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归来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翌日顾卿晚睁开眼睛,天色竟已大亮,这还是她到了此处以来,头一回睡的这么沉,没再噩梦连连。

  许是睡的好的缘故,顾卿晚只觉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自行坐起身来,大大伸了个懒腰。

  庄悦娴从外头进来,正好就见顾卿晚伸展着手臂,晨光中她因舒展身子而显得愈发纤细曼妙的身影,宛若一株沾染了雨露正婷婷袅袅向上拔苗的绿芽。

  因强烈的光线只从窗缝中透进来,那一束光照在她的下半截脸上,上半截脸隐在了暗处,有些模糊不清,可那沐浴在光线中的下颌,柔美光洁,细腻的宛若凝脂,一直延伸到宛若白天鹅般优美细白的颈项。

  一片白腻肌肤直晃人眼,庄悦娴心跳一阵加速,紧走了两步,道:“晚姐儿,你的脸怎么……”

  随着她上前两步,那道打在顾卿晚身上的刺眼阳光被遮挡,露出顾卿晚整张脸来,也显现出了脸上那些狰狞的伤疤。

  庄悦娴口中差点吐出的“好了”二字被生生憋在了喉咙眼,脸上露出失望和诧异之色,僵在了床前。

  顾卿晚也诧异的看向庄悦娴,道:“怎么了嫂嫂?”

  庄悦娴却是瞧着顾卿晚有些犹疑不定,半响才道:“晚姐儿,你的右脸,这下巴一块疤痕脱落了,恢复的极好,就像不曾受伤一样,这里是当初划的轻吗?可嫂嫂明明记得这下头伤口好像更重一些啊。”

  顾卿晚脸上结的痂多数都已经脱落,因为伤痕太深,伤痂脱落后都留下了难看的印记,红一道黑一道,沟沟壑壑,凸凹不平。

  可这却更加凸显了右脸下颌一块处的光洁,庄悦娴明明记得那里也受伤了的,为什么用的是一样的膏药,这里却恢复的如此之好,这太奇怪了。

  庄悦娴言罢,顾卿晚也茫然的抬手摸了摸右脸颊,这一摸她也愣住了。

  家里没有镜子,这些天都是她自己摸着脸上伤痕上的药,哪里有伤,哪里没伤,顾卿晚自然心里清楚。

  这边脸颊下到下巴的位置,明明有一条极深的伤疤啊,昨儿脱了一部分伤痂,晚上她还摸过,还是凸凸凹凹的,怎么今日再摸竟然如此光滑,半点痕迹都没有了!?

  这太奇怪了,顾卿晚几乎立马便想到了昨夜睡前的事,当时她觉得脸上有点湿,以为是伤口裂开了,她很清楚的记得,当时以为裂开的正是这右脸颊下侧靠近下颌的地方。

  难道并不是血,而是水?

  可凭空哪里来的水呢,她当时正在用手烦躁的揉脸。

  顾卿晚抬起手来,再度做揉脸的动作,一眼便在手腕上看到了那朵玉莲花的胎记,她心跳猛然一快,几乎已经肯定,她的脸和这朵古怪的玉莲花有关。

  不,是一定和玉莲花有关!

  “晚姐儿?”

  庄悦娴见顾卿晚愣着,脸上神情也不断变换,不觉紧张的唤了她一声,暗自有些后悔,方才她不该又提起晚姐儿脸上的伤的。

  顾卿晚回过神来,却笑着道:“没事,许是这处伤口浅,便没留下痕迹。”

  庄悦娴听她这样说,暗道莫非真是自己记错了,可因怕一直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会让顾卿晚伤心,便也没再多提,转了话题,道:“晚姐儿今日的气色瞧着倒好些了,人也看着有精神。今日天气好,这会子外头热气还没上来,要不要去院子里坐会?”

  顾卿晚在屋中憋了几日了,早就闷的厉害,今日难得觉得神清气爽,自然连连点头。

  庄悦娴便扶了她起身,帮忙穿了衣裳,又亲自端水,让顾卿晚梳洗一番,这才出了耳房。

  踏出房门的一刻,顾卿晚眨了眨眼睛,差点以为自己一脚又穿越了时空。

  只见那日夜里还宛若人间炼狱,到处都是残肢尸体的小院,如今竟然已大变样。

  地上铺上了青石地砖,四面墙壁被清洗的一尘不染,院子中摆放了不少盆栽花草,老槐树下还布置上了大理石的桌椅,上头摆放着雨过天青的官窑茶具。

  灶房原没有门,如今却也装上了红木门框,修缮了齐整光亮的大理石台阶,屋檐下挂着精致的灯笼,随着门打开,从里头走出一个穿枚红色遍洒蔷薇花绕领襦裳,一袭鹅黄色百褶裙,腰系石榴红绣竹叶纹腰带,头戴赤金梅花簪,容貌俏丽多姿的女子。

  她手中还托着酸枝木雕花托盘,里头瓷白的莲花碟中,摆放着精致的糕点,俨然就是一婢女。

  顾卿晚这几日在屋中养病,分明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不想这院子竟然无声无息就大变样了。

  她此刻又眨了眨眼,一时还没从院子大变样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那站在灶房门口的婢女。

  许是不曾想到顾卿晚会突然出现,加上骤然瞧见顾卿晚阳光下一张狰狞骇人的脸被吓到了,那婢女脸上神情一愣,往后退了一步。

  顾卿晚虽看不到自己的脸,但可以想象定然是有些有碍观瞻的,猛然吓到了人,心中还觉有些抱歉,不觉便冲那婢女歉意一笑。

  谁知她不笑还好,这一笑,那婢女手中托盘竟是离了手,砰的一声落到了大理石的台阶上,里头的碟子碎了一地,糕点更是瞬间一团乱。

  “啊~”那婢女更是发出一声娇吟,摇摆着纤细若柳枝的腰,晃晃悠悠的靠在了门框上,抬起芊芊素手,半捂住了嘴巴,秀丽的眉颦着,一双眼眸,顿时也水汪汪起来。

  她那神情,那靠着门框,颤巍巍发抖的样子,简直绝了。

  活脱脱一朵风雨中摇摆的白莲花,等着怜花儿人去撑伞遮挡风雨,真真是楚楚可怜,不胜娇弱啊。

  顾卿晚却愣住了,心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啊,难道她笑起来就那么吓人?没道理第一眼没被吓坏,反倒第二眼吓成这样吧。

  还有,原来好看的女孩子受惊吓真可以这样美丽动人的啊,果然是天生丽质啊。

  庄悦娴却蹙了眉,可这些婢女都是知府送过来伺候秦逸两人的,她也管不着人家,故而她唇角动了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回事?”

  却于此时,院子中突然响起一道略显沉冷的声音,顾卿晚扭头望去,就见不知何时,秦御已迈着长腿跨进了门槛,瞧见院中情景,他站定在了门前,目光冷凝盯向了灶房那边。

  秦御今日穿着一件藏青色滚玄色边银丝绣祥云暗纹的锦袍,长腿套着的雪青色长裤束在粉底官靴中,靴桶外侧绣着一只活灵活现的金线虎头,虎目用了最上乘的金绿宝石猫眼点缀,那猫眼石极大,在阳光下折射出一条细窄而明亮的幽绿光芒,打眼一看,仿若真的虎睛一般。

  他头上束着紫玉貔貅冠,用一支润若凝脂的竹节发簪将一头墨发整整齐齐扎在冠中,鬓角如刀刻,眉目如用最精致的工笔细细描画,凤目异彩,薄唇微抿,手握乌金软鞭,腰夸嵌古玉的寒剑,虽袍角沾染了尘土,风尘仆仆,然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贵气,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极品金主的典范。顾卿晚顿时恍然大悟,她就说嘛,人真受了惊,失态之中哪里有什么美感,原来方才并不是她的错觉,那婢女必定是余光先看到了妖孽进门,这才又那么一番做作的行为。

  果然!果然!

  她就和这妖孽八字不合,他一出现准没好事儿,连一个婢女也欺负起她来了。这婢女一朵白莲花儿般,都是为某人而开,想到某人那日离开前,意外看到自己衣衫下穿肚兜的样子便看入了神,想必也是个好色之徒,顾卿晚不由轻哼了声。

  心想这么一朵白莲花,心机婊,配这令人看一眼就堵心堵肺的妖孽倒也正合适,都一样的讨人厌!

  果然,灶房门口,那红衣婢女闻声,颤抖着卷翘的睫毛看向了秦御,双腿一软,娇娇柔柔的跪在了地上,鹅黄色的百褶裙铺展了一地,像朵盛开的花儿,纤细的腰肢低低弯了下去,弓起挺翘的臀部,垂头露出一截粉嫩嫩的脖颈,颤颤巍巍的咬着唇,娇娇柔柔的道:“王爷,婢子……”

  谁知她娇若莺啼的声音刚发出,秦御便面无表情的迈步进了门,冷声道:“拖出去,送前头青楼!”

  那妖妖娆娆的婢子顿时愣住,好像是不明白怎么自己还什么都没做,就得了这等结果一般,简直就是如遭雷劈,呆若木鸡。

  顾卿晚却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顾卿晚这声笑实在有些不合时宜,使得秦御脚步一顿,目光微眯着直直盯向了她。

  ------题外话------

  谢谢阶上新雪9朵鲜花、情丝倩兮送了1颗钻1朵鲜花、送了1朵鲜花2评价票、请叫我已逆送了1朵鲜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42 归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