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什么孽缘啊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那一行人越来越近,顾卿晚才反应过来,忙忙转了个身,侧身避在了人群中。

  秦御骑在马上,却有常年置身危险,又在战场上磨砺过的锋锐警觉,那种对窥视的敏锐感觉,几乎已成本能。察觉到人群中有道视线不大一样,他的目光便在人群中遁视过去,然而看到的却是躲避在路边,熙熙攘攘的人,直到临近,他的目光落在一道略显清廋的少年身上。

  双眸微眯,盯着看了两眼,却也未曾发现任何不妥之处,一时便以为是自己的错觉,驭马从客栈门前一阵风般过去了。

  他身后众人跟随而过,片刻便消失在了路中。

  京城的百姓,显然早就已经习惯了骑马过市的权贵之人,待人已走,便都纷纷该干啥干啥,街道又恢复了嘈杂热闹。

  顾卿晚觉得方才秦御好像看了自己两眼,却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之这会子心跳的都快出了嗓子眼。暗自深吸了两口气,她才迈着大步往东边赶去。

  她按着那小二指点的路,转了个弯儿,一直往前,果然便看到了那荣丰当铺的牌子,眼见当铺看上去铺面极大,能做成这样,该是有些信誉的,顾卿晚这才紧了紧手中的小包袱,加快了脚步。

  到了门前,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提步,大摇大摆的进了当铺,谁知道刚跨进去半只腿,她就浑身一僵,脸上的神情差点没挂住。

  天呀,她看到了什么!

  秦御竟然大刀金马的坐在当铺东边靠墙的太师椅上,正一手用腕上缠着的乌金鞭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椅子扶手,一手端着茶盏,正吃着茶。

  他的身后站着一身笔挺苍青色锦缎长袍的宋宁,另一边站了个掌柜模样打扮的中年人,正躬身哈腰的说着什么。

  顾卿晚怎么都没想到会在此再度遇上秦御,本能反应便是掉头跑,然而脚步还没动,就觉宋宁的目光扫了过来。

  她身子一僵,那边宋宁便已出声,道:“什么人!”

  宋宁作为秦御的护卫,警觉性也是很高的,他就是觉得门口的少年有些不对劲,可到底哪里不妥,他也没看出来。不过是秦御在这里,他不敢懈怠,沉喝一声,这少年若是真有什么问题,自然便会露出端倪来。也免得他进来了,再有机会靠近秦御,意图不轨。

  顾卿晚被宋宁一喝,哪里还敢掉头跑,便又转过身来,拱了拱手道:“来当铺自然是落魄之人,当东西的,既然贵铺有生意上门,掌柜的脱不开手,在下换个地方便是。”

  他说着冲秦御和那掌柜的略躬身一礼,便要再度转身。

  不想身子刚动,就听一声金玉之声响起,道:“慢着。”

  那声音分明是秦御开口了,顾卿晚手心立马渗出汗来,心想不是吧,难道自己这幅样子他都认的出来?他神情略有些僵硬的转过身开,看向秦御。

  秦御在宋宁开口时目光便落在了顾卿晚的身上,少年给他的第一感觉便是熟悉,可他却又确定他并不曾见过他。

  秦御本能的蹙眉,又盯着少年看了两眼,一时倒认出他来了。

  方才在富源街上,他打马过来时,曾察觉有些异样,后来便曾将目光锁定到一个少年身上,可不就是这个少年郎嘛。

  秦御不相信这世上有如此巧合之事儿,一时间有些怀疑这少年是跟随着他进的当铺,故此见少年垂着头说了两句话便要出去,他便开口留了他。

  然而此刻那少年转过身来,抬头询问的看向他时,秦御却一下子怔住了。

  这少年的容貌,让他觉得更加熟悉了,可一时半会竟又想不起来这种熟悉是从何而来。其实这并不奇怪,当时顾卿晚和秦御解除时,她脸上还布满了伤疤,当一个人脸上满是伤疤时,五官便弱化了,很难让人记住。

  且她如今摇身一变,成了男子,脸上不仅没了伤,还被她刻意修饰了许多地方。脸型刚硬了很多,鼻子也用阴影加宽弄塌了不少,嘴唇描厚眼睛拉长,眉毛也加粗了。只看庄悦娴的反应便知道她此刻简直是辩若两人,庄悦娴都吃惊不已,从这张脸看不出多少往昔的影子。

  秦御又怎么可能认出她来?他正盯着顾卿晚蹙眉探究,只见兔兔睡眼朦胧的伸展着手臂,从他的袖口钻了出来,接着小东西黑黑的鼻头一耸动,瞬间化成一道金光冲顾卿晚冲扑了过去。

  顾卿晚是知道兔兔不离秦御之身的,早做好了兔兔会冲出来的准备。故而此刻金光一闪,她便做出受惊吓的模样来,惊呼一声,手脚忙乱的拍着手臂,惊慌失措的转过身,一面做出不知被什么东西攻击,吓的不轻的样子,一面背对秦御狠狠的,警告的瞪了兔兔两眼,又用口型无声的道:“回去!”

  几乎是顾卿晚的警告刚到,那边秦御便沉喝一声,道:“回来!”

  兔兔被顾卿晚瞪了一眼,又被秦御一声吼,委委屈屈的冲顾卿晚抽着鼻子,吱吱叫,见顾卿晚面露焦急恳求之色,兔兔到底怕不听话,顾卿晚会再消失掉,一溜烟的跑回了秦御身边,蹲在他手臂上,瞪着大眼睛死死盯着顾卿晚,好像怕她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秦御看了看兔兔,目光再度挪到门口那少年郎身上,却见他正非常好奇的盯着他手臂上的兔兔看,神情新奇,目光又诧又喜,完全是一个少年郎第一次看到喜欢的东西所表现出来的正常反应,再没有任何不妥之处了。

  秦御眉头不觉锁的更紧了些,不过给兔兔这一闹,他倒突然觉悟了,怪不得这少年看着熟悉,却原来他的五官竟和顾卿晚有三五分的肖似。

  这个认知令秦御脸色有些难看,浑身阴冷。

  那个女人,已经令他各种烦躁了,如今出个门,竟然都能碰上和其相貌相似的少年,难道是他杀人如麻,老天看不过眼了,专门在玩他?!

  还有,兔兔是怎么回事,先前从来不和人亲近的。之前出现一个顾卿晚,破了例,现在随便冒出来一个长相像顾卿晚的少年,它还如此往上粘。

  不是傲慢的不可一世,只认主子的灵宠吗?他看这鬼东西是越来越不长进了,如今和街头随便有人给口馊的臭的就冲人摇头摆尾的流浪狗也不差什么了!

  不对,还不如流浪狗呢,这少年什么都没做,兔兔就往他身上扑,就像当日头一回见顾卿晚,对顾卿晚那般热情一样!

  难道兔兔也觉得眼前少年和那女人神似,那女人现在不见了,便冲着这少年聊表思念之情?

  这样想着,秦御的目光便愈发阴沉不定的落在顾卿晚的脸上,锁着她,迟迟不见移开视线。

  顾卿晚一颗心砰砰乱跳,一时觉得他定然是认出自己了,不然不会眼神这样奇怪,一时又觉得,他不可能认出她来,再说,倘若真是认出来了,这会子应该已经爆发出来了才对。

  再说,她掩饰身份,也不过是先前和秦御闹的太不愉快,再见面难免尴尬,且怕惹的秦御又发了什么神经,继续纠缠不清罢了。她又不是什么朝廷钦犯,就算真被秦御认出来了,那也没什么。

  这样想的明白,顾卿晚倒镇定了下来,面带些许好奇,道:“您养的宠物是墨猴吧?从前只听闻,倒从不曾见过,倒是有甚多可爱之处。”

  他的声音清朗,带着少年人才有的爽朗跳脱,秦御回过神来,却想起在那小院灶房里顾卿晚头一次见到兔兔时那双清亮如星辰的眼眸来,他瞟了眼兔兔,突然半点兴致都没了,大步便往外走。

  掌柜的愣了一下,忙追了两步,道:“王爷,那东西……”

  再过些天就是秦御外祖父勇毅侯的生辰,秦御原本在外是准备了一份生辰礼的,可是回来后才听说外祖父那边先前得了样儿宝贝,稀罕的紧,竟跟他准备的东西差不大多。这样一来,他先前准备的东西便送不得了,只能让身边侍卫们在京城各大铺子再踅摸一件来。

  勇毅侯军功起家,是个爱舞刀弄剑的,秦御也是得到消息说这荣丰当铺前些时候得了一本古剑谱,据闻乃是五百来年前赵国战神曲瀛手书的,今日他是和一些勋贵子弟出来仙岳楼宴饮,那酒楼就在这荣丰当铺的不远处,便顺道过来看上一眼。

  谁知道古剑普还没看到,就先遇上了顾卿晚。此刻他起身就走,掌柜的自然着急,要知道礼亲王府富贵又权柄极重,这笔生意定然亏不了他,再来,就算是亏,他也想借此机会在亲王府嫡子面前挂挂号,留个印象,若是那古剑谱真让秦御送给了勇毅侯做寿礼,博了彩头,来日传出去古剑谱出自荣丰当铺,也能为当铺扬扬名气。

  他快步追上,生恐秦御就这么走了,秦御脚步未停,只淡声道:“不必看了,直接送到王府去。”

  掌柜的闻言大喜,脸上笑出了一朵花来,连声应是。

  那厢秦御却已到了门口,路过顾卿晚时,便闻到一股刺鼻的劣质松香味儿,不觉蹙了下眉,将躁动不已,想要往顾卿晚身上跳的兔兔生生塞进了袖囊,大步出去了。

  宋宁看了顾卿晚一眼,也跟着离开了荣丰当铺。他们一走,顾卿晚顿时便觉浑身一松,连空气都清新了。

  那掌柜的本来见秦御要走,还挺不高兴,有些迁怒于顾卿晚,此刻古剑谱王府已经要了,他又觉得顾卿晚来的实在是巧。

  对顾卿晚倒也有了些笑模样,道:“这位小公子是要当东西呢,还是想淘换什么?”

  顾卿晚却瞥了掌柜一眼,走了两步将手中的小包袱放在了桌子上,翘腿在方才秦御坐过的地方坐了下来,冲那掌柜招了招手,低声道:“方才燕广王来是要买什么东西?最近有好货?”

  掌柜的听顾卿晚这样说,顿时倒双眼一眯,略怔了下。

  方才他见这少年虽相貌气质都不错,但穿戴也就不般,年纪又小,身上还一股子劣质熏香味儿,便猜是个破落户。倒不想,如今少年往这里大咧咧一坐,这嚣张的样子,出口就道出方才燕广王身份的姿态,却不像是那小门户的。

  难道他还看走眼了?

  掌柜的心中敲鼓,面上便谦恭的笑,道:“呦,这位小爷认识燕广王殿下?”

  顾卿晚忙摆手,道:“瞧掌柜的说的,小的这寒酸模样,哪里是能认识燕广王殿下的,认识燕广王的是我们家世……我们家爷。”

  掌柜的何等耳力见识,一听顾卿晚话语拐了弯儿,便只一字就知,她方才要出口的是世子爷三字。

  这京城中世子虽多,但能和礼亲王府攀上交情的世子却不多。想到方才秦御的表现,确实有些古怪,像是认识眼前这小哥一般,掌柜的愈发相信眼前少年是哪个高门大户的世子身边的小厮。

  而顾卿晚看上去也确实很像,容貌好,够机灵,身上带着点书卷气儿,年纪也相称,这穿着打扮也差不多,身上用着劣质熏香,学着主子贵人们附庸风雅。

  掌柜的便呵呵笑了两声,道:“过些时日是勇毅侯的寿辰,燕广郡王看中了店里的一本古剑谱。”

  顾卿晚恍然大悟,哦了一声,这才将桌上的小包袱推了过去,道:“掌柜的给掌掌眼,看看这些东西能给当多少银子。”

  掌柜点头打开那包袱一看,却见里头放着的都是些女人用的首饰头面等物,件件精致不是凡品,仔细一看,竟然都是御制,宫里头流出来的货。一时微抽了一口气。

  这都是女人用的东西,家中女眷的首饰件件出自宫里,这可不是寻常人家啊,非得是那顶级权贵才能的。

  这小厮特意遮掩身份,不透露他们家世子爷半点身份,掌柜倒不奇怪,反倒觉得正常。

  这必定是哪个顶级权贵家的世子,纨绔成性惹下了什么事儿,或者是包了什么粉头,手头临时缺了银钱,只能拿了家里女眷的首饰出来弄点银子。

  这种事儿传出去丢人,自然是要死死藏着捂着的。怪不得这小厮方才进门看见燕广王就跑呢,也怪不得燕广王唤住了他,表情有些阴沉不定。

  看来是和这小厮的主子交情匪浅,见其不长进,便有些恼啊。

  掌柜的眼珠子一转,果然就见那小哥坐在太师椅上,翘着个腿,正举止自若的吃着茶。进了当铺,还这般大爷做派,可见平日跟着自家主子也是威风惯了的。

  这等权贵之家的纨绔世子,掌柜的可不敢招惹,今日当的银子低了,来日说不得就寻上了门,变着法的折腾掉你的店铺。

  他们当铺虽然后头也有人,可比这一等权贵却是万不及的。今儿这趟生意上门,那就不是给当铺送银子的,是来敲银子的!

  掌柜心中肉疼,面上却含笑道:“小爷稍等,在下这就将当票和当银拿过来,只是不知小爷是要银票呢还是现银?”

  顾卿晚便似笑非笑的又瞥了掌柜的一眼,道:“没见就爷一个人吗,现银拿的成?”

  掌柜的忙道:“是,是在下多此一问,恁没眼力界了。小爷稍等。”

  他说着就要转身,顾卿晚却将手中茶盏放在了桌子上,道:“掌柜的可还没问问我,是要死档还是活档呢,怎就走了!”

  掌柜却笑起来,道:“自然是活档的,在下都明白,不会让贵主子吃亏的。”

  这等首饰,是女眷沾过的,哪里好流出去,说不定还是世子妃的陪嫁,等手中银钱宽裕了,自然得赎回去。送到他这里来,也就是当个库房放一放,顺带敲些银子用用。

  这事儿哪个当铺都遇上过,掌柜的心里门清。

  谁知顾卿晚却一拍桌子,肃声道:“谁说我们主子爷要活档的?!死档!必须死档!赶紧的,估算了价取银票,小爷一会还有要事办呢。”

  掌柜的顿时一阵肉疼,要是活档,以后这东西还是要还回去的,他只要按照死档的钱奉上,这事儿便算完了。

  可这要当死档,意思岂不是要他们当铺出高价将这些首饰都给买下来!这可比活档要给的银子多多了啊,这可真是流年不利啊。怎就招来了这么一桩生意来。

  掌柜心里疼的紧,面上只一僵,马上便笑着应了。

  片刻便出来,将一张当票并一个紫檀木盒子拿给了顾卿晚,顾卿晚接过盒子,掌柜却捏着盒沿没松手,拍了拍盒盖,试探道:“都是给人卖命的,小哥当也知道在下的难处,这账面上如此大数额的出入,来日在下给东家报账总是得有个名头的,不知道贵主子……”

  顾卿晚心里一跳,她知道这当铺自古都最坑人,你值一百两的东西进了这里未必能当个一两,转手就是暴利。

  方才既然遇到了秦御又有那么一番互动,这会子秦御又拍拍屁股走了,这么好的机会,她若不利用一把,实在是对不住自己的脑子,也对不住自己方才一番惊吓。

  故而便特意误导掌柜的,借秦御的势演演戏,想着多当几两银子,毕竟现在她是真缺钱啊。

  如今这掌柜的问起来,顾卿晚哪里能说出个一二来,手心都冒了汗,灵机一动,瞪了那掌柜一眼,耍横的拍开掌柜的手,夺过盒子,低声道:“和礼亲王府交好,你说我是哪个府上的?!还能是哪个府上的!莫声张,不然仔细你的皮!”

  他说着眉目一凌,瞪了掌柜一眼,这才啪的打开盒子,看也没看从里头摸出一张银票来塞到了掌柜的怀里,道:“知道你也不容易,赏你了,小爷在我们主子爷面前会替你们荣丰当铺美言几句的,来日也会多多照顾你们的生意。”

  顾卿晚言罢,夹着盒子,便大摇大摆的甩手出去了。

  掌柜的眼见他的背影消失,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脸上如丧考妣,心想,我的爷啊,您可千万别再照顾我们生意了,就这么个照顾法,再来两次,他这掌柜也不用当了,铺子都要倒了。

  一时又想着方才那小哥的话,和礼亲王府相交甚厚,府中又有纨绔世子,那是哪个府邸?难道是英国公府?不对,英国公府的世子爷都四十来岁了,又在朝廷上挂着实职,再怎样也不会缺钱缺到当女眷首饰的份上啊。难道是承远侯府上?可承远侯府的世子听说甚为有礼长进,是京中难得的青年才俊之一……

  掌柜这边费心思琢磨着,那边顾卿晚携着银票盒子出了当铺,就近便进了一家瞧着极华丽的酒楼,直接要了个雅间。

  在雅间坐下,她便冲小二道:“就爷一个人,看着上几个你们这儿的招牌菜。再劳你跑个腿,去给爷叫个信得过的牙婆。”

  她说着往桌上丢了一块碎银,冲小二摆了摆手。

  小二见他一身寒酸,也没什么值钱饰品,上来就要了个雅间,本还有些心中敲鼓,此刻见他出手大方,顿时便眉开眼笑,袖了那碎银,哈腰道:“好咧,爷稍等,小的这就安排,保管给您办的妥妥的。”

  说着沏了茶,这才快速退了下去,轻轻关上了门。

  他一走,顾卿晚顿时便瘫在了太师椅上,抚了抚还乱跳的心口,这才打开那紫檀木盒子将里头放着的银票取出来,仔细数了数。

  不数不知道,一数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她来的时候,便让庄悦娴给那些首饰估了个市价。庄悦娴估的价是两千三百两银子,东西送到当铺,活档不会多过两百两,死档大抵也就三五百两银子便算是当的高了。

  庄悦娴从前掌管中馈,府中寻常置办头面首饰,都经她的手,对那些首饰的价格还是清楚的,不可能估价出错。

  可是这紫檀木盒子里却足足有七千两银整!

  七千两啊,顾卿晚按照社会购买能力换算了下,差不多也相当于一千万人民币了,只少不多。

  长公主给的那些首饰,她怕一下子当了,太过招人眼,这次只带出来了七八件,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当这么多银子。

  竟然比市价还高了三倍多!

  我勒个乖乖,那掌柜到底将他当成谁家的奴婢了!果然是秦御的势太大,随便一借,竟然就达到了这等效果!

  顾卿晚吞了吞口水,一时额头倒渗出汗来,浑身不自在起来。

  本来她就是想误导下那掌柜,不至于将东西当的太赔,给个比市价低三两成的银子,一两千两就满意了。她万没想到那掌柜的竟然会给吓唬成这个样子,直接给了七千两。

  这下不是当东西了,简直成她去荣丰当铺打劫了一场啊。

  顾卿晚心里不安起来,可如今事情已经这样了,也不能将这银子再退回去啊,她敢说,这边她带着银子去退,那掌柜的便能发现不对劲来扣下她,到时候别退不成银子,再被当成骗子送去顺天府。

  左右当铺的钱来的也不算多光彩,她做都做了,还能如何?

  顾卿晚想着咬了咬牙,将里头的银票取出来都塞进了怀中放好,又将先前放在怀里的两卷东西放到了盒子里,不再想此事,安然等起膳食来。

  这仙岳楼该是京城数得上号的酒楼,上菜速度很快,服务也好,菜色更是色香味俱全,如今手中有了银子,顾卿晚想着还呆在客栈的庄悦娴,便又给小二打赏了些碎银,令其再做一份一样的饭菜,送到客栈去。

  小二去了,顾卿晚才美滋滋的吃了个饱,刚吃完,小二撤了桌,牙婆便也到了。

  小二带着牙婆进来,道:“爷,这是孙牙婆,是这京东三坊市最有信誉的牙婆了,常常出入官员府宅,富豪人家,爷有什么事儿,只管询问她便是。”

  顾卿晚点头又丢给小二一两碎银,打发他出去,这才看向那孙牙婆,道:“爷想买一个粗使丫鬟,一个粗使婆子,再买个能看家护院的家丁和一个车夫,都要老实憨厚,不偷奸耍滑的,不知道你那里可有适合的?”

  孙牙婆笑的一朵花般,一拍手,两片薄唇上下张合,利索的道:“爷算找对人了,奴家每日经手的奴婢没有一百,也有几十,爷您莫说是要促使丫鬟和护院,便是要天仙收房藏娇,奴家这儿也是环肥燕瘦,保您满意啊。”

  顾卿晚便笑了笑,道:“那倒不必了,爷如今也不需要。有合适的人便好,只是爷现在暂时还用不着,来日你再带人来看看。你除了买卖奴婢,可还有旁的营生?爷想寻个两进的清净院落,或租或买,不知这事儿寻你可能经办?”

  孙牙婆又是一拍大腿,口沫横飞道:“经办啊!怎么不经办!奴家这不光买卖奴婢,妾室、歌童、舞女、还经营各种牵线往来互通的活儿,介绍房产,帮忙寻人寻活,说媒请聘……就没奴家不通的,爷您想买个二进院子,成啊,奴家手头便现有三处合适的,就是不知爷想要个什么样儿的?”

  顾卿晚早就想好了,她和庄悦娴如今两个女人家,就算平日她穿男装,扮成男人,再买两个家丁看护,可若是住在那等鱼龙混杂之处,也难保不会出什么祸端。毕竟庄悦娴的容貌也是极佳的,她们没权没势的,邻里间常来常往,很容易让人摸清底细。

  倒不若不剩那些银子,多花些钱买处小官小吏聚集的地方,择个清净的两进院子,这样的地方治安好,且都要些脸面,不会三姑六婆每日聚在一起,整日盯着你恨不能连你祖宗八代都揭个底朝天,奉人就嚼上一舌头。

  她将要求简单说了下,那孙牙婆却道:“这等清净又体面的小院,价钱不高,住着舒心,是最难碰的,奴家如今手头倒没合适的,这样,不若公子给奴家留个住址,来日有合适的了,奴家便给公子送个信,您看这样可好?”

  顾卿晚知道,这些牙婆们应该也都是有联系,常常互通消息,同享资源的,便点头应了,将客栈的住址告诉了孙牙婆,赏了三两银子,这才打发了孙牙婆出去。

  她要办的事儿暂且都办了,便也不在雅间中多呆,出了雅间,正要往楼梯去,就见几个衣着鲜亮,打扮精致,妆容精美的小姐说说笑笑的往这边过来。

  瞧样子,却是哪家的富贵小姐,一起结伴逛街,顺便用膳的。

  顾卿晚没仔细瞧,便低了头,目不斜视的往外走,两边走的近了,却突听一个极熟悉的笑声咯咯响起。

  “宁儿,你这话说的却恁是刁钻,看我一会子进了屋不拧你的小油嘴!”

  顾卿晚闻声猛然抬起头来,就见一个穿青莲色锦缎长褙子,容貌娇俏可人的姑娘正掩着嘴,冲另一个穿石榴红褙子,背影妖娆的姑娘打趣的笑。

  刘惠佳!周清秋!

  顾卿晚脑海中蹦出两个名字来,想到前些天,陈心颖说的,刘惠佳和锦乡伯世子李泽定亲,其父亲升任礼部右侍郎的事儿。

  不觉双眸微眯,盯着笑容正欢的刘惠佳多看了两眼。

  周清秋是从前顾家政敌家的嫡小姐,和顾卿晚不对盘的很,从前刘惠佳可从来没说过周清秋一句好话,是什么时候两人竟然如此熟稔亲近了?!

  顾卿晚一时失神,却不想突然传来一道尖利的声音。

  “你什么东西,也敢盯着我们姑娘看!看我不挖了你的狗眼!”

  说话间,一道劲风便冲着顾卿晚的脸面甩了过来,顾卿晚陡然回神,就见一个穿秋香色的尖脸丫鬟一脸狞色,已将一根马鞭甩到了顾卿晚的眼前!

  顾卿晚骤然遇到故人,又是这般令人吃惊猜疑的情景,不过多打量了两眼,哪里想到就招至如此祸事。

  那马鞭甩过来,分明就是往她一双眼睛打来的,这若是打到了,当场就得被秒了双目不可!

  她惊了一下,面色大变,本能往后仰身,脚下也猛然退后,急急的躲避。

  啪的破风声抽过,那鞭子虽然被顾卿晚给躲过了,可鞭稍儿却还是打在了顾卿晚的脸上,她顿时便觉下颚一辣,分明是被抽破了。

  不过躲过了致命一击,还是让她松了一口气。可她退的太急太猛,以至于身子一下子撞上了身后一间雅间的门。

  还没等她撞实了,好巧不巧的,那间雅室里,伺候的人便偏偏这个时候猛然打开了雅间的门,接着让开道来示意里头的主子出门。

  谁知道还没反应过来,便凭空出现一个人,直直倒了进来,而那迈步往外走的人显然也没料到会这样巧,还在举步往外,结果便是顾卿晚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那人身上!

  背后有了着落,顾卿晚本能仰头靠上去,一只空着的手也抓住了身后人的大腿,借此牢牢稳住身子。

  抬眸间,她却迎上一双冰冷的带着些愕然的异色眼眸,那眼眸中清楚的映出她此刻狼狈的男装样子来,正翻涌出一些暴躁的戾气来,这眼眸顾卿晚太熟悉了啊。

  连带着一股苏合香的味道,从身后人的衣衫散出,拂入鼻端。背后靠着的人正浑身肌肉紧绷着,便连那种僵硬感,那种好似时刻会爆发的贲张感都是顾卿晚所熟悉的。

  秦御,怎么会是他,天啊,这是什么孽缘啊!

  顾卿晚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随便一躲,都能落进秦御的怀里来,一时间是真的愣在了当场,呆若木鸡了。

  ------题外话------

  兔兔:哎哎哎哎

  素素:叹什么

  兔兔:这是让我家傻主子再度被女骗子换装骗心骗情的节奏啊

  素素:骗子太高段,主子太稚嫩,这是木有办法滴啊

  秦御:作者滚粗送了2颗钻石、颗钻石、送了1颗钻石、睡覚覚送了2朵鲜花、浅陌苡送了1朵鲜花、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69 什么孽缘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