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宠的开始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御在书房中没坐片刻,宋宁便又进了书房,禀报道:“爷,吴国公府设宴,送了帖子来,世子爷请爷过去一起赴宴。”

  秦御闻言却摆手道:“让人去跟大哥回一声,爷有要事便不去了。”

  吴国公府的夫人乃是礼亲王妃的嫡亲妹妹,国公府设宴相请,主子竟然不去?还有要事?什么要事,他怎么不知道呢。

  宋宁一脑门问号,可也不敢反驳多问,应了一声,出去招了个人往秦逸的修竹院报信。转身就见秦御迈步出了书房,兔兔站在秦御的肩上,一副极兴奋的模样。

  宋宁见秦御一副要出门的模样,不觉一怔,还没问,就听秦御道:“去,唤肖明然来,爷要逛王府,令他随行讲解!”

  宋宁闻言目瞪口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逛王府?还要王府的长史官陪同讲解?这就是爷不去吴国公府,要做的要事?!

  宋宁还在震惊中,秦御却已然迈步下了天井,一路往花园方向去了,宋宁忙吩咐了一声,亦步亦趋的紧跟上伺候。

  礼亲王府乃是前朝摄政王府改建,前朝末年,皇室昏庸,外戚势大,彼时的摄政王便是太后的娘家,不仅把持朝政,更是花用国库巨资,召集全国工匠,由工部负责,在京城内城之中挑选了风水最佳之处,圈地驱散了本来的住户,扩建了一座富丽堂皇的摄政王府。

  先帝登基后,因感念两个亲兄弟的辅助,又因礼亲王比义亲王年长,在二王之中居尊,便将这座摄政王府赏赐给了礼亲王做府邸。

  如今的礼亲王府经过改建,更加美轮美奂,占地面积极大,亭台楼阁,富丽堂皇,所有的建筑都庄重肃穆,尚朴去华。

  当年摄政王烜赫一时,权柄极重,建造时甚至许多的规格和建造比皇宫更为气派,虽然礼亲王住进来之前,已经经过了修缮,将那些不符合规制的地方都去掉了,然而如今的王府一路走来,却还是风景如画,富丽无双。

  秦御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兴致勃勃的观赏过礼亲王府,他一路往花园走,一面还令王府长史跟在身侧,不时询问些问题。

  “爷记得那边是双陵院吧?一共多少间房屋,如今住了什么人,占了多少地?”

  秦朝建国年,礼亲王府是七年前才住进这王府的,三年多前秦御便离开了王府出征去了。算一算,他在这王府中也就住了四年时间,四年虽然足够他将王府走个几百上千圈了。

  但那四年是他最跳脱的时期,大部分时间都在府外四处惹事,哪里是能在府中老实呆着?王府虽好,可秦御也就刚住进来时稀罕了两日,坐着肩舆跟着礼亲王妃,没逛小半个王府便受不住溜了。

  故而除了王府几个主子住的少数几个院落秦御还算熟悉点,要问他王府什么样,有多少院落,各处风景如何,他根本就不知道。

  这么说吧,你将他敲晕了,随便丢在王府的某个角落,他醒来一准不会知道这地方是他的家。

  今日秦御兴致高昂的到处走,到处看,却让礼亲王府的长史官肖明然一阵奇怪,可燕广王有兴致,作为王府的属官,他自然要事无巨细的回答了。

  “回二爷的话,那个不是双菱院,是凤仪院,原本是用做客院的,因后头紧连着秋仪苑,而从秋仪苑又能通到内院花园,王妃怕冲撞内院女眷,便将客院又安置到了前头的白霜院。这凤仪院便锁了起来,如今并未有人居住。凤仪院统共有一个正院,两个跨院,还有一个后院并个极小的花园,自成一体,房屋嘛,若然微臣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三十九间。”

  肖明然言罢,秦御点了下头,已是往前头去了,又问起旁的院落来。

  肖明然原本以为就秦御的性子,逛王府也不会有兴致走几处地方,没想到秦御竟兴致勃勃,直从申时初逛到了酉时末。

  肖明然走的两条腿都细了,嗓子眼也说干了,有气无力,却又不敢懈怠半分,实在不明白这位爷今天是又闹哪一出?这么吃不饱了撑的,四处乱晃,是要闹哪样?!

  眼见太阳都落山了,王府各处也都挂上了灯,秦御才在一处拱桥上站定,冲肖明然一指花园东面一处绵延的房屋,道:“那边儿的广陵苑爷看中了,你今儿便带人连夜动工,先将院墙给爷推了,东西都入库房,明日便着手,将房屋都推倒,爷要重建!”

  “……”

  肖明然闻言,顺着秦御的手望过去,顿时有种做梦的感觉。

  秦御指的地方,是王府中流云堂所在,紧挨着府中的双月湖,夏日最是清亮爽快,景致自然也非常好,乃是礼亲王避夏的地方。

  “二爷,那流云堂统共有大小五个院落,房舍三十来间,才建成不足十年,七年前工部还大规模修缮过,每年都有匠工耗时耗财修缮,建造时乃是请了水宴先生亲自绘制,里头的一草一木,无不有出处,一步一景,一砖一瓦都……”肖明然不可置信的说着,企图告诉秦御,那流云堂建造起来,耗费了多少心血和财力,才刚刚建起来没几年,草木也都是好容易才生长繁荣起来,现在推掉重建,这不是劳民伤财,不可理喻嘛。

  岂料他话还没说完,秦御便不耐烦听了,大手一挥,道:“爷让你推倒,就推倒,王爷王妃那里,自有爷去说。至于重建所用费用,从爷的私库里出便是。那流云堂

  库里出便是。那流云堂的风景是别致,可里头的房子都太丑,风景布置的再好又什么用!推倒!”

  他言罢,眯着眼扫了肖明然一言,肖明然只觉后背冒冷汗,没敢再多言。心想二爷如此果决态度,只怕那流云堂是保不住了,心里难免一阵肉疼,那么好的一大处院子,就这么毁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天知道郡王这是在闹腾什么,怎么闲着没事,倒关心起王府的格局布置,风景院落了。

  肖明然躬了身,秦御走了两步,接着便又顿住脚步,道:“对了,爷的凌寒院北边的青寒院不错,着人收拾出来,少了什么东西便赶紧添置,回头爷有用处。”

  他言罢一甩袖子扬长而去,宋宁看了肖明然一眼,面露同情,快步跟上。

  只他瞧着秦御的背影也有些不能接受,恍恍惚惚的。那顾卿晚就画了个草图,他们家爷就巴巴的要将人请回来,为此还这样豪气的要推倒刚建没多久的院子。

  如今尚且没什么呢,便这样纵着顾姑娘,这等两人真有了什么可如何是好啊。到时只怕顾姑娘要天天的星星,他们家爷就散尽家财令全天下的人都去搭建天梯。

  不可理喻,不可思议啊!

  他们相继离开,肖明然眉头却愈发蹙了起来,回头隔着夜色又瞧了宛如仙境矗立在双月湖旁的流云堂,长长的叹了口气。

  秦御离了花园却是直接去了礼亲王妃的秋爽院,礼亲王不在府中,秦逸又出府赴宴了,礼亲王妃留了庶女们用晚膳,这会子刚刚用完,移步到了花厅中吃茶说话,丫鬟禀报秦御来了,礼亲王妃还诧了下,接着面上便露出了笑来,冲三个庶女吩咐道:“行了,今儿也不早了,你们也陪母妃说了半响的话,想是也累了,早些回去歇着吧。”

  三个姑娘岂能不知,秦御一向不耐烦应付她们,王妃也不想她们留在这儿碍秦御的眼,便齐齐站了起来,福了福身,往外退。

  到了廊下,正赶上秦御上了台阶,大步过来,忙忙行礼,道:“见过二哥。”

  秦御却连眼角风都没扫她们一眼便摆了摆手,龙行虎步的进了花厅。

  礼亲王妃坐在紫檀雕绘牡丹浮纹镶象牙的罗汉床上,这几日两个儿子出征归来,秦逸又收了个侍妾,礼亲王妃心情极好。今日穿着件真紫色绣白玉兰花地缎面长褙子,套了明红十副百蝶穿花花间裙,头上高高挽着朝云近香髻,簪了一整套镶红宝石牡丹富贵花开的赤金头面,脸上薄施粉黛,整个天瞧着容光焕发,愈发显得貌美年轻起来。

  她瞧见秦御大步进来,顿时脸上便笑开了,不待秦御请安见礼便问道:“不是说要去吴国公府赴宴吗?怎么还在这里?你这是从哪里过来的,怎么一头汗水?这么大个人了还是风风火火的,不知照顾自己。”

  说着忙忙吩咐了丫鬟去给他端茶,奉帕子。

  秦御略行了一礼,这才在旁边的太师椅上坐下,道:“儿子自回来后日日都在往来赴宴吃酒,实在是应付的疲累,儿子又不是大哥,王府有大哥在,母妃还不准儿子略偷个懒?多抽些个时间陪陪母妃?左右吴国公府又不是旁的什么地儿,儿子来日再去给姨母请安请罪便是,今儿儿子是专门留下来陪着母妃用膳的。”

  秦御生下来双瞳有异,这种眼眸在大秦民间有种说法,说是能通天的,生在了皇家更是祥瑞之兆。他本就身份高贵,又是嫡子幼子,王府的责任都让上头的秦逸扛了,礼亲王对其宠爱,要求略低。礼亲王妃更是疼宠的厉害。

  此刻听闻儿子居然说专门留下来陪伴自己用膳,只觉开怀,哪里还有心思想,既是专门留下来的,怎么到了这个时辰才过来,她都已经用过膳了。却只乐呵的笑出声来,又心疼儿子这两日到处应酬,如今更是到了这会子还没用膳,忙着吩咐丫鬟赶紧收拾一桌膳食过来,又亲自点了好几个秦御爱吃的菜

  丫鬟应声去了,礼亲王妃才又道:“瞧你这一身尘土了,先去收拾一下,等会子好好陪母妃用膳。”

  秦御应了,起身往净房了一趟,待出来浑身便清爽的多了。

  膳食未上,他坐下后吃着茶水,便道:“方才儿子闲暇无事,便在王府中逛了两步,一时走到了花园的双月湖处,发现那流云堂可真是风水宝地,清爽怡人。儿子往里头转了转,却觉不甚满意。”

  见礼亲王妃被吸引了注意力,他呷了一口茶这才又道:“流云堂紧邻双月湖,风景独佳,那么清净精致的所在,里头的风景布置倒还可以,可那殿宇建造的也太中规中矩了些,完全对不住那么绝佳的位置。儿子记得以前父王每年都要移过去避暑,今年却没过去,看见是对里头的建造不怎么满意,心生厌意了。儿子刚好在外头认识了一个极擅殿宇建造的匠师,想着明年便是父王的四十整寿,儿子便请了那匠师回来,想让他来负责重建流云堂,定要建造出让父王满意的避暑圣地来,表表孝心才好。方才儿子已经和肖明然打过招呼了,现在来请示母妃,流云堂重建的花费都从儿子的私库里走,还望母妃能够应允儿子才好。”

  秦御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他言罢,礼亲王妃却是傻了。盯着秦御半响都没回过神来,实在是想不明白,好端端的秦御怎么闹了这么一出,送礼亲王寿礼,什么样的不行,竟非要在王府中大兴土木。

  大兴土木。

  礼亲王往常每年都要去流云堂避暑,今年没过去,哪里是因为嫌弃流云堂不好,相反,他每年都去,说明甚是喜欢那流云堂。今年没去,那是因为礼亲王根本就没在王府中住好不。

  这些天,因为秦御兄弟出征三年,凯旋而归,礼亲王觉得如今亲王府的风头太盛,朝廷上有些不大安宁,故此便以身体不好为由,向朝廷请了长假,今年夏天跑到了郊外的别院去避风头。哪里就是秦御说的原因,厌弃流云堂。

  礼亲王妃才不信,这点道理,秦御会不明白。可他偏说的冠冕堂皇,非要重建流云堂,这是个什么意思?

  “如今王府好好的,重建流云堂难免嘈乱,你父王生辰,随便送个什么就好,哪里用得上闹出这样大的动作来。”礼亲王妃不觉试探着说服秦御。

  秦御却道:“儿子就觉得这个生辰礼最好,殿宇建造起来,保管是京城中独一份的。流云堂外的风景好,可流云堂里的殿宇都矮的很,凭窗望去,根本就看不到外头的风景,多可惜,儿子准备建造一处不一样的殿宇。儿子就想送父王这个生辰礼,母妃便允了儿子吧。到时候四处建起高墙来,让工匠们动作都轻点,不会碍着大家清净的。”

  秦御说话间已有些祈求卖乖的意思了,口气也软了下来。

  曾经这个儿子也粉雕玉琢在她膝头嬉闹过,可自从他十岁以后,性子倒是越来越冷,越来越古怪起来,在王府的时候也少了,陪伴在侧的时候也不像幼时那样撒娇卖乖。到底是男孩子,长大了,再不像是女孩那样贴心贴意的。

  礼亲王妃就得了两个儿子,如今都整天整年的见不到影,故此自然着急让两个儿子赶紧娶妻,媳妇也能多陪陪她,最好再早早的添几个孙儿孙女的,那便万事足了。

  可谁知道秦逸如今都二十了,亲事还是没着落,秦御这边就更没指望了。

  如今见秦御讨好卖乖,竟有几分幼年时的模样,礼亲王妃顿时心里便软成了一团,哪里有不应他的?又想着秦御是个执拗性子,既然有了这个打算,只怕不应也是不行,便摇头笑道:“罢了罢了,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吧,等建好了,母妃也去看看,到底是怎么样与众不同的殿宇,就入了你的眼了!不过既然是给王府建殿宇,就不能从你的私库里走账,所用银两还是从公中出吧,重建个园子,王府还是出的起钱的。”

  秦御却道:“母妃还是让儿子走私账吧,要不怎么能算儿子给父王的寿礼呢。儿子还指望着父王寿辰时能凭借着新建的流云堂卖个乖,博个彩头呢,账目从公中走了,儿子的功劳岂不是就让母妃给抢走了?儿子这好不容易想到主意,可不能让母妃给占了这宗巧去。”

  礼亲王妃顿时便被逗笑了,点着秦御道:“行行,你爱走私账便从你私库里出,左右你也有封地,每年产出也不少,这两年南征北战,想必库里也丰硕。只是,来日待你娶了媳妇,晓得你花银子这样大手大脚的,仔细人家姑娘跟你翻旧账!”

  秦御闻言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顾卿晚,一时俊面发红,一路蔓延到了耳朵上去,映衬着背后紫檀木落地大宫灯的光芒,那耳朵便宛若上好的血玉一般,剔透嫣红,分外引人注目。

  往日里一提亲事啊,媳妇啊,秦御便一脸的不耐烦,可不是这等反应和表情。如今礼亲王妃瞧着他这样,倒像是脸嫩开窍了?!

  顿时喜得礼亲王妃笑的宛若一朵花,道:“阿御呀,你要是有了意中人,可要早点告诉母妃啊。虽则你大哥还没定亲,长幼有序,还轮不到你,但是好姑娘不多见,你若是看上了,母妃可以做主咱们先定下来,不然被人抢走了,可就有你哭的了!”

  秦御面上的红晕一时间便又往脖子上蔓延,豁然起身,道:“没有!母妃莫要多想!膳食差不多该摆上了,儿子扶母妃用膳去。”

  镇国公府,娄闽宁此刻刚刚从宫中陪了太后用膳回府,他翻身下马刚大步进了府门,一个穿秋香色绣海棠花褙子,容貌俏丽的丫鬟便迎了上来,福了福身,道:“世子爷回来了,夫人正等着世子爷呢,让奴婢在此候着,有要事与世子爷相商。”

  这丫鬟正是镇国公夫人身边的一等大丫鬟紫竹,她眉目间满是祈求之色,渴盼的看着娄闽宁,像是生恐娄闽宁不答应似的。

  事实上,娄闽宁真的没应她,甚至瞧都没瞧她一眼便转身大步往自己的江水院走去。

  紫竹慌忙跟了上去,一面喋喋的道:“世子爷不知道,这几日世子爷和夫人闹脾气,夫人已经好几天没好好吃过饭了,本来夫人便有苦夏的老毛病,如今整个人都瘦了不少,气色极为不好。夜里也睡不踏实,这两日也不知道怎的,突然就将世子爷小时候穿戴的衣裳项圈什么的拿来出来,亲自擦拭整理的,垂泪不已……”

  紫竹说的动情,娄闽宁脚步却更快了,似用上了些许轻功,转瞬便将紫竹甩到了身后几丈远,紫竹眼见他走远了,神情一慌,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道:“世子爷请赎奴婢逾越不敬,冒犯的说上一句,夫人生养世子爷一场,难道世子爷当真要因为一个女人和夫人生分了吗?世子爷这样就不怕寒了夫人的心,伤了母子感情吗?”

  紫竹声音扬起,在安静的夜色下,显得非常刺耳。

  前头娄闽

  前头娄闽宁的脚步却未曾停顿一下,只是淡声道:“既知道是逾越,便不该说,说了便是触犯主子,此等毫无分寸的丫鬟怎配伺候母亲,拖下去打二十板子,送回碧波院。”

  碧波院正是镇国公夫人的院子,紫竹是镇国公夫人的大丫鬟,平日里娄闽宁是最敬爱长辈,重规矩的。别说是长辈身边的大丫鬟了,就是阿猫阿狗的,也会照看三分,可今日竟然让人打了奉镇国公夫人来传话的紫竹,再丢回碧波院,这简直就是在打国公夫人的脸啊。

  紫竹闻言简直难以置信,瞪大了眼睛,接着眼见娄闽宁青色的袍摆一闪,彻底消失在了抄手游廊上,紫竹脸色苍白委顿在地。

  成墨留了下来,站在紫竹的身边,见她如是,不觉叹了一声道:“主子们的事儿,紫竹姐姐你瞎胡掺和什么,哎。”

  紫竹却烧红了眼眸,蓦然抬头道:“怎么就叫瞎胡掺和了,难道就让我看着夫人日日以泪洗面?”

  成墨却道:“你以为世子爷这些日子就好过了?不是我说,夫人这次是真做过了,明明知道顾姑娘在世子爷心中的位置,偏偏将李江他们骗进府关了起来,若非夫人骗世子爷,世子爷去年就该回来了。如今顾姑娘和世子爷大抵是没多少可能了,夫人这不是背后戳世子爷的心窝子吗?!”

  娄闽宁离开京城时,便留了一些人专门留意顾府,负责通传消息,保护顾卿晚,可谁知那些人却在顾家出事前都被镇国公夫人给骗了过来,压制看守在了府中。

  镇国公夫人扣下了信,又伪造信件,只说顾家,顾卿晚一切都好。接着又去了一封信,骗娄闽宁说她生了一种怪病,需要几种珍贵的药材入药,才能治好。

  其中有一味药便是大燕极北雪山上的一种叫云雾莲的,娄闽宁本来都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结果收到了家书便又往大燕急赶。

  那云雾莲极为罕见,往往生长在雪山崖壁上,因云雾莲又是纯白色,茫茫雪山,壁立万仞的,云雾莲又和雪色融为一体,想要找到当真非常不容易。

  娄闽宁足足在山里耗了两个多月才得了一株,又遇大雪封山,等了大半个月才出了山,又去寻找其它几味药材。那些药材虽然没云雾莲这样珍贵,可却也颇费了一番功夫。

  回来后却听说了顾家抄家,顾卿晚不知所踪的消息,当时就喷出一口血来。镇国公夫人根本就没病,却如何愚弄自己的儿子,娄闽宁又如何能够不气。

  早年镇国公夫人是想让自己的外甥女嫁给娄闽宁,来国公府做夫人的,可谁娄闽宁非要和顾卿晚定亲,镇国公也觉得顾卿晚好。

  后来到底是订了亲,可镇国公夫人却一直不喜欢顾卿晚,可以前镇国公夫人就是念叨两下此事,谁知道这回竟然这样狠心,将世子爷骗成如今这般境地。

  世子爷对顾姑娘一片真情,成了这样,一时间心中对镇国公夫人有怨也是应该,若然那不是他的母亲,只怕早就提刀上了。

  不过能令世子爷这样敬长辈尊礼法的人,也做出杖打母亲身边大丫鬟的事情来,那顾卿晚还真够格儿被称呼一声祸水了。

  ------题外话------

  月底继续打滚求票哦,还是差一丢丢上不了榜单啊。

  谢谢文晴送了00朵鲜花、ff了颗钻石、nrn送了颗钻石、送了5颗钻石、ff了颗钻石、落樱蝶舞送了颗钻石、阶上新雪送了朵鲜花、送了9朵鲜花、ls67送了2朵鲜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73 宠的开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