑袋只怕就搬家了!”

  孙知府言罢,急匆匆地便往外跑,崔师爷忙忙拿起桌上的官帽,边追边喊,“老爷,您的官帽,官帽啊!”

  ------题外话------

  谢谢朵鲜花、书童送了9朵鲜花、阶上新雪举人送了2朵鲜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27 燕广王到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