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物是人非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卿晚早先便发现,这具身体好似对娄闽宁特别情深,以至于灵魂换了主子,想到娄闽宁,心头就会有种揪痛之感。

  其实不只对娄闽宁会如此,大抵是因为继承了本主的记忆,所以有些情感便也跟着承继了一些,比如说对庄悦娴。不过短短的相处,那种熟悉感和亲昵感便被唤醒,令她真将庄悦娴当成了亲人。

  而对娄闽宁这种感觉更加强烈,这种残余感觉,顾卿晚有种无法抵挡之感,每次想到娄闽宁都让她觉得很诡异,掌控不住身心,故此这些时日,她尽量就不让自己想到他。

  大概所有的情感都是越压制,爆发的便越猛烈。在毫无准备之时,娄闽宁突然出现在眼前,顾卿晚瞧着他,却只觉呼吸都不畅了。

  脑海中一些画面纷至沓来,呼啸着在她眼前如浮光掠影般闪过,那些旧时的美好,青梅竹马,共同长大的点点滴滴,使得她被一种强烈而汹涌的情绪控制着,令她一动都不能动,不知不觉已是泪流满面。

  娄闽宁撑着伞柄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唇角微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眼前的女子是他定亲数年的未婚妻,是他自小就认定的妻,是他发誓要好好照顾,捧在手心的人,可他却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没有站在她的身前。

  如今瞧着她落泪,他竟有种无法承受其重的感觉,垂在身侧的手,明明离她那么近,可以轻易碰触到她,可他却没有抬起的勇气。

  是因心中的愧欠,让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还是近乡情怯,怕她会躲开……

  娄闽宁觉得喉咙生疼,垂着的右手紧握成拳,眸中情绪沉淀翻涌,怔怔看着顾卿晚,也没了动作。

  两人这般模样,很快便引得众人的瞩目,越来越多的人诧异的看了过来,可两人之间却又好似有种牵扯,让旁人遍插不进。

  马车上,秦御透过车窗,正巧能看到这边的情景,他一双异色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死死盯着那边阳光下的二人。

  咔嚓一声,他手中的箸直接压在瓷碟上,一双箸断成了两截,便连下头的甜白瓷梅花碟也碎裂开来,里头的汤汁从缝隙洒落出来,沿着炕桌边缘往下滴落。

  兔兔觉得有些不妙,跳起身来,蹿到了窗户上,趴着窗沿瞧着外头,又着急的冲秦御吱吱的叫。

  秦御脸色铁青,双眸愈发眯成了一条危险的线,阴沉的神情令兔兔只叫了两声便没了音儿,生恐遭了池鱼之殃。

  好似树上的夏蝉都感受到了马车中传来的莫大杀气,突然躁动着叫了起来,一片林子的蝉跟着发出尖锐而刺耳的叫声。

  顾卿晚被这声音唤回了心神,放在身前的手狠狠一握,指甲刺进掌心,顿时惊醒了过来。她缓缓站起身来,撑着头顶的伞往上移,娄闽宁向前略走了半步,到底先发出声音来,道:“对不起,宁哥哥回来晚了。”

  娄闽宁清隽的面容上神情沉敛,然一双眼眸中却满是愧疚疼惜,懊悔和忐忑,最后皆化成祈盼的微光,缓缓冲顾卿晚抬起手来,掌心向上,望着她。

  顾卿晚看着那双手,脑海中却闪过许多画面。

  六岁时,小女孩在许国公府的花园中头一回碰见一个大哥哥般的男孩,那时候她摔了一跤,夏天的衣裳单薄,膝盖顿时便青肿了起来,爬了下没起来,眼前便出现了一只手。

  还是大孩子的他,笑着说,“来,我拉你。”

  十岁时,已抽条,有了些少女风姿的女孩,坐在亭里画画,画技粗劣,连着画废了十多张,她越画越不满意,气的又要去揉画纸,一只手从身旁伸了过来,握着她的,带着她重新落笔。

  彼时已是少年郎的他,叹息道,“晚晚,你这么没有耐心是学不好画的,来,宁哥哥和你一起,重新来过。”

  十二岁时,女孩和少年已定亲一年多,那少年便要离开京城,跟着恩师去游学。已然是少女姿态的女孩,拉着少年的手死活不愿松开。

  他和她五指交握,眉目含笑,言犹在耳。

  “傻丫头,等宁哥哥回来,晚晚把手再交给宁哥哥,那时我们便成亲,可好?”

  于是她羞红了脸,嗔了他一眼,跺了跺脚,再不好意拉着他不放,捂着脸便转身跑了。

  那是娄闽宁临走前和本主说的最后一句话,而他此刻回来了,她却已经香消玉殒。

  心头的隐痛好似还在,可顾卿晚却已分的清楚,她不是娄闽宁的晚晚,她是沈晴,是不小心落到这世界的沈晴。

  见娄闽宁此刻什么都没说,只向她抬起手来。顾卿晚岂能不明白娄闽宁的意思,他在告诉她,他回来了,回来迎娶她,他在问她,可还愿意将手交给他,将她的一生托付给他。

  可岂不知那个属于他的女孩,为了他宁肯毁容也要保住清白的女孩,已经去了啊。

  顾卿晚心里念着自己不是,可眼眸却有些模糊起来。

  那种无法掌控的感觉,令顾卿晚面色发白,几乎是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抬头,就见娄闽宁神情僵住,抬起的手微颤了下,一双眼中闪过彻骨的沉痛。

  顾卿晚竟然觉得有些心虚,对上他的目光,忙忙便低了头。

  “娄世子何时回来的?”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说话间一道身影从顾卿晚的身后而来,也不知是有意抑或无意,恰恰站在了顾卿晚身前,将她挡在了身后,阻挡了娄闽宁的视线。

  顾卿晚略松了一口气,抬眸就见秦御挺拔的背影,像是一座山,压在眼前,她往后略退了一步。

  娄闽宁方才的注意力都在顾卿晚身上,竟然并不曾察觉有人靠近,此刻视线突然被挡住,他方才将目光收了回来,看向秦御时,脸上的神情已恢复的从容,抬起的手自然垂落,笑着道:“阿御,好久不见。”

  娄闽宁出自镇国公府,和礼亲王府都是大丰顶尖的高门府邸,他又和秦逸乃是至交好友,常常出入礼亲王府,从前也是随秦逸唤的阿御。

  以前秦御也没觉如何,现在再听这称呼,却觉得莫名被压了一头,脸上神情便愈发不好看了。默了一瞬,他才勾着唇角道:“娄世子,这一去三年多,倒是比本王和大哥出征还要归期迟迟,端的是无牵无挂,潇洒随性,想必走了不少地方吧,不知如今怎就晃到本王这里来了?”

  他这话当着顾卿晚的面说,倒有些刺耳,分明在说,娄闽宁就没把顾卿晚放在心上,不然怎么可能放着娇滴滴的未婚妻,一去三年多,现在方归。

  娄闽宁焉能听不出他话中的不善,闻言却不过一笑,道:“我来接晚晚,顺便也探望你大哥。”

  他说着竟然直接越过了秦御,迈步走向顾卿晚,将手中的伞递给她,垂眸望着她,低声道:“你是最经不住晒的,莫中了暑气。”

  顾卿晚瞧着送到头顶的伞,听着娄闽宁的话,却不由想起十二岁那年的初夏来。

  有次本主不小心弄毁了顾景阳的一本极重要的文书,被顾景阳罚站在书房外半个时辰,彼时是近午时分,也就站了有小半个时辰。结果本主便因为被晒黑晒丑了,两个月没见娄闽宁,后来还引得娄闽宁很是逗弄取笑了她一阵子。

  现代时顾卿晚是没有青梅竹马的,然而此刻只拥有本主的记忆,她便能体会到那种一起成长,两小无猜,天真纯洁的感情,很青涩,也很深厚,很令人羡慕。

  她想,若是本主还活着,坚持到了现在,等到她的宁哥哥一定会特别欢喜,他们未必就会没有未来,可惜的是,本主被家人,被娄闽宁护的太好了,也太脆弱,她没能等到娄闽宁。

  心中有惋惜,有沉痛,又不知承继了本主身体和记忆的她,如今该怎么对待娄闽宁,以至于顾卿晚一时怔着,没有动作。

  娄闽宁似叹了一声,便微弯下腰来,拉了顾卿晚的手,将那伞放在了她的手中,又握着她的指合拢起来。

  秦御在一旁见娄闽宁竟然众目睽睽,动手动脚,而那女人呆呆怔怔的,居然也不躲,看样子还蛮享受,顿时便双眸冒火,银牙紧咬。

  他上前一步,猛然抬手扣着顾卿晚的肩,将她往后拉了一步,抬手便打落了她手中的伞,气急败坏道:“你怎么回事!既然晒不得,便回马车上去,谁让你下来乱晃的!”

  他就跟只被触犯了领土的暴龙一样,言罢,将顾卿晚往马车的方向推了下。

  顾卿晚被他推的踉跄一步,险些摔倒,那厢娄闽宁惊呼了一声,身影一闪探手便来扶顾卿晚,岂料探出的手却被秦御一挡,一握阻住。

  娄闽宁的眸光沉了下来,盯向秦御,清隽的脸庞因略沉的神情,显出了冷冽的锋锐,被秦御抓着的手臂,凝聚了内力,震的秦御的虎口有些发麻。

  秦御凝视着娄闽宁却是忽而扬眉一笑,邪魅的容貌在阳光下,更添肆意,他殷红的薄唇轻勾起一边儿来,冲娄闽宁挑了下眉,道:“一别经年,想来娄世子在武学上定然又有精进,可否赐教?”

  说着捏着娄闽宁的手也用上了内力,两人一时不动声色的拉锯起来,然因谁也占不到上风,在顾卿晚看来,就只见秦御拉着娄闽宁的胳膊,貌似还挺亲近。

  娄闽宁看了眼顾卿晚,脸上方才的凌冽之意,消弭下去,冲秦御笑着道:“大军远征后周,罗宁城阿御生擒后周第一大将陈东哲,名声响彻南北,那陈东哲号称后周第一高手,却折在阿御手中。我原便非习武出身,练武不过强身健体,这两年也多有懈怠,何敢谈赐教二字?改日再和阿御切磋,如今还得劳阿御带我去见你大哥,不知阿御可愿带路?”

  娄闽宁说着,手臂上的气力已是率先卸了,他这样句句夸赞,倒显得自己处处挑事儿,尖锐刻薄一样,又让秦御觉得一拳头打进了棉花团,非常的憋屈。

  只此刻若是再针锋相对,岂不显得自己太是没肚量了些?

  娄闽宁这一招以退为进,使的倒是炉火纯青,奸诈阴险。

  秦御腹诽着,握着娄闽宁手臂的手却松开了,跟着扬眉一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大哥若是得知娄世子归来,必定开怀,娄世子请吧。”

  秦御言罢侧身让行,又冲站在一边儿的顾卿晚道:“愣着干什么,回马车上去!兔兔等着你用膳呢。”

  顾卿晚闻言满头黑线,心道这人有健忘症吧,不记得方才的事儿了?

  倒是娄闽宁也瞧了过来,温声道:“晚晚去吧,稍等宁哥哥片刻,大嫂还在水云镇上等着我们,一会要赶路,傍晚才能打尖,莫饿了肚子。”

  顾卿晚刚听娄闽宁说大嫂,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庄悦娴,将这话念叨了一遍,才猛然记起来,娄闽宁也称庄悦娴大嫂的,她顿时双眸晶亮的看向娄闽宁,道:“宁哥哥把大嫂接过来?”

  娄闽宁一双眼眸瞬时像落尽了碎阳一般,璀璨灼热起来,唇畔也有了笑意。

  顾卿晚见他如是方才意识到,刚刚叫了他什么,大抵娄闽宁是以为她原谅了他,才会突然如此喜形于色。

  顾卿晚在他灼热的目光下,边有些局促无措起来,忙道:“我去用膳。”

  说着福了福身,转身便往马车奔了过去。

  秦御眼见自己说了几遍,顾卿晚都没反应,倒是娄闽宁只说一句,她便乖乖的听了,还有她方才转身而去时,那股似娇又羞的神情,简直让他恨得牙痒痒。

  他脸色登时比方才更黑,浑身都凝起一股凌冽的杀意来。

  娄闽宁却只当未见,待目送顾卿晚上了马车便冲秦御道:“走吧。”

  说着他率先迈步往中军方向而去,秦御又冷眸扫了马车一眼,这才举步跟上。

  ------题外话------

  呜呜,本来就卡的要死,结果大姨妈还来造访,各种**,写了一天就这么多,妞们勉强看看吧。

  &颗钻石、素衣清漪送了颗钻石、ff了颗钻石、情丝倩兮送了颗钻、送了2颗钻石、素衣清漪送了朵鲜花、阶上新雪送了9朵鲜花、送了0朵鲜花、刘彦希24送了0朵鲜花、情丝倩兮送了朵鲜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61 物是人非》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