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街头抢人拐回府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御几步进来,身形挺拔就像一座山般站在了食棚中,目光与娄闽宁相撞,有股不善的火药味在四周弥散。

  顾卿晚吞了下口水,觉得自己是真该去买本黄历的。

  她正跑神,就见娄闽宁一笑,宛若冰冷的河面上,吹过了一抹清风,虽然冷意依旧,却到底引得岸边枯枝摇曳,有了些许生机,打破了方才令人不安的沉寂,接着他也未曾站起身来,只抬了下手,道:“没想到燕广王也来此小地方用早膳,不妨坐下来一起?”

  秦御却心中微紧,娄闽宁这人,他还是算了解的,和大哥一样,往往笑容背后多藏深意,行事滴水不漏,步步为营,偏又令人觉得他无害温和,乃是君子,整日这般也不嫌累。

  这样的性子放在秦逸身上,秦御觉得怎么都好,那就是内敛高深,放在娄闽宁身上,秦御却怎么看怎么厌,只觉娄闽宁一肚子坏心眼,委实虚伪。

  他嫌弃的扬了下眉,只觉此刻娄闽宁笑着邀他落座就是不怀好意。心思一动,他便了然过来,他坐下了,只怕娄闽宁紧接着便要当着顾卿晚的面,揭露自己已经知道顾卿晚女扮男装的事情了。

  彼时就算自己不承认,娄闽宁也可以当场戳破此事啊,到时候他还怎么靠近顾卿晚?还不得再度回到先前的僵局上去?昨日他好容易忍着脾气,暂且哄骗住了顾卿晚,眼看就要将人骗进王府了,这会子可不能让娄闽宁搅合了好事。

  秦御想着,一时间也没了和娄闽宁交手的心思,只想赶紧带走顾卿晚。

  他心中想的清楚,面上神情却半点没变,又上前了一步,道:“到这里来吃早膳?本王可不像娄世子在外潇洒多年,闲云野鹤,自在随性,有此闲情逸致。本王是专门出来逮人的!”

  他这话,分明不忘将娄闽宁先前多年不回的破事又拎出来刺刺顾卿晚。

  言罢,目光便锁定了顾卿晚,道:“本王昨日便说过,让本王失望,要承担后果,想必你已经忘了吧?本王不介意亲自让你体会下这个后果,加深下印象!”

  秦御说罢,竟然突然弯下腰来,顾卿晚还没反应过来,腰肢便被人直接用两只铁钳般的手拎了起来,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便被秦御从长凳上给提了起来,转了个头,然后头朝下被抗在了他的肩头。

  这一番动作大抵连一秒钟都没有,扛起人,秦御便大步往外走,竟是直接无视了娄闽宁,只求速离此地。

  饶是娄闽宁智计无双,遇到这等不按常理出牌的也是头疼无奈,只不过一时没防备,秦御已抗人到了三步开外。

  娄闽宁闪身出手去捏秦御另一边肩头,秦御竟无耻的身影一动,娄闽宁的一掌便冲着顾卿晚的脑袋去了。

  一惊之下匆忙收手,这般再一耽搁,秦御已然出了食棚,旋羽见主子出来,不必召唤便撒欢的奔了过去,秦御将顾卿晚丢在马背上,翻身坐上马背,兔兔便如一道金光般从秦御的袖子里闪了出来。

  滴溜溜的跳到了马头上,在旋羽头上一阵乱蹦乱踩,吱吱叫着一脸紧张的看着后头食棚,一手使劲指着前头,示意旋羽赶紧跑。

  旋羽也像是知道后头有人追,嘶鸣一声,撒开四蹄便如闪电般往前冲去。结果兔兔一个没站稳,又太紧张激动,忘乎所以,竟然忘记了抓紧马鬃。

  顿时它的小身子就像一根鸿毛被劲风给卷着往后飞了出去。

  “吱——”

  兔兔吓得两眼一闭,使出吃奶的劲,拼命尖叫。

  小身子腾在半空被秦御一只大掌挡住,抓了回来,丢回了马背上。兔兔被卡在了顾卿晚和旋羽之间,惊魂未定的爬起身来,抡起小拳头埋头对着旋羽便是一阵乱捶乱打。

  它那点小动作简直就跟挠痒痒一样,旋羽以为兔兔跟他闹着玩,奖赏它跑的好,跑的快,跑的够及时,顿时两只铜铃大眼便冒了光,长嘶一声,蹄子蹽的越发快。

  哒哒哒,兔兔又被强劲的风带地直接撞在了顾卿晚身上,圆滚滚的身子差点没掉下马背,这下再不敢不老实了,拽着顾卿晚的衣衫,探头往她的身下钻。

  这只蠢马,没救了,没看后头追兵没赶上来吗,还撒丫子的乱跑什么!这是汗血宝宝吗?难道不是一只四肢强壮的蠢驴?

  后头,娄闽宁确实没有追上来,只因为秦御刚刚翻身上马,还不等他追出食棚,那边突然一阵尖叫响起。

  “快躲开啊,惊马了!哎呀,不好了!”

  说话间,一匹披着雷金铜马鞍的千里乌云豹便发疯般迈着四蹄,一头扎进了食棚。

  那马儿双目通红,浑身黑毛雪白,唯四蹄腾出一圈黑色毛,正是娄闽宁的坐骑银光,它冲进食棚,顿时便将本就不牢靠的食棚给撞的摇摇欲坠。

  那做面片汤的夫妻二人还愣在当场,眼见食棚就要倒下来,娄闽宁只得放弃了追赶,三步腾跃过一张桌椅,将那夫妻二人一手拎着一人,带着跳出了食棚。

  三人刚落地,砰的一声巨响,回头就见食棚彻底坍塌了下来,做面片的汤锅也倾倒了,热滚滚的汤汁流了一地。银光被卷到了食棚中,一时间急躁的嘶嘶直叫,闷头四处冲撞,惊的四周一片慌乱。

  眼见银光越来越暴躁,娄闽宁松开那一对夫妻,身影一跃纵起,几道寒光闪过,裹着流光的食棚布便碎成雪花片,被银光一挣,宛若花瓣散落下来。银光重见天光,来不及再发狂,娄闽宁已坐在了马背上,双腿夹紧马背,捞起缰绳,一手提拉,一手安抚的拍着流光鬃毛。

  流光嘶鸣着在食棚间高高扬起前蹄,跳转几下,渐渐安静了下来。

  这食棚也算是在繁华地带了,四周不少旁的小吃摊位,此刻又正是早膳早茶热闹时分,这一番动静惊到了不少人,若是疯马乱闯,难免伤人,见娄闽宁动作矫捷,英俊朗然几下控制了那惊马,四下里一时间响起了一阵阵欢呼赞叹的掌声。

  娄闽宁坐在马背上,凝眸远望,不仅秦御带着顾卿晚早就没了踪影,便连方才两人离去的路也都被围过来看热闹的百姓给挤的水泄不通。

  他面沉如水,就见食棚旁,勇毅侯府三少爷李东哲和乐华长公主的嫡长子沈择两个勾肩搭背的走了过来。

  看着他,一脸惊讶,李东哲笑着抱拳,道:“哟,这不是镇国公府的世子爷嘛,几年没见,不想娄世子武功这样好了,瞧这控马英姿,当真是飒爽,威武不减当年啊。”

  沈择却拍了李东哲后脑勺一把,道:“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不减当年?娄世子也就比咱们大个两三岁嘛,人家又不老,别说的好像都老迈不中用了般。娄世子这叫风采依旧!哈哈,真巧啊,娄世子兴致真好,一大早就出来跑马啊?”

  有人跑马,能跑到这繁华食铺里来吗?

  众人一阵无语,明显感觉出不对劲来,有些往后不动声色的退了退,生怕再一言不合,打斗起来。

  那边人群后,成墨却形容微微有些狼狈的挤了进来,他脸上神情有些气急败坏的冷鸷,挤进来,见娄闽宁骑在马上踏在一片狼藉上,忙冲了过去,道:“爷,他们……”

  他话未曾说完,娄闽宁便抬了下手,只淡淡道:“付些银两给那对夫妻,赔偿食铺,回府吧。”

  他出门自然是带了人的,今日成墨跟着,银光突然发狂,双目通红,自是有人调开成墨,对银光做了什么。不必想也知道动手的是眼前两人,难道还等成墨将怎么被算计说出来,再丢脸一回不成?

  成墨涨红着脸,愤愤不平的低了头。

  娄闽宁言罢,却调转马头往街头去,人群纷纷让道,娄闽宁走过沈择两人身边,方才居高临下的扫了站在一起的沈择和李东哲一眼,道:“几年不见,昔日毛头小子倒也长大了,难为两位感情还是这般好,当真令本世子羡慕。”

  他冲两人点头淡淡一笑,这才轻夹马腹,驭马去了,“告辞。”

  成墨咬牙跟了上去,主仆二人走远,李东哲才抬手摸了摸脖子,冲沈择道:“他干嘛那样笑?笑的爷觉得鬼风阵阵的,跟被什么盯上了一样,你有没有?”

  沈择斜他一眼,回道:“二哥抢了小美男成双成对的走了,他又见咱们两个一起,就他形单影只,嫉妒呗,不说点啥多憋闷啊。”

  李东哲由不得哈哈大笑,道:“对,对,还是阿择你善解人意啊。也不知道二哥将那小东西带到哪里去了……二哥为了那小东西,连娄家这玉面煞星都惹,小爷好伤心啊,走,陪小爷吃酒去。”

  李东哲两人昨日知道顾卿晚要去,今日一早便相约去了礼亲王府看热闹,谁知刚到礼亲王府门前,就见秦御一身鲜亮驰马往这城西而来,两人自然缀到了后头,这才有了方才的事儿。

  李东哲说着勾着沈择的肩要往酒楼去,沈择却身子一动,闪了老远,瞧着折扇道:“免了,我家殿下还等着爷回去往义亲王府吃宴呢,你也赶紧回去吧,今日你再没影,仔细你家老头子敲断你的腿。”

  沈择口中的殿下自然说的其母亲,乐华长公主。今日乃是义亲王府明珠郡主出阁的日子,作为表哥,沈择自然是要去的。

  李东哲是家中幼子,上头有两个哥哥撑场面,却不耐烦跑去看人大婚,闻言面露不耐,摆手道:“滚,要滚趁早滚,爷自逍遥去。”

  说罢他转身就走,往城西白云酒楼的方向行了几步,觉得自己去酒楼半点意思都没有,索性掉头又往京城最大的歌舞坊,红袖招去了。背影颇有些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怆然。

  沈择摇了摇头,也不管他,翻身上马自行回府去了。

  却说那厢,顾卿晚被秦御直接胸膛朝下的扔在了马背上,她还没反应过来,秦御便跳上了马背,接着竟然纵马就跑。

  可怜顾卿晚挂在马背上,差点没被颠出汤面来。她为了装扮男人,胸前缠绕了一层又一层的白布,这身体好像还在发育,本来这样就不舒服,再被背驰的马背颠簸,顾卿晚疼的眼睛立马冒起了水泡。

  她挣扎着要起来,秦御却一掌按在了她的屁股上,将她的身子又死死按了回去。

  顾卿晚抬起头来,企图叫喊,声音没发出便被颠的破碎不辨,一个起伏,额头撞上马腹,直啃了一口马毛,恶心的她差点没晕过去。

  秦御分明是心头有气,拿她撒气呢,这个野蛮的混账!

  顾卿晚正想着,就觉啪啪两下,那混账竟然扬手对着她的屁股就是两下,头顶传来他的冷笑声,道:“可知错了?”

  顾卿晚气的只差吐血了,又被他这般欺辱,哪有认错的道理?起不了身,但她的手是自由的,挣扎了下便直接往秦御骑在马背上因而分开的腿间狠狠抓去,那架势颇有几分一把捏碎某物的狠辣暴戾。

  秦御怎能想到,在大街上这女人竟然就敢这样大胆妄为,这样的事,寻常大家闺秀想都不会想啊!

  街上人流大,他本来就要分出大部分的精力来驰马,注意力不集中,顾卿晚又行事大胆而突然,竟差点让她抓到,惊的忙往后挪了下身子,顿时涨红了一张俊面。

  妖异的眉眼间被羞愤,怒火和戾气染的好似着了一团火般,烧成通红一片后,燃成灰烬的青黑,他怒吼一声,道:“沈清!你放肆!”

  言罢将顾卿晚提起来,便黑着脸作势要将她丢出去。

  顾卿晚原本以为他是认出了自己来,这才会行此荒唐的抢人之举,作为顾卿晚,到底是女人,她觉得秦御应该不会和她计较,将她如何。可作为男人的沈清,刚认识一天的沈清,如此冒犯秦御,却是可能被他丢出去,再用马蹄踏成肉泥的!

  耳闻在如此情急的状况下,秦御竟然脱口而出沈清的名字来,顾卿晚便道不好。只怕秦御方才并没有听到娄闽宁和她前头的那些对话,他就只听到了娄闽宁劝说她别进王府的那些话。他到现在还当自己是男子沈清呢。

  完了,完了,这下要死了!

  顾卿晚脸色一白,紧紧闭着眼睛,原以为要被扔出去了,不想屁股下头一着落,竟被秦御安然放在了马背上,侧身坐在了马鞍前。

  顾卿晚惊魂未定的睁开眼,但见马儿不知何时已经拐进了一条小巷,脱离了主干道,巷子里倒是没什么人,她轻吁了一口气,才觉出浑身的酸疼来,她还没怒火中烧,便听秦御的冷哼声从头顶传来,道:“娄闽宁怎么识得你的?除了找你说王府的坏话,还作何?”

  顾卿晚闻言扭头看向秦御,却见他的脸上有探究又疑惑,异色的妖瞳有锐利不快,分明是真不知道自己就是顾卿晚的样子。

  确定这点,顾卿晚便略松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我用早膳时,他突然坐在了那里,请我为他的一处别院建房子,然后就说起王府不适合我的那话来,接着郡王您便出现了。不过人家娄世子也算不上是说王府的坏话,背后议人是非,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王府中能工巧匠那么多,都是甚为有经验的老匠师,草民年纪小,又无任何经验可谈,进了王府,只怕是要有负王爷所托的。”

  昨日顾卿晚可不曾这样推拒,今日听了娄闽宁的话,便说出这样的话来,又不愿进王府了,这让秦御心中怒火中烧,酸意直冒。

  他也不想想,昨日分明是他威胁了顾卿晚,根本就没给顾卿晚推拒的机会,就只觉得顾卿晚太听信娄闽宁的话。

  “有本王给你撑腰,你怕什么?!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昨日对待周家姑娘你不是挺有胆魄的,如今怎成了孬种?出尔反尔,非男人所为。”秦御不快的道。

  顾卿晚心道自己本来就不是男人啊,可是见秦御这样,也知道他是不可能放她离开的,她叹息了一声,道:“王爷不知道听说了没有?昨日因为仙岳楼的事儿,好些人都在说王爷的流言蜚语,非常影响王爷您的形象和英明啊。”

  秦御如何会不知道京城的流言,他昨日在仙岳楼中敢那么搂搂抱抱的,也就没有怕流言的道理,闻言嗤之以鼻的挑眉,道:“无聊之人言无聊之事,本王若连陌路人的议论都在意方才是吃饱了撑的。”

  顾卿晚见他不接腔,便只好自己道:“王爷不在意,可是草民在意啊,草民都快行小成年礼了,行了小成年礼,草民便能说亲了,不瞒王爷说,草民在家乡是有钟情的姑娘的,草民还指望着将来和她议亲呢,若是传出草民好男风的流言来,还有哪个姑娘肯嫁给草民啊。上天有成人之美,相信王爷也不想看草民和心爱的女子,有情人不能成眷属吧?殿宇谁都能建,不行草民可以绘制出详细的图纸来,等绘制好了,令人送到王府去,分文不取,如何?”

  顾卿晚言罢,期待的看着秦御,秦御倒将马速控慢了下来,垂眸打量着坐在身前,几乎半靠在他怀中的顾卿晚,道:“你家乡离京城那么远,什么流言也传不过去。你大可放心!至于什么分文不取的话,你觉得堂堂礼亲王府付不起银子?还要占你那点便宜?”

  他声音淡淡的,全然一副无谓态度,顾卿晚直想拍他两巴掌,耐着性子道:“不行啊王爷,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草民和王爷的事儿早晚传到家乡,到时候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谁敢跟王爷您抢人啊!”

  秦御闻言却蓦然点头,目光沉沉的看着顾卿晚,道:“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身下马儿无人催促,已是慢慢停了下来,四周一片静寂,顾卿晚听他突然改了口风,听到了自己心花怒放的心跳声,正不停点着头,双眼晶亮的期待着,却听秦御又道:“可这和本王有何关系?”

  顾卿晚高高提起的心,瞬间掉地上摔成了渣,顿时便有种被人戏耍之感,脸颊气的微红,道:“王爷,人和畜生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是讲道理的,这怎么能和王爷无关呢,是您害的草民娶不到媳妇的啊!”

  秦御见顾卿晚对自己,一口一个娶媳妇,心里只觉好笑。

  这女人说的好像她真有那玩意,真能娶媳妇一样,他这会子心情还不错,便也不介意顾卿晚暗骂他畜生的话,反倒饶有兴致的往顾卿晚的腿间一扫,挑眉道:“毛长齐了吗?就惦记着娶媳妇了?”

  许是他的眼神太古怪,说话间又一直盯视着她的双腿间,顾卿晚觉得他那眼睛能透视过衣摆直接看到内里一般。

  她那里什么都没有,本就心虚,又被他正大光明的这样盯着一直看,还是讨论着这样私密的部位,也不知是紧张还是羞赧,顾卿晚心跳加快,脸色涨红,禁不住并拢了腿。

  她才并紧腿,就听秦御嗤笑一声,道:“都是男人,你还怕看?”

  顾卿晚浑身一僵,也觉得自己下意识并腿的动作实在是太娘气,可让她在秦御的目光注视下,再张开腿来,原谅她,这个难度实在太大,太让人羞涩了。

  顾卿晚浑身都僵成了一根木头,难得的绷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平时伶牙俐齿的,这般模样当真是少见,秦御心中憋笑的厉害,缓缓将目光从顾卿晚的腿间收回,看向她还残留着红晕的脸,突然忍不住抬手轻挑了下她还带着伤痂的下颌,用拇指粗糙的指腹抚着那新结的痂,迎上顾卿晚诧异的目光,道:“真娶不到媳妇也没什么,爷可以养你一辈子。”

  顾卿晚死也想不到秦御会突然说这样的话,且他说话间略伏低身子来,高大的身躯遮挡住了头顶新升的太阳,罩下一大片阴影来,喷吐的气息抚上她的口鼻,带着些清新的热气,拇指腹上的粗糙老茧,刮过新生的伤痂,使哪里更痒痒了,一路好似痒进了心里去。

  且他的眼神竟让人觉得极为认真深邃,顾卿晚怔住,愈发搞不清楚状况了。

  秦御见她明显发傻的样子,突然扬眉便笑出了声来,是真的朗声大笑那种。

  因笑意,他微微昂扬起修韧的脖颈来,从顾卿晚的角度,不大看的清他妖孽的脸庞,不过刚毅的下巴却微抬着,阳光下照耀出一小片淡青色的胡茬,喉结因笑意轻轻震颤,宽阔的胸膛更是上下起伏着,一下下磨蹭着她的手臂,笑声在幽静的巷子里显得醇厚而低沉,有些回音,愈发震动着她的耳膜。

  顾卿晚竟觉他这种从胸腔中直接荡漾出的笑声,非常爽朗阳光,是和女人的嬉笑欢笑娇笑,完全不同的,独属于男人的那种笑。

  这样的笑声竟是非常负有磁性的,简直性感的要命。笑声中的低沉颤音好似一根羽毛,直往人心里钻,带着种让人心慌的力量,她一个机灵回过神来,低了头。

  兔兔这么半天一直窝在顾卿晚的右手腕处,嘴馋的守着玉莲花,天知道它已经多久没被花蜜滋润过了,虽然现在不吐蜜,可能看着,不时舔弄一下,也能望梅止渴不是。

  这会子他被自家主子惊人的笑声给震住,忙忙爬出来,见当真是自家主子在大笑,一时简直以为在做梦,抬起爪子揉了揉眼。

  发现那笑着的确实是自家脾气不佳的主子,天呀,兔兔觉得主子这样子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难以适应了。

  他这副样子让兔兔想到占了便宜,满地撒欢,兴奋不已的……犬,太丢人了,太不高大了。便是发情也不能不要形象啊,这太愚蠢了!

  兔兔惨不忍睹的一爪捂住了眼,干脆一躬身子又钻了回去。

  秦御并不知道遭了宠物的鄙视,事实上,他笑罢低头见顾卿晚垂着脑袋,露出一截嫩生生的脖颈坐在身前,自我感觉还很良好。

  心情愉悦的想要御风而行,一夹马腹,旋羽便飞冲向前。旋羽突然奔跑,秦御又不知何时松开了扶着她的手,害的顾卿晚差点跌滑下去,她忙抬手抱住了秦御的腰,心里还在想,秦御方才到底在笑什么?

  他当自己是男人呢,那句养她的话,应该是他和她开玩笑的玩笑话,难道他是被自己的笑话给逗笑了?

  天哪,不是吧,这货的笑点怎么这么低,这么奇葩呀!她都没觉得哪里好笑啊!

  而且,沈清娶不到媳妇,和他养沈清一辈子,有逻辑关系吗?

  顾卿晚抱着秦御的腰,靠着他还在纠结秦御奇葩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却没瞧见秦御异色眼眸中闪动的宛若水晶般动人的流彩,和锋锐唇角挑起的得逞笑意。

  两柱香后,秦御直接带着顾卿晚到了礼亲王府东边的角门,从角门进了府。

  从前,顾卿晚也是来过礼亲王府的一次的,不过当时是和祖母一起,乘着马车,直接从角门进府,换乘了软轿进了内宅。

  如今跟着秦御行走在外院间,发现外院景致更加宣阔,建筑也更加恢弘气势,她跟在秦御身后边走边看,以为秦御定然是带她去王府的营造司,谁知道从美景中回过神时,已经到了一处院落前,抬头匾额上写着凌寒院三个大字。

  再走前头就直接进院子了,这院子怎么看都不是营造司所在啊,顾卿晚不觉停下了脚步,道:“王爷,这是哪里?咱们不去营造司吗?”

  秦御闻言停下脚步,转过身却挑了挑眉,冷笑一声,没好气的道:“去营造司?你以为王府营造司的匠工们那么闲,能一直等在营造司恭候你的大驾?本王昨日便吩咐他们今早候着,结果连带本王等了你小半个时辰,你都没影,本王的脸都给你丢尽了,此刻营造司没人,都干活去了,今日你先在本王这里画图纸,明儿一早再过去。”

  顾卿晚闻言愕然半响,夏日天亮的早,可寻常衙门都是辰时开衙的啊,她是差不多卯时刚过就出的客栈,用膳时离辰时还有差不多一个时辰。

  用完早膳,赶到王府,多半还不到辰时,也就是早上七点钟。

  可那时候他们已经等了快一个时辰了?难道古代王府的公务员们都早上五六点上班的吗?要不要这么辛苦吓人啊!

  见顾卿晚愣神,秦御却已转身大步往前头的凌寒院去了。听秦御的口气,这里好像是他的院子,顾卿晚站在林荫道上,望着前头的月洞门和里头高高低低的露出的翘角屋檐,莫明生出股前头是龙潭虎穴,进去说不定就会被什么东西拆吞入腹,再也甭想出来的错觉。

  她站在路上迟疑着不动,兔兔便从顾卿晚的袖子中钻了出来,着急的指了指凌寒院,吱吱叫着,似在邀请。

  见顾卿晚还是站着兀自不动,它又跳下地,扯着她的袍摆往前拉。

  瞧着兔兔脸都使劲使红了,小红屁股也撅了起来,顾卿晚倒被逗笑了。这一笑,方才心头升起的紧张也就全散了,再看前头院落那种危险的直觉也没了。

  想着都走到这里了,再掉头走,多奇怪,多引人怀疑,顾卿晚到底迈步跟了上去。

  ------题外话------

  哈哈,突然冒出来个号,于是我还要再说一次,最后一天鸟,有票投票鸟,不投飞走鸟。谢谢ff了颗钻石、送了2朵鲜花、?睡覺覺送了2朵鲜花、送了朵鲜花、是秘密阿送了朵鲜花、送了朵鲜花。谢谢大家热情的月票和评价票,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75 街头抢人拐回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