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分道扬镳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卿晚如今这般情景,请做西席其实并不合适,西席多是成了亲,死了男人,迫于生计,从前在闺阁中又多有名气的女子担任。像顾卿晚,她如今还是未曾出阁的姑娘,哪有跑去做西席的?

  景戎这样说,也不过是委婉的接济一些她,给她一个去处罢了。

  顾卿晚闻言便笑着摇头,道:“多谢你了,不放真的不用了。”她言罢,又冲着景戎极为侠气的抱了抱拳,道,“若是哪日我真混不下去了,会去宣平侯府求助的,到时候还望宣平侯莫弃才好。”

  景戎倒不想她会如此说,略怔了下,扬眉而笑,忽而道:“晚姐姐的性子倒是变了极多。”

  顾卿晚只觉他盯视过来的目光说不出的犀利,没想着这古代一个小小屁孩子都能给人莫大的压力,心头一跳,这才苦笑,道:“任谁经历家族巨变,总是要变的,更何况,我与宣平侯还是幼时有过接触,彼时宣平侯还是跟在我们身后闹着要一起采花做香囊的孩子,如今一晃不也成英武男儿了?”

  景戎因她的话,眸中闪过些追忆,眼底竟隐约闪过沉痛之色,不待顾卿晚瞧清便收拾了起来,只笑着道:“晚姐姐说的对,人都是要成长的!晚姐姐快上马车吧,车中应该是有药箱的,可处理下伤处。”

  他说着扫了眼顾卿晚的脚,顾卿晚想她多半是看到自己方才一瘸一拐走路,猜想到她的脚受伤了,便点头一笑,不再多言,爬上了马车。

  她上了车才发现,这辆马车竟不是先前和秦御共乘的那辆。

  这马车要宽敞的多,也华丽的多。里头布置的竟然极为清雅别致,且非常女性化。靠右边车厢放着一张小巧的雕花紫檀雕绘藤草花鸟虫花样的翘头美人榻,上头摆放着锦缎绣白玉兰花的薄被,鹅黄色织金绣菊的大引枕。

  美人榻的旁边放着红木八角雕牡丹的茶几,上面摆着紫檀木镶象牙的书柜,其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许多线装书,茶几上还供着白玉玲珑的双龙吐珠四脚小香炉,里面燃放了顾卿晚最喜欢的梅香,香烟缭绕,前处放了个錾花卉纹银托盘,供着些冰镇的新鲜水果。

  除此之外,还有雕花绘彩花鸟大理石的笔筒,绣春夏秋冬四季的车窗纱幔,镶青金石的紫檀梳妆镜,嵌绿松石的花鸟首饰盒……

  顾卿晚走过去,将那首饰盒打开,里头放置着不少各种各样的首饰,虽然不多,但珠光四溢,流光溢彩,样样精巧,且风格很是不同,明显是从不同地方购置的。

  再看放在马车角落虽然收起,却分明有些眼熟的油纸伞。顾卿晚又怎会不清楚,这马车的来历?

  这是娄闽宁准备的,大抵先前他是准备用这辆马车带自己入京的,谁知道发生了军营中的事儿,他自己抹不开脸面出现,倒让景戎将马车带了过来。

  从马车的布置,不难看出娄闽宁的用心,然则便是再用心又如何,顾卿晚要的他已经给不起了。

  马车在山道上蜿蜒前行,有了代步工具,没一个时辰,大长公主府的别院便已在眼前。景戎敲开了门,那门房小厮倒一诧。

  景戎却扬了扬马鞭,道:“车里是顾姑娘,迎马车进去。”说着,顺手扯下腰间挂着的荷包便丢过过去。

  景戎也算大长公主半个弟子,门房小厮对他很熟,谄笑着接了荷包,感觉沉甸甸的,一时眉开眼笑,也不多问,只道:“奴婢谢小侯爷赏,小侯爷稍等,奴婢这就卸了门板。”

  景戎这才驭马到了车前,见顾卿晚探身欲出马车,他便抱拳道:“晚姐姐不必出来了,小爷都安排好了,晚姐姐直接进府便好,小爷就不进去了,还要赶着回去军营呢,咱们京城再会!告辞!”

  他言罢,竟也不待顾卿晚言谢,也不再进大长公主府,便一夹马腹,驭马而去了,马蹄声如雷,眨眼便消失在了山道间。

  顾卿晚本还想让景戎将这马车带回去转交娄闽宁的,这下子算是没了指望,只得又退回了马车。

  大长公主听闻顾卿晚又回来了一时还蛮奇怪,在明心堂接见顾卿晚时,难免拉着她的手道:“本宫早上从驸马那里出来闻起你来,才听丫鬟说,你已经离开别院了,还想不明白呢。明明还求了本宫想留在这里两日的,怎又急匆匆的走了。”

  顾卿晚便笑着道:“早上时身体有些不适,突然就晕倒了,燕广王殿下大概是觉得大长公主殿下未曾应允民女留在别院,又着急赶回军中,这才将民女带了回去。民女在军中醒来,已和燕广王殿下说明了情况,王爷便又将民女送过来了。只是未得大长公主的允准,民女便贸然前来打搅,实在羞愧。”

  大长公主听她这般说,一时倒也没多追究,笑着道:“本宫这里难道还缺你一口饭不成?你和陈家姑娘既是手帕交,便和她一起都住和馨园吧。”

  顾卿晚忙起身谢了,又行了大礼,道:“民女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见她突然如此,大长公主示意郭嬷嬷将她扶起来才示意她说,顾卿晚便将庄悦娴已在不远镇子中的事儿说了,又道:“民女和大嫂先前跟着二哥,却二哥一家是要在洛京城中投奔二嫂娘家的旁氏的,民女和大嫂再跟着前去打秋风,实在不合适。民女想要大嫂一起回京城落脚,然则官府处却还需要出具文书关蝶……”

  她这般说,大长公主便明白了。那顾弦勇是个浑的,如今顾卿晚有和大嫂单独过的心思,倒是可以理解的。

  为女子本就不易,失去家族庇护,家里连个男人都没有,就更是寸步难行,是个人都能踩上一脚了。顾卿晚能有这份心气,决心和勇气,在大长公主看来,已是相当不易。

  她身为女子,却领兵打仗,便是个不认命的巾帼人物,平生最欣赏的也是硬气有傲骨的女子,此刻见顾卿晚没想着想尽法子讨好她,依附大长公主府,就呆在这里罢了,反倒还想着去寻大嫂,一起到京城立足。

  这样的骨气,却令人感叹,不堕其顾氏祖上之风。

  给两人弄下官府户籍文书和关蝶这样的事儿,对顾卿晚来说千难万难,然对大长公主来说,不过是随便一个小厮跑一趟衙门的事儿罢了,大长公主心中叹息,拍着顾卿晚的手,冲郭嬷嬷道:“去吩咐下,另外,再派个人到水云镇上,将她大嫂也一并接过来。”

  顾卿晚闻言更是大喜,忙着就要站起来谢恩,大长公主一巴掌压在了她的肩头,道:“行了,行了,来来回回的跪来跪去,本宫看着都头晕。坐着好生陪本宫说说话。”

  大长公主是个豪爽不羁的性子,顾卿晚本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大家闺秀,随性不拘束,越是接触,大长公主对她的喜爱便越多,于是从大长公主那里回到客院时,顾卿晚便又捧了两盒大长公主赏赐的宫中秘制除疤美肌圣品玉雪霜。

  顾卿晚还没进和馨园,陈心颖便听闻消息被丫鬟绿水扶着一瘸一拐,单腿跳着跑了出来,见到顾卿晚便红着眼圈嗔怒的道:“晚姐姐,你怎么把我丢这里就走了,害我哭了一日!”

  这丫头简直就是水做的,哭功太厉害,顾卿晚算是怕了,忙忙迎上前,扶着她哄着道:“我这不是又回来了嘛,我的小姑奶奶啊,你可千万别哭,你这一哭,可得心疼去我半条命啊。走,我亲自扶妹妹进屋,给妹妹斟茶道歉,可好?”

  听顾卿晚如此说,陈心颖方才嘟着嘴,抽抽搭搭的被顾卿晚扶着进了屋,两人在内室八仙桌旁坐下,吃了一杯茶,顾卿晚因觉得和秦御该不会再有什么牵扯,便没对陈心颖多说,只将和大长公主的那番说辞又说了一遍。

  听闻她是因突然晕迷才被带走的,陈心颖消了气,难免又握着顾卿晚的手一番担忧絮叨,得知她身体并无大碍,才道:“这么说一会子大长公主就会让人接顾家嫂嫂过来吗?那咱们何时离开这里回京城去?晚姐姐,你是怎么打算的?”

  顾卿晚轻叹了一声,道:“我那个二哥你也是知道的,有他在洛京城,我们呆在那里便安宁不了,倒是京城比旁出繁华,谋生总要好一些。我今儿也得了些大长公主的赏赐,又求大长公主给我和大嫂安排好了户籍文牒,在京城寻处小院先住下来,再想其它吧。”

  陈心颖咬了咬唇,面上神情有些歉疚,道:“我母亲娘家也在洛京城,本来母亲在洛京城中是有一处陪嫁别院的,我还想着让晚姐姐先住在那里。如今晚姐姐要回京,我家的情景晚姐姐也知道,却不好将万姐姐接进府中跟着我受气……”

  陈心颖出自陵阳陈氏,陈氏世代簪缨,也是大丰数得上的名门望族。陈心颖又是陈氏嫡支,祖父虽然已经致仕,然其大伯却还任着工部尚书一职,陈心颖出自三房。

  如今陈府中长房当家,陈心颖的大伯母和其母亲妯娌不合,往日陈心颖的父亲做大理寺卿,陈大夫人便是再不喜三房,也要顾忌着些。可如今陈心颖的父亲被罢官,三房便成了吃白饭的,陈大夫人想必要尖酸刻薄起来。

  陈心颖在陈府大抵也过的不如意,想要接顾卿晚和庄悦娴回去陈府,是要陈大夫人同意的,想也知道不行。

  见她如此说,顾卿晚握了握她的手,道:“你的心意我都明白,我和嫂嫂或租或买个小院关起门过日子,岂不自在?”

  她言罢,瞧陈心颖神情黯淡低落,便又问道:“陈伯父罢官,你在家……”

  陈心颖的祖父母都还在,分家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大房的威压下过,陈心颖也是个娇娇女,吃点委屈便要掉金豆子,顾卿晚难免面露担忧。

  “从前大伯母便恼恨我定的亲事比大姐姐和三姐姐好,如今见我父亲被罢官,李泽又与我退了亲,别提多幸灾乐祸了。前些时日,饭菜日日领到碧波院都是凉的,母亲一气之下带人砸了厨房,事情闹到了祖父面前,大伯母才收敛了些。只事后,三房的份例却愈发克扣的厉害了。”

  她说着神情闪过些愤瞒,恨声道:“如今我大哥正要说亲,将来还要科举,以后走仕途还得疏通各处门路。需要不知多少银子上下打点,我又被退了亲,母亲还想多多陪送嫁妆,好好找户人家,让我嫁的风光。下头两个弟弟还小,可将来用银子的地方多了。从前父亲得的赏赐,俸禄都得上交府库,这些开销,自然是从宫中走的,可如今父亲罢官,就我大伯母那样,是别想再从府中支钱了。”

  言罢,长长一叹,拉着顾卿晚道:“从前咱们一处,我只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如今才知道,那些个诗啊词啊画啊的,到了关键时候真真一点用都没有。我出京时,母亲正和父亲商量着,想典当些嫁妆,挪些银钱,让父亲和哥哥试着买两个铺面经营试试。可你也知道,我父亲和哥哥从前都没接触过这些,只怕也是艰难。只恨我从前只知玩闹,连女工都学的稀松平常,现在连卖个帕子补贴家里都办不到,一点忙都帮不上。”陈心颖眼眶微红起来,愈发低落了起来。

  顾卿晚闻言却双眸微微一亮,放在桌面上的手也习惯性的轻敲了两下。

  陈心颖的父兄顾卿晚是知道的,都是读书人,陈大人是先帝元年的榜眼,后来投身官场一路升到大理寺卿,为官清正,若说刑讯问案,自是无人能出其右,若是经商那便真是秀才点兵了。

  陈心颖的兄长陈子誉,子承父业,也是天生读书的料子,如今十七,是去年凌阳府的解元郎,做生意那也是半点不通。

  陈心颖的母亲出自岭南宋氏,亦是清贫的书香门第,嫁妆不多。如今陈心颖一家子陷入了困境,只能让陈心颖的父兄做起了从前看不上的行商一道来。

  只他们不懂经商,顾卿晚却算半个懂的啊,就算她前世也只对绘图设计精通,但没吃过猪肉,她也见过猪跑,起码还是有些见识的啊。

  顾卿晚心思动着,眸光晶亮,一把抓了陈心颖的手,道:“你父兄可想好要做什么生意了?”

  陈心颖一时未察觉她的异样,只摇头,道:“想好什么呀,我父亲说先前英国公府的三爷,从南方运货进京城贩卖,挣有十倍的利,也想去江南一带先看看。我大哥觉得在国子监一带开间笔墨铺子不错,母亲觉得还是开糕点铺子强些,便赔钱也是小本买卖。”

  陈心颖说着面露兴奋之色,抓着顾卿晚的手,道:“晚姐姐,你说开个胭脂铺子是不是更好,你还记得不,先前咱们寻的古方,抄录下来还自己做过几盒胭脂呢,我觉得咱们自己做的胭脂,比流香阁的胭脂还好用呢,开个胭脂铺子多好,我也能帮忙一起做胭脂!”

  “……”顾卿晚听的一头黑线。

  依她看,陈家这一家子的想法就没一个靠谱的,英国公府贩卖南北货物,那都有十多年了,其中门道熟的不能再熟,漕运上关系也早疏通的不能再好了,人家在京城又有十多个自销的铺面,卖时新的南边货,生意自然好,挣钱自然多。

  至于那笔墨铺,谁不只认老字号,糕点铺是赔钱少,可手中没有一两张祖传的秘方,有些偏门绝技,那也甭想在京城立起来。至于胭脂铺,陈心颖竟然要自己动手做胭脂卖,这简直就是过家家啊!

  就他们一家子这水平,铺子没开起来,顾卿晚敢保证,本钱就得被人骗光。

  不过这样顾卿晚倒愈发高兴起来,她现在的难处就在与,和嫂嫂二人势单力薄,无依无靠,就算做生意,也得背靠大树啊,没个靠山,在京城那种地方做生意,不出头,做点小本买卖也便罢了,一旦出头,想挣点啥钱,分分钟你的生意就要碍了别人的路,夺了别人的财,立马就得关门大吉,重则家破人亡。

  就看那明月楼,被孙知府和紫夜楼收拾的楼破人亡,就可知其中道理。

  她要做生意挣钱,就得先找靠山,如今陈家是正正好。

  陈心颖的父亲虽然被罢官了,可他还是陈家的人,还住在尚书府,这靠山就够大了!

  顾卿晚不觉一把拽住陈心颖的手,道:“颖妹妹,要不让我和嫂嫂入伙你们家的生意吧!”

  陈心颖闻言双眸大亮,拍着手,道:“好啊好啊,晚姐姐和我一起做胭脂,咱们再寻些古方,一定又有趣又卖的紧俏!”

  “……”顾卿晚看着兴奋的宛若吃了春药的陈心颖有些傻眼。

  她记得她和陈心颖先前确实有一次,照着古方一起做过一回胭脂,可那胭脂做出来卖相不是一般的难看!

  香味虽然还可以,但是那东西涂抹在脸上根本就推不开,一团红一团红的。难为陈心颖还兴致勃勃的坚持用了一回,结果差点没被她长房的两个堂姐给取笑死,这丫头还气的哭了一场,可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呢。

  她只希望陈心颖的父兄莫要像这小丫头一样不靠谱,不然这生意能做成什么样还真不好说。

  南征军还行进在官道上,秦逸身穿月白色锦绣襦袍骑马行在大军之前,见天边太阳已西沉,不觉微蹙了下眉。兔兔似感受到秦逸的情绪,从秦逸宽大的袖口中爬了出来,几下跳上了秦逸的肩头,冲秦逸吱吱的叫了两声。

  小东西的叫声有些沙哑难听,有气无力的,动作也显得有些焦躁不安,琥珀色的大眼中却似凝着泪水一样,可怜兮兮的。像个被人丢弃的小可怜儿。

  今日秦御是突然离开军营的,而顾卿晚更是从营帐那边直接离开的,导致的结局便是,吃饱了肚子,寻找主人的兔兔,喊破了嗓子都没见到任何一个主人。

  兔兔太过袖珍,平时秦御几乎是走哪里它便死缠着跟到哪里,便秦御上战场,兔兔也非得缩在他衣裳里不可。一开始秦御对它粘人的性子,很是厌弃,可后来习惯了,便也纵着兔兔,走哪儿带哪儿,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过,将它扔下几个时辰都没个影的。

  今日突然遭受这般厄运,兔兔伤心欲绝,它寻到秦逸时,嗓子都是哑的,被秦逸安抚了半响,这才勉强安静下来。

  此刻秦逸见它又急躁了,想着这东西有灵性,莫不是秦御出了什么意外吧?一时间心中难免也有些担忧,便招手问侍卫张云,道:“阿御还没回来?”

  张云闻言不觉垂头,回道:“还不曾。”

  秦逸脸色微沉,眉宇拧的不由更紧了些,张云见他如是,便又小心翼翼的道:“二爷身边儿跟着亲卫和暗卫,不会出事,世子爷无需太过担忧。”

  今日秦御在营帐前和景戎打了一架后,唤了旋羽,翻身上马便奔出了营地,也不知去了哪儿。

  秦逸心恐秦御情绪不佳再出了什么事儿,忙匆匆吩咐人跟上去,又想着让他离开大军散散心也好,便没多加阻拦。可如今已两三个时辰了,眼看天都要黑了,秦御却还没回来,他难免有些担心起来。

  他正欲吩咐张云带些人,去接应一二,就听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马蹄声,蹄声如雷,秦逸单听声音便能辨出那是他们大军配备蹄铁所发出的声音。

  是秦御回来了,秦逸长松了一口气,兔兔也猛然踮着脚尖站在了秦逸的肩头,使劲的往前看。

  秦逸举目望去,就见前头的山坡上很快便冲出来一骑,他穿一身玄色劲装,头戴紫玉冠,骑在健硕的旋羽马背上,迎着落日,整个人愈发显得挺拔欣长,暖而柔的落日余晖洒落在他的身上,他浑身却尽是孤冷狞妄之气,隔着这老远,便能感受到那股隐隐的暴躁杀气。

  秦逸立马便知道,秦御这离开了两三个时辰,却还是没将心头的气恨给折腾消散。

  只想想也是,他这个弟弟,从小长到大,还真不曾像今日这样被羞辱甩脸过,也还不曾像今日这样憋屈郁结过。

  偏那顾卿晚是个聪明的,摸准了阿御的脾气,知道他内里的孤傲,又用娄闽宁来制衡阿御,让阿御没法和她计较。

  吃了这样的憋,发都发不出,也难怪阿御会恼火暴躁成这个样子,这都半日了,瞧着还是不好。

  秦逸叹了一声,那边山坡上,秦御的身后已出现了一队人马,秦御一夹马腹,率先向这边冲来,身后众骑兵紧随而下,他们的马后似还拖着什么东西,一路过来,带起一串烟尘,滚滚间倒极是慑人,引得身后大军纷纷注视了过来。

  秦逸也不自觉的停下了行进,兔兔见秦御越来越近了,却突然跐溜一下跳下秦逸的肩头,飞快的幻化成一道金光又钻进了秦逸的袖子,躲了起来。

  见小东西如此,秦逸岂不知道兔兔是生气了,冲秦御闹脾气呢,只他可不觉得秦御如今又哄兔兔的心情,不觉摇头一笑。

  再抬头,秦御已在十步开外,秦逸仔细打量,这才看清,秦御身后侍卫马后拖着的都是些猎物。他的目光落在了其中两骑后拖着的野猪身上。

  单见那是两头成年的雄性野猪,毛色乌黑,体躯健壮,一头有半个马身大,在地上拖出了重重一道痕,瞧样子怕足有两个成年男人重。

  拖着野猪的马已被累的跪在地上喘粗气,那野猪却也死透,却并非用箭射死的,浑身粗厚的身子上布满了各种伤痕,多数是短匕留下的痕迹,分明就是被人活生生给厮杀折磨死的。

  其中一头野猪的半个脑袋都被劈掉了,猪头血肉模糊,足有一尺长的犬齿獠牙白森森的全部暴露在外,显得格外狰狞。另一头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条腿已经被砍掉,没了踪影,腹部开了条大口子,内脏拖曳出不少来。

  秦逸的目光扫过两头死状凄惨的野猪,落到了秦御身上,见他右臂上缠着绑带,隐隐透出些血色来,不由面露不赞同,可到底还是心疼弟弟的,声音略缓,道:“还好吧?”

  秦御见他目光落在手臂上,便有些不自在的将受伤的手臂往后收了下,方才道:“一点小伤罢了,不碍。”

  秦逸这才收回视线,将目光投注到了秦御的脸上,道:“这事儿算完了?”

  秦御脸色不大好,可神情却是平静的,已看不出什么不妥来,闻言不过轻挑了下唇,语气有些寡淡,道:“完了。大哥放心,一个又丑又不识相的女人,爷犯不着为她过不去?先前开口留她,也不过是因之前生了误会,爷觉得既是爷手下的兵惹的错,闹的她清白尽毁,爷若不负责说不过去罢了。”

  他如是说着,见秦逸目光沉静幽深望来,忽而觉得大哥根本洞若观火,让他无所遁形,便骤然停了话,紧绷着脸,侧过头去,又口气略重地道:“总之这事儿揭过了,我去换身衣裳,晚膳架火烤肉。”

  他言罢,没看秦逸略扯了下马缰,策马往马车方向去了。

  秦逸瞧着秦御的背影却抿起了唇,他不过问了一句,这臭小子倒滔滔不绝说了一串,解释那么多,不过是欲盖弥彰罢了。若然真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之前也不会和娄闽宁闹成那个样子,对峙的火气都快烧了他的营帐了。

  他倒不知,这混小子何时竟也情窦初开,学会往心里藏女人了。不过经过今日之事儿,秦御既说这事儿算揭过了,这话也该不假。

  没人比他这个当哥哥的更清楚阿御的骄傲,那顾卿晚既然半点不稀罕阿御,当众打阿御的耳光,阿御再纠缠不放,那才是轻贱了自己,将脸伸过去让那顾卿晚打呢。

  至于杀了那女人泄愤,岂不显得连个女人都输不起,没半点胸襟气量。

  所以,往后这两人大抵是真要桥归桥,路归路,这事儿直接揭过,再莫提起的好了。

  秦逸这样想着,心头也是松了下来,瞧了眼满地的猎物,扬声吩咐道:“大军行进,过了前头高岗安营扎寨,这些东西分下,各营送一份,就说今儿大将军高兴,给诸将士们打牙祭了,再选几坛子酒,各营都送上两坛。”

  秦逸言罢,便有兵士高声吆喝着,拉了野味,往各营送了过去,很快大军中便传来了一声声军汉子们的欢笑吆喝声。

  这样粗狂的声音,响彻在天地间,瞬间便将方才的沉郁气氛冲散,了无痕迹。

  ------题外话------

  谢谢张小雨123送了10颗钻石,若似初见1993送了1颗钻石、娴悦伴生送了2颗钻石、阶上新雪送了1颗钻石、颗钻石、浅陌苡送了1朵鲜花、送了3朵鲜花、睡覚覚送了1朵鲜花、l7送了1朵鲜花

  顾弦稹由领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64 分道扬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