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急于拍马屁的知府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洛京知府府衙中,于秦御返回洛京城的消息,一并传过来的,还有秦御这半个月领兵横扫了三州,血洗三个知府衙门的消息。

  孙知府坐在明堂的圈椅上,正战战兢兢的听着崔师爷回报探听来的消息,他脸色发白,胖胖的圆脸上爬满了密密细汗,颤抖着声音道:“燕广王当真就那么杀了张知府几个?”

  崔师爷心有余悸的点头,道:“是啊,老爷,据探听来的消息,在湖州时,燕广王直接便领着虎翼军攻进了知府衙门,随后叫了青楼女妓过去,就在知府衙门花园里,歌舞奏乐,摆酒赐宴,接着又让虎翼军将湖州大小官员都请了过去。听说当时那去的妓子里还有两个是湖州张知府的粉头,燕广王还特特让张知府入了席,让那两个粉头左右伺候着,本是吃着酒听着曲儿,突然燕广王便掀翻了桌案,质问起其被追杀之事来,张知府当时就吓的尿了裤子,还没说上两句,燕广王便一锤定音,说张知府联合湖州同知柳进安,通判楚良谋逆犯上,其罪当诛,接着那虎翼军便拔了刀,说话间将几人按在席案上,当真湖州众官员的面给砍了脑袋。”

  崔师爷说着抬手拭了下额头渗的汗,喘了一口气才又接着道:“那张知府还是最后掉的脑袋,死前亲眼瞧着三个儿子被拖了出来,燕广王格外开恩留了全尸,三个没成年的公子却是顷刻间被长剑贯了胸,张知府脑袋落地都没闭眼。后来又审出来两个县令,也当场掉了脑袋。在场的,没有不怕的,当时那情景简直……不说那些粉头妓子晕的晕,哭的哭,就是好几个大人都吓尿了,最后都是搀扶着离开的。听说,那张知府的两个粉头,当场便被吓疯了一个……燕广王从湖州出来,就领着人又去了寿州,随州,所作所为,大同小异,左右这三个州府刮了一阵血雨腥风,这一遭,活下来的官员,不是要倒向礼亲王府的,就是干脆几边儿都靠不上的,但凡对礼亲王府有异心的,哪个也没能活下来。”

  崔师爷说到最后,脸色已是惨白。

  他怎么能够不怕,这场风波已经波及到了洛京城来,虽然孙知府现在没事,可谁知道还会不会被牵扯,波及进去。

  他的身家性命,可都挂在孙知府身上呢,孙知府要是也像那几个州的知府一样,他便也甭想活命了。

  而孙知府更是听的汗透后背,闭了闭眼方才道:“从前便听闻礼亲王府七爷和九爷不好惹,兄弟俩惯常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被盯上的,就没个好下场的,如今算是见识了,简直就是两个活阎王。”

  孙知府只这么听着便浑身毛骨悚然,只想想那张明远临死前,坐在自家的花园里,身边依红偎绿,酒香扑鼻,越是平日里享受不尽,越会害怕惊惧,后悔绝望,简直还没掉脑袋,精神已被摧残成了碎片。

  湖州这么一场鸿门宴传出去,想也知道能震慑多少人,以后行事哪里能不掂量掂量的,真要站队对付礼亲王府,也得先想想身家性命守不守得住啊。

  孙知府这厢正听的心有余悸,外头小厮匆匆来报,道:“大人,不好了,大人让留意胭脂巷的动静,大小事儿一律来禀,方才那边来信,说是……说是大人先前送进去伺候的一个叫秋烟的婢女,也不知怎么就被燕广王下令拔了舌头丢进了青楼。”

  孙知府闻言立马站了起来,心道这可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忙忙就往外走,道:“快,备马。”

  他得亲自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了,这会子他这脑袋还别在裤腰带上呢,可不能惹恼了那位煞星。

  孙知府到小院时,正好就见院子中树下顾卿晚正和兔兔玩闹,这么会子功夫,孙知府已经大致弄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秋烟惹恼燕广王的过程细节,虽然不很清楚,但却知道了,秋烟是冲撞了顾卿晚才被丢出去的。

  故而这会子瞧见顾卿晚,孙知府立马就满脸堆笑起来。

  尤其是看到兔兔在顾卿晚的掌心滚来荡去,十分亲密,孙知府当下便心思微动。

  听说墨猴最是通灵性,除了主人,一般是不和旁人过分亲近的。这燕广王的爱宠,如今却和顾家姑娘如此亲近,可见顾家这姑娘和燕广王必定是相熟的,再想到燕广王将玉佩相赠,孙知府愈发心思灵泛起来。

  虽然这顾姑娘容貌毁了,可王爷要什么美人没有,说不定对美人无感,反倒怜惜起顾姑娘的可怜来,更何况,听闻这顾姑娘曾是京城第一美人,兴许昔日便有旧情,如今顾姑娘如此凄惨,倒愈发怜惜了。

  他觉得自己这一趟没有来错,上前便冲顾卿晚作揖拱手的,道:“顾姑娘今儿气色好啊,在这里晒暖呢?”

  顾卿晚看着舔着脸笑成一朵花的孙知府,有些莫名其妙,心道咱俩没这么熟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顾卿晚站起身来,淡淡道:“孙大人是要拜见两位爷吧?都在厢房呢,大人自让人通报便是,小女头有点晕沉,便先告退了。”

  那秋烟是他亲自选送进来的人,谁知道就不知天高地厚,自负容貌冲撞了顾卿晚。秋烟得罪了顾卿晚,那和他得罪也没两样,谁让人是他安排的呢。

  孙知府见顾卿晚如此冷淡,起身要走,却越发觉得自己是将顾卿晚给得罪狠了,忙追了一步,小声道:“顾姑娘且留步,下官就是来寻姑娘的,可否请姑娘借一步说话?”

  顾卿晚倒是诧异了,回头再度看向那孙知府,却见他又是作揖又是赔笑的,她心思微动,便转了身,道:“大人请。”

  孙知府忙侧身让路,引着顾卿晚出了院子,到了隔壁。

  隔壁原来住着的王媒婆早便被移走了,这几日孙知府送过来伺候的下人们都住在此处。这会子院子中并排站了两溜丫鬟,都是十四五的磨样,统一穿葱色褙子,鹅黄色的襦裙,腰间系着绛红色腰带。

  孙知府笑着指了那两排婢女,道:“先前挑选的丫鬟听闻不合姑娘的意,不知眉眼高低,竟然冒犯了姑娘,下官委实惶恐,又从府中挑选了几个,粗鄙的很,只怕入不得两位爷的眼,想着先让姑娘给掌掌眼,看看哪个还合用,劳姑娘费个心。”

  顾卿晚听孙知府这般说,倒是有些明白了,再瞧这两排丫鬟,虽然也都生的眉清目秀,可这姿色却只是中等,看着也个个老实,再不像之前那丫鬟灵泛妖娆。

  敢情这孙知府是怕因先前那丫鬟得罪了自己,自己在秦御面前给他上眼药,故此特又挑了这样一批姿色差的前来讨好自己?

  这孙知府想的是不是太多了,这脑洞简直连自己这个现代人都比不上啊。

  且不说自己有没有为方才那点子事儿就记恨上孙知府了,只说自己在秦御兄弟面前,也没有给孙知府上眼药的那能耐啊。

  顾卿晚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沉声道:“大人想岔了,我还没那么小气量,更何况,这些婢女是挑选了给两位爷使唤的,我凭什么来挑选啊?这太没道理了,孙大人还是自己拿主意吧。”

  顾卿晚说着便要转身出去,孙知府却只当她是气的大了,忙追上前去,陪着笑脸道:“顾姑娘这话说的就是不给本官颜面了,燕广王殿下连贴身的玉佩都赠给姑娘了,那婢女惹了姑娘不高兴,立马便被拔舌丢进了青楼,王爷这都是给姑娘出气撑腰呢,王爷如此的爱重姑娘您,这点子小事儿,姑娘不做主,谁来做主,姑娘最是知道王爷的喜好,这挑选婢女,姑娘……哎哟,顾姑娘您没事儿吧?快快,没眼力界儿的,端茶来!”

  “咳咳……”

  顾卿晚本漫不经心的听孙知府说话,谁知孙知府口中冷不丁就冒出爱重两字来,再听下去,这话是越来越露骨,越来越不像话。

  这分明就是说自己和秦御那妖孽有一腿嘛,这孙知府脑子被驴踢了吧。

  顾卿晚脸色一时涨红,张口欲驳,岂料一时吸了口凉气,病秧子模式一启动,便先咳个不停起来。

  孙知府忙忙让人倒茶过来,顾卿晚又咳了一阵,用了两口热茶,这才缓过劲儿来,只她本来就没养好病,这一折腾也没了精力和孙知府打口水官司,便只道:“大人想错了,那玉佩是先前王爷为抵药钱押在我这儿的,如今已经还回去了,挑婢女这事儿我做不了主,大人该找谁找谁去吧。”

  顾卿晚言罢,摆摆手,再不搭理孙知府,转身便离开了。

  孙知府却瞧着她的背影愣神,抵药钱?那玉佩何等珍贵,抵什么药钱,便是百年老参佐药也不能够啊。更何况,王爷何等身份,怎么会穷的用玉佩抵药钱?便王爷真这么干了,那谁又敢干出一副破药,拿那郡王贴身玉佩相抵的蠢事来。

  这顾姑娘太能说笑了吧,等等,抵药钱,抵药钱……

  孙知府心中默默念叨了两下,突然一拍手,眼前一亮,他好像明白这顾姑娘的意思了。孙知府顿时眯着眼笑了起来,浑身轻松的背着手,出了院子。

  ------题外话------

  谢谢朵鲜花、评价了本作品、Iffy送了1颗钻石,送了2朵鲜花,请叫我已逆送了1朵鲜花

  隆重推荐素素孩他爹奉天的《太子您有喜了》她曾是大周太子苏昭,一世错爱,不惜自爆女子身份,下嫁渣男,辅他成皇,却被流放屈辱而死。

  一朝重生,她不再是为你赴汤蹈火的长公主。而是要剜你心、剔你骨的当朝太子!

  欺我者我必还之、害我者我必杀之、阻我者必灭你九族。

  吾乃太子,掌天下猎兵,世间唯我独尊!人言太子昏暴、男女通吃,必除之以清君侧。众臣泣血:求废太子。

  皇帝无可奈何,太子已掌禁卫,众卿以为谁可擒之?

  众臣尽默,唯当朝国师潇洒出列:既是清君侧,何不让太子继位,如此哪有君侧可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44 急于拍马屁的知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