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顾卿晚的容颜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兔兔窝在秦逸的袖子里,一心委屈,想着让主子来哄自己,结果秦御倒好似压根就没想起他来,竟然自己走了。

  兔兔顿时呆不住了,跳出来焦躁的扒拉着秦逸胸前的衣襟,呲牙裂嘴的叫个不停。

  秦逸用手抚了抚它甩来甩去的细长尾巴,叹息道:“可怜的东西。”

  言罢倒是招手让张云将兔兔送去秦御身边,兔兔这才跳到了张云的头上,由张云骑马带着它往中军去。

  马车上,秦御身上的玄色锦袍早已沾染了许多兽血,袍摆还被野猪撕裂了一角,早便不能穿了。因是要换衣裳,他跳上车后便习惯性的一扯隔在马车中间的那道厚棉帘子,扯倒一半,这才想起来,那女人已经不在车里了。

  他这般多此一举,当真可笑极了。

  一时浑身戾气狂暴,一把便将那棉布帘子从车顶撕拽了下来,随手丢弃在地上,从上头踏步过去。几下便扯落腰带,褪下上衣,似觉不够显示如今的自在,连亵裤都褪了,将自己扒了个精光。

  兔兔从车窗缝挤进来,瞧见的便是自家主子赤身赤足站在车中的模样,他好像情绪不佳,浑身紧绷着,以至于肌肉都呈现贲张状态,身上奔波的汗渍还没落,整个人愈发显得强劲高大,挺拔躁动,宛若随时会暴起的雄狮。

  兔兔吓的一哆嗦,对上秦御冷冷扫视过来的目光,也不敢指望主子道歉哄它了,整个身子都蜷缩了起来,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不安的抬手捂着眼,缩在了窗边。

  秦御扫了它一眼便寻了衣裳,很快穿戴齐整。见兔兔瑟瑟发抖的缩在那边,一声不吭,心中微软,抬了下手。

  兔兔立马便蹿到了秦御的掌上,又是打滚又是用毛发蹭他的指骨,又是舔弄他掌心的微汗。

  秦御紧绷的身躯缓缓放松下来,兔兔觉得没那么危险了,这才得寸进尺的跳上秦御的肩,委屈的吱呜了两声。

  秦御见它如此,到底开口,道:“以后不会了。”

  兔兔闻言却愈发得寸进尺起来,跳下秦御的肩头,沿着茶几很快就蹦到了对面的软榻上,抬手指着软榻,冲秦御吱吱的叫。好像不明白,顾卿晚怎么没和秦御一起回来,她去了哪儿,在向秦御询问顾卿晚的去向。

  秦御岂能不明白它的意思,顿时刚缓和的神情便有紧绷了起来,冷声道:“她不会回来了,往后不准再提她!”

  兔兔浑身一僵,顿时便愣住了,紧接着突然暴躁起来,呲着牙,用脚狠狠踩着下头的软榻,神情焦躁的冲秦御吱吱乱叫。

  像个闹脾气的孩子一般,见秦御神情冷凝,又躺下来在软榻上乱滚乱踢,尖爪扯着软榻上铺着的军褥,瞬间撕裂了一道缝。

  秦御见它如此,却冷笑起来,豁然站起身,居高临下盯着兔兔,道:“你若舍不得她,便也给本王滚,不必回来了!”

  言罢,大步就往马车外去,兔兔一慌,琥珀大眼中惊惶闪过,泪眼斑驳,僵了下宛如一道闪电扑上秦御的后背,又飞快的钻进他的袖口躲了起来,再不敢乱动乱闹了。

  秦御没管它,跳下马车,头也不回的上了马,一面揽缰,一面薄唇轻启,吐出冰冷的两字来。

  “烧了!”

  他声音微落,一骑已宛若一道黑箭冲了出去。

  宋宁望着秦御的背影,长长叹了一口气,又扭头看了眼那辆静静停靠的马车,目光说不出的复杂,半响才无力的挥了挥手,叫了几个兵士来,吩咐道:“拉到僻静处,卸了马,烧了吧。”

  烧了倒也干净,只望着一把火烧了,在主子心里也能消个干净才好。那顾姑娘……当真是个刁钻的,明明是书香门第养出的柔婉闺秀,怎生就了那么一副性子,野性的紧,便是走了,也惹的主子一日都平静不下来。

  照这样,且不知还要闹多少日呢,往后伺候可得小心了,若是触了霉头,只怕会死的很惨。

  宋宁想着,心里却总有些七上八下的,总觉这事儿不会就这样完了一般。

  那厢秦御再度到达前军营地时,秦逸的帅帐已被支起,而中军营那边也冒起了一缕白烟,如今大军刚刚驻扎,四处都还没起灶火,那烟尘自然就是火烧马车燃起的。

  秦御翻身下马后直接进了大帐,兔兔却悄然从他的袖子中滑了下来,抓住营帐的篷布爬到了帐顶去,直起身子来,遥望着远处的烟雾和依稀的火光,黑黑小小的鼻子抽抽了起来,小小影子说不出的寥落伤感。

  大帐中秦御在太师椅上撩袍坐下,那边秦逸正盘膝做在帅案后提笔写着东西,待写好风干,装进信封用火漆封口后,传了张云进来,吩咐快马送往京城。摆手令张云退下,他才看向秦御。

  见秦御漫不经心的捧着茶盏用茶,身上换了一套天青色亮缎绣竹叶纹广袖长袍,腰间束着一条银白织苍蓝流云纹腰带,挂了一块白玉双鱼佩,整个人瞧着清爽了许多,身上也没了先前的暴虐之气,便笑着道:“你带回来的野猪都分了下去,一会子咱们兄弟好好喝上两杯。”

  秦御却抬眸,问道:“先前镇国公世子在桌子上所写何字?”

  说着目光扫了眼对面两张圈椅中间放着的茶几,那茶几正是今日娄闽宁写字时划的那张。

  秦逸也不诧异他会问起,脸上笑意微敛,吐出两个字来。

  “玉玺。”

  秦御闻言一双斜飞狭长的丹凤眼微眯起来,心思微微一动,便明白了过来。他冷笑一声,同样薄唇微动,声音冷锐的道:“找死!”

  大丰先帝原本就是前朝的臣子,前朝末帝昏庸无能,劳民伤财的只图享受,后来民不聊生,气数已尽,四处都是造反的队伍,先帝攻打进京,杀进皇宫后虽然杀了末帝,但是却一直没得到前朝玉玺。

  前朝的玉玺已传承了三朝,并未随着朝代的更迭而失去其作用,反倒越传承越多了神奇色彩,民间都闻,此传国玉玺乃是天命的表现,得此传国玉玺者,便是天佑的国君,得传国玉玺者可得天下。

  先帝没得到那玉玺,一直被世人传说名不正言不顺,并非得天命之人,而至死引以为憾。而那后周乃是前朝余孽,后周帝更是前朝的皇室郡王,世人皆传言玉玺在后周帝的手中。

  如今后周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到了威永伯手中,又传出后周帝乃是死在他们兄弟的手中的传言,再有娄闽宁这玉玺二字。

  威永伯针对礼亲王府的阴谋已是昭然若揭,秦御冷笑一声,便又道:“这事儿大哥莫管了,我会处置。”

  闻言秦逸看了眼一脸阴沉嘲讽的秦御,点了头,道:“行事谨慎些,威永伯的背后站的到底是皇上。”

  秦御转着手中杯盏,只淡淡应了声,“大哥放心。”

  大长公主别院,和馨园,顾卿晚从陈心颖那里回到长公主府安排的客院厢房中,冷霜便屈膝恭敬的禀道:“热水都准备好了,姑娘奔波了一日,想必身上乏得很,奴婢先伺候姑娘沐浴更衣,再用膳食可好?”

  顾卿晚今日走了一个时辰的山路,汗流浃背,浑身风尘,闻言自然点头,扶着冷霜的手进了净房,退去外裳,冷霜捧了个巴掌大的盒子,道:“这是紫肌膏,于止血生肌止痛甚有用处,姑娘脚上的水泡,还需挑了,摸上些药膏的好。”

  顾卿晚见她体贴周全,不觉面色温和,接了药盒,道:“我不惯婢女伺候沐浴,一会子我自己上药便好,你先退下去吧。”

  冷霜诧异了下,却没敢多言,应了是,躬身退了下去。

  顾卿晚这才褪了身上亵衣亵裤,如今正是傍晚时分,外头碎金般的落日洒下余晖,照在绞纱窗上。顾卿晚在桶边坐下,忍着疼痛挑破了脚上水泡,就觉手腕上传来一阵微热,顾卿晚望去,果然见手腕上那朵妖冶的玉莲花色彩流转了起来。

  她眸中闪过些亮色,将一滴玉莲花露分成了两小滴,取了方才冷霜拿来的紫肌膏,本想滴进去一滴,转念心思一动,便将半滴直接滴入了那浴桶之中,又披了衣裳出屋,将先前从大长公主那里得来的玉雪霜打开,将剩下的半滴融了进去。

  她再进净房,迎面便觉有股极为浓郁的花香扑面而来,像是一下子到了百花盛开的园子一般,顾卿晚诧了一下,走到浴桶边儿,那花香愈发浓郁起来,果然香味是从浴桶中散开的。

  顾卿晚的眸光落在水中漂浮的那一层各色花瓣上,面露异色,花瓣只浅浅一层,用热水一泡,确实有花香,可花香却万不可能浓郁成这样。

  这分明是成千上万朵花儿盛放才能达到的香味,方才她出去时,净房中没这么浓的味道,那么只能是那一滴玉莲花蜜做的怪。

  花蜜竟能让花瓣散发出强于本身百倍的香味?这太神奇了,难道说先前这花蜜能够让伤口快速愈合,不仅因为它对养护肌肤有妙用,还因为它能催发草木等物的效用?

  顾卿晚想着,不觉心头微微一跳,抚着手腕上的玉莲花半响发呆。

  片刻,她才跳进了浴桶中,浓浓暖香的温水漫过身体,顿时身上那股酸疼难受便消散了,脚底心折磨人的疼痛也跟着消失了。

  顾卿晚不觉舒服的喟叹一声,又看着那股玉莲花道:“难道是老天也知道亏待了我,特意让你来补偿我的?还是老天知道往后我倒霉受伤的时候多了去,怕我分分钟挂掉?附赠了你,想死都不让我如意?”

  不管怎样,有了这东西,她倒真是少受了不少苦。

  顾卿晚从净房出来,推开窗户,让花香飘散,自行通了发,又绞干了头发,这才唤了冷霜进来,饶是如此,冷霜带着丫鬟收拾净房还惊异了一阵,直道今儿浴房用的花瓣比往日好。

  彼时顾卿晚正端坐在梳妆镜前,往脸上涂抹那掺和了半滴花蜜的玉雪霜,闻言不过挑唇一笑。

  她已想好了,等嫂嫂来了,她从大长公主那里得到通关文牒和户籍文书,便和陈心颖一起到京城去,先寻个清净院落租住下来,将大长公主赠送的那些珠宝变卖了,换成银钱入伙陈家的生意。

  要做生意,以后免不了奔走,她有张绝色的脸蛋,不合适,太容易惹麻烦。所以这脸不能治好,然则顶着一张满是狰狞疤痕的脸,行走也要惹人瞩目,这也非她所愿。

  所以最好就是让这伤疤再消平些,留些浅淡痕迹,可又不是那么狰狞可怖,引人注意,这样既折损了美丽,又不会让人一见就吓着,反倒心生好奇探究之心,是最好的状态。

  那些会强抢民女的,都是富贵权贵之人,美人易得,容不下瑕疵,她这样当是安全的。

  所以顾卿晚才往玉雪霜中融了半滴花蜜,想必明日就能见到效果。

  她刚涂抹完就闻外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有丫鬟轻声道:“顾夫人这边请。”

  顾卿晚闻声便知是庄悦娴被接来了,忙站起身来就脚步匆匆迎出了屋,刚到廊下,果就见庄悦娴正提步上台阶,她脸上顿时扬起笑意来,跑了过去,拉住了庄悦娴的手,道:“嫂嫂可算来了!嫂嫂一路辛苦了。”

  庄悦娴也紧握了顾卿晚的手,上下打量,见她面色红润,瞧着也极是精神,倒比离开家时还健康些,她担了一路的心才算是彻底安定下来。

  两人进屋,屏退下人后各自说了分开后的情况,庄悦娴便道:“娄世子让成墨将二弟和二弟妹送去旁家后,便带着嫂嫂一路追你。他送了嫂嫂过来,如今正在大长公主的天易阁拜见大长公主。”

  顾卿晚闻言一怔,道:“难道不是大长公主府的管事接嫂嫂过来的?是娄闽宁送嫂嫂来的?”

  庄悦娴有些探究的看着顾卿晚,摇头道:“大长公主府的管事到时,大嫂已经和娄世子在路上了,娄世子从军营回去,只说晚姐儿你在这里,要送我过来,嫂嫂见他气色很不好,可是在军营里出了什么事儿?”

  顾卿晚却不好意思将先前的事儿告知庄悦娴,便只道:“没什么事儿,他到军营去想要接我一道进京,我念着亲事都作罢了,跟着他倒是身份尴尬,便拒绝了。恰好大长公主为人宽和,我们又需要户籍文牒,便托了宣平侯送我来了这里,又求大长公主派人去接嫂嫂。”

  庄悦娴闻得顾卿晚竟拒绝了娄闽宁的好意,一时难掩愕然之色。

  小姑对娄闽宁的用情,她是再清楚不过的,怎么会……又怎么狠得下心那般对待娄闽宁。她总觉得眼前的小姑,越来越陌生起来了。

  见庄悦娴眼眸中满是震惊狐疑,顾卿晚却也不慌,只面露艰涩和楚痛,道:“嫂嫂放心,便是我再喜欢他,也不会自坠我顾家清明,不明不白,跟着他做个妾室的。与其这般,毁了我和他,毁了昔日之情,倒不如挥刀斩情丝,长痛不如短痛,还能将昔日之情珍藏心底,不至于变了味。”

  庄悦娴眼眶一红,紧握了顾卿晚的手,一时间再无怀疑。只觉得顾卿晚定然是太爱娄闽宁了,反倒怕毁了曾经的美好。

  顾卿晚见庄悦娴信了自己,心头轻松了一口气,又将和陈心颖商量做生意的事情和庄悦娴说了,道:“我想过了,我和嫂嫂两个女流之辈,一点武艺都没有,若是贸贸然去了外地,人生地不熟的,只怕被人卖了都没人知道。洛京城有顾弦勇在,只会惹麻烦,也回不得。倒不若还回京城去,起码熟悉一些,也算认识几个人,真要有点什么事儿,也能有个依仗。嫂嫂说呢?”

  庄悦娴是前朝公主出身,除了京城对旁的地方也是半点不知,她做顾家媳,掌管中馈多年,也有几个私交不错的夫人。就像顾卿晚说的,她们姑嫂到了外地,出个门,被人敲晕了背走或者直接害死,连个会为她们出头的人都没有。

  在京城,起码有点什么事儿,不至于到如此地步。

  当即庄悦娴便点了头,道:“如此,咱们便回京城去!”

  翌日,顾卿晚醒来时,外头天色还灰蒙蒙的,她只觉一觉香甜,浑身舒坦了不少,先检查下双脚,发现昨日磨出水泡的双脚竟然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不觉再次惊异于那玉莲花蜜的神奇效果。

  要知道她昨日就往沐浴的水中滴了半滴,当时泡完澡脚上便已经不疼了,之后就上了冷霜拿来的紫肌膏,没想到一夜过去,脚竟差不多完好了。

  一时间又想到了涂抹了玉雪霜的脸,她忙靸了鞋便跑到了梳妆镜前,往梳妆镜前一照,顿时瞪大了眼,双手抚上自己的脸,不可置信的低语道:“完了,完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一脸受了惊吓的神情,却见那镜子中的绝色女子也一脸惊慌吃惊的看着她。

  顾卿晚缓缓放下抚着脸颊的双手,打量起镜中人来。

  从前这脸狰狞可怖,她又不接受穿越的事实,故此从来没有好好端详过这张脸。如今细细瞧,单见镜中人青丝披肩,愈发映衬的一张小脸白净如玉,欺霜赛雪。生的脸型柔美,额盈满,柳眉如月,一双挑花眸,盈盈含春,秋水潋滟,眼尾上翘,平添妩媚。鼻峰高挺秀美,鼻翼小巧柔婉,唇如朱砂,盈盈一点。

  五官精致的,不可增亦不可减,竟是美的令人屏息。若说这世上,各花入各眼,有长相明艳大气的女子,妖娆妩媚的女子,娇小玲珑的女子,这顾卿晚的容貌便是将楚楚怜人的娇柔婉约生到了极致!

  她这种容貌很容易显得小家子气,可顾卿晚的容貌却不,只因她的眉宇间似天生带了清贵之家的书卷气,这让她显得极为柔婉清丽,脱俗动人。

  是个让男人看了觉得娇柔无比,就想要护着守着,恨不能将什么都捧给她,将她当公主宠爱,却又觉得清丽不可亵玩,生恐唐突半分的容貌。

  也难怪顾卿晚会被誉为京城第一美人,大抵也不是京城就没容貌能与她媲美的女子,而是因为乱世刚过,礼乐崩坏,女子也多粗犷了起来,如今太平刚起,世人开始追求婉柔精致的女人。

  顾卿晚的这等长相正符合现下文人雅士追捧的类型,也更合乎他们的审美观。便是沈晴前世见多了娱乐圈的美女明星们,也被镜子中的少女给惊艳的回不过神来。

  起码,前世那么美女明星,没有一个能给她这种震撼的,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的感觉。

  捡了这么一张脸,即便对前世颜值爆表的沈晴来说,也真真是赚大了。可这不是她要的啊,之前她用掺了半滴玉莲花蜜的金疮药治箭伤,明明没有这样立竿见影的神奇效果的!

  怎么会这样!

  她设想的,今日的效果应该是,脸上伤疤稍有好转,但是并不很明显才对啊!

  顾卿晚苦笑着,有些懊恼的往后退了两步,坐在了八仙桌旁,她觉得这玉莲花太坑爹了!

  不过渐渐冷静下来后,她倒是有些想明白了。

  按她昨日的设想,这玉莲花蜜能催发草木等物数十上百倍的效用,之前她在金疮药中掺花蜜,因那金疮药主要是止血生肌的,并不除疤,故而便让她误以为,滴进半滴花蜜进玉雪霜中,和用金疮药治肩头箭伤是一样的恢复效果。

  可她却忽略了,玉雪霜本来就是宫中秘制的,专门用来除疤痕的圣药,如今又被她加了半滴花蜜,药效生出了先前的几十倍了,故此一夜间便这样了……

  顾卿晚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蠢事来,一时间懊的用手拍了拍脑袋,自骂道:“你个猪啊!”

  这下好了,一夜之间脸成了这个样子,她可怎么出门!可怎么跟人解释去!

  顾卿晚正焦急,就听外头传来动静,还没待她反应,吱呀一声响,已有人推门进来了。顾卿晚惊的连忙跳起来,就想往床上躲,谁知道动作太急,一下子撞上了前头的春凳,春凳倒地,她也直磕的膝盖酸疼,抱着腿弯下腰来。

  这一拖延,外头冷霜听到动静已几步奔了进来,惊呼一声,“姑娘,你还好吧?”

  说着,冷霜已扶住了顾卿晚,顾卿晚忙借着垂下来还不及挽起的长发遮掩了脸蛋,道:“没事,就是碰了下腿。”

  她说着便想先推开冷霜到床上先躲躲,再想法子遮掩弥补,谁知冷霜闻言竟一下子跪到了她的身前,就去挽她的裤腿,道:“姑娘快坐,奴婢……啊!”

  她说着抬眼看向顾卿晚,顿时便和顾卿晚四目相接,对了个正着。

  冷霜亦是惊吓不轻,话语断掉,惊呼一声,捂住了嘴。

  半响她才松开,颤声道:“姑娘,你的脸怎么会……”

  顾卿晚简直要被自己这时而迷糊的性子给蠢哭了,对着冷霜难以置信的眼眸,她只能做出惊喜万状的神情来,抚摸着脸,道:“神奇吧?我也没有想到呢,大长公主殿下给的玉雪霜竟然有如此神奇的药效,难怪说万金难求呢。”

  玉雪霜的大名冷霜是听过的,也知道先前这冀州知府家的嫡女不小心被花枝勾伤了脸,后来又没忍住扣了伤痂,结果便留下了伤疤。

  知府夫人便求到了大长公主面前,这别院到底是在冀州的地界上,大长公主对知府府还是要给两分脸面的,赏赐了半盒玉雪霜。

  后来那知府小姐的脸果然就好了,还被带着过来谢恩,脸蛋上半点痕迹都没有。

  可人家就是被花枝稍稍挂了下,伤疤很浅,而且是用了十几日的玉雪霜这才消了疤痕的,可顾姑娘这伤疤那么狰狞,一夜之间……

  这怎么可能!?

  冷霜还是一副受惊过度的表情,顾卿晚觉得自己的演技已经不够用了,却还是勉强装出喜不自禁的神情来,道:“冷霜快伺候我穿衣,如今我的脸彻底好了,我要快点去向大长公主谢恩。”

  冷霜这才勉强收拾了神情,道:“姑娘的脸虽然还有些痕迹,但再坚持用一夜玉雪霜,一准能完好无损,白璧无瑕。确实太神奇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顾卿晚听她说自己脸上还有痕迹,顿时双眼一亮,惊道:“什么?我脸上还有疤痕?我刚在镜子中照,明明全好了啊!”

  冷霜便笑着道:“屋子里光线太暗,你铜镜本就不是太清楚,姑娘照着自然是半点痕迹都看不到了。便奴婢这么对着姑娘,猛然一看,也什么都看不到了。可仔细瞧,还是能看到伤痕的,不过姑娘莫要担心,之前那么严重,用了一日玉雪霜便这样了,姑娘再用一日,最多两日,便定然半点痕迹都没了。”

  顾卿晚一听还有痕迹,心里顿时乐开了花,连连点头,道:“你说的太对了,我这几日一定好好涂抹那玉雪霜。”

  心里却想着,这该死的玉雪霜,幸亏没把她坑到底,以后千万不能碰这玩意了。

  半个时辰后,顾卿晚和庄悦娴,陈心颖一起到了明心堂,大长公主也是捧着顾卿晚的脸,连连惊叹。

  顾卿晚也满脸是笑,道:“民女从前爱看杂书,就曾看到书上说有些人,不知为何,特别爱留疤痕,每次受了一点小伤,明明寻常人该一日愈合的,他用同样的药,偏要七八日都长不好,别人结痂落了痂不会留伤疤的,偏他,同样的伤,却要落下偌大的伤疤。民女大概就和这种人恰恰相反,天生在伤口愈合上比寻常人强些。”

  她想这古代大概也有伤疤体质的人,故而这样解释,大长公主和众人大概更容易相信些。

  如今没了法子,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这样解释了。反正从前顾卿晚养的娇贵,从来就没受伤过,旁人也不知道她愈合伤口上和正常人是一样的。

  果然,她言罢,大长公主便连连点头,道:“听你这样一说,本宫倒记起来了,从前本宫看中个孩子,根骨奇好,当真是天生习武上沙场的料子,可恨他就是像你说的那样,每受了伤,明明是些小伤,寻常人该很快就好的,偏他流血不止,就是拖拖拉拉的好不了。请了太医看过,太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正是因此,便不适合习武了,白白浪费了那一身根骨。你大抵真就和他是相反的体质,在这方面有些异于常人的天禀,这也是苍天有好生之德,怜惜你这丫头生的美貌无双却毁了容貌。可见这苍天,也是有爱美惜美之心的。”

  她说着便又瞧着顾卿晚的脸啧啧称奇起来,引得屋中众丫鬟们也跟着连连道是,庄悦娴更是满眼都是欣慰激动的泪光,陈心颖一脸惊奇开心。

  正在此时,外头响起了通报声,“镇国公世子爷来给大长公主殿下问安了。”

  顾卿晚没想到娄闽宁竟然这时候来了,心中微微一紧,垂下了头。

  ------题外话------

  还是舍不得女主天天顶着毁容的脸啊,看,我果然还是亲妈。女主的脸暂时只能这样白璧微瑕了,颜控们,八要再催了哈。谢谢送了10颗钻石、l628送了42颗钻石、颗钻石、送了2颗钻石、应怜荷送了1朵鲜花、情丝倩兮送了1朵鲜花、朵鲜花、阶上新雪送了1朵鲜花、l628送了1朵鲜花,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65 顾卿晚的容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