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惧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卿晚这一觉睡的却并不怎么沉,她一直在做梦,一时是小时候跟着爸爸妈妈去片场玩儿的事儿,一时又回到了京城太师府中,坐在轩窗洞开的书房,被顾景阳抱在怀中,手把手的教写毛笔字,一时又是抄家时四处哄乱一团的情景,最后是她和大嫂跪在许国公府的门前,那高高的朱红大门打开,舅母身边的管事徐嬷嬷冷漠的站在那里,吩咐小厮赶紧将她们赶走。

  朱红大门重重的关上,小厮们狞笑着蜂拥而上,手中的棍子像雨点一样抡下来,顾卿晚浑身是汗,蓦然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

  屋子里光线很暗,望去,窗外却不知何时,挂起了一盏又一盏的红灯笼,像是起了风,吹动那灯笼,光芒摇曳着从半开的窗扉洒了进来,映出一片动荡的红影来。

  顾卿晚长长舒了一口气,却忽听院中传来脚步声,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庄悦娴端着个托盘进了屋,见顾卿晚已然醒来,正端坐在床上,不觉一愣,旋即才笑着上前道:“醒了,可是饿了?嫂嫂正说要叫醒你用膳呢,晚上的药也煎好了,赶紧用了膳也好吃药。”

  说着将托盘放在靠墙的条板上,又出去一趟倒搬来个花梨木雕莲花炕桌来支到了床上,将几样菜粥一一摆在了上面,又点燃了一盏紫檀灯架绘藤草鸟虫花样纱罩的宫灯挂在了床前照明。

  晚膳四个菜,葱爆牛肉、素炒鸡片、炒合菜和果仁莼菜,粥是熬制的浓浓的碧粳粥,还有两碟子糕点白玉卷和枣泥糕。都摆在瓷白的梅花精致小碟中,在宫灯照应下瓷器泛着美丽优雅的光泽,菜品更是色相极好,散发出浓郁的香味。

  顾卿晚自然知道这都得益于隔壁住着的两位大爷,饶是下午已经见识了孙知府的战战兢兢,也没想到,她就睡了这一觉,小院竟然就有了如此大的变化。

  她们这边生活水平都整个变了个样儿,可以想象,隔壁如今是何等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恰此时外头传来一阵齐整肃穆的脚步声,顾卿晚抬眸看向庄悦娴,庄悦娴却是一笑,将粥递给顾卿晚,道:“许是外头官兵正换防呢,没事儿,快吃吧,嫂嫂都凉好了,温度正好呢。”

  顾卿晚笑着接过汤勺,舀了一口粥,送入口中,只觉得唇齿间溢满了粥米的香糯清甜,温温热热,一下子舒展到了心里去。

  她眨了眨眼,心道隔壁两位祖宗赖在这里不走还是有好处的嘛。

  可旋即她便觉出一丝古怪来,耳边外头官兵换防传来的脚步声,兵甲碰撞声一下下回荡,顾卿晚突然顿住了搅拌碧粳粥的手。

  她猛然间想到了心头古怪所为何来!

  不对啊,既然孙知府这样舔着那两位爷,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这样费尽心思的讨好安排,那昨夜妖孽兄弟怎么还会被逼迫的不得已躲避到这里来?

  他们为什么不干脆跑到知府衙门去?

  就算是当时境况紧急,他们是在这胭脂巷附近甩掉追兵,就近躲了起来,或者当时已经没有力气再往知府衙门去了,可其后那些追兵离开,秦御也完全有时间和机会前往知府衙门寻庇护啊。

  为什么他宁愿在这里忍痛疗伤,都没往知府衙门求助?

  不对,这里头不大对。

  秦御不是自虐狂,他当时不向知府求助,那定然是有原因的。想到那些杀手来搜寻秦御兄弟时身着官服,装扮成官兵模样,顾卿晚脑中亮光一闪,她好像抓住要害了。

  是了,今日从在巷子里看到孙知府带着人来护驾,顾卿晚便觉得古怪,好像哪里不对劲,只是她当时身体透支的厉害,脑子晕晕沉沉的,根本不会转。

  以至于竟然现在才反应过来,就算燕广王兄弟二人在洛京城受到了追杀,又不是孙知府做的,他何故就那样战战兢兢,磕头磕成那个样子。

  就因为那些杀手装扮成了官兵模样,且明目张胆的在洛京城中追杀一个亲王世子,一个郡王,而孙知府竟然一无所知。这里头,一个弄不好,孙知府就难逃谋逆的罪名!端看秦御兄弟愿不愿意放他一马了!

  秦御兄弟绝对不是仅在洛京城中受到了这样的追杀,这样看,大抵之前那些杀手也是这样一路追杀过来的。

  那妖孽二人既然这样狼狈逃到了洛京城,便说明之前各地官府没有帮助他们,他们也没有求助官府。

  为什么不求助,自然是因为官府就不会帮他们,很可能那些明目张胆追杀的官兵就是官府授意的。所以昨日妖孽没敢求助孙知府,而今日孙知府又是因何前来护驾的,秦御兄弟又是因何知道孙知府非敌的?

  是她,是她呈给孙知府的那一枚玉佩!

  是孙知府看到那玉佩后的态度让秦御确定这里可留的!

  想明白这一点,顾卿晚手上一个脱力,汤勺叮当一声落进了碗中,她脸色惨白,额头上禁不住渗出一层冷汗来,浑身透骨冰凉。

  可笑啊,可笑她还在心中感激那人救了她们,岂不知自己才是天下最大的傻瓜,被人用来做了探路石,在鬼门关上走了一趟,竟然毫不知晓!

  被人用做棋子,竟然还感恩戴德,洋洋自喜!

  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说的就是她!

  若然那孙知府也有问题,她今日将玉佩呈上又将如何?是不是当场就会被拿下,严刑逼供,九死一生,招认了秦御兄弟所在,彼时官兵到来,秦御必定已带着秦逸人走楼空,她是死!不招认,那孙知府又岂能绕得过她,还是一个死!

  那妖孽,狠,真真是狠!

  “晚姐儿,晚姐儿?你怎么了?”

  庄悦娴的声音好似从遥远的天边传来,顾卿晚生生打了个哆嗦,彻底回过神来,瞧向庄悦娴,她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有些发紧,一句话都说不出,遂笑了笑,低头又默默用起了饭来。

  庄悦娴见她神情恍惚,却只当她是身体未曾恢复,也没在意,又往顾卿晚的碗中夹了些菜,劝着她多吃。

  美味的佳肴入口,却是再没了方才的好胃口和好味道。

  顾卿晚匆匆用了膳,庄悦娴端着托盘出去,她才将脸蛋埋进掌心中再度思虑了起来。

  对秦御,她是再不敢将他以寻常人而待了,在秦御的眼中,她根本就是宛若蝼蚁一样的存在,可笑她先前还和这种人没轻没重,以前世的那种平等的态度对待他。

  如今想来,那妖孽和她相处间,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有用意的,她以为他跟着出门是看在昨夜她帮忙骗过追兵的份儿上帮忙,可人家根本就是要利用她,让她做探路石罢了。

  那么如今呢,既然已经安全了,那妖孽为什么还要和秦逸住在这里?知府宅邸岂不比这里来的舒适,来的安全,守卫森严?

  这里又臭又乱,鱼龙混扎,前头就是烟柳巷,藏污纳垢,极易杀手们伪装靠近,哪里有知府府邸来的周全!

  等等,她好像知道为什么秦逸兄弟不离开,还在这里落脚了。

  外人以为秦家兄弟和顾家有交情,加上秦逸受了重伤,不好挪动,这才留下。可她却清楚,她们和秦家兄弟根本就没什么情分,且那秦逸瞧样子也不像伤的连挪动都不能的。

  这样看,秦逸兄弟完全没继续住在这里的理由,会这样,多半真是她所想的那样。

  就是因为这里不安全!

  他们是想要以身为饵,诱那些追杀他们的人过来!

  顾卿晚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耳边听着外头呼呼风声,好像是变天了,阴沉沉的可怖,她心中升起些慌乱来。

  那些追杀秦御兄弟的人今晚真的会来吗?若然来了,她并不以为秦御兄弟会让人保护她和嫂嫂,她们会不会遭受池鱼之殃,一不留神便惨死刀光之下?

  顾卿晚正想着,庄悦娴又端了汤药进来,见托盘上放着两个汤药,瞧样子里头盛放的都是药汁,顾卿晚才收回心神来,道:“今日大夫可给嫂嫂也把过脉了?”

  庄悦娴含笑道:“你睡时把过了,嫂嫂身子好的很,大夫给开了些安神压惊的汤药,来,咱们一起喝药,有嫂嫂陪着,晚姐儿不嫌苦了吧。”

  她说着将药碗捧给顾卿晚,顾卿晚接过却未曾服用,而是压住了庄悦娴喝药的手,道:“嫂嫂,这药咱们还是别喝了吧。”

  庄悦娴闻言一诧,以为她是怕苦,正要劝,顾卿晚却倾身过去,将她方才的猜测低低说给庄悦娴听。

  因她这也都是猜想,不知会否如此,怕万一她料想错了,让隔壁人听到反而不美,故此她的声音压的很低。

  庄悦娴听她说完,脸色便也不好看了起来,眉目间忧心忡忡的,道:“罢了,你说的对,不管是否如此,今夜咱们还是警醒着些好。万一……也不至于躺着任人屠宰。”

  若然果真让顾卿晚料对了,今夜便注定不太平,那汤药中多有安眠成分,故此两人没用汤药便躺下了。

  夏日天气多变,外头显然是变了天,呼呼的风声没吹多久,暴雨便如期而至,屋檐下的气死风灯被打的噗噗作响,灯光摇曳,忽明忽暗,终是不堪风雨摧残,哧的一声灭了。

  耳房中愈发漆黑,风雨拍打窗扉,外头像是有无数的凶兽随时准备扑进来,顾卿晚和庄悦娴并排躺着,听着外头的风雨声暗暗祈祷今夜千万不要出事,一定要平安到天亮。

  ------题外话------

  谢谢投评价票的妞们评价票、寿司晴、、手机333各一张、谢谢寿司晴送了11颗钻石、Iffy送了1颗钻石、阶上新雪99朵花花,每天都好丰盛,嘎嘎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33 惧》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