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做本王的女人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御和娄闽宁到了中军暂歇之处,兵士们倒是在阴凉处为秦逸临时搭建了一座简易的帅帐。

  秦逸明显已经得知了娄闽宁前来的消息,率先迎出了帐篷,目光相接,便都朗笑出声。秦逸快行几步,一拳砸在娄闽宁的肩头,道:“少陵归来怎也不给我通个信!”

  娄闽宁亦是眉宇染笑,道:“子衍后周一战,天下谁人不识?大军凯旋,万众瞩目,宁无需送信,亦能寻到子衍,何必再多此一举。”

  秦逸摇头而笑,引着娄闽宁往帅帐中去,两人久别重逢,脚步轻快,衣袂随风轻扬,周身洋溢着一股友人重逢的欣悦之情,一面走一面已是朗声寒暄了起来。

  秦御跟在身后,只觉连大哥这里,他都一下子成了外人一般,瞧向娄闽宁挺拔的背影,愈发觉得怎么看怎么道貌岸然,真是碍眼极了。

  然则让他现在转身离开,他又怕娄闽宁冲秦逸说什么,直接带走顾卿晚。而且很明显,这娄闽宁来军营,就是冲着顾卿晚来的。

  秦御忍着不耐,跟着进了军帐。娄闽宁和秦逸已相对坐在了靠东的圈椅上,秦逸亲自给娄闽宁斟茶,问及这几年娄闽宁的去向。

  两人虽偶有书信来往,然一个领兵在外,一个又八方游历,通信极是不便,三年多来也就通过两封信,自然是有许多话可说可谈。

  然则大军马上就要继续行进,此刻此地都非久谈的好时机,故此,不过略作寒暄,秦逸便道:“既然少陵也是要归京的,不防便和大军一起走,你我一别经年,待得晚上大军驻扎,也可促膝长谈。”

  娄闽宁却笑着道:“你我皆已回来,日后在京城,自有促膝详谈之时,并不急于这一时半刻。今日我来,却是有件事儿告知子衍。”

  秦逸见娄闽宁面上笑意微敛,口气也是微微一变,便冲亲卫张云施了个眼色,张云点头领命,快步出了营帐,将近前之人驱退,守在了帐外。

  秦御原本坐在一旁,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一把匕首,听着秦逸二人寒暄,此刻见娄闽宁这般,指间旋转的锋刃不觉微顿了下。一时间有些弄不明白,娄闽宁是要做什么。

  难道他是要说顾卿晚的事儿,又因为知道了军中顾卿晚和自己的那些传言,所以想避了人,问个清楚,免得丢脸?

  若他当真那么介意,看来对顾卿晚也不过如此。

  秦御没离开避让的意思,娄闽宁也只当没看见他,冲秦逸道:“听闻子衍攻进后周皇宫时,是生擒了后周皇帝李英宣的?”

  秦逸倒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起此事来,神情微凝,道:“大军攻入后周宫廷时,李英宣确实还不曾断气,然则其当时已经服用了剧毒七步断,已然没救,不到半个时辰,便死透了。可是这其中有什么问题?”

  娄闽宁见秦逸明显已经警觉起来,便点头,道:“我是从丰州过来的,听闻后周皇帝身边的第一太监王福安几经周折,逃到了丰州。落到了威永伯郑万的手中,向郑万投诚后,郑万将其稳妥的安置了起来。有些流言蜚语,倒是传了出来。”

  “哦?却不知是何等传闻?”

  威永伯郑万乃是皇后的姨丈,其领兵驻守在丰州的长宁军中。娄闽宁得知的消息,丰州的动作,秦逸并不知道,但听闻后周皇帝生前宠信的大太监被威永伯养了起来,便知这中间定有阴谋,且必定是针对他们兄弟,针对礼亲王府的。

  他脸上神情略冷,那边秦御动作顿了下,手中的寒刃却在指间转的愈发快了起来。

  “据王福安所说,当日后周帝并非自服毒药而亡,却是子衍你令人给其灌了毒药,这才死了的。”娄闽宁微微垂眸,轻声道。

  “笑话!押了活的后周帝回京献俘岂不军功更盛,弄死后周帝与我们兄弟又有何益?!”见娄闽宁一直故弄玄虚,说了半天,却不点明,秦御不觉有些不耐,冷声插话道。

  他自然也闻出来这其中的阴谋味道了,且他们兄弟立下大功,最不安宁的只怕就是宫里那位皇帝了,皇帝和皇后一向情深,威永伯有动作,多半和皇后相关,也就和皇帝扯不开关系。

  只是他一时实在想不明白,他们要用一个后周帝的死做什么官司,这里头又能谋算什么。

  就算后周帝乃是他们兄弟所杀,那又能如何?一个敌国皇帝,在战乱中身死,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难道皇帝还能因为他们没看好俘虏,就降罪不成?

  秦御嘲讽出声,娄闽宁却只看了他一眼,并未接话,只以手指在茶盏中轻沾了些茶水,左手抚袖,右手在茶几上轻划几下,写了两个字。

  秦逸目光落在那两个字上,瞳孔微微一缩,俊逸的面庞之上,冷意微盛。

  秦御坐在两人对面,视线又被娄闽宁刻意遮挡了下,一时竟无法看到娄闽宁写的是什么。见着大哥的神情变化,他却心神微紧。

  一时对娄闽宁所写,倒真好奇起来,他想要起身去看,可又觉得娄闽宁就是故意的。

  这大帐中前后都驱退了人,这道貌岸然的东西,还故弄玄虚的往桌子上写写画画个屁,显摆自己字写的好吗?

  写完了还挡了一下,分明就是特意针对他的,他这会子若是急巴巴的站起来去看,岂不落了下乘?

  秦御冷着脸,挺直的后背又往椅靠上依了依,目光也收了回来。

  那边秦逸却站起身来,冲娄闽宁略施了一礼,道:“多谢少陵提醒,算我礼亲王府欠少陵一次。”

  娄闽宁便也站起身来,笑着也拱手一礼,接着摆手道:“子衍客气了,再来,前些时日,子衍与阿御在洛京城中曾救下晚晚和其大嫂性命,两条性命换这一条消息,算起来倒还是我赚了。今日,我来,也是要接晚晚离开,也谢过子衍和阿御这些时日对晚晚的照顾,等回京后,宁再备厚礼造访。”

  秦逸早便猜到娄闽宁此次来必定和顾卿晚有关,闻言倒率先想到了今日早上,秦御突然抱着顾卿晚丢上马车的事儿来。

  谁知他还没琢磨出个味儿来,那厢就闻咚的一声闷响,望去,却见秦御将手中把玩着的那柄匕首直接甩进了茶几中。

  那匕首整个没入了桌中,刀柄微微震颤着,迎上娄闽宁的目光,秦御挑眉道:“娄世子也说了,两条人命换个消息,不等价,既是人命便该以人命来还。有句糙话,救命之恩,当以身相报。顾卿晚是本王救的,她的命便算本王的了,凭什么你说带走,便要带走。总得问问本王的意思吧?”

  秦御原本还猜想军中他和顾卿晚的传言,也不知娄闽宁知道与否,此刻瞧娄闽宁的态度,却是分明早便知道了,他丢出丰州威永伯处的消息,也不过是向大哥施压,企图让大哥欠下人情,顺利带走顾卿晚罢了。

  娄闽宁若是直接向他讨人,秦御大抵还不会如此气恨,他偏拐着弯儿的算计人,企图用大哥来压人,秦御心头的怒火便压都压不住了,盯视着娄闽宁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冷意。

  娄闽宁闻言面色也沉冷了下来,微眯了眼眸,回视着秦御,道:“既如此,便算本世子欠燕广王两条人命,来日奉还便是。”

  秦御听娄闽宁这般说,放在扶椅上的手陡然握紧,神情淡漠,道:“本王要娄世子欠本王两条人命又有何用?本王只要顾卿晚留下来!”

  娄闽宁万没想到,秦御会直接这样说,顿时一张清隽的脸便亦布满了寒意,面沉如水,唇缝紧抿。

  两人一站一坐,对视间,整个营帐刹那间便满是剑拔弩张的寒霜之气。

  秦逸先前虽然怀疑过秦御对顾卿晚的态度,可后来又因秦御的反应否定了那想法,直到今日早上,眼见着秦御将晕迷的顾卿晚抱上马车,他才又觉出不对来。

  可他昨夜也是一门子官司,今日尚且自顾不暇,哪有功夫多想秦御的事儿,这会子秦御突然如此,秦逸只觉额头青筋突突直跳。

  一个是至交好友,一个是同胞弟弟,他从来就没想过这两人会因个女人闹起来,这种情景对他来说,实在太诡异突然了,饶是秦逸性情再沉稳,遇事再练达,此刻也整个懵了。

  秦逸最清楚娄闽宁对顾卿晚的感情,眼见娄闽宁神情已难看到了极点,他本能瞪了秦御一眼,沉斥道:“阿御!休要胡闹!”

  秦御闻声却猛然站起身来,平日对大哥多有敬重,当着外人的面,从来不会拂秦逸颜面,今日他却还口道:“大哥,我不曾胡闹。现如今,满军营的兄弟都知道,顾卿晚是我的女人,倘若今日我让他将人带走,大哥让我以后如何面对满军将士!”

  他言罢,踏上前一步,略微抬头,几分不屑的睥睨着娄闽宁,又道:“况且,娄世子今日是以何等身份来接顾卿晚?你与她非亲非故,凭什么便这样理所当然的来管本王要人?!”

  秦御这简直是明知故问,那句非亲非故,都是颇有些胡搅蛮缠之意。

  娄闽宁眉头蹙起,却亦冷声道:“晚晚是娄某未过门的妻子,古来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晚晚之父,唯今已故,长兄未在身边,她的去留安置,自然该由我来决定。至于燕广王所言,不过是一场误会,燕广王堂堂郡王,若然拿一场误会来胁迫一个女子,岂不更加让人贻笑大方?”

  秦御却并没因娄闽宁的话被激怒,反倒哧然一笑,反唇相讥,道:“哦?既是娄世子的未婚妻,何以顾卿晚会当着满营将士的面,亲口承认是本王的女人?那时候你这个未婚夫君又在何处?更何况,据我所闻,自顾家被抄家,她和你娄世子的婚约已经解除了吧,不然你娄世子人虽不在大丰,可镇国公府却在,镇国公府会眼睁睁看着自家未来的媳妇流落在外,受尽颠沛流离之苦?”

  秦御这些话简直是刀锋犀利,一剑捅进了娄闽宁的心窝,这也是娄闽宁最歉疚之处,如今被秦御当面撕破,他一向清冷无波的眼眸不觉也染上了一抹血色。

  秦逸见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竟然越来越紧绷起来,忙上前扣住了秦御的手臂,沉声道:“阿御,君子不夺人所爱,你若只因之前顾姑娘一言所造成的误会,耿耿于怀,便太过了!”

  秦逸虽则也看出秦御对顾卿晚有所不同,然则娄闽宁对顾卿晚是何等感情,他却更加清楚。

  在他看来,顾卿晚和秦御相识也便一月间,相处应该更加有限,秦御即便是对顾卿晚有意,也该并没多深。

  他这个弟弟,他是知道的,从小便乖戾霸道,自己沾边的东西,从不让人,宁肯毁了,也不肯让他人染指一点。

  父王疼宠与他,皇祖母也格外偏爱,养的他性格孤傲,桀骜不驯,只准他拂别人脸面,却不准旁人扫他一点面子。谁若敢让他难堪半点,他便睚眦必报,非十倍百倍的还回去不成。

  更有,因从小什么都不缺,秦御除了习武上有些耐心,一直坚持了下来,旁的事情,从来都是三日热度,对于喜爱的东西也是如此性子。

  除了他那只宠物墨猴,旁的纵再喜欢,也不过把玩上两日便丢到脑后了。长了这么大,更不曾见他对哪个女人表现出一点关注。

  在秦逸看,顾卿晚当着众人的面,曾明言是秦御的女人,此刻秦御不肯放手让顾卿晚跟着娄闽宁走,多半也是因他方才话中所言,觉得丢了颜面,对部下们没法交代。

  故而他压着秦御的手,又沉声道:“子衍和顾姑娘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大哥不求你能做君子,然看在大哥的面子上,这次可否成人之美?”

  秦御瞧向秦逸,却见秦逸的眸光带着几分沉肃的恳切之色,他双眸顿时也泛起了一层红色,紧紧盯着秦逸,秦逸竟被他看的心神微颤,扣在秦御手臂的手,也略松了下,拧起了眉。

  秦御虽不言语,然却因为秦逸的话想起些久远的记忆来。

  从前他便知道娄闽宁和顾太师的嫡孙女顾卿晚订了婚,那顾卿晚生在清贵的顾家,书香门第,而顾卿晚本人也是个有才气的,早年娄闽宁还为顾卿晚到礼亲王府抢过大哥的好几次孤本藏书。

  他记得五年前的冬天,他那里得了本微云阁主的《梦亭录》,娄闽宁从大哥那里听闻后,便厚着脸皮非来讨要,他那书是专门寻来给父王做寿礼的,自然是不给,结果最后还是被娄闽宁用前朝战神邓冲的金鳞战甲将那本《梦亭录》给换走了。

  那时候他记得还问过娄闽宁,金鳞战甲可比《梦亭录》稀罕多了,干嘛自找的吃这个亏。

  娄闽宁却是笑,道:“晚晚寻这本书两年多了。”

  当时他闻言后嗤之以鼻,娄闽宁是怎么回答来着。

  对了,当了他说,“阿御年纪还小,等长大了有心仪的姑娘就知道了。”

  本是极为久远,早便被抛却到脑后的事情,此刻不知道怎的,便因秦逸的话,都清晰的浮现在了脑海中,甚至突然间,连当时娄闽宁脸上的宠溺神情,话语中的自得之意,都清清楚楚的浮现在了眼前,清晰的就好似昨日之事一般。

  秦御双眸中的血色愈发浓郁,和秦逸有五分肖似的长眉同样拧了起来,眉宇间有着暴躁的戾气,充斥了淡淡血红的异色眼眸,眼底深处,却好似有什么破碎的东西,执拗且偏执的盯着秦逸,缓缓开口,道:“大哥果然让我相让?”

  对着他这双眼眸,秦逸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他心中咯噔一下,心道,难道自己都揣测错了,阿御对那顾卿晚竟然是动了真心不成?

  他正目光微闪,心思微动,想弥补两句,却不想秦御竟一下子退后了两步,甩开了他的钳制,一撩袍摆,又坐回了太师椅中。

  他脸上已然恢复了清冷,目光漠然的看向娄闽宁,轻敲着扶手,道:“长兄如父,既然大哥开口了,本王若执意不肯放人,却要伤及我们兄弟感情。只不过,人也不能就这样让你带走,此事关乎顾卿晚,我们总该听听她自己的意思吧?”

  娄闽宁闻言略松了紧绷的神情,一时倒没开口应答,秦御见他如此,却又嗤笑一声,道:“怎么?娄世子口口声声说是她的未婚夫,如今怎却心虚了?”

  秦御的话有些刺耳,秦逸愈发头疼起来,只觉宁肯去攻十座城池,也不想夹在两人之间,算这样的官司。不过既然秦御已经退让了一步,他这次是说什么也不该再驳斥的,便冲娄闽宁道:“阿御说的也有道理,少陵先坐片刻,我这便让人请顾姑娘过来。”

  他说着就要出去唤人,走了两步,脚步却又顿住,生恐自己离了这里,两人再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故而便又扬声道:“张云,去请顾姑娘来帅帐说话。”

  顾卿晚却并不知道,娄闽宁和秦御差点因自己掀翻了帅帐,她爬进马车,受了惊吓,格外可怜的兔兔便宛若一道流光蹿进了她的怀中,又撒娇又委屈的冲顾卿晚吱吱叫着,寻求安慰。

  顾卿晚想着方才娄闽宁的话,知道等下便要离开了,对兔兔倒是一万个不舍,又念着方才迁怒兔兔的事情,便将它捧在掌心,用脸颊蹭着它的毛发,道:“早上我没想对兔兔发脾气,我都是无心之过,你原谅我了?”

  兔兔闻言,顿时便想起了早上的事情来,看了小心翼翼的顾卿晚一眼,哼哼了一声,傲娇的转过身子,拿屁股对着顾卿晚。

  顾卿晚心中好笑,禁不住用手指挠它脑袋后头的一缕白毛,她这些时日和兔兔相处的不少,倒是知道,小东西最怕人挠痒痒,尤其是脖子下的一圈毛。

  她轻轻的又挠又吹,兔兔顿时便抱着脑袋,打了个滚翻过身来,看向顾卿晚,冲她抗议的吱吱叫了两声,便从她的掌心跳下,几下子蹦跶到了床上的炕桌上,蹲坐下来,冲顾卿晚指了指桌上的饭菜。

  方才没能吃成东西,顾卿晚不肯入座,丢下它和秦御离了马车,兔兔显然心里难过,这是想将这顿饭补上。

  见它这般,顾卿晚竟莫名觉得心酸,一时间心头涌出更多的不舍来,看着这马车中的一切,想着之前的种种,往日觉得无可忍受之处,如今倒好似也多了些许的嬉笑之处。

  尤其是每日坐在桌前用膳时,兔兔不敢冲秦御要吃的,总会冲她各种讨好卖乖,坐在她手边的位置上,往后她离开了,也不知道秦御还会否让兔兔跟着用膳。

  想着这些,顾卿晚看着兔兔的目光便有些怜惜起来,甚至想着,要是自己偷偷将兔兔装进袖袋中带走,是不是秦御一时半刻也发现不了。

  不过她想到那也就因为兔兔在她屋中呆到二更天未归,秦御便臭着脸寻了过来的事儿,立马便歇了将兔兔偷走的想法。

  “吱吱。”

  见顾卿晚眼神古怪的盯着自己发呆,兔兔莫名有些不安,禁不住直起身来,叫了起来。

  顾卿晚忙忙收回心思,盘腿上了软榻,笑着拿起了箸,给兔兔先夹了个它最爱吃的莲蓉糕,这才端了碗,动起了筷子。

  见桌上有只碟子碎裂了开来,而对面秦御的箸竟然断成了几段,散落在软榻和桌面上,她略愣了下方才嘀咕道:“脾气真大。”

  她以为这是她甩了秦御脸面,私自下车,秦御使的火气,一时又冲兔兔絮絮叨叨的叮嘱着,“往后你可要乖乖的,莫要惹你家主子不高兴,他那么不喜欢你夜不归宿,往后你可千万别贪玩,入夜还到处跑了……”

  她唠唠叨叨的,兔兔啃着糕点,却也没放在心上。

  却与此时,外头响起了张云的声音,道:“顾姑娘,大帅请姑娘到帅帐说话。”

  顾卿晚略愣了下才应了声,交代兔兔慢慢吃,这才下了马车,随着张云往帅帐而去。

  兔兔趴在窗口望了两眼,小东西昨夜吃了酒,今天醒的晚,醒来后又因为顾卿晚和秦御闹别扭,马车中气氛不佳,谁都没想着喂食小东西,害得它饿肚子饿到了现在。

  如今沾上了食物,犹豫来犹豫去,兔兔还是决定先填饱肚子再说。

  它回过头,抱着莲蓉糕又啃了起来。那边顾卿晚已是跟着张云,越走越远了。

  进了帅帐,顾卿晚便觉气氛有些不对劲,冲秦逸福了福身,娄闽宁已站起身来,向她走来,岂料他刚走两步,秦御便道:“还是由大哥来问吧,娄世子素来有雄辩之能,莫再三言两语的哄骗了她。”

  娄闽宁脚步微顿,顾卿晚一脸茫然。

  问?哄骗?什么意思。

  顾卿晚本能的看向了秦逸,秦逸只想早些解决此事,便也不多言,便道:“少陵此来,是想接顾姑娘同他一起回京,顾姑娘不知是何意思?可愿跟着少陵一起离开?”

  他略想了下,又道:“顾姑娘若是不想跟着少陵走,先前顾姑娘受伤,皆因本帅治下不严之过,本帅也可送顾姑娘前去和令嫂团聚,或送两位一起回洛京城和顾二爷一处。”

  他言罢,娄闽宁便目光专注而灼热的盯向了顾卿晚,似不想放过她脸上一点神情变化。

  顾卿晚愣了下,倒没想到秦逸会给她这样的选择。她还不曾回过神,却觉眼前光线微暗,抬眸就见秦御竟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异色的眼眸微微眯着注视着她,脸上的神情竟是前所未有的沉肃冷凝,接着他薄唇轻动,便有金石般的嗓音响起,道:“顾卿晚,留下来,做本王的女人!”

  ------题外话------

  谢谢寿司晴送了341颗钻石341朵鲜花打赏了3415币,嗷嗷,瞬间被幸福感淹没啊,谢谢送了1颗钻石、送了5颗钻石、送了2颗钻石、颗钻石,谢谢送了9朵鲜花,阶上新雪送了99朵鲜花、送了3朵鲜花、喜乐无忧送了1朵鲜花、打赏了1885币。哈哈,情敌来了,你们这么热情,让*情何以堪啊!八过,我喜欢,嘿嘿。么么哒,谢谢大家。

  另,大哥顾弦稹由iffy客串。()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62 做本王的女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