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宝贝卿卿丢了的后果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沈择闻言愣了一下,神情一狞,转过身来,目光一扫便凝在了一个穿藏蓝色圆领锦绣直缀长袍的少年身上,那是承泽伯府的二少爷朱珏。

  沈择抬手便一巴掌拍在了朱珏的脑袋上,怒喝道:“你他妈的不会说话便别说,你说谁殉情呢,说谁殉情呢!”

  他说着,一巴掌又一巴掌的往朱珏的头上拍。

  朱珏抱着脑袋,眼中蕴了泪,可怜巴巴的不停往后退。偏这娃是个执拗不会转筋的榆木脑袋,都被打了,还忍不住嚷嚷,道:“燕广王是跳湖殉情了啊,快救他啊,再不救他要淹死了!”

  陈咏砚也挤了过来,见这朱珏还嚷嚷个不停,引得满船的公子哥们都看了过来,议论纷纷的,远处画舫上都起了动静,气的也是双眼微红,一脚踹向朱珏,道:“你他妈的起名叫猪脚,还真生了个猪脑子啊!那沈清昨儿才识得二哥,二哥为他殉情?你他娘不懂,瞎嚷嚷啥!”

  郭栋也伸手推了朱珏一把,道:“二哥的名声你也敢败坏!当爷几个死人呢?啊?爷让你败坏二哥名声,让你胡说八道!”

  说着一下下的推搡着朱珏,可怜朱珏被推倒了画舫边缘,挂在栏杆上,才不曾掉下去,被凶神恶煞的沈择几个打的发髻也散了,衣裳也开了,一脸泪水,抽着鼻子道:“可燕广王真跳湖了啊,呜呜……这都不是殉情是什么……”

  郭栋被这蠢货问的张口结舌,接着面上闪过暴怒之色,道:“二哥自然是嫌天热,跳湖凉快去了,爷看你这蠢驴就是热坏脑子了,凉快凉快去吧你!”

  说着一脚就将那朱珏给踹翻了下去,可怜朱珏噗通着,哭喊起来,“救命啊,我不会凫水!救命啊!”

  这边儿小厮见那朱珏竟然真不会凫水,眨眼就要往下沉,不觉面面相觑,还是陈咏砚探头往画舫下看了眼,咒骂一声,“操,真不会啊,还愣着干什么,下去救人啊!难道还等爷跳下去不成?!”

  说着便将离的近的小厮踹了下去,其他几个小厮见此,便也忙忙跟着跳了下去。画舫上,其他的公子哥们见陈咏砚三人这般嚣张,顿时也不敢胡乱议论了,却都跑到了离仙鹤亭近的那一边,靠着栏杆伸长了脖子往湖面上看。

  郭栋也伸着脖子往那边看,见秦御跳下去的那一片湖面安安静静的,再不见秦御冒出头来,想着那朱珏的话,不由心中忐忑,低声道:“二哥不会真是想不开了吧……”

  “滚犊子!”他话没说完便被沈择拍了一掌,不过沈择的神情明显也不大安宁,眉眼间有些狐疑焦急的也看着不远处的湖面。

  却说礼亲王带着秦逸匆匆赶到了流连湖边儿时,秦御已经抓着周睿乘坐画舫往仙鹤亭去了。吴国公和周鼎兴等人也忙上了画舫跟了过去,其他看热闹的人,遇到这等百年不遇的热闹事儿,自然也都不甘落后,纷纷往画舫上挤,一时间湖面上真真是热闹非常。

  义亲王来晚了一步,这边儿的画舫都被开了出去,他只能暂且站在湖岸上,一面听王府小厮讲述事情的经过,一面等着小厮从旁的地方赶紧调画舫过来。

  义亲王听闻竟是秦御带的人,伤了周睿,如今那疑似秦御男宠的庶民还失踪了,他双眸微眯,心头却略松了一口气。

  周睿是首辅家的大公子,在义亲王府出了事儿,义亲王府自然是要背负责任的,可如今伤人的是秦御,那义亲王府便摘出来了,真有个什么事儿,周家也只会冲着礼亲王府去。

  义亲王正想着,礼亲王和秦逸也到了,礼亲王遥望着热闹非常的湖面,有些愕然,道:“这是怎么了?不知道的还当三皇弟你这里今儿在办龙舟赛呢!”

  义亲王见礼亲王还有心情调侃自己,不觉心中冷笑,道:“二皇兄说笑了,听闻是阿御挟持了周大公子往仙鹤亭去了,非说周大公子弄丢了他门下什么客卿,要周大公子偿命,这不,大家都跟着瞧热闹去了。”

  礼亲王闻言果然面色微变,笑不出来了,看向秦逸,道:“什么客卿?阿御什么时候也养起客卿来了?”

  客卿幕僚,那都是有志之士需要的东西,一向给礼亲王惹祸,各种嚣张跋扈,不务正业的秦御,如今竟然也有跟随的客卿了,礼亲王觉得很震惊。

  秦逸也是面露茫然,父子二人正对视,小厮划了画舫过来,道:“王爷可以上船了。”

  义亲王率先登船,礼亲王和秦逸也跟了上去,画舫划的飞快,礼亲王却坐在画舫中吃着秦逸亲手泡的茶,义亲王也坐在画舫中,用着茶水,瞧着礼亲王镇定淡然的模样,暗自撇嘴,心想二皇兄可真能装,你一会看那秦御真弄死了周睿,他还装不装的下去。

  秦逸为义亲王续了杯茶,脸上也没什么慌乱之色,倒不是他狂妄的真觉得秦御当众杀了周睿也没什么,而是他很了解自己的弟弟。

  这两年在外带兵,阿御已经长大了,如今并非当初那个在京城四处闯祸,带着几个纨绔兄弟,只知嚣张跋扈,玩闹的大孩子了。

  如今的秦御经了战场的血腥洗礼,他已羽翼丰满,要手段有手段,要智谋有智谋,秦逸相信,若然弟弟真当众弄死了周睿,他便一定已为自己找好了退路。

  三人正各怀心思,突然就听不远处的画舫上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

  “不好了,燕广王殉情了!”

  “噗——”

  慢悠悠吃着茶的礼亲王顿时便一口茶喷溅的四处都是,秦逸手中提着的甜白瓷茶壶也差点没手滑的脱了手,义亲王更是被呛了一下,咳嗽几下,放下茶盏,冲礼亲王道:“二皇兄,是弟弟我年纪大了,耳朵出毛病了吗?本王怎么好像听到有人喊阿御殉情了?”

  礼亲王和义亲王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可自从先帝登基建立大秦,封兄弟二人为亲王后,有了权力争夺,这兄弟感情就没那么纯洁了。

  尤其是现在的皇帝,秦英帝登基后,因为没有成年,先帝令礼亲王和义亲王辅政,太后和皇帝为了制衡两个王府,可没少动心思,也没少离间两府的关系,一次两次许还能顾念兄弟之情,离间的次数多了,事情多了,便是再好的感情也都要生出裂痕来。

  如今大秦建朝已过七年,义亲王府和礼亲王府已经不复当年的关系。

  义亲王言罢,站起身来,跑到了船头张望,礼亲王饶是再沉稳,听到这样的话,那也是淡定不下来了啊,更何况这话喊过后,还有四处传来差不多的喊叫声。

  “燕广王跳湖里去了。”

  “先救燕广王!”

  ……

  礼亲王不觉拍了下桌案,道:“这臭小子,又搞什么鬼!殉情?丢人现眼!你这三年怎么管教的弟弟!”

  他说着,沉着脸,跟着站起身来,也快步往船头去。

  秦逸莫名其妙受了池鱼之灾,不过抬手摸了摸鼻子,这才缓缓起身,也往船头探看去了。

  就在湖面上四处一片乱糟糟时,被秦御一脚踹下亭子,沉入湖底的周睿已被小厮合力捞上了画舫。

  他的脸上一片惨白,额头和脸上绑着的纱布上猩红一片,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样。吴氏简直要哭晕在船上,周鼎兴急的也没了平日沉稳模样,吴国公更是亲自上前,一摸鼻子,竟然已是没了气儿。

  吴国公脸色一变,如丧考妣,骇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吴氏一见他如此,便知儿子是死了,也不哭了,双眼一翻再度晕厥了过去。

  倒是周鼎兴是个有见识的,勉强稳着心神,道:“不会的,睿哥儿眼见着刚掉下去就被捞起来了,许是暂时闭过了气去,快,快给他按按胸膛,排排肚子里的水!”

  吴国公反应过来,忙又撑起身子,亲自动手,谁想那周睿竟当真命大,按了片刻,咳呛出声,竟是又活了过来!

  且不说这边周家人如何庆幸,那边湖面上,秦御也终于从湖中冒出了头来。他一探出头,四周便响起了一片喧闹声。

  “燕广王在这里呢,燕广王没事!”

  “船呢,快将船开过来,扶燕广王上船!”

  有游过来寻找秦御的小厮大喊着,一面往秦御身边靠近,只是他还未曾靠过去,就被秦御森冷的目光扫过,小厮只觉小腿都抽抽了起来,僵在了水面上,却见秦御妖异的眼眸如渗了湖水般幽凉,却只扫了他一眼,便一个蚱蜢又钻进了水里去。

  小厮愕然在场,还没反应过来,却见秦御又从湖中冲了出来,目光四扫,道:“都给本王下水寻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声音有些微哑,语调和口气已是非常平缓平静,可听在人耳中却有种暴风雨就要来的压抑感。

  他言罢,便精腰一扭,又扎进了湖中。跳下水准备营救殉情燕广王的那些小厮,这才明白过来,燕广王是亲自下水寻那叫沈清的客卿来了。

  连堂堂郡王都亲自下水了,他们哪里敢怠慢半分,忙忙也都一个个的扎了进去,祈求能早点找到人,不然以燕广王对那沈清的重视态度,义亲王府还有得闹腾呢。

  那边沈择几个指挥着画舫也靠了过来,正好听到秦御冒出头说的那句话。

  沈择率先便脱下了外袍随手丢在了甲板上,吆喝一声,“二哥,我来帮你!”说罢,就直接跳下了湖。

  陈咏砚见此,紧跟着便也跳了下去,郭栋是个病秧子,根本没学凫水,眼见他们都下了水,却不甘落后,厉声道:“没见燕广王都下水了,会凫水的还不快都去帮忙!尊卑上下都分不清了吗?”

  他说罢,揪住傍边一个穿猩红色窄袖锦缎长袍的男子便道:“赵三,小爷记得你水性好的很,当初小凤楼的冰月姑娘不慎落了湖,你小子可是跳的最快的,怎么,如今倒不肯出力了?下去吧你!”

  说罢,竟然直接便将人推下了画舫。

  目光一转,又冲另一个穿浅青色纱衣的公子走了过去,那人倒是乖觉,摆手道:“郭大少爷且慢,千万别推,别推,爷自己跳还不成吗?”

  言罢,抽了腰带,脱了衣裳,也跳了下去。

  礼亲王府权倾朝野,和秦御交好的这些少年公子们,也都是一等一的勋贵门阀子弟,寻常勋贵府邸的公子根本就招惹不起他们,这会子跳进湖中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便也都从众,是会水的纷纷都下了水。

  等礼亲王和义亲王的画舫划过来时,就只见仙鹤亭附近的湖面上,东一个西一个,净是脑袋。

  两位王爷面面相觑,倒是早来一步的义亲王世子乘船过来,跳上画舫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本王怎么瞧着那个像是户部尚书金家的公子?还有那个,好像是福王府的全哥儿,他们都跳湖里去做什么?”义亲王禁不住拍着栏杆说道,不管怎样,今日是义亲王府待客摆宴,如今这么多客人都跳了湖,这算怎么回事儿,义亲王府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秦钊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看了旁边的礼亲王和秦逸一眼,道:“父王,九堂弟带了个客卿,叫沈清的来王府,有人说周家大公子就是被沈清给害的,可如今沈清从仙鹤亭失踪了,九堂弟不仅自己跳下湖去寻人捞人,还勒令那一船的世家公子都下了水,九堂弟的性子父王也是知道的,儿子实在是管不住啊。”

  义亲王闻言看向礼亲王,拍着栏杆道:“胡闹!这不是胡闹吗,快让下人准备干净衣裳,炭火和姜茶等物,传本王的命,让那些公子们都快上来,再让小厮将阿御也赶紧弄上船,为着一个没名没姓的什么沈清,千金之躯如此胡闹,传出去像什么话。”

  秦钊应了一声,正要去,就见义亲王又冲礼亲王道:“二皇兄,你也不管管阿御,你瞧瞧他都做的什么事啊!不过是门下一个客卿丢了,怎就闹的人仰马翻,你瞧瞧本王这喜宴都办成了什么样子!那水里的,都是各府权贵子弟们,一个个含着金汤匙出生,为个庶民将他们折腾成这个样子,这像话吗?!”

  礼亲王闻言不高兴了,沉了脸,道:“三皇弟此话何意?本王看这臭小子是长进了。知道礼贤下士,护着手底下人了!门下的客卿出了事儿,难道就该袖手旁观不成?三皇弟这意思,是不是以后义亲王府的客卿们生死不明,三皇弟便绝不为其出头?”

  义亲王被堵的一口气憋闷与胸,就见礼亲王得意洋洋的冲秦钊摆手,道:“阿钊啊,你去让那些公子们都上来吧,阿御便不必你操心了,他愿意礼贤下士,便让他好生找找吧,免得上来了,他不愿意,倒闹腾的你们王府不安宁,到时候可莫要再找本王告状,本王这可是事先提醒过了啊。”

  礼亲王这话分明在暗指秦钊方才上船后告秦御的状,是个只会告状的没用之人,秦钊脸色难看,却也无话可说,转身愤愤不平的去了。

  却说,那厢顾卿晚并不知道自己的离开,竟然引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来,她随着那面具男下了狭窄的台阶,果然便到了一处暗室。

  那面具男不知从什么地方取了火石,打起火来,点燃了密室墙壁上的两盏油灯。

  顾卿晚四望,就见这密室其实也没多大,就有三四十平米那样子,瞧着很是寻常,摆设也极为简单。

  东边靠墙放着两排书架,上头摆放着一摞摞的文书字画等物,西边倒是堆放了几个很大的乌木箱子,箱子盖盖着,倒也瞧不出是什么东西。

  再就是对面墙上了,摆着个供桌,上头放着香炉,还插着香,墙壁上挖出个洞,设置成了佛龛,里头供奉着的是一尊白玉观音。

  顾卿晚想,这地方大抵是义亲王用来放着一些机要文件的地方,瞧着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她站着没动,倒是那面具男点燃油灯后,四望了一圈,径自往那边堆放着的乌木大箱子而去。

  他很快便到了箱子前,却并没有贸然打开箱子,想是怕设置了机关,绕着箱子检查了一番,这才挑起了其中一个箱子的箱盖。

  他一翻开箱盖,便有金光闪闪的光芒流溢而出,顾卿晚望去,倒抽一口气,瞪大了眼。

  只见那足有半人高,差不多一米五宽的箱子里竟然堆满了各种珠宝,各色珍珠,各种宝石,便最次也是赤金的首饰。这些东西,随便抓起一样来,那都该是盛放在精致礼盒中,被锁在高级保险柜里的。

  此刻偏偏这样违和的,跟不值钱一般堆积在一起。顾卿晚狠狠被惊到了,怔在了当场。

  其实,不管是沈晴还是顾卿晚,都不是没见过好东西的乡巴佬,可却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珍宝堆放在一起的模样啊,太壮观,太暴殄天物了。顾卿晚一直以为那种成箱子出现的珠宝金器都是寻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有一日突然出现在眼前,却有种恍惚的不真实感。

  那面具男倒好似比她有见识的多,瞧了眼,啧啧两声,道:“看不出,义亲王还有藏私房钱的癖好。”

  他言罢,也没再合上盖子,又将其它的两个箱子打了开来。

  这剩下的两个,一个和第一个一样,堆积着珠宝,另一个却是摆了大半箱子的金砖。

  三个箱子都打开,金灿灿的光芒简直瞬间便映亮了半个密室。

  顾卿晚吞了吞口水,闭了闭眼睛,平复着被闪瞎的眼睛。

  那面具男已是不再多看,转身又往书架那边去了。兔兔也瞧了两眼,见没什么特别的,便没了兴致,钻进了顾卿晚的袖子中。

  顾卿晚看了看那淡定的面具男,又瞧了瞧窝进她袖中的兔兔,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她站着发呆,那边面具男却随手翻起了书架上的东西,头也没抬,却道:“义亲王的眼光还不错,收藏的都是好东西,看看有没喜欢的,拿些上去也不算白来一场。”

  顾卿晚闻言愕了一下,道:“被发现了怎么办?”

  “呵……”那面具男却忽而笑了起来,将手中书卷丢回去,又去翻看别的,道,“放心吧,这里的东西多半没什么数,再说,便是被义亲王发现了又如何?”

  顾卿晚闻言也知自己说了傻话,这些东西就这么杂乱无章的堆积着,可见是没有人管理的,义亲王私藏下来,总不能自己再一样样的记个单子吧?

  堆压成这样,也不像是有数的样子。更何况,他们一会子就要出去,跑不掉了,那便是不拿东西,义亲王多半也不会放过他们,跑掉了,又有什么好怕的?

  想明白这个,顾卿晚本着不拿白不拿的原则,迈步到了那两个大箱子前,仔细瞧了起来。

  那面具男倒也不再搭理她,飞快的翻起那些文书等物来。

  ------题外话------

  除夕了,大家准备好抢红包了吗,哈哈,祝宝贝们都能抢到大红包,猴年像咱们晚晚一样,发大财!

  谢谢颗钻、冰顔绝恋送了2颗钻石、送了1颗钻石、文晴送了10颗钻石、冰顔绝恋送了5朵鲜花、打赏了小说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82 宝贝卿卿丢了的后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