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抢回船吻吻吻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顾卿晚由着娄闽宁搀扶到了船头,往下望去,却正瞧见仙鹤亭前的那一片水面。

  她极目远望,只觉得密密麻麻都是人头,沉沉浮浮的在湖面上。

  方才她听娄闽宁说,秦御以为自己溺水了,正带着人寻她,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她并没有想到秦御会闹腾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此刻瞧着这令人惊骇的一幕,顾卿晚愕了片刻,旋即心头涌出来一些复杂的触动来。不管怎么样,秦御为她这样一个毫无身份的人,敢冒大不帏,在义亲王府掀起这样大的风波和阵仗来,这份心却也算难得了。

  她正微微发怔的移动着目光,忽而便触到了一个身影。此刻画舫离那人还有一些距离,他沉浮在水中,只头部露出了水面,和那密密麻麻的其它黑点,远远望去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顾卿晚却不知为什么,就是一眼便认出了他来。直觉着那就是秦御。

  他面朝这边,目光远远逼视过来,即便隔着遥远的距离,隔着一片清凉的湖水,顾卿晚也能感受到他目光的热度,灼灼逼人,像是能引燃了空气一般。

  顾卿晚呼吸一窒,画舫慢慢驶近了,那人的脸庞也渐渐清晰,波光粼粼的水光和他俊美面庞上的水珠相互放射辉映着,一团团星光般闪烁着。顾卿晚竟有些看不清秦御的神情和面容,可他如影随形的目光却越来越压迫,越来越冰冷,锁定着她,瞬也不瞬的,让人无所遁形,有些忍不住局促不安。

  顾卿晚本能动了下身子,下一刻娄闽宁便略上前一步挡住了她。

  湖面上,秦御将这一幕看在眼中,便好像那个女人故意躲到了娄闽宁的身后去。

  他薄而锐的唇畔不觉轻轻勾弄起一抹极冷的弧度,接着一头扎进水中,便冲着画舫游了过去。

  他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气恨,想到自己像个傻瓜一样,不知疲倦的在水中寻着那个女人,像个蠢货一般,被所有人怪异的目光指点非议,为那个女人焦急不已,好像一颗心都被冰冻了多少次,又被生生捞起了丢进油锅里,再油煎了几多次时,那个女人却正舒舒服服的在画舫上会情郎,你侬我侬的卿卿我我,说不定还能抽出时间来一起取笑他的愚蠢。

  秦御的心里便像是爆发了火山一般,焦灼愤恨的几欲发狂,他被这股暴躁的愤怒控制着,双臂像是灌满了钢筋铁骨一般,充满了力量,排开清凉的湖水,以飞快的速度冲向那艘画舫。

  顾卿晚被娄闽宁挡住了视线,浑身觉得轻松了许多,可很快她心头不知为何,涌出更多的不安来。她禁不住跳着脚,略挪动了一下,再度凝眸望去,却见方才秦御所在那处水面上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

  顾卿晚略怔了一下,忍不住瞪大水润清亮的眼眸在那片水域又搜寻了一番,见确实不见了秦御,她才呼出一口气来,心道,秦御大抵是方才看到了她,知道她没事,便已上了哪艘画舫了。

  她如是想着,心中又轻松了一些,正要将目光从远处收回来,谁知道便触到了临近画舫水面下的一道黑影,那黑影像是一头劈开水浪愤勇向前的鲸,携带着雷霆之怒,又像是一道劈开水波的箭雨,以快的惊人的速度逼近了过来。

  顾卿晚骇了一跳,一时间还没弄清楚那是什么,就见那黑影哗啦的一声从水面下钻了出来。

  无数的水珠沿着他俊美的面颊往下急速坠落,秦御就那么湿漉漉的沉浮在画舫下,昂着头直直盯视过来,许是因先前运动的太过剧烈,他脖颈上的筋脉贲发纵横着,昂藏在水中的胸膛剧烈起伏,好似被赋予了天地神祗的力量。

  太阳照射在他身上,浑身水珠都发着亮光,令他裹在光影中,就像是从水底突然冒出的水妖,且还是一只邪魅而盛怒,似下一秒便要倾覆一切的水妖。

  远远的水面上,几只浅黄色的水鸭子被这边儿凶猛的动静惊动,睁着呆呆的黑豆眼看过来,愣了片刻,突然便扑棱棱的拍打着翅膀全被吓飞了。

  顾卿晚也有些受惊过度,呆怔怔的瞧着突然冒出头的秦御没反应过来。接着她便见秦御手一扬,一条软鞭不知从什么地方滑了出来,甩动起一串水珠,幻化成凛冽的光影直直向船上袭来!

  他的动作太快,顾卿晚尚未瞧清楚,就见站在她身前的娄闽宁探手往前抓了一下,可那软鞭倒像是凭空生了眼睛一般,拐了个弯儿,令娄闽宁抓了空。

  接着鞭尾又甩了回来,直冲娄闽宁的脖颈扫来。娄闽宁不得不仰身避其锋芒,可那鞭子却虚晃一下,瞬间又甩了回去,缠绕在了顾卿晚的肩头。

  顾卿晚根本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整个身体就飞了起来,又被一股力量带着往画舫下栽去,她没忍住尖叫出声。

  娄闽宁听到声音,迅速起身去抓顾卿晚,只可惜探出的手竟正能抓到她受伤的右腿。

  他动作一顿,错过了时机,再望去,顾卿晚已掉下了画舫,直接砸落进了秦御的手臂间,被沉浮在水面上的秦御抱在了怀里。

  顾卿晚砸进水中,有水的浮力在,又被秦御接住,倒是半点不疼,只是略受了些惊吓。溅起的水花却将她身上的衣裳和头脸再度打湿,她因惊骇急速喘息着,却听秦御的声音在身边极近的距离内响起。

  “多谢娄世子救了沈清,然则沈清是本王门下客卿,既然本王在此,他的安全,便不必再劳烦娄世子费心了。”

  顾卿晚闻言缓缓回过神来,本能的仰头往画舫上瞧了一眼。就见娄闽宁身姿孑然站在那里,俯视过来,背着光,神情有些模糊,然而一双眼睛却似沉寂的冰湖,冷冷的与秦御对视着。

  顾卿晚觉得气氛有些一触即发的火爆,便连清凉的湖水都平息不了那种无形的火力一般,她略有些不安,这两个人要是在这里就打起来,还是因为她,她觉得自己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还不如今日溺死在流连湖来的干脆。

  故此,她动了动腿,痛苦的哼唧了两声,道:“腿……我的腿……”

  秦御闻声到底收回了盯在画舫上娄闽宁身上的视线,垂眸看向顾卿晚。却见她面色微白,正拧着眉头,注视着她的右脚处,神情显得有些痛苦不堪。

  秦御抬手便掀开了顾卿晚腿上的袍摆,眼见她的脚踝处缠着一圈圈的绷带,便冷哼了一声,道:“你不是能耐大的很吗?怎么还受伤了。”

  他的口气凉飕飕的,引得顾卿晚一阵气怒,厉声道:“若非你非要带着我来这义亲王府,我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

  秦御凝眸望向顾卿晚,见她气的双颊微红,唇瓣微微嘟着,因恼怒,便忘了伪装,脸上有了女儿家的娇嗔之态,禁不住目光微微波动了一下,感受着画舫上娄闽宁如影随形的目光,他唇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来,俯下头来便压到了顾卿晚的近前,一只大掌罩着她的半边脸颊,埋头在她颈边儿,在她耳边咬牙切齿的道:“伤口他处理的?嗯?”

  他的声音有些阴沉沉的,又几乎贴着耳廓发出,一股热气往耳蜗中流蹿,带起一阵阵说不出是悸动还是惊惧的战栗来。

  顾卿晚挣扎了下,偏他的手掌控着她的脸颊,她躲无可躲,只得道:“秦御,你发什么疯!你……啊!”

  她话没说完,秦御竟然一口便咬住了她的耳朵,是真的咬!

  他咬的用力,顾卿晚甚至能感受到他牙齿锋利的齿形,她疼的连声音都发不出了,有些无助的发生些颤音来,身子也微微抖动着。

  秦御咬了那一下,倒松了开来,却改而用舌头裹着那小巧圆润的耳珠,似安抚似痴迷的舔弄着,亲吻着,吸允着。

  顾卿晚敢肯定,她的耳朵肯定是流血了,他这样恣意品尝,便像是一只嗜血的小兽般,引得她身上一阵热一阵凉,难受的要命。

  她简直要被这种感觉折磨的哭出来了,再顾不上什么,踢腾起双腿来。

  她腿一动,秦御倒被迫抬起头来,腾出一只手来固住了顾卿晚乱踢的腿,接着他看都没再看娄闽宁一眼,便嚣张的携着她,往回游去。

  练武者感官敏锐,秦御即便不去看,也能清楚感受到娄闽宁锐利的视线,如芒在背,但是秦御根本就不在乎。

  可也因娄闽宁站在画舫上,即便眼神已要将他射穿,却没再有任何动作,他这般隐忍,却也让秦御心情变得极为糟糕。

  因为娄闽宁越是能忍,便越是说明他心目中顾卿晚的地位有多重!

  一个男人,一个有血性的男人,见到曾经属于自己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轻薄,都不可能忍受下来。除非他或者已经不在乎了,或者就是个窝囊废。

  很显然娄闽宁两种情况都不是,他之所以隐忍,完全是因为在他心中,顾卿晚的安危,顾卿晚的一切,都比他自身的感受来的重要。

  这会子他若然出手和自己缠斗,只会让顾卿晚被架在火上烤,顾卿晚本就因周睿的事儿,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娄闽宁万不会在此刻再推上一把。

  一个男人能将一个女人放在自己的尊严之上,秦御自问,起码他对顾卿晚,此刻还做不到这点。

  也是因为想的清楚,秦御心里才像长草一样,尽管美人在侧,尽管携美而归,可却半点得意劲儿都感受不到,反而心头窝着一团火气,横冲直撞,却怎么都发泄不出去。

  顾卿晚被秦御一只手臂携着,只能随波逐流的跟着飘,她也能感受到画舫上娄闽宁的目光,可她却不敢回头去看一眼。

  她怕看了,太沉重,自己会背负不起。

  那边沈择见秦御兀自往这边画舫冲来时,便招呼了李东哲和郭栋上了一艘画舫,且紧追着秦御过来了。

  故此秦御带着顾卿晚并没游多远,便遇上了开过来的画舫。沈择已招手甩了绳子下来,道:“二哥快抓着,我拉你们上来。”

  秦御一把抓住了绳子,沈择收绳,几下便将秦御连带着顾卿晚拽到了画舫边儿上,李东哲蹲在那边,伸出手来,要拉秦御一把。

  秦御却没搭理他,一把抱过顾卿晚,身子在水中一旋,竟然就从湖中拔身而起,腾空转了一下,便双足踏在了甲板上。

  “谁都不准进来!”他丢下一句话,便头都没回一下,抱着顾卿晚直直往画舫的船舱里大步流星的去了。

  李东哲还半跪半蹲在那里伸着长长的手臂,只觉一颗心哇凉哇凉的,半响都站不起身来。

  他僵着身子,苦巴巴的回头瞧了眼抱着顾卿晚远去的秦御,禁不住道:“小爷就想帮二哥一把,怎么这都不行。”

  沈择将丢出去的绳索收了回来,闻言挑了下眉,手中的绳子便冲李东哲甩了过去,啪地一声脆响,就打在李东哲旁边的甲板上,吓的李东哲一蹦三丈远,站起身来,怒目蹬着沈择道:“好呀,阿泽,连你也欺负小爷,小爷跟你拼了!”

  说罢,冲上来便和沈择动起拳脚来,又道:“小爷都到了小凤楼了,想着兄弟们才来了这破地方,你们这些没良心的还这样对待小爷,小爷的心都要碎了。”

  沈择闻言翻了个白眼,道:“李东哲你能不恶心人了吗,别跟娘们一样叽叽歪歪的,真想当娘们,你倒是利索点,重新投胎去,爷等个十个五,勉强娶你当继室如何?”

  “滚犊子!爷当男人当的挺好,重投屁的胎。就算真重投了,爷这资质,妥妥的美人胚子,爷这眼光,能看上你个糟老头子!”

  两人闹的欢实,郭栋靠着栏杆,苍白的手指间挂着串水当当的葡萄,一边悠闲的看戏,一边往水里吐着葡萄皮,转眼偷瞄了下船舱,结果一个葡萄丢进口中,直接被吓的噎在了喉咙间,脸色瞬间涨的通红,丢了手中葡萄,一手伸进口中抠着,一手拼命的拍起栏杆来。

  那边沈择躲开李东哲的一脚,眼见这边郭栋不对劲,忙冲了过来,结果后腰却被李东哲偷袭,结结实实踹了一下,差点没趴下,怒喝道:“李东哲你他娘找死!赶紧来帮忙!”

  李东哲这才瞧见郭栋的异样,几步冲过来,对着郭栋的后背便是一蒲扇大掌。

  一颗滚圆硕大的葡萄从郭栋口腔中射了出来,郭栋也被李东哲一巴掌拍的趴在了甲板上,剧烈的咳嗽起来。

  沈择站稳,一脚踹在李东哲的腿上,道:“他身体弱,你都不能轻点!”

  他说着蹲下查看郭栋的情况,李东哲却禁不住望天,翻了个白眼,道:“他又不是小凤楼的紫月姑娘,老子轻个屁啊!再说老子轻点有用吗,那卡着的葡萄能跳出来?”

  虽然如此说着,却也有些担心将郭栋个病秧子给拍坏,蹲下来查看郭栋如何了。

  郭栋痛苦的趴在甲板上,咳了片刻,只觉一条命去了半条,这才平顺了下来,见他无碍了,沈择不觉嗤笑,道:“栋子,你出息了啊,吃个葡萄也能噎着,真这么死了,到了阎王殿,可别提你和小爷认识。”

  “也莫提我,爷也丢不起那个人。你说你想啥呢,栋子。”李东哲禁不住接口。

  郭栋却没出声,只抬起一只手来,手指往后指了指船舱。

  李东哲闻言顺着他的手指回头,一眼便瞧见漂浮的柔纱后,两具正抵死交缠在一起的身躯。

  以极亲密极缠绵极令人遐想的姿势交缠在一起的,那是素来高不可攀,如同雪山之颠盘旋的孤鹰般的二哥,还有那个沈清?

  虽然早前有所猜想,可李东哲还是被这一幕给惊吓到了,一口口水没咽下去,也咳了起来。

  沈择倒还算好,瞧了两眼,便忙收回了目光,顺带拍了下两眼瞪的铜铃般的李东哲,压着声音道:“非礼勿视,自己找死,别拉上我。”

  李东哲忙也收回了视线,心里却在想,我操,二哥就是二哥,果然啥时候都强势霸道,那么碾压着那少年,就沈清那小身板,别还没上岸就被折腾死了啊。

  且说船舱中,顾卿晚被秦御抱进船舱,都没来得及看看四周的环境,便被秦御丢到了一张美人榻上。

  她尚未坐稳,便觉一道强悍的力量压在了肩头,还没反应过来,整个身子就被推倒在了美人榻上,后脑勺重重砸在榻上,紧跟着面前视线一黑,男人灼热的气息便喷抚在了口鼻上。

  顾卿晚瞳孔微缩,秦御已是劈头盖脸的吻了下来,他的唇瓣好似沾染了湖中的凉意,明明气息灼热,可双唇却冰冷,压在她的唇瓣上便肆无忌惮的揉捻啃噬起来。

  顾卿晚被那极热又凉的触感激的一个颤栗,本能的咬紧了牙关,双腿双手挣扎起来。

  秦御却顺势而为,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他沉重而欣长的身躯正面碾压着她,双腿笔直,只需压在她的腿上,什么都不用做,她便再也没力气动弹。

  她气的抬手捶打他的肩头,可一下下便像是捶在了坚硬的铁板上,秦御根本理都不理她。

  他只是一只手穿过她的后脑,将她挣扎摇晃的脑袋固定住,方便他吻的更顺畅。另一只手直接扯着她的衣襟,便要将她身上衣衫扯裂。

  他冰冷的唇重重研磨着她,强悍的身躯死死压着她,令顾卿晚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嫩豆腐,要被那沉重而粗粝的磨盘给压榨成泥汁。

  顾卿晚恨的要命,死死咬牙,不准他进去。秦御却似恼了,冷笑了一声,竟然用锋利的牙齿咬她的唇。

  他咬的毫不留情,像是要生生撕了她的唇瓣一般,顾卿晚被吓到了,她觉得一个正常人是没法和一头明显发了怒的野兽较劲的。因吃疼,因惊惧,她张开了口,秦御便瞬间冲了进来,舌头刚一进入,便刁住她的香舌,非常用力的吸允,像是要吃下去一般。

  某种有些熟悉的清新气息,顿时无所不在的钻入她的口腔之中,凶狠强势的宣告着他的主权,不容她抵抗,更不容她选择。

  他在告诉她,除了被动承受,她别无它选。

  顾卿晚被秦御强势的气息弄的竟有些头脑发懵,捶打着秦御肩头的双手已是无力的软了下来。顾卿晚呆了一下,双眸红了起来,禁不住想要咬他。可秦御明显上次得了教训,还不等她咬住,他便松开了她的舌,开始非常激烈的在她的樱桃小口中搅弄起来。

  他像一阵龙卷风,呼啸在她的唇间,顾卿晚只觉双颊都被撑的疼痛麻木了,哪里还咬的住他,一时间竟被吃的死死的,气的浑身颤抖,却无能为力。

  ------题外话------

  &送了1颗钻石,送了200颗钻石27花花5885币,这么浓烈的爱,必须上点肉汤啊。哈哈,月票榜太凶残,有票哒表藏着了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85 抢回船吻吻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