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撞见秦御的好事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卿晚用紧张而生动的语言将当时的情形说了一遍,大长公主眸光愈发晶亮,神情也越发和蔼,拍着顾卿晚的手,道:“你这柔软身子,从小也不曾习武强身,却是可惜了一身智勇,若不然,说不得我们大丰还能出个女将军。”

  顾卿晚不想大长公主会这样说,脸上微红,谦逊的道:“民女当时也是被逼急了,哪里就有什么智勇,不过都是拼命保身罢了。民女听闻大长公主府有一队红妆军,里头的姑姑们个个都武功高强,英勇善战,那才真真是咱们大丰的女将军,民女倾慕的紧呢。”

  大长公主当年带兵还曾组建过一支女军,人数并不多,不过几百人,建国后,先帝敬重姐姐,那一队女军便直接拨给大长公主做了私兵,如今都还养在公主府中。

  敏硕大长公主偶然兴致来时,还会亲自操练私兵。

  听闻顾卿晚的话,她却笑了,眉宇间有些许遗憾,道:“这你便不懂了,为将帅者讲的是气魄是智慧谋略,所谓上兵伐谋,能凭谋略建功,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好的将帅。为将者不一定要有绝世的武功,可定要有智勇,有机变,有谋略和果决的心性。所谓良将难求,正是如此,本宫的女军虽个个骁勇不输于男子,然却没有一人是为将之才,倒是你这丫头,颇有些天生的资质胆气,若是生在武将之家,说不得倒会是另一番情景了。”

  顾卿晚出身书香门第,若是出身在武将之家,说不定会从小习武,大长公主说不得真会收她为徒,着意栽培一番。

  大长公主的话语中不乏惋惜遗憾之情,顾卿晚站起身来,跪下道:“民女却从不怨恨生与书香门第的顾家,还没谢过殿下先前援手救命之恩,殿下大义,民女无以为报。”

  大长公主见她如此,不由一叹,道:“你果然是个聪慧的,起来吧,本宫和你姨母曾义结金兰,你是她的侄女,又与她生的有六分肖似,本宫怎忍心看你沦落进歌舞坊那等地方。却没想到,虽是救了你一命,却大概让你吃了更多的苦头,瞧着一张脸,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顾卿晚回到了大长公主身边,听她承认,自己和大嫂豁免竟真是她从中转圜的,不觉面上感激之情更甚,道:“殿下千万莫要这么说,那歌舞坊进去了便是万丈深渊,无异于地狱,民女出身门风清正的顾氏,若然真沦落为官妓,早便以死全我顾氏声名了,哪里还会苟活于世?是大长公主救了民女和大嫂,民女这脸在活命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再说,民女毁容和大长公主又有何相干,若是民女因如今的不如意倒怨怪起大长公主的施救,岂不是狼心狗肺,忘恩负义?”

  大长公主听她如是说,又叹息了一声,方才道:“你的脸……”

  顾卿晚的脸和宁氏生的有六七分肖似,故而大长公主见她毁容,却有些揪心,再度问起。

  顾卿晚便抚了下脸,只淡声道:“民女如今身份低微,那张脸不合时宜,家人也护不住我,如今这样倒也好。”

  并不提发生了什么事儿,却提了家人护不住,大长公主是见微知著的智者,见她不肯多言,似遮掩什么,便也猜了个**不离十,道:“本宫记得你那异母哥哥也得了特赦,彼时本宫只央母后救下你和你大嫂二人,心想,你们姑嫂二人可以做个伴,你那二哥是如何得的特赦却不知道了。本宫早便听闻顾家的二公子是个不成器的,却不想……难为你小小年纪,倒也算豁达,想的如此通透明白。”

  不管顾弦勇如何,总归是顾卿晚的哥哥,若是她在长公主面前说顾弦勇的坏话,必遭大长公主的厌恶,如今顾卿晚替顾弦勇遮掩,顾氏已经成了这般模样,还知道维护家族脸面,反倒是令大长公主高看了一眼。

  又见她小小年纪,正是爱美的时候,即便毁了绝世容貌,却并不消沉愤世,对顾卿晚便又喜欢了几分。

  大长公主昔年能够巾帼不让须眉,做出领兵打仗救弟的事情,得到世人的尊敬,可见其豁达和不凡,而顾卿晚所表现出的品行,都是她所欣赏的,对她自然便又亲切了两分。

  两人正说着话,谁知就听后头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坍塌了下来,非常的吓人。

  顾卿晚一惊,就见大长公主也拧了眉,看了霜戈一眼,霜戈便快步出去了。大长公主拉着顾卿晚的手拍了拍,一时有些蹙眉不语,不停看向门口。

  顾卿晚也不多问,安静的陪伴在身旁。

  片刻霜戈回来,福了福身,冲大长公主摇了摇头,回道:“还是不行,刘杨两位师傅正在商量,说是再改改图纸重新试,请殿下再宽限半个月,若是到时候屋顶还是起不好,便任由殿下发落。”

  霜戈言罢,大长公主面色却更加不好起来,忍不住怒声道:“下个月就是驸马的生辰了,他们让本宫再宽限半个月?难道佛殿盖好了彩绘就不需要时间?更何况,本宫已经宽限了大半个月,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怎么连盖个房子这样简单的事儿,都办不好!”

  大长公主明显震怒了,这也不怪其怒火中烧,下个月乃是陈驸马的五十整寿,陈驸马信佛,大长公主便想着给驸马在别院中建造一座独一无二的佛殿,赶着要送驸马惊喜,结果佛殿从去年就动了土,折腾到如今还剩下不到一个月就要到日子了,偏偏佛殿就是盖不好。

  眼看就要耽搁了大长公主的好事不说,那佛殿还修建在大长公主的天易阁后,一日修建不好,大长公主便一日不得清净。

  每日后头动工的声音吵的大长公主心烦气躁,若非和驸马恩爱,大长公主是万不会受这个累的。

  可偏那大殿修建的差不多了,就是差一角死活盖不上,这已经是第五次失败了,也难怪大长公主火气越来越大。

  霜戈也被吓的脸色微白,不敢多言,却与此时,突然响起了顾卿晚的声音,道:“殿下,民女在闺阁时便爱看许多杂书,也看了些关于佛殿建造的书,不知道殿下可否允民女前去看看,虽不敢肯定能够帮上什么忙,但民女得大长公主相救,却毫无报恩之处,心中着实不安,就算是求大长公主赏赐民女一个尽心意的机会,不知可否。”

  顾卿晚说着,福了福身,眸光灼亮的瞧向大长公主。

  霜戈倒抽了一口冷气,心想,这个顾姑娘方才瞧着还像个聪明知道进退的,怎么这么会子功夫,便蠢了起来。

  这会子她倒不敢出气儿,这顾姑娘倒是敢往上撞,几个大长公主请来的须发斑白的能工巧匠都做不成的事儿,她真以为看上两本不知所谓的书,就能成神了?

  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愚蠢无知,真以为这样能攀附上大长公主?岂不知那佛殿是大长公主要送给驸马的五十大寿生辰礼,根本不容人随意碰,更何况,大长公主殿下一向最讨厌的就是说大话,浮夸之人。

  这顾姑娘,只怕是方才在大长公主心中构建的所有好感都完了。

  谁知霜戈正想着,就听大长公主的声音传来,道:“霜戈,带顾姑娘去后头看看。”

  霜戈诧异的抬头看向大长公主,大长公主迎上婢女惊愕的眼神,这才一怔,她也不知道刚才是为何,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也许是顾卿晚看向她的眼神太过灼热明亮,不知怎的让她生出股试试的想法来。

  不过此刻她也觉得自己太好笑了,怎会将希望寄托在一个看过两本书的小丫头身上,只话都说出了口,大长公主也不可能再收回来,对顾卿晚却没了方才的亲近,神情怏怏的冲霜戈摆了摆手。

  顾卿晚福了福身,这才转身,随着霜戈出屋往大殿后绕去。

  走了约莫一盏茶时候,眼前一处高墙挡住了里头的所有,也破坏了花园的景致,显得格格不入。

  霜戈略停步,冲顾卿晚道:“大长公主想给驸马一个惊喜,从不让无关之人进入里头,驸马也不知道大长公主在建造什么,所以还请顾姑娘离开后,不要将此事说出去才好。”

  顾卿晚听她口气冷淡中带着些凌冽的警告之意,也不在意,只笑着道:“多谢霜戈姑娘提点。”

  霜戈摇了下头,带着顾卿晚绕进了高墙。因离驸马的生辰已经不远了,所以建造工匠们,现在是夜以继日的尝试,如今都入夜了,还点着火把,忙碌不停,也是情势所迫。

  顾卿晚望去,单见那佛殿其实已建造了起来,面阔七间,在夜色下,庑殿顶像展开的双翼斜飞进苍茫的夜色,极是有气魄。

  此刻所有人却都聚集在东北角处,火把的光芒下,屋顶和小半边墙壁塌陷了下来,堆积了一地木块,好些人聚集在那里,神情都不大好。

  霜戈正欲带着顾卿晚上前,谁知道一回头,就见身后跟着的顾卿晚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她四处以扫,才见顾卿晚已走进了佛殿,正仰着头四处打量,目光神情极为认真,就好像她真能看出什么来历一般。

  霜戈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也不再搭理顾卿晚,转身离开了。

  顾卿晚在佛殿中转了一大圈,仔细瞧过却见这整个佛殿都是木构结构。大殿外表极为朴素大气,柱、额、斗拱、门窗、墙壁,全用土红涂刷,还未施彩绘。梁架有明栿和草栿两大类,明栿在下,草栿在天花板以上。天花板都作极小的方格,平梁上用大叉手,两叉手相交的顶点与令拱相交,令拱承托替木与脊搏。

  整座佛殿凿榫打眼、穿梁接拱、立柱连枋,全以榫卯连接,结构牢固,接合缜密,并不用钉子。如今大面积已经建好,很显然是东北角出了偏差,一直搭建不上去,造成了坍塌。

  顾卿晚走了过去,见地上丢着些图纸,便顺手捡起来凑近灯火仔细看了起来。

  如今再次失败,工匠们明显都心情不佳,吵吵囔囔的显得有些混乱,一时间竟然无人注意到她的带来。

  两位主要负责建造佛殿的老师傅正争执不休,刘师傅是个头发花白却身形魁梧的老头,手中捏着一段不堪受力压断的木料,瞪眼道:“都说了,一定是这燕尾榫做的太小,就该按老夫说的,试上一试……”

  “放屁,你该不是忘记咱们第三回就那样试过吧,接是接上了,结果还没一盏茶功夫就塌了下来,根本就不是凿榫的问题,我看倒像是这望板的事儿……”

  “望板能有个什么不妥,就是凿榫的问题,上次虽然改了凿榫但是却没改彻底,这回将所有的凿榫都改过重来,再试试,一定行!”

  “都改过?你说的轻巧,都改一遍便是让大长公主宽限一个月也未必能再试一回!”

  两个师傅争的面红耳赤,众工匠徒子徒孙唉声叹息,这若是耽搁了大长公主殿下时,他们都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正心中忐忑,忽而听到一个清悦悠扬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道:“难道就不可能是图纸出了问题吗?”

  两位师傅争执来争执去,都是怀疑那道具体的建造工序上出现在差错,导致的结构不能天衣无缝的结合在一起,两人却都没想过是图纸就出了错,闻言,两人几乎是一口同声的道。

  “不可能!图纸怎么会有错!”

  “不可能!图纸是老夫和老刘一起推算无数遍的,不会出错!”

  两人说着转头,就见一个穿碧色长褙子,月白长裙的小姑娘正站在人群后,手中还拿着几张图纸,正面带笑容看着这边,脸上刀疤在火把下显得有些狰狞。

  这么诡异出现在此的毁容姑娘,令场面凝滞了一瞬,接着那杨师傅便勃然大怒,道:“哪儿来的毛丫头,这里岂是闲杂人能随意踏足了,还不快把她拉出去!”

  他言罢,便有徒孙准备上前,顾卿晚却不紧不慢的晃了晃手中图纸,道:“我是哪儿来的毛丫头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的图纸确实有两个数据出错了呢,你们确定不听听我的话?”

  却说水烟阁中,陈驸马只呆了片刻,和秦御兄弟略饮了两杯酒便先行离开了,也给小辈们留足够的自在和空间。

  陈梓砚和陈梓熙拉着秦御,一杯接一杯的劝酒,那边恪郡王陈梓昕和宣平侯景戎也围着秦逸,说笑着推杯换盏。正热闹着,就听到后头传来一声轰响,秦御几人皆是一惊,放下了杯盏,便闻陈梓砚笑着道:“没事,没事,母亲要在天易阁的后花园中建个避夏之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工匠们总也出错,一个房顶愣是塌了五回了,想必这是又试失败了,来,来,咱们兄弟接着喝酒便是,不必理会!”

  他是主人,既这样说,众人便也不再多问,又纷纷举杯。几人也没叫婢女伺候,更没传唤歌舞,说说笑笑,倒是别样亲近。

  到底是表兄弟,又是三年未见,再奉意气风发,高兴之余,你一杯我一杯,便不知不觉就饮的多了。

  待一轮弯月已从柳梢头升到了半空,眼见已二更天,秦逸才推开了劝到了嘴边的酒,道:“好了,明日表哥还要回军营开拔回京,砚表弟手下留情,真不能再喝了。”

  陈梓砚自己也已醉了,闻言半趴在桌上,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古怪的嘿嘿一笑,道:“也好,也好,客院早就为两位表兄准备好了,还是先前两位表兄惯住的飞雪院,小弟送哥哥们过去。”

  他说着就要起身,身子没起来,又一屁股坐了下去,那边陈梓昕更糟,已经喝的趴下抬不起头来了,而最小的陈梓熙早便让秦御唤人送了回去。

  见陈梓砚如是,景戎拍着桌子哈哈大笑,道:“英郡王你行不行啊,自己都腿软了,还送人?还是小爷代你送逸哥哥回去吧。方才咱划拳可是你输了啊,明儿李泽那畜生的事儿,你可得替小爷担着,且莫让大长公主殿下知道,你听到没?”

  “行了,行了,本郡王给你担着便是,你送……送表哥回去吧。”

  陈梓砚不耐烦的拍着景戎的肩头,一手拍着自己胸脯道。

  景戎便站起身来,正要去扶秦逸,秦逸已是自行站了起来,脸上虽带着薄红,双眸也有些迷离,可神情却是清醒的,倒是他一手扶住了摇摇摆摆,还在傻笑的景戎。

  那边儿秦御也起了身,吩咐亭外伺候的小厮,道:“夜里凉寒,快些送你们主子回去吧。”

  吩咐罢,他和秦逸,景戎便一同往客院方向而去。

  他们离去,陈梓砚兄弟也互相搀扶着,眯眼朦胧的起了身,东摇西摆的在小厮的帮助下出了小亭,都有些睁不开眼睛的陈梓昕突然推开小厮,一把抓住了陈梓砚的衣袖,使劲睁着眼睛,道:“大哥,你说咱们准备给两位表哥的凯旋礼,他们真的会喜欢吗?”

  陈梓砚打了个嗝,才拍着手,大声道:“会!当然会,两位表哥出征三年何等辛苦……嗝……血气方刚,英雄凯旋……怎么能……怎么能没有女人助兴,你我兄弟这也是急表兄之所急,投其所好了……嗝,怎么能不喜欢。”

  “大哥说的对,呵呵,嫣红和紫云可是咱们大长公主府最好看的两个丫头了,兄弟我的眼光错……错不了。”陈梓昕也一脸肯定的说道。心里想着,那两个丫鬟已经已打扮妥当,在两位表兄各自的屋里了,就是不知道送去一个是不是够。

  毕竟两位表哥都是最能折腾,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是习武出身,身强体壮,还久旷之身,万一一个婢女不够折腾的,不能尽兴,岂不是不尽善尽美?

  哎,当初怎么就没想到多准备两个呢。

  那厢,顾卿晚却刚从后花园出来,询问了婢女,方才被带到了陈心颖暂住的云想居。

  已是二更天,云想居中,陈心颖却还未曾入睡,穿着齐整显然还在苦等着顾卿晚,听闻婢女说顾卿晚来了,她一阵风般便从内室卷了出来,扑到顾卿晚的身边抓了她的手,一抬眸瞧清顾卿晚的脸,却是瞪大了眼,捂住了嘴,接着豆大的泪珠就滚了下来,哽咽着道:“晚姐姐,你的脸,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是谁竟那么狠心将你伤成这样!”

  顾卿晚见她本来眼睛就没消肿,这会子又哭上了,一时无奈,拉了她进屋,两人坐在八仙桌旁,顾卿晚抽出帕子给陈心颖擦拭着眼泪,道:“你怎么在这里?还有,你和李泽是怎么回事?为何会退婚了?”

  陈心颖是个说风就是雨的跳脱性子,果然,顾卿晚一问,她就暂时忘了顾卿晚脸的事情,拉着顾卿晚抹泪道:“晚姐姐不知道,顾家出事儿没多久,我们家便也遭受了牵连,不过好在父亲只是被罢官了,好歹家还在。可那锦乡伯府,一见父亲被罢官,便来退了和我的亲事,祖母受不住打击病倒了,我本来是想去找晚姐姐的,结果也因为祖母的病被绊住了腿脚,后来便听说晚姐姐跟着顾二爷离开了京城,我多番打听,才知道姐姐是去了洛京城。这不,前几日祖母病情稳定,我才哭死苦活的求了母亲,送我到洛京城的二舅舅家散心,也避一避被退亲的风头,母亲答应了我,我还想着去洛京城寻晚姐姐呢,谁知道倒先让晚姐姐找到了这里团聚了!”

  顾卿晚心头一暖,自然明白陈心颖说去二哥哥家避风头散心什么的都是借口,想去寻她才是真的,早先陈心颖便说过,她和二舅舅家的两个表妹最是不合,也嫌她的二舅母势利自私。

  从来都是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她被陈心颖握着手也回握了陈心颖,略喃声道:“难为你被退了亲,却还能想着我。”

  陈心颖却鼓着脸,捏着小拳头砸了顾卿晚一下,道:“晚姐姐说什么呢,咱们不是义结金兰的姐妹吗,我又没亲姐姐妹妹,可是从来都将晚姐姐当亲姐姐的。晚姐姐如今这样说,我不理你了。”

  说着便使小性甩袖嘟嘴的扭了身,背对着顾卿晚。

  顾卿晚原本就是见她一直落泪,故意逗她的,见她不哭了,却是凑过去,笑眯眯的道:“哭够了?”

  陈心颖见她如是,眼眸中还全是促狭之色,一时恼的跺脚,惊道:“晚姐姐,你怎么变坏了!”

  顾卿晚这才又拉了她的手,道:“那你又是怎么到了大长公主这里的?”

  陈心颖便又眼眶红了起来,咬唇道:“还不是那个李泽,听说我离开京城便追了上来,狗皮膏药一样,今日在山道上,他见追了两日,我不理他,竟然想用强的,对我的马车动了手脚,害得我摔下马车,幸而宣平侯也赶着去迎接礼亲王世子,刚好救了我,可我扭伤了脚,马车又坏了,一时间也赶不了路,因离大长公主这里近,宣平侯又觉得礼亲王世子会来大长公主这里拜见,故而便护着我一起来了这里,却没想到竟在这里碰上了晚姐姐。幸而如此,不然我就跑去洛京,和晚姐姐错过了。”

  陈心颖的父亲和顾景阳乃是同年,两家一向走的近,顾卿晚的祖父曾经为相,不管是其愿意,还是不愿,身旁自然是聚拢了一干跟随的官员的。

  顾家覆灭后,朝廷清理了不少朝臣,许多和顾家走的近的,顾明承的门生故旧都遭受了贬斥,陈心颖之父早年也曾被顾明承指点过学问,又和顾景阳是同年,两家平日也走的近,陈家被罢官,顾卿晚倒不意外。

  想着之前发生在小亭中的事儿,顾卿晚便又问道:“你和李泽……你可莫听信了李泽的甜言蜜语,真心软给他做妾去。”

  陈心颖瞪眼,气呼呼的道:“晚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连我都不知道了!我便死也不会去给人做妾!他李泽想的倒美,今日李泽约我在园子里见面,我是故意表现的动心,想借宣平侯的手收拾李泽一顿,却不想,宣平侯其实早看出了我的意图,却还是遂了我的意。想必都是看在岚妹妹的份儿上,晚姐姐,你说这世上怎么好人就没个好报呢,呜呜,岚妹妹要是还活着就好了,咱们三个还在一处,那会子多快活啊。”

  见陈心颖又嘤嘤不绝的哭了起来,顾卿晚一阵头疼,不过这陈心颖爱哭,本主也是个柔软爱哭的性子,也莫怪会成为好友,说起来,陈心颖还比顾卿晚的本主强些呢,起码这姑娘心大,哭完发泄完,该吃吃,该睡睡,还能想着法收拾了李泽。

  顾卿晚想着,也不多劝哭个不停的陈心颖,却只问道:“先前听李泽说什么刘二,却不知锦乡伯府和哪个刘府结亲了?”

  陈心颖一听这个,气的火冒三丈,一拍桌子,怒声道:“晚姐姐,刘二就是刘惠佳啊!你不知道,就在一个月前,刘惠佳的父亲升任礼部右侍郎了!锦乡伯府一见刘家得了势,立马就上刘家提亲了。下小定时,李泽还亲自去了呢,呜呜,他还骗我心里没有刘二。晚姐姐,你说他怎么能变心的这样快,难道先前我们的感情都是假的吗?为什么我父亲罢了官,就什么都变了……晚姐姐,我真不想做女人,我若是男儿便要了,我便去考科举,要中状元出仕为官,一定要让锦乡伯府后悔今日的智短眼浅!”

  说着却又抱着顾卿晚,趴在她的肩头呜呜的哭。

  顾卿晚这会子却是没了听她哭下去的兴致,禁不住惊呼出声,道:“心颖,你方才说谁?刘惠佳的父亲升了礼部右侍郎?”

  无怪乎顾卿晚惊异,这刘惠佳的父亲乃是顾卿晚祖母未出五服的族弟,不过是个同进士出身。

  顾卿晚的祖母刘氏家中人丁单薄,又没有亲弟弟,对刘惠佳一家便颇为照顾,刘惠佳和其母邓氏,其姐刘敏慧靠着这层关系,常常出入顾府,顾卿晚的祖母对她们很好,视为嫡亲的弟妹和外甥女看待。

  刘惠佳也跟着和顾卿晚成了关系极要好的姐妹,顾卿晚的手帕交除了刘惠佳和其姐姐刘慧敏,便是陈心颖了。

  陈心颖因和顾卿晚的关系好,自然也和刘惠佳一处玩闹过,可如今刘惠佳竟然夺了陈心颖的未婚夫。而且,为何其他和顾府走的近的府邸都遭受了牵连,唯独刘惠佳的父亲,却以同进士出身,一跃成了礼部右侍郎……

  大概是这种对比太过强烈,顾卿晚一时双手微握了起来,心头有什么呼之欲出。

  “都是我这啰嗦,晚姐姐快说说你,这些时日都发生了什么,晚姐姐的脸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呜呜,这还能恢复吗?要是能弄来宫里秘制的玉雪霜就好了。对了,大长公主府一定有的,明儿我们便一起去求见大长公主,求殿下赐药,宣平侯和恪郡王是好友,对,咱们先去求求宣平侯,说不定他能看着岚姐姐的面子去向恪郡王讨药。”

  陈心颖急声说着,一副恨不能现在就跳起来去找景戎的模样,顾卿晚拉住她,也和她细细絮叨了些自己的事情。

  她自从穿越过来,心中苦闷良多,庄悦娴虽好,但她却不适合找庄悦娴诉苦,此刻对着陈心颖倒也算倾吐了一二,找到了些前世对着好友的那种感觉。

  两个姑娘这一说话就是小半个时辰,听了顾卿晚的诉说,陈心颖一双已哭成了两个大灯笼,拉着顾卿晚的手道:“都怪我,要是我能早点赶到洛京,说不定就能将晚姐姐和顾家嫂嫂一起接出来,也不会发生那么多后来的事儿了。”

  顾卿晚替她擦了擦泪,道:“即便你赶到洛京城,我二哥二嫂也不会轻易放过我的,于事无补罢了,你莫多想。”

  陈心颖点头却还是忍不住抽抽搭搭的,拉着顾卿晚晃着她的手,道:“如今既然在这里碰上晚姐姐了,那我也不去二舅舅家了,晚姐姐,你是要去京城吗?我明日和你一起走好不好?”

  瞧着小姑娘红彤彤的眼睛,顾卿晚自然点头应允了,又说了几句见天色实在不早,便辞了陈心颖出来。

  她和陈心颖都是客人,皆被安排在大长公主府的客房这边,见她出来,便有大长公主府的丫鬟迎了过来,领着顾卿晚往客房走。

  顾卿晚想着方才陈心颖说明日一起走的事,却觉得应该提前先和秦御打个招呼,免得明日秦御再不同意,当面给了陈心颖难堪就不好了。

  她询问了婢女便往秦御所住的飞雪院去,婢女并不清楚顾卿晚和秦御的关系,却知道顾卿晚是秦御带来的人,故此并未阻止她。

  飞雪院离云想居并不远,因都是客院,中间也不分内外宅,顾卿晚一路畅通无阻便到了飞雪院外,竟奇怪的发现,飞雪院里尤其安静,院子中连个伺候的下人都没有,若非四处都亮着灯,屋檐下挂满了灯笼,几乎像是无人之处,顾卿晚简直都要以为自己寻错了地方。

  她对古代的院落建筑构造还是了解的,想着大长公主既然将秦御两兄弟安排在此,必定是住主院,她即便在没有人带路的情况下,也轻易就寻到了主院,到了主院前,却发现这飞雪院建的特殊,竟然有一东一西两座主院。

  按照大丰东为贵的习俗,顾卿晚毫不犹豫的就迈步进了靠西边的院落,很快就到了灯火通明的正房外。院子里竟然依旧是半个人影都没有,顾卿晚本是想在院外让婢女将自己的意思通传给秦御的,可如今这般情景倒叫她觉得太怪了,唤了两声,也无人应答。

  她在原地踌躇了一下,自然不会贸然的冲进屋子里去,反倒因这古怪,生出股本能的惊慌来,脚步微转就想赶紧离开,谁知她脚步还没动,突然就见正房最西边的窗户上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分明是个女子的影子,灯光下那影子被拉的格外纤细柔美,正抬起双手缓缓的将披挂在身上的薄纱褪下,随着那女子的手滑落,她圆润的肩头和优美的背部整个浮现在了窗户上。

  顾卿晚瞪大了眼,一时间愕在当场。

  ------题外话------

  娴悦伴生送了1颗钻石、Iffy送了1颗钻石、那一月送了2朵鲜花、liang5qun送了3朵鲜花、18989484040送了18朵鲜花、情丝倩兮送了9朵鲜花,么么哒。

  有月票滴姑娘记得投个哦,抱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57 撞见秦御的好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