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意外的亲近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卿晚的伤口抹了掺花蜜的金疮药,这一夜不再受疼痛的折磨,倒是睡的格外香甜,翌日,精神便已恢复了七七八八。

  她醒来时,大军已经再度开拔,身下马车滚滚动着,旁边如意趴在车厢角落的小茶几上,还在睡着。

  顾卿晚感受不到伤口的疼痛,也不知道到底好了多少,生怕今日绷带拆开,自己的皮肤已经完好如初,见如意还睡着,便拉了拉被子,悄然将肩头的绷带一层层拆开。

  没拆到最后一层,便有血渗了出来,却分明是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可奇怪的是,顾卿晚竟然没感受到疼痛。不过比之昨日换药时已是好了太多。

  见伤口并没立竿见影的好起来,顾卿晚才松了一口气,将绷带又缠绕了回去。

  她这厢收拾好,才做出睡眼惺忪的样子来,翻了翻身。

  如意被惊醒,忙跪坐起来,扶着顾卿晚坐起来,又往她身后塞了一床军被叠成的靠被,笑着道:“姑娘醒了,都辰时了,姑娘一定饿了吧,婢子这就准备盥洗水,早膳都送过来了,还在暖巢里温着,马上就能用。”

  顾卿晚昨日被折腾的有气无力,一天也没吃什么东西便睡了,这会子还真是饿了。任由如意帮着收拾盥洗一番,上了早膳。

  顾卿晚以为军营中的早膳会很简单,也就是吃些干粮之类的,却没想到如意竟从那暖巢中端出来不少吃食来。

  红枣糯米莲藕的小糕点,做的晶莹剔透,切成梅花形状的红豆玫瑰糕,还有两碟子腌制的爽口小菜,并一碗桂芝补血汤。

  这样的吃食在寻常自然不算什么,可这是行军途中,那糕点和汤明显都是精心准备的,且还都是补血生肌的。

  顾卿晚便有些诧异,直至受宠若惊了。

  昨天听秦御的意思,她还担心秦御那厮将自己扣留在军营中,是因为先前她大闹军营,扫了他大军的颜面,那厮因为站不住理,加上她受了重伤,一时间不能将她怎么样,便要扣着她,慢慢的,不动声色的折腾她,好捞回颜面。

  这会子瞧着这些早膳,她自然不会再这么想了,惊诧之后,不免问如意,“这些你都是从哪儿弄来的来?是谁吩咐做的,你可知道?”

  按理,她能吃到这样特别准备的早膳,该是秦御特别吩咐的,可顾卿晚实在难以相信,他会有那样的好心。

  “回姑娘的话,这早膳是一早大将军的亲卫宋统领给奴婢送来的,倒不是奴婢去领的。”如意言罢,瞧了眼顾卿晚,这才又道,“宋统领说,早膳是大将军吩咐他送过来的呢。”

  顾卿晚闻言真有些吃惊了,不过想到秦御抽风一样间歇性发作的脾气,便也不再深究,专心用起膳食来。

  待吃完早膳,军医便又不唤而来,再度给顾卿晚诊了脉,惊异的道:“姑娘的身子羸弱,原怕伤口复原不好,再发热反复,恐会扛不住,倒没想到,姑娘伤口竟是愈合的出奇之好,如今姑娘的脉象已经稳定,往后几日注意别让伤口沾染到水,也莫拉扯到伤口,每日换药,只要伤口完全愈合,便没什么危险了。”

  顾卿晚谢了军医,那军医却连道不敢,又说:“在下乃是军医,姑娘既是在军营中受的伤,自然是在下的职责所在,哪里敢当姑娘的谢,姑娘也知道,咱们军营里都是糙汉子,平日用的那金疮药都是以止血生肌为要的,可能在祛疤上效果就不大好,这几日在下会再给姑娘另配些膏药来,虽不至于让姑娘的伤口完全无痕,却也万不会留下太大的伤疤。”

  顾卿晚忙摆手道:“不必了,太麻烦了,左右伤在肩头,也不碍什么事儿。”

  军医却连连摆手,反驳道:“这伤生在姑娘的肩头就碍事,碍了大事儿了,不麻烦,不麻烦,等药配好了在下再来给姑娘重新诊脉。”

  军医说罢,也不待顾卿晚推辞便提着药箱弯腰出去了。

  顾卿晚一阵愕然,古代的军医服务都这样好,这样热情吗?果然是医者父母心,这医德,绝非现代功利心熏染的医生能比的啊。

  不过,她为什么总觉方才军医的话,有哪里不对呢。

  “姑娘可要再躺着歇息会儿?这会子冰也差不多融了,外头热气上来,马车里闷的很,要不婢子给姑娘打打扇?”如意的声音传来,打断了顾卿晚的思索。

  她却略有些惊诧,道:“冰?”

  如意抬手指了下马车中一角,顾卿晚这才发现,那里放着一盆冰,已经消融的差不多了。

  如今正是暑气正盛之时,大军一路行军,马车时而穿梭树荫,绝大多数却在受阳光直射,她一直没觉得怎么热,原本以为是自己体虚的原因,却原来是马车中放了冰盆。

  顾卿晚一时愣住,秀丽的眉颦了起来,愈发弄不清楚秦御的意思了。

  倒是如意见她盯着那冰盆出神,露出了感慨之色,道:“婢子以前在家时就曾听过,大户人家都挖有冰窖,冬天蓄冰,夏天拿出来用。还有专门买冰的,这时候天最热,冰正贵着呢,大户人家还争着抢着买,都不够用的。就这么一大盆冰就够奴婢的卖身银子了,怪不得冰卖的贵,若是没这盆冰,姑娘身上这样的伤,可是要受一番罪呢。”

  如意所想也正是顾卿晚所想的,这夏日的冰在现代不算什么,可在这古代那可是贵的紧,大军又是行军在外,冰就更加稀罕贵重了。

  可她却用上了冰,更有早上精心准备的补血膳食,军医的各种周全诊治,这都叫她受宠若惊的很。

  她大闹了军营,虽然是被逼无奈,还差点因为兵丁们丢了命,受了大委屈,可她势弱,却也没指望秦御能给自己主持公道,能安然放她离开,不计较她先前所为已经是大公无私了。

  如今非但没被虐待,反倒得到了这样妥善的照顾,这让顾卿晚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感觉。

  大军赶着回京,一路赶的很快,中午只停下稍许休息。顾卿晚坐在马车上,无所事事,只能闭目养神,用午膳时,兔兔倒是又跑过来看她,顾卿晚和兔兔玩了片刻,突然灵机一动,扯了一块换药时用的绑带,便沾了些药汁在上头写起字来。

  写罢,她将那布条仔细缠在了兔兔的身上,道:“兔兔乖,帮我把这封信带给你家主子,可好?”

  兔兔好像对能做事儿,很高兴,兴奋的冲顾卿晚吱吱两声,化作一道金光,倏的一下便钻出车窗不见了。

  离顾卿晚马车不远的树荫下,停靠着秦御的黑顶马车。

  此刻他也正依在软榻上用膳,不像顾卿晚有玉莲花相伴,马车中又放了冰盆,不吃苦头。

  秦御的马车里却是连个冰盆都没有,此刻又是一日最热的午后,纵然马车停在阴凉地儿,外头也炙烤炎热,没有一丝的风。

  车窗被放了下来,车中又闷又热,宛若蒸笼。

  秦御的背部被鞭的血肉模糊,身上裹着绷带,后背上的白布隐隐透出一片血色来,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绸裤,光着脚侧靠在软榻上,纵是如此,额头上也渗了一层汗,稠裤的腿弯处更是被汗水打湿,沾粘在身上。

  马车中弥漫着轻微的汗味和血腥味,不怎么好闻。

  不得不说,这鬼热天,受伤真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儿。

  背后溽热而疼痛,人便尤其焦躁心烦,更易出汗,浑身就没一处清爽的地方,这严重影响了秦御的胃口和心情,午膳虽然是秦逸特别吩咐,让人精心为他准备的,他却也只随意动了两下便丢了筷子,神色莫辨的靠在软榻上摆了摆手,示意宋宁将膳食搬出去。

  宋宁瞧了眼主子,感同身受,他身上挨了十板子,因犯的不是什么大事,打的时候便留了情,只破了些皮,这会子就难受的恨不能剜肉捶地,更何况是大将军那样大面积的伤。

  本来马车中放冰,会好很多。奈何平日里大帅和副帅从来都和将士们吃穿用一样,军营里就没备冰这种奢侈品,那点冰还是大帅顾念大将军受伤,让人私底下买来的。

  统共就那么点冰,还叫大将军送到了顾姑娘那里,倒是留了以后两天的用冰,可大将军并不用,明显是给顾姑娘留着的。

  宋宁觉得这样不行,马车这样热,主子背上的伤面积大,虽不伤及筋骨,可若是感染了也是大麻烦,天热流汗,伤口怎么复原愈合,今日换药背上还是血淋淋的。

  他想着,还是开口,道:“要不属下去给大将军再备一盆冰吧,若是用完了,明日出了凌谷,属下快马加鞭往运城再采买些便是。”

  秦御闻言却摆手,道:“不必麻烦。”

  宋宁不敢再劝,正要端着餐具下车,就见一道金光闪过,兔兔从窗口缝隙闪了进来,跳到秦御的肩头,便吱吱叫了起来。

  一面叫,还一面不停的拉扯裹在身上的白布。

  秦御扬了扬眉,将兔兔拎下来,修长的手挑弄了几下,拆下他裹着的衣服,摊开瞧了瞧,就见布条上写着一行字。

  烦劳给我嫂嫂捎个信吧,拜托。

  他的目光只略一扫便落到了字迹下头的一个小人上。

  那小人不过寥寥几笔,头大身子小,可却不知为何竟极为生动形象,一瞧就是顾卿晚的样子,小人双手置于身前,摆出作揖的动作来,一双眼睛泪汪汪,可怜兮兮满是感激和期盼,脸上笑容还有那么点讨好的意思。

  秦御瞧着那小人,想着顾卿晚的样子,蓦的便勾唇一笑。

  他这一笑,阴郁的五官便舒展了开来,长眉飞扬,妖异的眼眸中宛若有流动的光彩,熠熠灿灿闪动,似阴云避散,露出了春风抚过的无边草地,悠然敞亮起来。

  宋宁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思微动,不动声色的下了马车。

  顾卿晚也是觉得秦御对她还算不错,照顾的很周全,这才软了态度,写了那封信,想央秦御往家中送信,至少告诉庄悦娴一声。

  让庄悦娴知道她没事儿,只是暂时回不去,免得急出个好歹来。

  她送了信便等待着秦御的回信,谁知道兔兔竟然一去不回,直到马车再度动了起来,大军再次赶路也没半点回应。

  马车不紧不慢的行进在大军中,顾卿晚怏怏的靠在车壁上,如意倒是尽职尽责,即便顾卿晚再三表示不用,她还是拿了个蒲扇,坐在软榻旁,给顾卿晚扇着风。

  顾卿晚目光落在如意身上,虽然这一日来这丫头表现的很机灵活泼,可顾卿晚还是感觉到她的彷徨和不安,她叹了声,道:“你说你的名字是孙知府取的?”

  见顾卿晚问话,如意忙忙点头,道:“是呢,婢子是冬天生的,原名就叫了王冬儿,孙知府买下婢子,便给婢子换了了如意这个名字,说是送给姑娘的奴婢,名字要取好,祝愿姑娘以后都顺心如意。”

  顾卿晚闻言蹙了蹙眉,直觉孙知府的意思就是祝愿她如意当上秦御的小妾,她不觉揉了揉额头,道:“这个名字我不大喜欢,我给你重新改个名字吧?”

  如意却眼睛一亮,忙放了扇子,跪在地上磕头,道:“婢子谢姑娘赐名。”

  看的出,她很高兴。

  顾卿晚知道,自己昨日没有收下如意的卖身契,所以小姑娘总心中忐忑,大抵是怕不要她,她的处境就堪忧了。这会子见自己愿意给她取名,便觉得自己是接受了她,故此反倒安心高兴起来。

  做人奴婢也会觉得快乐,人低落到一定程度,生计所迫,当真容易满足啊。

  这样看来,其实她还不算太倒霉,起码没有直接穿成如意这样,给人为奴为婢。

  顾卿晚想着,扬唇一笑,道:“既然你本名叫王冬儿,那便还唤了冬儿吧,我觉得蛮亲切顺口的。”

  能叫回原名,冬儿显得很高兴,脆生生应道:“冬儿谢姑娘赏名。”

  见她说话间又往怀里掏卖身契,顾卿晚正头疼,马车却突然一震,上下颠簸了下,接着竟然停下了。

  冬儿钻了出去,很快回来禀道:“姑娘,咱们马车的车轴断掉了,宋统领说需要修下,姑娘能否先移步外面等上片刻?”

  一盏茶后,顾卿晚坐在官道旁的树荫下,午后的太阳从树缝洒落,蝉声热烈的响着,冬儿拿了帕子,不停的给顾卿晚擦拭着额头上冒出来的汗水。

  那边宋宁指挥着几个兵丁捯饬了半天,就见宋宁拧着眉头过来,拱手道:“顾姑娘,马车的车轴彻底断裂开了,需要换个新轮子,断时期内是修不好的,大军行程耽搁不得。”

  他说着余光扫了一眼顾卿晚,方才道:“大军如今就只大将军那里还有一辆马车,要不,顾姑娘就和我们大将军先挤上一挤,共用一辆马车?等后日到了鹿城,在下便购置新马车。”

  顾卿晚闻言简直不可置信的瞪着宋宁,这话是要让她和秦御共处一辆马车两天两夜?

  天哪,不是说古代女人的名节很重要吗,她可是良家女,不是妓子婢女,纵然显在落魄了,可寻常百姓家的好女儿也是要名声的啊。

  他怎么会这么理所当然的提出这么荒唐的事来!

  顾卿晚还呆愣着,旁边策马经过的一个黑脸将军却刚好听到宋宁的话,竟是哈哈一笑,道:“宋统领这话问的多余,这顾氏既然是咱们大将军的女人,本就该当和大将军安置在一辆马车里,这有什么不妥的!”

  这大黑脸身材魁梧,声音简直洪亮如钟,他言罢,顾卿晚感觉经过的兵丁们个个目光灼灼逼视了过来,用一股审量的,暧昧的,好气的目光注视着她。

  大将军的女人!还有,顾氏?天呀,这是什么鬼称呼!她是黄花大闺女啊,不是妇人!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明明是妙龄女子,走在街上,却突然被人唤大妈一样,顾卿晚瞬间有种被雷劈的感觉。

  她脑子轰的一阵空白,脸上瞬间浮起一层红晕来。她连忙摆手,争辩道:“这位将军,你误会了,我不是你们大将军的女人,你可不能败坏我的名声。”

  “嘿,你这顾氏好生刁钻,明明是你自己放言说是咱们大将军的女人,这会子怎么又成我老胡毁你名声了?我老胡可不是那孬种,从来不欺负女人的!”

  那黑脸将军却是个执拗的,顿时便和顾卿晚争辩了起来。

  这一闹腾,便有好些人驻足望了过来,顾卿晚脸上都能翻烧饼了,柳眉竖起,正要争辩,突然想到,自己好像还真说过,是秦御女人的话。

  当时那些兵丁围攻她,她眼见就要被玷污,哪里还想到什么清白名声,自然而然便将秦御抓出来当了挡箭牌。

  当时是情急之举,又太过混乱,再加上,她随口喊了那么一句,根本就没起到作用。受伤后,她一直有些虚弱,脑子晕沉,便全然忘记了此事。

  天哪,难道现在全军的将士,都已经相信了她的话,将她当成了秦御的女人?

  顾卿晚想到了军医的恭谦,想到了那些精心的食物和冰盆,想到了冬儿对她的殷勤,顿时这一切都有了解释。

  因为他们都以为她是秦御的女人,所以特意巴结照顾!

  顾卿晚却只觉天雷阵阵,彻底傻眼了,全军将士,这要多少万人啊,都知道了这事儿,还是她自己喊出来的,今后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吧?

  脑门上青筋又抽抽了起来,顾卿晚脸色涨红,气息不稳。

  所以呢,连秦御也知道自己吆喝着说是他的女人?

  顾卿晚也不和黑脸将军反驳了,因为她知道反驳也没用,她低下头,将脸彻底埋进了双掌中,真想死啊!

  那黑脸将军见她如是,却突然像是恍悟了,脸上恼色除尽,又是哈哈一笑,道:“你这妇人是脸皮薄吧,哈哈,没关系,没关系,咱们军中汉子就欣赏胆大勇敢的姑娘,先前你那样就很好啊,嘿,差点就烧了大军粮草军备,有谋算,有胆量,好样的!我老胡服气!咱们大将军果然不是看皮囊的俗人!兄弟们说是不是?”

  一众兵丁们跟着吆喝了起来,顾卿晚真快哭了。

  妇人!你才妇人,你们全家都妇人!

  她猛的抬起头来,豁然站起身来,大声道:“谁脸皮薄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顾卿晚敢作敢当,没睡过就是没睡过!听着,我不是你们大将军的女人!当时被逼到死地,我不这样骗人行吗?!”

  她突然双眸通红,满脸涨红的喊出这样一番话来,倒是将一群人都给震住了。

  没睡过就是没睡过……

  天呀,这女人可真是啥话都能说得出口!宋宁呆呆的看着浑身炸毛的顾卿晚,一时咽了咽唾沫。

  这顾姑娘这样想和大将军撇清,这样劲爆的话都说出来了,如今明目张胆的嫌弃他们大将军,真的好吗?

  众人看顾卿晚这等反应,一时间倒真有些信她了。谁知顾卿晚倒好,起身太猛了,几句话说完,便觉眼前一阵发黑,坚持不住,直接软了下去。

  “姑娘!”

  冬儿惊呼着将她接住,无措的看向宋宁。

  宋宁傻眼后,顿时兴奋起来,道:“快,还不快将顾姑娘扶进大将军的马车,她这是晒着了!属下先去禀报大将军!”

  他言罢,翻身上马往队伍前去了,秦御的马车本来离顾卿晚也不远,听到后头有动静,秦御便让人将马车停到了路边,派了小兵过来查看,小兵迎面见宋宁过来了,自然退到了一边儿。

  宋宁却在车窗边禀道:“主子,后头顾姑娘的马车车轮坏了,一时半会恐怕是修不好的,顾姑娘在路边等了一会,谁知太阳太大,她又虚弱,竟然晒晕了过去。主子看,可否将顾姑娘挪过来,先和主子挤一挤,等后日属下便去购置新马车。”

  之前未拔营时,宋宁便提过让两人共乘一辆马车,马车的车轮哪里是那么容易坏的,宋宁准备马车不可能找个破的,这才行了一日的路,车轮就坏的不能修了?

  秦御用脚趾头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眸光微凉的扫了窗外一眼,最后却只淡淡道:“既如此,那便将她挪过来吧。”

  宋宁大喜,忙应了一声招呼几个兵丁,眨眼间就将顾卿晚马车里的软榻抬了过来,置了冰盆,又帮着冬儿将晕迷的顾卿晚给送上了马车。

  那黑脸将军和众兵丁见此,皆是嘿嘿一笑,转眼便将顾卿晚方才的话丢到了脑后。

  没睡过,谁信啊,大将军会让莫名其妙的女人上他的马车?不能够啊!

  马车本也不是极豪华的,放了两张软榻,便只中间留了一道窄缝,能做过道,角落放着茶几等物,整个马车便显得很拥挤。冬儿连跪的地方都没有,宋宁也没让她留下来伺候,直接打发她去坐后头后备军的板车。

  马车再度动了起来,车中放着一盆新鲜的冰,不断散发着寒意,马车不大倒是起到了降温的作用,也不知是温度降了下来,还是对面床上顾卿晚沉睡的模样太过恬静,秦御觉得车中清爽舒适了不少,看了顾卿晚两眼,他便也闭上了眼眸。

  昨夜他背上难受,也没怎么睡好,这会子竟然很快便沉睡了过去。

  顾卿晚本来就虚弱,这一睡竟然也极沉,马车中半点动静都没有,宋宁大着胆子隔着窗缝往里瞧了眼,扬起嘴巴笑了笑,低声吩咐将马车赶的更平稳一些。

  顾卿晚这一睡到傍晚时分才醒,睁开眼眸,就觉身下轻轻摇晃,马车还在行进,夕阳的余晖透过窗缝洒落进车中,一切都朦胧在一层淡金色中。

  马车中很安静,身上的薄被柔软,太阳落下去,热气也散了,马车中益发清凉舒适,她一时有些闹不清除自己身在何处。

  “吱吱。”

  蜷缩在顾卿晚旁边的兔兔倒是立马察觉她醒了,叫着跳到了她的脸旁,又用脑袋蹭她的脸颊。

  顾卿晚用拇指揉着它的小脑袋,小心坐起身来,目光漫不经心的四扫,待掠过对面床榻,视线便凝住了。

  一个男人,长手长脚的背朝上躺在那里,大概是趴着压迫胸膛,他的双臂支撑在身体两侧,未曾穿上衣的袒露手臂上清晰的浮现出强健的臂肌,宽阔的肩背上缠着绷带,然因手臂用力,肩胛骨突兀了出来,像背上静静匍匐着一只展开双翼的鹰,愈发映衬的肩宽窄腰。

  要命的是,他身下就穿着一条稠裤,褪的有些低,露出紧窄而精瘦有力的腰肢,腰肢往下凸起处有着流畅的凹陷线条,下头两条结实的长腿,一条平展伸着,对着她的那条却弯曲着,直伸出了软榻。可怕的是,这样一来,两腿中间便显露了出来。薄薄的一层白色绸裤,露出可疑的一团暗沉来。

  沉睡着的男人,无意识散发出强大的男性气息,慵懒的性感。顾卿晚瞪大了眼,针扎一样收回了目光,一时间像做梦一样,没弄清楚哪来的男人。

  她眨了两下眼,再看对面人的脸,便有一张清隽俊美的侧颜映入了眼帘。

  他还睡的很沉,宽而饱满的额头上散乱着贴了两缕发丝,飞扬的长眉舒展着,斜扫入鬓,形状像是用刀刻裁剪过一般,毫不杂乱,有着利落的线条,紧闭的眼眸,睫毛长而密,却并不卷曲,安静的搭在脸上,阴影映上了挺直的鼻梁。

  薄唇都大手遮挡,气息平稳,金色的阳光温和的照在他脸上,柔和了脸部线条,他的眉眼褪去了清醒时的锐利锋芒,少了些攻击性,显得没那么妖冶,却宛若一副色彩柔和的淡雅的画卷,平添了清隽俊逸。

  是秦御!

  顾卿晚愕了一下,忙转过头,瞪大了眼。

  我去,他们竟然真趁着她晕睡将她弄到秦御的马车上来了,完了,完了,这回是真说不清了。

  顾卿晚闭了闭眼,一腿探下软榻,本能的想在秦御醒来前离开这里,谁知道兔兔见她下了床,像是要离开,惊的从她背后攀了上去,又从肩头跃下,往她胸前跳。

  顾卿晚本来就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此刻倒被兔兔吓了一跳,躲了下,脚下便绊住了裙子,整个人脚步不稳,直接往对面的软榻上压了过去!

  太突然了,地方也太狭窄,她根本就没有躲避的愈发和平衡身体的空间,眨眼间一头扑到了秦御的身上,还好死不死的,脸颊就压在他身体最有肉的地方。

  脸颊下是弹软的,没有摔疼,接着身下被压着的人大抵是被撞疼了,闷哼了一声,浑身肌肉紧绷起来。

  秦御醒了!

  他一双妖异的眼眸还带着刚醒的迷茫和惺忪,扭头望去,就见一个长发松散的女人,正以古怪的姿势将压在他的身上!

  她趴的位置实在太不巧,太让人遐想了,他清淡的眸光,迷蒙的眼神聚拢起,似浓雾迅速聚集形成一片阴沉而压抑的黑云,翻滚着某种灼热的情绪。

  顾卿晚头脑都懵了,她一时好似没弄清楚自己到底跌到了那个部位,也或者她其实意识到了,但就是不愿相信自己的运气会那么差,故而头脑一片空白,竟然没能在第一时间爬起来。

  直到她听到一声略显低沉的哼,她才意识到不对劲,骤然抬起头晕脑胀的脑袋,扭头看向秦御。

  四目相对,男人异色的眼眸中沉沉浮浮,说不出的迫人心神。想到在这双眼睛注视下,自己竟做出此等囧事来,顾卿晚本能的迅速转头。

  这一转,便又正面近距离的看到了她方才摔倒时压过之处,顾卿晚又针扎一样闭了眼!

  可这样一来,方才发生的一切便像是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慢镜头回放了起来,想到方才骤然失去平衡,她是张着嘴倒下去的,舌头和嘴唇好像还接触过什么,顾卿晚顿时窘的一张脸紫红起来。一下子弹跳起来,往后狠狠退了两步,膝弯撞上软榻,一屁股跌坐在软榻上。

  顾卿晚垂下了头,双手捏着软榻的边缘,烧着脸,重重闭上了眼睛。

  她希望来个雷,将她劈了吧。

  那边软榻上,秦御还以趴着的姿势撑着身子扭着头,像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般,竟然也不说话。

  马车中安静极了,有股很古怪的气氛在蔓延着,只有兔兔不明所以,站在软榻边儿,扭着小脑袋,一时看看这个,一时又看看那个。

  接着它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游戏,突然跳到了顾卿晚的身上,沿着她的裙子滑了下去,又爬上对面软榻,跐溜一下蹿到了秦御身上去。

  顾卿晚被它惊动,禁不住抬眼去看,正见兔兔张着嘴,直扑到秦御的,伸出舌头竟然也要去舔他。

  顾卿晚愕然一下,忙又垂头闭眼,更觉得无地自容了。

  只那边兔兔还没舔到,便被突然翻身的秦御给震了下去,圆滚滚的身子差点直接滚下床,就听秦御惊呵一声,“住口!”

  他的声音不知是不是因为气怒,有些说不出的黯哑低沉。

  顾卿晚缩了缩身子,窘迫的想要找个缝钻进去。

  住口……他这话让她觉得嘴巴上好像沾染了什么东西一般,直想抬手擦一擦。

  可这时候抬手擦,岂不是更提醒他,她方才碰过哪里?顾卿晚生生捏着软榻沿生生忍住,额头冒出了汗来。

  太尴尬,太囧了,她想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可又忍不住胡思乱想,秦御睡着,不知道自己不是故意的,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是有意的?

  他那么自大自恋,一定会的,大抵又会觉得自己在想方设法的勾引他,在作怪吸引他的注意,然后再嘲笑讥讽她的不自量力,攀龙附凤。

  顾卿晚正想着,却听秦御终于开了口。

  “你那么用力,伤口不疼吗?”

  他的声音还是有些微哑低沉,顾卿晚想许是刚刚睡醒的缘故。他没有冷言冷语,也没肆意嘲讽,尖刻毒舌,语调很平静,像是没发生方才的事一般。

  顾卿晚脸上的热度消退了些,有些奇怪诧异,又有些庆幸,松了一口气。

  这才发觉,自己因死死捏着软榻沿的动作,肩头难免用力,伤口处紧绷,疼痛的厉害。

  她忙松开手,对秦御的善意提醒愈发意外起来,心想,这人不会是又憋着什么坏吧。

  想着,她禁不住抬眸瞧了秦御一眼,就见他双目沉沉也正看过来,也不知是不是外头夕阳余韵映的,双颊显得有些红,却也衬得异色眼眸波光潋滟,灼灼妖异。

  顾卿晚忙又低了头,开口道:“我方才不是故意的,你可别误会。”

  言罢,她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秦御都不提了,她干嘛还非要提那样丢人的事儿!

  秦御自然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就算是哪个女人想要勾引他,也没直接往人屁股上扑的,太直接也太不雅观了。

  且到现在,他也算瞧出来了,顾卿晚确实没攀龙附凤的心思。

  见她一脸懊恼之色,想到方才醒来看到的一幕,他虽然有些不自在,可这会子瞧着顾卿晚的模样,竟也觉得有些好笑。

  脸上有些笑意,她丢人一回,倒也让他心里轻松了一些,好像之前自己丢人丢份的事儿,被扯平了。

  瞧着顾卿晚,秦御一时心情大好,却轻咳了一声,又冷了脸,道:“不是故意的?爷的伤口全让你压崩裂了,你说你不是故意的?哧,果然最毒妇人心。”

  “我不是妇人!我还是黄花大闺女!”

  顾卿晚今天对妇人这个称呼,格外的介意和敏感,晕倒前已经被刺激了一顿,现在骤然听到秦御这样说,顿时便受了刺激,尖声道。

  她说着气鼓鼓抬头瞪着秦御,秦御整个人又被她震的愣住了,略瞪了异色的眼眸,惊诧而不可置信的盯着顾卿晚。

  顾卿晚这才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说了什么,她对一个男人,一个古代男人吆喝自己是处女!

  天,她今天脑子一定是被晒坏了,脸上再度爬起红晕,她骤然低头,懊恼的揉了揉额头。

  “呵……”

  马车中突然传来秦御的笑声,有些突兀,却又听不出恶意,一声过后,便是接连不断的低沉笑声。顾卿晚忍不住看了眼秦御,就见他正望过来,一张俊面上,都漾着笑。

  不是冷笑,不是嘲笑,讥笑,却是那种真正的,忍俊不禁的笑意,俊面上好似每个细胞都被牵动了,笑容直达妖冶的异色眼眸,使得那一双眸子波光潋滟,其间好似有清澈的水纹荡漾。因笑容而更显狭长的凤眸,流光溢彩,红唇微勾,弧线温软旖旎,更显眉目妖冶,却并不女气,反倒有种冷淡如冰突然便燃的似火灼热的魅惑,摄人心魄的丰神毓秀。

  整个马车好似都因这一笑而映亮了几分,顾卿晚没想到他会是这种反应,一时又被晃了眼,倒呆愕住了。

  ------题外话------

  嘻嘻,这章看的还有爱滴话,容素素厚脸皮求个月票,么么哒。另外,继续推荐娃爹奉天滴《太子您有喜了》好多妞去看过了,觉得是自己的菜哦,看来我们夫妻的脑电波还是在一个频率上哒,所以大家不妨都去看看哟,嘿嘿。

  谢谢颗钻石,送了20朵鲜花、wytt送了2朵鲜花、情丝倩兮送了9朵鲜花、请叫我已逆送了9朵鲜花、l628送了4朵鲜花、**送了9朵鲜花、朵鲜花、阶上新雪送了1朵鲜花,送了3朵鲜花。谢谢大家的月票和评价票,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51 意外的亲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