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当男人也不安全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画舫慢慢的靠近湖中心,一阵阵清风吹拂而来,带来清新的水汽和一阵阵荷香,顾卿晚站在画舫前的栏杆上,瞧着风景。

  举目望去,湖水清澈,阳光洒照,远处一片波光粼粼,湖岸上遍种花树,花树中隐约可见勾心斗角的琉璃屋檐,飞檐宛若划过天空的鹰翅将蔚蓝色的天空割裂。

  礼亲王府的花园顾卿晚还没来得及逛,这义亲王府的园子倒也是风景如画,美轮美奂了。

  画舫慢慢靠近了仙鹤亭,离得近了顾卿晚才发现亭子四周都垂挂着柔紫色的纱幔,随风飘扬,亭中的景致倒是看不真切,却愈发显得仙气十足。

  小厮将画舫荡近了,顾卿晚才发现亭子中竟然好似已经有人了,且有女子的笑声从里头传了出来,影影绰绰的,能看到有人影依靠着亭子里的美人靠,正坐着说话。

  既然是有女眷在上面,顾卿晚如今是男子打扮,怕冲撞了,便问摇着画舫的小厮,道:“仙鹤亭里有人,是谁在哪边?”

  小厮也有些惊讶,却回答道:“这位公子,这片流连湖极为开阔,好些地方都停靠了画舫送人到亭子游玩。亭子里的客人并不是从奴婢们这边送上去的,故此奴婢也不知道是为何人,左不过是今日来参加喜宴的哪个府邸的公子小姐吧。”

  大秦刚刚建国,对女子的束缚并不那么厉害,寻常赏花宴之类的,知交世交家的公子们和小姐们一处玩乐也是常见的。

  可那都是知交家的不必在意避讳,陌生的男女还是要避着些的,故此见亭子中有人,顾卿晚便吩咐道:“算了,我等一会子人走了再登亭一观好了,先将画舫折回吧。”

  小厮闻言便应了一声,岂料画舫刚刚折返掉头,那前头不远处的仙鹤亭中便走出来一个穿姜黄色圆领锦绣长袍的公子,他跳下台阶,站在亭边便冲这边招手,扬声道:“前头画舫是那位兄台?过来载我等上岸可否?”

  顾卿晚闻言一诧,看向那小厮,道:“送他们登亭的画舫不在湖上等着吗?”

  小厮却笑着道:“小公子是头一回来王府吧,许是不知道,仙鹤亭里布置有传音铃,甚为奇妙,只要在亭子中摇响铃铛,那动静片刻便能传到岸边停靠画舫之处。画舫停靠在亭子旁,影响赏景。奴婢们都是将客人送上亭子,便折返了的,等客人赏好了景,想离开了,便会摇响铃铛,想往哪个方向去,便摇动那边的铃铛,奴婢们在岸边接到了讯息后,才会摇画舫前来接人。这几位公子大抵是不想要多等画舫了,才让公子过去载一回。”

  顾卿晚听他这样解释,倒不好再说什么了,毕竟亭子中是义亲王府的客人,画舫也是王府的,总不能她说不载人就不载的。更何况,既然这些人要走,自己上了亭子,令画舫载他们离开也是正好。

  顾卿晚便冲小厮摆了摆手,道:“既如此,便靠过去吧。”

  画舫缓缓靠近,很快便到了亭边儿,那穿姜黄色直缀长袍的青年,笑着冲顾卿晚作揖道:“在下太常寺丞吴府二爷吴崇军,不知这位小兄弟是?”

  顾卿晚见画舫靠了过去,便提袍跳了上去,这才作揖一礼,道:“吴二爷有礼,沈清一介草民,不过是得了些机缘来参观仙鹤亭罢了。”

  吴崇军原本见顾卿晚生的钟灵毓秀,身上的锦袍又做的非常考究,却面生的很,便以为是地方州郡来的望族公子,听闻他说只是一介草民,略怔了下。却,今日能进义亲王府的,都是有些门道的,也不敢轻视便点头一笑。

  谁知道亭子里却突然传来一声微显尖锐的声音,“沈清?!”

  说话间轻纱浮动,有个穿着青莲色织锦长褙子,葱绿色绣洁白点点梅花百褶裙,插着梅花白玉簪的姑娘快步走了出来。

  一见站在亭子边缘的顾卿晚便拧起了柳眉,道:“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顾卿晚望去,就见这姑娘不是旁人,竟正是昨日在仙岳楼和周清秋在一起的那冯可欣。

  她言罢,又有一道身影走了出来,她薄施粉黛,穿着一身浅蓝色挑丝锦绣半臂,下套着素白绣蓝色百蝶穿花纹样的惊涛裙,头上簪碧玉玲珑流苏金步摇,容貌娇艳,只可惜嘴唇太薄,让她显得有些刻薄福薄。

  这姑娘顾卿晚是认识的,她是吴国公府的小姐吴紫嫣。她的父亲是吴国公府的嗣子,也是周清秋的表姐。

  她跑出亭子看了顾卿晚一眼,便问冯可欣道:“他就是那个仙岳楼的沈清?”

  冯可欣昨日也受了一番惊吓,回去后,做了一夜噩梦,然而义亲王府的喜宴机会难得,她是好不容易才攀上周清秋弄到了请帖,为了来参加义亲王府的喜宴,她还专门置办了头面和衣裳,不来却太过可惜了,故此今日是硬撑着画了厚厚的妆容来的。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又遇到了沈清,她心中恨死了沈清,此刻见这个沈清孤身一人,并没秦御在侧,自然是想要报仇的。

  她当即便点头,道:“紫嫣姐姐,就是他,就是他害的秋妹妹到现在还躺在病床上。”

  她言罢,又冲亭子里喊道:“周大哥哥,这个就是昨日在仙岳楼败坏周家名声的那个庶民!”

  她声音落,亭子中又走出一人来,那是个看上去十七八的公子,身上穿着一袭冰蓝色上好丝绸做成的斜襟长袍,衣裳上镶嵌着月白色的滚边,上绣着雅致竹叶花纹,他墨发束着,用一根羊脂玉发簪攒着,相貌倒也很是清俊,身上有股书香门第的书生气质,只是眼神看人时总似有些虚浮,折损了一身的气质。

  这人顾卿晚也是认识的,他是周清秋的嫡亲大哥,周睿。

  从前周家老太爷和她的祖父虽然一直在争首辅之位,两府一向就不对付,但到底都是大秦文官之首,却算一个圈子里的,平日明面上自然也多有走动,相交的各府邸也都互有交际。

  周家的公子,顾卿晚又怎会不曾见过?

  周清秋没在这里,显然是没来参加喜宴,昨日她才当众打了周家的脸,今日便在此遇上了。这可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啊!

  顾卿晚心中咯噔一下,禁不住微微握了拳,不过想到这里终究是义亲王府,今日又是义亲王府郡主大喜的日子,他们若是将她如何了,闹出事端来,那便是打义亲王府的脸面,想必他们也会有所顾忌,顾卿晚提着的心便略松了一些。

  她不言不语,不卑不亢的站在那里,周睿却目光沉沉盯视着她,道:“沈清?你便是那个胆敢踩我周家的狂徒?”

  顾卿晚微垂着眼眸,闻言却只道:“沈清不敢,沈清一介草民,脑子又没有病,好端端的岂会去冲撞首辅府邸,沈清不过是据理力争罢了。”

  “呵,好一个据理力争,你这是暗讽我周家仗势欺人?果然伶牙俐齿!诡辩阴险!”周睿言罢,旁边吴紫嫣却等不及了,一指顾卿晚,道,“大表哥和他这样的人客气什么,他冲撞了我,我今儿就要恨恨的教训他,为表妹出气!”

  吴紫嫣虽然是吴国公府的小姐,但是现在国公府还是周清秋的外祖父当家,她的父亲虽是嗣子,可却不是吴国公的孩子,不过是过继来的,吴国公疼爱周清秋,吴紫嫣自然也是巴结的很。

  今日总算逮到了机会向周清秋卖好,她如何会放过,说着她跑过去扬手便要往顾卿晚的脸上扇打。

  顾卿晚却一把攥住了她挥过来的手,脸上神情一凛,沉声道:“周姑娘还是掂量下的好,沈清虽然只是一介草民,然则却是随着燕广王殿下前来参加喜宴的,沈清已是礼亲王府的客卿,打了沈清便是公然和燕广王殿下过不去,便是看不起礼亲王府。周姑娘确定要那么做吗?”

  顾卿晚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凛然无惧的气势来,她一身清冷站在水边,双目微眯,眼眸中似有清寒的冷光聚集,竟让吴紫嫣觉得威仪不凡,惊的微微缩了下肩膀。

  可很快她便反应了过来,眼前人是个庶民,他怎么敢,他怎么能对她动手!

  她脸上神情狰狞了起来,甩着被顾卿晚扣着的手臂,厉声道:“你这个贱民,拿开你的脏手!”

  不愧是蛇鼠一窝,张口称呼都是周清秋一般无二,顾卿晚嘲讽的挑了挑唇,一把甩开了吴紫嫣。

  吴紫嫣被她的力气甩的往后退了两步,这才踉跄着站稳,不觉抿唇跺脚,道:“大表哥,你看他!”

  周睿却一直在旁边面色阴沉不辩的盯视着顾卿晚,见吴紫嫣如是,他眸光冷厉扫了吴紫嫣一眼。

  吴紫嫣立马便不敢多言了,却委屈的眼眶一红。

  周睿这才重新看向了顾卿晚,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命贱位卑,便将礼亲王府抬了出来,可我周府却也不是那等无名府邸,你一介庶民,却屡屡仗着礼亲王府的名声在外肆意横行,竟然敢对官宦之女动起手来,今日本公子便要代礼亲王府惩戒一二,倒要看看,礼亲王府是会因你一个庶民便和我周府交恶呢,还是要感谢本公子帮忙调教门下狂妄客卿!”

  他说着迈步往顾卿晚身前两步,他总归是男子,身高就压了顾卿晚一头,虽瞧着像书生,但却是吴国公的外孙子,从小也是习武的。

  顾卿晚见他过来,禁不住往后退了一步,人却已站在了水边,她从怀中摸出秦御先前给的那块玉佩来,捏着手中,示意给几人看,道:“燕广王的玉佩在此,见玉佩如同见燕广王殿下,你们当真要动在下,也该想想,是否能承受的住燕广王殿下的怒火!更何况,此处是义亲王府,今日又是大喜的日子,难道就不怕事情闹的大了,搅合了明珠郡主的喜事,给义亲王府添了晦气吗?沈清一介草民,真出了事,左右不过一条命罢了,到时吴国公府和周府,彼时怕是要多出许多的麻烦来吧。”

  见顾卿晚竟然拿出秦御的贴身玉佩来,几人果然一惊,周睿的脚步顿时便停下了,目光盯视着那玉佩,脸上愈发阴冷起来。

  在这里的都是有些见识的,这玉佩的来历他们一清二楚,先帝雕刻玉佩赠送子侄,因这玉佩的独一无二,确实有见玉佩如同见本人一说。

  吴紫嫣和冯可欣顿时便神色紧张而又不甘的后退了一步,咬牙切齿的盯着顾卿晚。先前那位吴崇军也面色微变,靠近周睿,低声道:“周兄何必与他一般见识,他一介庶民,捏死宛若踩死一只蚂蚁,以后机会多的是,还是莫在此闹出事端来了。更何况,燕广王是个混不吝的,此人手中既有燕广王的玉佩,可见是真得了礼亲王府的高看,君子报仇何必执着一时?”

  他和周睿也算好友,故此方才冷眼旁观,此刻见顾卿晚竟然随手就拿出了秦御的贴身玉佩来,他却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若然这少年真出了什么事儿,他怕秦御寻上门,吴府再受牵连。

  周睿闻言面色变换,却果然收敛了面色冷厉之色,可他一双眼眸却更加阴冷起来,盯视着顾卿晚,忽而唇角又勾起一抹古怪的笑来,道:“你倒是个聪明的,巧舌如簧。爷很好奇,你到底有何德何能,竟然让一向眼高于顶的燕广王如此看重。”

  他说着又笑了一声,却是冲吴崇军道:“你带嫣表妹和冯三姑娘上岸,爷要向这位沈清好生讨教下。”

  吴崇军见他如此,倒是一诧,一时倒弄不清他的意思,不过看周睿的模样,倒也不像是怒的不管不顾的样子。

  他正犹豫不定,周睿便道:“放心,爷有方寸。”

  周睿是周家的嫡长孙,很受重视,自然不是控制不住情绪,又鲁莽的草包之辈,平日行事也算稳妥。

  吴崇军见他如是,便也不再坚持,转身冲冯可欣二人道:“上船。”

  冯可欣二人不敢违逆周睿的意思,三人便相继上了画舫。

  顾卿晚瞧形势不太对,如何敢单独和周睿呆在这里,错身便也要上船,然而周睿却抬手将她的路挡的死死的。

  顾卿晚这身体娇弱的很,根本不是对手,面色不觉微变,只能冲那摇画舫的小厮扬声道:“去请燕广王!方才你也看到了,燕广王亲自带着我来的,我若出事,燕广王的性子你是知道的!更何况,真闹出事来,不必燕广王动手,你们义亲王便不绕你!”

  顾卿晚喊罢,那画舫上的几个小厮齐齐变色,只因他们知道,顾卿晚说的都是实话。那边吴崇军却已带着冯可欣和吴紫嫣上了画舫。

  周睿冲吴崇军使了个眼色,吴崇军便厉喝两声,令小厮划着画舫往岸边去。小厮是不敢得罪周睿和吴崇军的,想必首辅家的公子哥,自然是沈清这个无权无势的草民更加好欺负一些。

  毕竟现在周睿还没将顾卿晚怎么样,小厮若是帮着顾卿晚,当场周睿便能收拾他们。故而画舫立马便动了起来。

  画舫越行越远,顾卿晚双眉微拧,锐利的目光盯向周睿,道:“周大少爷到底意欲何为?难道真要因我这瓦片,而伤了周家的玉瓶不成?”

  周睿却盯视着顾卿晚,一时无言,顾卿晚眉头拧的更紧了些,却听周睿突然开口,道:“像,真真是像。”

  他的声音有些漂浮不定,盯着她的眼神也有些古怪,倒好似在透过这种沈清的脸,在看旁人一样。

  从前她是见过这周睿两回的,难道他是认出自己来了?

  不能吧,她自从和娄闽宁定亲后便不常出门走动,上次无意间撞上周睿还是三年前,彼时她十三,容貌还不大长开,和现在本就不可能一样,更何况她面上还做了修饰,又是男装打扮,她对自己的男装扮相还是很有信心的。

  “像谁?你什么意思?”

  顾卿晚禁不住微微挪步,开口问道。她想要进亭子里头去,摇响了方才小厮说的那铃铛,等再来画舫,没有人帮着周睿,她想乘船离开便要顺利一些。

  周睿见她往亭子里移步,却只站着未动,目光依旧有些奇怪的盯视着顾卿晚,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吗,你生的很像一个人,一个女人。”

  顾卿晚觉得他的神情和口气愈发奇怪了,她心中不由渗出一些寒意来,似乎有些预感到周睿说的是谁了。

  可是她却不明白,从前她不过见过周睿两次,且并没有什么深入的交流,他为何会用这样说不出的追忆和缠绵口气提起她来。

  果然,似回应她的猜测,周睿又道:“她是从前首辅家的千金,只可惜红颜薄命……那可真是一个美人啊。”

  顾卿晚心头咯噔一下,道:“周大公子说的是从前太子太师家的姑娘,号称京城第一美人的顾家小姐?我当真与她容貌肖似?”

  她弄不清楚周睿想要做什么,便只能拖延时间,再引诱着周睿多说话,企图从中察觉出一些端倪来。

  周睿闻言微微挑起眉来,道:“你竟也知道她?”

  顾卿晚便道:“我听说顾家覆灭后,这位顾家小姐得了朝廷赦免,并未沦落官妓,怎的周大公子倒说她红颜薄命呢?”

  周睿冷笑一声,道:“你知道什么,她那么个倾城美人,沦为庶民,又岂会有什么好的,怕是个男人瞧见就不会放过吧。她的庶兄又是个软骨头,岂会护着她,这会子只怕便还有命,也已是残花败柳了。”

  顾卿晚听他口气中竟颇多的惋惜,心思一动,道:“怪了,顾家倒了,周家却起来了,再没有顾家压在周家的头上,这么看来顾家出事,最该高兴的便是周家才对,周大少爷又怎会如此怜惜顾家小姐,这可不合情理啊,难道周大少爷还对顾小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不成?”

  听她这样说,周睿竟也不恼,神情间闪过些许怅然,忽又一笑,道:“怪不得你这小东西得了燕广王的宠爱,当真是个见微知著,聪明灵透,善解人意的。”

  顾卿晚听他竟然承认了,顿时心下愕然不已,有种被一盆狗血淋头之感。

  这周睿竟然通过她这张男人的脸,在看从前的顾卿晚!对着这张脸,思念顾卿晚,这太让人无语了。

  默了半响,她才勉强道:“这就更奇怪了,周大少爷既是爱慕那顾家小姐,那顾家覆灭之后,顾家小姐碾落成泥,凭借周大少爷,周府大少爷的身份,想要得到她还不是举手可得,何以如今倒对着在下这张脸表起了深情来,难道说,是那顾家小姐眼光太高,即便成了庶民也誓死不从你?哦,对了,人家顾家小姐从前可是定了亲事的,那镇国公府的娄世子,既是国舅爷,又是将来的一品国公,更是容貌清隽,才华横溢,名满大秦的风流人物,娄世子只比周大少爷年长一岁吧?周大少爷也算是俊杰一时了,可是和人家娄世子一比,却差的太远了。也莫怪人家顾小姐沦落为庶民了,却还是看不上周大少爷。堂堂的首辅公子,求一介庶民女子而不得,啧啧,也真够可悲的!”

  顾卿晚言辞犀利,语含嘲讽,刻薄无情,目的就是为了激怒周睿。左右周睿将她留在这里,是打定了什么鬼主意要让她好看的。

  她顺着他,他也不会放过她,今日机会难得,倒不若激怒了他,说不定能从盛怒的周睿口中听到些什么呢!

  果然,周睿便是平日比寻常青年冷静,此刻涉及到男女之情,男人魅力上,也是被顾卿晚直戳了心窝子,顿时面露狰狞之色,道:“你懂什么!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仇人之女,如何能放在身边!更何况,那娄闽宁便再好,镇国公府便再富贵煊赫,却也容不得她一个顾卿晚!爷若出手,那顾卿晚人在末路,岂有不跟随之理?!”

  顾卿晚听了他的话,瞳孔猛然一缩,垂在身侧的手也紧紧攥了起来,道:“仇人之女?难道顾家的覆灭竟是出自周首辅之手不成?”

  周睿听她这样说,神情一凛,转瞬即逝,忽而又笑了起来,道:“你这话说的可笑啊,满朝文武,谁不知道爷的祖父和顾明承皆是跟随先帝起义的谋臣,祖父和顾明承政见从来不一,周顾两家也向来不和,爷将那顾家小姐收在身边,岂不是给祖父添堵。”

  他说着上前两步,蓦然逼近了顾卿晚,道:“只是那顾家小姐着实是天生尤物,倾城绝色,勾人的紧,爷既注定得不到她,如今你与她倒是颇为肖似,爷得了你,也可稍补遗憾。”

  他说着竟是猛然抬手就朝顾卿晚抓来,顾卿晚听的脑子一炸,突然间便全明白了。

  这个周睿,他竟无耻大胆至此,他竟打了占有欺辱沈清的打算。怪不得他方才会支走了吴崇军和冯可欣三人,原来他一早打的就是这样龌蹉肮脏的主意!

  顾卿晚大惊失色,转身便要逃,奈何她根本就不是周睿的对手,刚跑出两步,竟然便被周睿扣住了肩,顾卿晚面色陡变,扬声便喊。

  周睿却是全然不怕,反倒笑着道:“喊吧,这仙鹤亭离岸甚远,你便是喊破了嗓子,那也是传不到岸上去的。”

  他说着竟然从背后轧住顾卿晚的腰,将她半抱半拖,便往那仙鹤亭里扯。

  顾卿晚挣扎不已,却是徒劳无用,倒惹的周睿笑了起来,道:“别枉费力气了,伺候本公子和伺候燕广王又有何不同?啧啧,这腰够细够软的啊,难怪燕广王那么个怪胎也为你破了功。”

  说着,他已将顾卿晚拖抱进了紫纱帐里,顾卿晚面色大变,再顾不得什么,低头狠狠咬上周睿的手。

  周睿不防,吃疼之下一松手,顾卿晚便忙挣脱开来,她知道自己跑根本就跑不掉,打也打不过,故此就只能突发制人,一下子压制住周睿才行。

  故而挣脱开后,她并没急着跑,反倒是转过身来,抬脚冲着周睿的裆下便是狠狠的一踢!

  没想到周睿的反应竟也是极快,往后退了一步,使得顾卿晚这一脚便没能踢实了,被他躲过了七分力。

  不过饶是如此,男人那地方也不是能随便碰撞的,三分力便足够他额头疼的冒冷汗,脸色煞白,捂着裤裆半响抬不起身子来。

  顾卿晚一招没能将周睿给踢坏,心知他还有反击之力,便不敢再靠近,生怕过去了,凭她制服不了周睿,反倒会羊入虎口,忙四扫亭子周围。

  瞧见了那牵在亭子美人靠下的银铃,眼前一亮,几步冲了过去便扯住了银铃,她晃了一下银铃,才发现这银铃是用一根细铁链连着,铁链非常长,直接垂到了湖里去。想必是一直从亭子中延展到了湖岸上。

  这也难怪银铃一响,不足片刻岸边就有回应。

  只她刚摇了一下,谁知那周睿竟然就从疼痛中恢复了体力,冲过来一手扣住她的腰,一手便敲在了顾卿晚的手臂上。

  他手刃如刀,顾卿晚只觉手臂都要被整个震碎了,剧烈的疼痛让她一下子便脱力松开了银铃。

  接着不待她反应,身后便有股凶悍的力量将她从美人靠上拉了下去。顾卿晚跌趴在仙鹤亭冰冷的汉白玉地面上,身子没爬起,周睿便压了上来,从身后用膝盖和小腿压着她的双腿,右手死死按着她的肩头,左手扯着她的发髻,狠狠往后拽。

  顾卿晚上身被拉成了弓形,脖颈被迫往后仰着,周睿却冷笑着凑了上来,道:“爷不想这么粗鲁的,你为何非要逼爷呢。”

  顾卿晚要被他如毒蛇般的气息给恶心的吐了,脸色发白,恨声道:“周睿,你敢碰我,就不怕燕广王震怒?!”

  周睿拽着顾卿晚的发髻,却是腾出一只手来,抚上她的脖颈,一路往脸颊摸着,道:“你沈清倒是个舌灿莲花的人物,只可惜爷也不是任你糊弄的蠢货!你是燕广王的男宠禁脔,燕广王何等心性?他若知道你被爷碰了,只怕先死的会是你沈清吧?爷今儿在这里动了你,你沈清只会比爷更想遮掩,更怕被燕广王知道!”

  顾卿晚听他如此说,心里就凉了半截,他说的并不无道理,她现在便再狡辩自己不是秦御的男宠,怕是说破了嘴皮周睿也不会相信。

  她若说秦御对她动了真情,倘使他碰了她,秦御不会杀她,只会手刃他,想必周睿更不会信。在周睿看来,沈清是昨日刚刚认识秦御的,她之于秦御当然只是个玩物而已。既是玩物,谄媚攀附之辈,她沈清又怎敢冒着被燕广王厌弃的可能,将被玷污一事说出去!

  周睿果然想的够明白,若然她此刻告知周睿,自己其实是顾卿晚,只怕会死的更快吧。

  算来算去,她今日竟然是所有的活路都被堵死了吗?!

  顾卿晚正惊惧,周睿却已俯身而下,在顾卿晚的脖间一嗅,道:“啧啧,当真是比女人还香啊,不知道那顾卿晚是不是有你这般馨香滑软。你这等妙人,爷会怜惜的!你最好识趣点,也莫再挣扎,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的。不然爷不小心在你身上弄了什么痕迹,可就不好糊弄燕广王了,你说是不是,爷的可人?”

  他说着手已是勾住了顾卿晚后腰的腰带,狠狠就是一扯!

  ------题外话------

  求月票,不给票,就当后妈了,你们看着办吧。颗钻石、送了10颗钻石、樱妍若惜送了3颗钻石1朵鲜花、wytt送了1颗钻石、**送了1颗钻石、送了5颗钻石,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79 当男人也不安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