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世态炎凉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卿晚临来时将庄悦娴藏在床板下的荷包都带上了,而庄悦娴受了这一番罪,早便疲累不堪,两人出了衙门,顾卿晚便雇了一辆板车,将庄悦娴扶坐在上头,自己也爬了上去。

  驴车走的很慢,车上顾卿晚用衣袖给庄悦娴擦拭着脸上的污秽,见她唇角都被打流了血,只恨不能那紫夜楼的老鸨去死。

  “嫂嫂没事儿,之前你让衙役给那知府的是何物,为何他就改了主意呢?”

  庄悦娴见顾卿晚一脸愤恨担忧,宽慰她一句,却惦记着方才顾卿晚给孙知府的东西。

  顾卿晚知道再不告诉庄悦娴那两人的存在,事情也多半瞒不住,便附耳过去,低声将昨日的事情说了。

  庄悦娴顿时紧紧捏住了顾卿晚的手,心中后怕不已,原来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这么命悬一线之事,若然昨夜小姑不够机灵,被那些人发现什么破绽,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她昨日从青楼回去的晚,夜里太累,睡的死沉,今日又一早出门,故而到现在都不知道昨夜旁氏已生产,且家里还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儿。

  顾卿晚却笑着道:“嫂嫂别着急,都过去了。就是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竟然一块玉佩就能把那狗官吓成那个样子!真是应了那句,恶人更有恶人磨!”

  那狗官是小恶人,秦御就是大恶人,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庄悦娴这会子想到堂上的事情,却还是有颇多弄不明白的地方,道:“嫂嫂看,那紫海棠姑娘多半是死在莺娘子手上,可莺娘子为何要弄出此等事来呢,难道她就肯定若正经比试,紫夜楼的姑娘就定然会输给明月楼吗?”

  顾卿晚也想不明白这里头的蹊跷,不过有一点她却看的明白,道:“紫夜楼和狗官狼狈为奸,既然能这般算计了明月楼,令明月楼一败涂地,趁机侵吞,做什么还去比试?再说了,真要明月楼输了,那也就是当不了青楼魁首,被紫夜楼压上一头罢了,哪里像现在,惹上了人命官司,直接被紫夜楼并吞来的痛快?”

  她说着眯了眯眼,方又道:“左右不管明月楼,还是那紫夜楼,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让她们狗咬狗去吧。嫂嫂一定饿了吧,看,前头有卖烧饼的,好香啊,嫂嫂等我去买两个。”

  顾卿晚说着就要往车下跳,庄悦娴却拽住了她,道:“一个烧饼要三个铜板呢,回去吧,家里有粟米面饼子,往灶台上热热,一样香脆,何必浪费这个钱。”

  现在出了这等事儿,青楼是一定不会再请她去给姑娘们上妆了,暂时断了挣钱来路,顾卿晚的病却还没能养好,还要继续看病,庄悦娴恨不能一个铜板,掰成两半花。

  顾卿晚闻言岂能不明白她的心思,想到庄悦娴从前锦衣玉食,奴仆成群,掌着太师府的中馈,每日花销动辄千两,如今却连一块烧饼都要算计,不觉双眸微酸,却嘟嘴道:“哪里就香脆了,那粟米面儿饼子都硬死了,昨儿我咬了一口差点就崩坏了牙齿呢,我就要吃这烧饼,嫂嫂,人家一早出门,这会子都还粒米不沾呢,哎呦,头好晕。”

  说着便要往庄悦娴的身上倒,庄悦娴见小姑这样鲜活的冲自己撒娇,生机勃勃的,一阵感动,顾卿晚什么好东西没吃过,自然不会这样贪两块烧饼,她知顾卿晚多半是心疼自己,念着自己一早出门,半口热汤都没喝,方才一番磋磨又在堂上被泼了凉水,这才非要买饼子,心中领情,便也没再坚持,笑着道:“行了,行了,去吧。”

  顾卿晚忙将驴车喊停了,片刻便买了四块烧饼回来,那烧饼烤的极为烫手,色泽金黄,外皮酥脆,还洒了厚厚的一层芝麻,香味四溢。

  顾卿晚说起来已饿了好多天,早先躺在床上,吊着一口气想睡回去,昨儿起了生念,却波折不断,就吃了半个粟米面饼,今日起来又脚不沾地,忙到现在,肚中空空。

  这会子咬了一口烧饼,吐着热气,烫了舌头,却舍不得松口,只觉再没比这更好吃的东西了。

  两人一人两个烧饼,很快下了肚,身子也暖了,也有了气力,庄悦娴想到家中的两位公子,不禁道:“坏了,人家那秦公子用玉佩救了嫂嫂的命,想来一早上也不曾食用什么东西,嫂嫂怎就忘了让你多买几个饼子。”

  她说着就要喊停驴车,顾卿晚却拦着,道:“都走出这么远了,算了吧,家里不是还有粟米面饼子呢,烤烤给他们吃便是,又香又脆,不比烧饼差什么。”

  “看你,人家好歹也是救命恩人,方才还说粟米面饼崩牙,这会子怎又成不差什么了。”庄悦娴一阵好笑。

  顾卿晚却歪理多多,道:“他们是男子,哪里吃个饼子就崩了牙了,再说了,他们一瞧就不是寻常人,平日里定然山珍海味吃的多,说不定就爱吃些粟米面饼这样新鲜的呢,而且嫂嫂不知道,这粟米面虽是粗粮,可对人好处多着呢,吃了健康!”

  她说着便催促车夫快点走,钱袋在她的手中,她不愿意,庄悦娴磨破了嘴皮子也没折。

  驴车快行到胭脂巷,顾卿晚付了车马钱,正要搀扶着庄悦娴进巷,忽而后头有马蹄声追来,有人喊道:“前头可是庄氏姑嫂,且留步。”

  顾卿晚回头,就见骑在马上迅速而来的人,竟穿着公门衙役的服饰,心一紧,那人已跳下了马,态度极谦和的从怀中取出用帕子包着的东西,小心翼翼呈给顾卿晚,道:“顾姑娘,这是我们大人让属下特意送还给姑娘的,姑娘且收好吧。”

  顾卿晚松了一口气,伸手接过,道了谢,那衙役便打马走了。

  顾卿晚却直接将手中玉佩递给了庄悦娴,道:“嫂嫂看看。”

  庄悦娴接过来,打开帕子,那玉佩便暴露在了阳光中,灿烂的阳光照射下,愈发显得玉佩剔透,如绿水流动,间或一点幽蓝之光,莹润闪现。

  庄悦娴先前做了顾家七八年的主母,自然是比顾卿晚有眼力见识的多,只看了一眼便惊呼一声,道:“这是燕广王的玉佩!”

  又想到顾卿晚说家中那两位落难的公子都姓秦,这便更加肯定了。

  这也是顾卿晚心想秦逸两人,多半不会以真名示人,告诉庄悦娴时便没说他们的名字,不然庄悦娴何至于此刻看到玉佩才知道秦御的身份?

  想到顾卿晚说,家中两位公子,其中一人唤另一人大哥,庄悦娴不觉又道:“莫不是礼亲王世子也在?可你以前是见过他的啊,怎却不识得了?”

  她说着盯向顾卿晚,有些诧异疑惑。

  顾卿晚虽然接收了本主的记忆,可那都是在晕睡时,以梦的形式知道的,似梦非梦,醒来后虽记得大半,可也不过对特别重要的东西记忆深刻罢了。

  她可不记得什么礼亲王世子,对上庄悦娴的目光,便道:“我什么时候见过他啊,我不记得了。”

  庄悦娴见她这般迷糊,便也笑了,道:“这礼亲王世子一向和娄世子交好,多年前曾陪同娄世子去过你外祖徐国公府上,那时候你们见过的,不过也好些年了,嫂嫂记得那时候你好像是十岁?时日太久,想是你小小年纪,不记事儿,忘了也是有的。”

  一时又想,那秦御肯帮忙,说不定是秦逸相托,而秦逸肯出手,多半也是看在娄闵宁的面子。

  想到这些,心里便有些沉甸甸的,留意顾卿晚的神情,见她在自己提到娄闵宁时,半点反应都没有,庄悦娴一时倒不知是该不安还是该庆幸了。

  正怔怔出神,就闻一阵阵响亮齐整的脚步声传来,夹杂着马蹄声,那声音越来越近,又有兵戈碰撞铠甲的声音,驱赶人群的声音传来。

  大地震动,到好似来了千军万马。

  顾卿晚和庄悦娴面色皆变,凝目望去,正见穿着知府袍服的孙俊伟,骑马打头,后头领着一群乌泱泱的兵马官员,挤进了胭脂巷。

  “官府办差,闲杂人等速速回避!”

  吆喝声响起,胭脂巷里的人,顿时便像是受了大惊吓的地鼠,跐溜溜地,眨眼功夫都奔回了家,紧紧关上了门。

  瞬间,就剩巷子口,顾卿晚姑嫂二人独独立着。

  那孙知府到了近前,翻身下了马,挥手道:“尔等先进巷部署防御,立岗守卫,动静都轻点,莫惊扰了贵人清静。”

  他一声令下,身后兵甲哗啦啦便涌进了那条肮脏泥泞的胭脂巷,眨眼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兵甲林立,肃穆森严。

  庄悦娴和顾卿晚面面相觑,那孙知府已是满脸笑容走上前来,一张圆脸笑的愈发像包子,冲庄悦娴躬身作揖,道:“方才本官不知竟是顾夫人,多有得罪,还望顾夫人看在本官也是身在其位,秉公办案的份儿上,原谅则个。”

  庄悦娴瞧着面前鞠躬陪着笑脸的知府,想到方才堂上的怒目金刚,脸上神情恍惚。

  世态炎凉,莫概如是。

  顾卿晚却瞧着这一番变故,有些目瞪口呆,怎只见到一方玉佩,这狗官就知道燕广王在此了,还迅速这般作为,可见能做到一方知府的,确实不是寻常泛泛之辈,这玲珑心思,便是她拍马都赶不上啊。

  ------题外话------

  谢谢?MZへ豆腐㊣5评价票、瓷器小猫、春风柳上归、、娴悦伴生各1评价票、阶上新雪1钻鲜花9朵、请叫我已逆1朵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28 世态炎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