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青睐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景戎,我和心颖之间的事儿用不着你一个外人来置喙!心颖,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你应该相信我,难道我还会害你吗?你知道的,我对那什么刘二姑娘根本就没感情,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没有办法啊。你便是委屈做了我的妾,我也会只对你一个好,我给你撑腰,那刘二奈何不得你的!更何况,我母亲那么喜欢你,你进了门,还有婆母撑腰,怕什么?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对吧?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院子中紧接着便又响起了另一道声音,语气很急迫,说出的话却真的很无耻。

  如今乱世刚过,礼教对女子的约束没有那么严苛,加上朝廷都鼓励寡妇再嫁,退了亲事的女人,虽然在婚事上难免会有所影响,但是却没到就寸步难行,嫁不出去的地步。

  寻常定亲的男女,家中管束也不会很严,平日一起赏赏花,看看景这样的事儿,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故此,这李泽和他的前未婚妻,明显是有些旧情的。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呜呜,你别逼我,让我好好想想……”

  一个女孩子无助又彷徨的哭声细细碎碎的传了出来,顾卿晚不由眸光一闪,她方才心神微震,便是因为这个发出声音的女孩。

  这个声音她很熟悉,是陈心颖,本主生前最最贴心要好的手帕交。

  而陈心颖的未婚夫正是锦乡伯世子李泽,顾卿晚离开京城时,陈心颖和李泽还好好的,怎么如今竟是退亲了呢。

  还有,从前没发现这李泽竟然是如此渣的一个人呢,退了陈心颖的亲事,还跑来纠缠,竟然哄骗无知少女给他做妾,果然是无耻无极限啊。

  而那之前出声自称小侯爷的人,顾卿晚也想到了是谁,这位是京城最年轻的一品侯,宣平侯景戎。

  顾卿晚听到陈心颖哭,不由蹙了眉,却听那景戎又出了声,道:“喂,我说陈姑娘啊,这样狗屁不通的事儿你还考虑个什么啊,就该两个耳光打的他回去找娘!本小侯爷告诉你,相信男人的一张嘴,不如相信一个屁。本小侯爷昨儿就和珍云楼的小彩凤说,最爱她的清纯无暇,本小侯爷都赌咒发誓了,她偏就半句不信小爷,你看,她就比你聪明多了。”

  “景戎!你今儿是非要多管闲事不是?”李泽愤恨的声音再度响起。

  “哎呦,你不会是到现在才看出来吧?原来你们锦乡伯府的人不仅无耻,还迟钝愚笨啊。”

  “你!你凭什么管本世子的事儿!”

  “蠢货,都说是闲事儿了,还要凭什么?哎,看你这么蠢,本小爷就勉强给你个答案吧,就凭这陈姑娘曾经是家姐的手帕交,今儿小爷管定了!还有,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小爷最讨厌被人指鼻子!找打!”

  “嗷!”

  说话间,隔壁便传来了李泽一声凄惨无比的叫声,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砸落到了地上,然后又有如雨点般的砰砰闷声响起。

  前头秦逸叹了声,唇边露出几分无奈的笑来,加快脚步便往前头的月洞门去。

  见出了事儿,陈梓砚三个做为主人,自然也快步跟了上去。秦御却落了下来,看向顾卿晚。

  对面正打的欢实,那宣平侯号称京城小霸王,京城纨绔里头也是数得着号的小魔王,揍起人来分外凶残,场面多半血腥,他没想让顾卿晚去看,正准备开口带她往旁边海棠园里看看,却见顾卿晚突然提着裙摆,竟然直接越过他,也快步往隔壁奔去。

  秦御本能便探手,一把抓了她的手腕,拽住了她,顾卿晚却回头,道:“心颖是我的手帕交,我得去看看,你快松开啊。”

  她自然而然的冲秦御解释行为,倒令秦御挑眉,未曾松手,却直接牵着顾卿晚往隔壁院子去。

  顾卿晚心里念着陈心颖一时间倒忘了挣扎,穿过月洞门,隔壁却是一处极为幽静的小花园,花草茂盛,幽香阵阵,只是此刻不远处的小亭子中却乱成一团。

  只见小亭子中一个穿红色广袖锦袍,腰束玄色织金带,头上插着宝石镶嵌竹节小冠的少年郎正姿态极为嚣张的,用穿厚底玄色官靴的右脚踩着个穿明蓝色锦袍头束玉冠的男子脖颈,将其死死钉在地上,弯腰抡起拳头,如雨点的拳头,砰砰的往那男子的胸前砸。

  那穿明蓝色锦袍的自然是锦乡伯世子李泽,可怜他被踩了脖子,连痛呼都叫不出口,只疼的狰狞了神情,眼睛都瞪大成了金鱼眼。

  旁边陈心颖穿着一身藕荷色的半臂,正捏着一条素白绢帕,一面擦泪,一面急的跺脚,口中无力的喊着,“别打了,别打了,他要死了……”

  “阿戎!”

  打头先进来的秦逸开口叫了声,那宣平侯景戎扭头看了过来,亭中的红灯笼映照在他的脸上,但见少年也就十三四模样,还在长身子,显得长手长脚,极为单薄,脸庞也还带着些稚气,可五官却精致非常,飞扬的眉,虽有男子的凌冽,可因是有些细,便又显得极是娟秀,一双特别灵动的桃花眼,眼珠漆黑澄净,顾盼生辉。

  也就是如今年纪还小,不然只这么一双迷死人的眼,就能将小姑娘们迷的昏头转向。挺直的鼻下,唇形厚薄适中,殷虹如血,竟和秦御一样,是个男生女相的绝色容貌。

  秦御不显女态,乃是因为其身上有股煞气,妖邪之气。而眼前少年也没人会把他认成女子,因为他浑身都是蓬勃张扬的嚣张放肆气息,一身大红衣裳,腰带和头上小冠都镶嵌了金丝宝石,腰间还挂着好多个香囊荷包玉佩,简直浑身上下都写着,小爷是纨绔,等闲休要惹!

  却见他看到秦逸的一刻,俊面上瞬间便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道:“逸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想死阿戎了!等等啊,我解决了这人面兽心的畜生再和逸哥哥说话。”

  他言罢,转头对着李泽便道:“记住了,以后莫再哄骗纯情少女,不然你戎爷爷见一次打一次!”

  说完,他再度高高抡起了小拳头,这边陈梓砚一瞧,惊呼一声,上前一步,道:“宣平侯留情!”

  谁知他话都没说完,那边景戎已是一拳狠狠砸了下去,直击李泽的鼻子,李泽顿时鼻血横飞,脸以可见的速度肿成了猪头,两眼疼的呜呜冒泪,接着一个白眼晕了过去。

  景戎这才极潇洒的一抚袍摆,拍着手抬起了脚,却眨着眼,一脸着急尴尬的冲陈梓砚道:“忘记这是在大长公主府上,这混球也算大长公主的客人。”

  他说着几步便到了秦逸身边,一把拉住秦逸的手,扯了扯,懊恼道:“逸哥哥刚回来,我就惹下祸事了,怎么办啊……都怪英郡王,怎么也不早点出声提醒我。”

  陈梓砚……

  刚刚他明明及时出言了,这小魔头根本充耳不闻好不好。

  亭子中见李泽晕了过去,陈心颖倒好像是吓傻了,瞪着眼,呆呆的站着。

  也只顾卿晚留意到了陈心颖,她有些担心,往前快步到了亭子前,唤了一声,“颖妹妹?”

  她一出声,陈心颖倒回过神来了,红红的眼睛看向顾卿晚,接着她揉了揉眼,好像有点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接着又眨了眨眼,然后便连跑带跳的下了台阶,一头扑进顾卿晚的怀里,抱住了她,哭着道:“晚姐姐?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胸前衣衫都觉得被她哭湿了,顾卿晚到底不是本主,有些想推开陈心颖,可这丫头竟然抱的极紧,浑身都在轻轻颤抖,声音又满是不可置信的欢喜,顾卿晚突然便也微热了眼眶,放在陈心颖胳膊上准备推人的手,转而拍上了她的背。

  李泽被打的可怜兮兮晕厥在地,陈心颖却将其忘在了脑后,转而抱着顾卿晚狂哭起来,陈梓砚等人不觉都瞧了过去,莫名觉得李泽其实也怪不容易的。

  陈泽真的确定这位陈姑娘是爱他的吗,还劝人家为妾,如今这陈姑娘的反应可不像是个在乎他的啊。

  陈心颖的个子不高,属于那种娇小玲珑型的,扑在顾卿晚身上,就刚好能将脑袋埋在她胸前。秦御却是瞧的略蹙了眉,上前一步,冷声冲顾卿晚道:“人前搂搂抱抱,成何体统!还要前去拜见大长公主,难道还要爷几个等你一人?”

  顾卿晚忙将陈心颖扶起来,拍着她的手道:“我先去拜见大长公主,一会子再和颖妹妹说话。”

  陈心颖抽搭着点头,那边陈梓砚已经让人将亭子中晕厥的李泽给抬了下去。

  一行人再度往大长公主的天易阁去,随行的便多了个景戎,他跟在秦逸的身旁,和陈梓熙一起簇拥着秦逸。顾卿晚跟在秦御身后,心中却有些忐忑不安。

  本主的记忆中倒是在宫宴上见过敏硕大长公主的,大长公主好想是很喜欢漂亮的女孩子,有两次还将她叫到身边问过话,态度很是可亲。

  可那都是从前,那时候她还是太师府的千金小姐呢。

  如今这里的这些人全是权贵,只她是平民百姓,罪臣之后,就毁了容,也不知道秦御到底是什么意思,非要将她带来拜见大长公主。

  别倒时候直接被大长公主给轰出来才好,顾卿晚一时想着,便到了天易阁大长公主平日起居的明心堂。

  极为轩敞的宫殿型建筑,屋檐下挂满了红灯笼,见一行人过来,站在门前的恭候的丫鬟便笑着打起了湘妃竹的帘子。

  口中还喊着,“恭喜世子爷,燕广王凯旋而归。”

  里头也响起了丫鬟的禀声,“礼亲王世子爷和燕广王来给大长公主请安了。”

  “快,快让他们都进来!”

  大长公主的声音中气十足,直传出了屋子来。顾卿晚在进门时,略往后了两步,随在了最后,进了屋,想了想还是摘下了头上的帷帽。

  一脸布了疤痕的脸露出来,伺候的婢女不由面露诧色,不过也只是一瞬便笑着上前,道:“给奴婢吧,姑娘请。”

  说着接过了她手中帷帽,侧身引着顾卿晚绕过八宝镶嵌象牙的紫檀木大屏风,绕进了内堂。

  堂中秦逸兄弟正单膝跪在地上给大长公主见礼,敏硕大长公主穿着一身家常的窄袖斜襟绣绕领缠枝牡丹的长褙子,真紫色马面裙,头上发髻高挽,却只插着一支口衔明珠凤尾簪。

  浑身上下再无其它饰品,只那龙眼大的明珠散发出珠润之光来,却有种低调的贵气。她容貌只算中等,然浑身却有股女人家少见的豁达英爽之气,如今已知天命,然瞧着却像不惑之年,白皙的脸上微笑起来,眼角显出深深的纹,却更填岁月沉淀的睿智。

  她亲自起身将秦逸二人扶了起来,旁边的太师椅上,坐在一个鬓发微白,身影略显单薄的中年男子,穿藏青色的圆领常服,容颜和陈梓砚有六分肖似,眉宇间一股书香气息,留了短须,颇为儒雅,当就是大长公主的驸马了。

  见大长公主已经开始询问秦逸二人战场之事,以及两人的伤势,顾卿晚便默默站到了一边去,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感觉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她不动声色的抬眸,竟见是跟在秦逸身边的景戎悄然退了过来。

  她略怔了一下,少年郎便冲她扬眉展颜一笑,昳丽的五官有种灼人的恣意和张扬,许是年纪还小,搭配着两颗微微显露的虎牙,没秦御笑起来那么邪魅,却很夺目,很能感染人,让人恨不能掏心掏肺的对待这样的阳光少年。

  然想到方才这少年笑嘻嘻,将李泽揍的一脸血的模样,顾卿晚却浑身微绷,狐疑的冲景戎回了一笑。

  “晚姐姐,好些年不见,你不识得我了?小时候你还给我做过帕子呢,那帕子我都不舍得用,一直随身带着,爱若珍宝,这回离家外出,才让丫鬟替我收了起来。”景戎却面露幽怨的冲顾卿晚控诉道。

  顾卿晚又是一愣,倒是想起些往事来。

  这景戎先前还有个双胞胎姐姐景岚,小时候两人生的一模一样,景岚比顾卿晚小两岁,却因一次在成国公府上的宴席上,发现和大理寺卿家的陈心颖三人口味都差不多,互相成了手帕交。

  小时候顾卿晚还去过宣平侯府几次,和景戎自然也见过,只是景岚在四年前就因风寒过世了,她还去吊唁了好友,后来便再未去过宣平侯府,再后来她订了亲,就嫌少再出门动作,说起来她上次见景戎,还是在其姐景岚的葬礼上。

  尤记得当年一身麻衣,站在棺木前不哭不动却好似被抽去了灵魂,却又浑身都散发着戾气的孩子,一眨眼,竟也长成了如今这般亮眼的少年。

  可她实在不记得还送过景戎什么帕子啊,顾卿晚一时没反应,景戎却用肩头撞了她一下,低声道:“晚姐姐也是来给大长公主请安的吗?也是,大长公主和晚姐姐的姨母宁夫人是极好的手帕交呢,可惜天妒红颜,宁夫人早早便去了。不过大长公主却一直念着昔年友情,五个月前,大长公主回京城,和太皇太后叙话时,还曾提及过宁夫人呢。说起来大长公主倒也算是晚姐姐的长辈呢。”

  景戎言罢冲顾卿晚眨了眨眼便一步三晃的又往秦逸身边凑了过去。

  顾卿晚不觉将他方才的话细细回想了两遍,景戎口中的宁夫人乃是她嫡亲的姨母,是母亲的亲姐姐,嫁到宁家去,没两年便因病过世了。

  如今都已有三十多年了,顾卿晚根本就没见过这位姨母,加上她的母亲也过世多年,故此,顾卿晚竟然根本就不知道大长公主和姨母还有这样的一番渊源。

  还有景戎方才的话,五个月前,当时正是顾氏覆灭之际,大长公主平日很少回京去,五个月前又不是什么节庆之日,大长公主回了京城,还和太皇太后谈话说提到了死了三十多年的手帕交。

  景戎说这一番话,该当另有深意才对。

  他想要提醒她什么?难道她和嫂嫂能够免去落入官妓的命运,是因为大长公主回京求情?

  除了这个,顾卿晚一时间也想不到别的可能的联系了,她有些不确定,自己又不是姨母的骨肉,就算大长公主和姨母曾经是至交好友,她当真会为一个故去三十多年的友人,冒着得罪皇帝的风险,千里迢迢的奔波进京为其外甥女求情吗?

  顾卿晚不觉疑惑的抬头又看向景戎,可惜景戎却并没瞧她,不知在和陈梓熙嘀咕什么。

  倒是秦御将顾卿晚和景戎的一番互动看在眼中,目光略冷的扫了过来,察觉到秦御的视线,顾卿晚瞧过去时,秦御却已扭了头,神情略显淡漠的和陈驸马说着话。

  顾卿晚看着他有些刚毅的侧脸,心思微动。

  秦御并不是无聊的人,也不是没分寸,不讲礼数的,今日却非要带自己来大长公主这里。大长公主是秦御的长辈,他这样随便带人过来,是失礼的,除非他知道大长公主不会生气。

  难道她所料不错,当真是大长公主求的情?秦御是知道这层牵连,所以才特意将她带到了这里来,希望能够给她一个获得大长公主青睐的机会?

  他会这么好心?

  顾卿晚正想着,那边敏硕大长公主和秦逸二人交谈寒暄的差不多了,这才注意到顾卿晚来,道:“这位姑娘是……”

  顾卿晚忙几步走上前去,端端正正的跪下给大长公主行了了礼,道:“民女顾卿晚拜见大长公主殿下。”

  说起来,这还是她到了这里后,头一次给贵人下跪,先前秦逸兄弟在小院中养病时,并没有让她行过大礼。

  若然按照规矩,她这等身份每次见到秦御,都是该行跪拜礼的。

  此刻不得不弯下膝盖,顾卿晚想到这些,对秦御倒生出来一些说不出的奇怪感觉来。

  只是还不容她多想,上头已经传来了敏硕大公主的声音,道:“顾姑娘?快起来,到本宫这里来,让本宫看看。”

  顾卿晚忙自收回心神,举止优雅镇定的站起身来,微垂着头,垂眸举步到了大长公主一步开外,并不敢随意抬头,更不敢靠的太近。

  她这一番举动,规规矩矩,却也不卑不亢,从容镇定,敏硕大长公主的目光落在她划伤的脸蛋上,眼底露出些许追忆和惋惜之色来,冲顾卿晚招了招手,道:“来,别怕,到本宫身边来。”

  顾卿晚便又往前走了一步,交叠放在身前的手便被大长公主拉住,扯到了她身边,道:“可怜见的,多漂亮的小姑娘,这脸怎伤成了如此模样……”

  若是寻常人莫名提起此事,自然是极为不礼貌的,好似专门戳人心窝子一样,然这话从大长公主口中以极为惋惜关切的口吻说出,却只会让人觉得亲切,更让众人高看顾卿晚一眼。

  就听大长公主又道:“好了,知道你们这些儿郎们都拘不住,也不耐烦坐在这里陪本宫唠叨,本宫知道驸马那里可是备了上好的竹叶青,要给你们接风洗尘呢,你们这便去吧。这姑娘合本宫的眼缘,且留她在此陪本宫说说话好了。”

  大长公主言罢,驸马便起了身,秦逸等人也纷纷行礼,片刻一众人便哗啦啦的走了个干净。

  大长公主这才松了顾卿晚,指着旁边的罗汉床,道:“且坐下来陪本宫说说话吧。”

  顾卿晚知道,方才大长公主之所以对自己特别亲近,一来大抵是和姨母久远的友情,更重要的是,她是秦御带着过来的,大长公主不会当众人的面拂了侄子的面子罢了。

  稳处于高位之人,哪里是那么容易亲近,那么容易讨好的。

  她并未曾真过去坐下,而是福了福身,笑着道:“殿下对人宽和慈善,民女却不敢将之当做不尊礼法,冲撞天家颜面的理由,望殿下赎罪。”

  大长公主何等身份,她如今又是何等身份,莫说两人并肩坐在一起了,就是如今这样同处一间屋子,那都是不合礼数的。

  虽然顾卿晚对这古代的阶级深恶痛绝,然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却也不得不妥协低头,因为她要活着,不管多艰难都要生存下去,且定要让自己越过越好。

  见她如是,大长公主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旁边站着的红衣婢女忙上前,将一个织锦绣莲花纹的小杌子放在了罗汉床的脚踏上,道:“顾姑娘还是坐下说话吧,咱们殿下最是慈和,姑娘不必太过拘谨。”

  “谢殿下赐座。”顾卿晚双手交叠,福了福身,这才侧身坐下。

  “却不知你是如何身在军中,还跟着阿御到了本宫这里来的?”大长公主呷了口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顾卿晚这才略抬了抬头,看向大长公主,迎面望进她深邃的如同一汪深井的眼眸,她心头微震,却微笑着答道:“禀殿下,民女本是跟着家兄家嫂到洛京城投亲,不想因出了些变故,就在洛京城中找了一处民巷住了下来。后来世子爷和燕广王殿下受到追杀,刚好避到了民女家中。翌日,民女的大嫂因一些误会被知府衙门传唤,还是燕广王赏赐了随身玉佩,民女呈给知府老爷,才得了无罪释放,其后知府老爷便带兵前来护驾,可因世子爷受了重伤,不好挪动,便在民女家中暂且安置了一段时日。世子爷和燕广王殿下拔营时,因念着救命之恩,民女便同知府孙大人一起到军营送行,谁知在军中又出了些变故,民女中了一箭,醒来时便在前往京城的马车上了。今日燕广王带民女前来大长公主这里,大抵也是觉得先前在民女家中躲避刺客,民女也算帮了些小忙,故而想要还民女这个人情吧。”

  她不过十几句话便将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客观而简短,有些事更是一字带过,话语中更是没半点居功之意,该点明的地方却也点的清楚。

  大长公主何等心智,顷刻便明白秦御是利用顾卿晚探明孙知府态度的,更是从顾卿晚的话中听出了她对秦逸兄弟逃避追兵,只怕很是立了些功劳的。

  更有,她也听的明白,顾卿晚和秦御之间清清白白,并没什么。

  她先前是担忧顾卿晚品性不好,如今落魄了,便动了不该有的心思,算计秦御,如今瞧着应对得当,看似随口回话,却心思玲珑的顾卿晚,她点了点,眼眸中有了几分笑意,道:“原来如此……却不知姑娘在军中发生了何等变故,我大秦军队竟然对平民百姓拉弓相向,欺负女流,委实不成体统!你好好和本宫说说,本宫为你做主。”

  顾卿晚听出大长公主口气的微妙变化,心头略松了一口气,方才不急不缓的道:“是有一营的士兵乃是前丰益军改编,听闻了民女的身份,便生了些混乱,当时世子爷不在军中,燕广王又在后营巡视……”

  顾卿晚想到大长公主曾经的丰功伟绩,话语略顿了下,便站起身来,重新跪下,才道:“彼时民女被逼迫的没有办法,便打翻了军中后备油桶,洒了军资等物,又找来火把相要挟,激怒了兵丁,这才遭受了冷箭,幸而当时燕广王殿下及时赶到,踢飞了火把,这才不曾让民女火烧军营,做出无可挽回的大罪事来。民女无状,大闹军营,还请大长公主殿下赎罪。”

  大长公主万万没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纵然顾卿晚说的简单,可她是带过兵的人,岂能不知道这其中的艰难。

  粮草军备一向都是大军的重中之重,就算如今大军凯旋,防备降低,可一个弱质女流,想要火烧军备,这也是天方夜谭啊。

  更何况,丰益军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这丫头当时没被那群兵丁给活撕了已经是奇迹了,她竟然还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差点就火烧军营?

  这简直不可置信!

  更有,若是只弄洒了油桶,少面积军备沾染了油星,根本就没什么作用,听这意思,她分明是闹的军营人仰马翻啊!

  看着面前跪着单薄纤弱的女孩,大长公主难得的惊愕在场,接着她突然爆出一连串极为爽朗清脆的笑声,竟是连声道:“好,好!好样的,谁说咱们女人就只能任人欺负,比不得男儿的!瞧瞧,瞧瞧,就这么个小丫头,差点就烧了逸儿和阿御领的兵营了,快快,霜戈,将这丫头扶起来,本宫得好好听听这一段,好好听听,这丫头是怎么办到此事的,来来,坐到本宫身边回话。”

  顾卿晚被红衣的丫鬟霜戈扶了起来,见敏硕大长公主拍着身旁的罗汉席,眼眸中全是亮色,这次她没再多做礼数,缓步走了过去,福了福身,坐了下去。

  ------题外话------

  谢谢来1杯咖啡送了1颗钻石9朵鲜花、莫误双鱼到谢桥送了10颗钻石、送了10颗钻石、iffy送了1颗钻石、阶上新雪送了5朵鲜花,么么哒

  陈心颖由亲亲客串。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56 青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