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晚晚vs秦御,惨胜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谢谢送了100颗钻石9朵鲜花、iffy送了1颗钻石、樱妍若惜送了1颗钻石、送了1颗钻石、闪闪送了5颗钻石。这章写的好卡,纠结的起码掉两把头发啊,大过年哒,成了秃子,素素也要跳湖去鸟。

  ------题外话------

  他们正腹诽,就见沈择指着冲过来的吴国公冲他们比划了个手势,两人顿时福灵心至,跟在沈择后头,脚底抹油往船尾去了。

  怂恿着他们去当炮灰,他却溜的正大光明,这个无耻的!

  李东哲,“……”

  郭栋,“……”

  最好让二哥将怒气都发到这蠢货身上,他们还能安全点呢。他想着,猫着腰,轻着脚步便掂着脚尖往船后溜去。

  沈择见两人缩在一起装王八,眼见着吴国公血眼猩红的就要冲上画舫,他突然心思一动,干嘛非要有人去通知秦御啊,现在有人非要往枪口上撞,他们完全没拦着的必要嘛。

  他说着抚着心口,一副要倒下的模样。

  沈择的目光又落到了郭栋的身上,郭栋却一脸苍白,可怜巴巴的道:“阿泽,我身子不好,挨不住二哥一拳头的,你怎么忍心呢。”

  不去,打死也不能去!

  他便是再傻也知道,现在里头的秦御招惹不得。他现在出声,那不是提醒秦御,方才的事儿他都看到了吗,他还要不要活了?

  李东哲闻言却抱头蹲在了地上,道:“爷不去,你怎么不去!”

  船上沈择三人缩着肩,见吴国公冲过来,面色皆是一变,沈择推了下李东哲,低声道:“你去唤二哥。”

  瞧见秦御的画舫靠过来,站在吴氏身后,扶着吴氏的吴国公双眼血红,拳头紧握便冲向了画舫!

  旁边义亲王亲自在安抚着他们,义亲王世子吩咐着慌乱的下人将姜汤端给那些下水的公子哥,再搬些椅子来等琐碎之事。

  这会子岸上简直人头攒动,周睿就躺在岸边的草地上,吴氏坐在旁边抱着周睿的尸体哭天抹泪,周江延痛失长子,虽然没像吴氏那样失态,却如丧考妣,失魂落魄的站在旁边,周鼎兴也像是苍老了好几岁,被人搀扶着靠坐在临时搬来的太师椅上。

  偏这时候画舫渐渐靠进了岸边,秦御上了画舫,那些跟着看热闹的人们便得到了沈清被寻到的消息,见秦御所乘的画舫往岸边行,自然也都先撤了,等着在岸上看热闹。

  三人齐齐收回了视线,缩着肩,屏着呼吸,恨不能变成一缕烟消失在画舫上。便连平日里最爱玩闹的李东哲都一点声息不敢发出,缩着脖子拼命往角落里挤。

  天哪,他们宁愿自己是看错了,也不想看到这么真实却比梦境更荒谬的一幕啊!

  天呀,没有看错,躺在美人榻上的是那个沈清,被踢下榻的是他们的燕广王殿下!

  三人使劲的揉眼,眨眼,继续揉眼,眨眼,然后彼此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肯定答案。

  船舱中的动静太大,外头沈择三个便是想要非礼勿视也做不到啊,听到砰的一声,禁不住回头看,就见纱帐后,依稀可见美人榻上躺着个人,而地上也躺了个人。

  秦御就那么血红着怒目盯视着顾卿晚,偏他越是恼羞成怒,顾卿晚越是云淡风轻。

  他现在不想强要这女人了,他就想直接扑上去掐死她算了,然后将她丢回湖里去,自己也跟着跳下去,两人一起死掉来的干净!

  秦御瞳孔猛缩,俊美的面容顿时便扭曲了起来。若然说顾卿晚上次在秦逸的营帐里当众打了他一耳光,这次她便是狠狠打了两耳光。

  这女人,她怎么敢!像是兜头一盆冰水泼下来,旖旎的梦境消散了,妩媚的女妖没有了,清醒过来后,只剩下一个冷静而嘲弄的女人,嗤笑着他方才的投入。

  她竟然骂他是竖子小儿!

  她那睥睨的神态,取笑的神情,外加毫不掩饰的轻蔑话语,顿时让秦御入赘冰窟,偏身体的欲念还没消散,痛苦的如置身冰火两重天。

  “竖子!”

  他简直难以置信,瞪眼盯着顾卿晚,却见那女人侧躺在美人榻上,挑着眉支着螓首望过来。脸上方才的投入已经消散了个干干净净,眉目凛冽,眼神清冷,她就那么似笑非笑的扫了眼他还在兀自狼狈的身下,唇瓣轻轻动了下,无声吐出两个字来。

  他没半点防备,只觉那只点火的手抽离了,他心头一空,接着空荡荡失落着的心便被蹬了一脚,砰的一声响,下一秒秦御庞大的身体仰面躺在了甲板上!

  因方才她的主动引导,他已不知不觉间失去了对她的控制,抬起身子俯就着她起身的动作,故而他沉重的身体没压着她,竟让她这一番动作,流畅而顺利的施展了出来。

  秦御想起两人头一次见面,她扑倒在他怀里,趁势摸了他两把的事情来,因她的话和动作,心头竟一阵火烧火燎的热,他闷哼一声,可就在这时,顾卿晚却突然抽离了靠着他的身体,接着竟然往身后一个仰躺,没受伤的左腿也顺势抬起,一脚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胸膛上!

  她说着,好似有些委屈的轻嗔着,咬了他耳朵一下,那只作怪的手,却肆意的游走在他的小腹上,在尾音娇软颤巍巍消散时,她的手也邪恶的往下游移。话语中满是蛊惑和勾人的韵味。

  偏不等他动作,顾卿晚便松开了他的唇,转而倾身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道:“是不是很舒服啊?其实第一次见你,我便想这么亲你,摸你了……那时候你还不愿意呢,你看,现在这样我们多快活啊。”

  两人本就刚从水中上来,浑身都湿漉漉的,如今这般纠缠在一起,秦御身子已是紧绷到了极限,再不寻到出口,他觉得自己真要死在这里了。

  秦御浑身紧绷着激烈颤抖着,难以自抑的发出越来越浑浊难耐的气息。

  她的手柔软而冰凉,指尖宛若葱削,且留着不长不短的指盖,她先是用尖而纤巧柔软的指端抚他的身体,继而又用指盖勾划他肌理间硬块的线条。

  她的举止很柔媚,落在他唇上的力道却要重的多,像是存心要报复回去一般,用尖尖小小的贝齿咬他,偏又在他要反抗时改成安抚的吸允。她一只手揪着他的衣襟口,似禁锢般主导着他,另一只手已是悄然扯落他的腰带,从腰际滑进了他的衣襟。

  于是顾卿晚的手便顺利到了秦御的颈下,揪住他的领口,将他压在她身上的沉重躯体拉向她,他乖乖抬起身凑了过去,眼睁睁瞧着她明眸善睐冲他浅浅一笑,嘟着红唇亲了上来。

  秦御只觉着这种情况不对劲,她这幅模样很诡异,可他控制不住自己,像是被狐妖蛊惑的失了心神,只能怔怔瞧着,任她为所欲为。

  她言罢,又冲秦御挑唇一笑,浅淡的呼吸,雪白的脖颈下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的曲线随之起伏,仪态万千,勾人心魄,清艳脱俗的宛若一只初初游戏人间的狐妖,妩媚蚀骨,却又尚未沾染风流,清纯可人!

  她挑着明眸,轻轻抬手,竟用指甲勾画起秦御的下巴,一路往他无意识滚动的喉结而去,红唇微启,道:“王爷自己玩不觉得无趣吗?卿卿来陪你,何如?”

  见秦御呆住,顾卿晚笑意更浓了些,眸光莹润潋滟,欲语还休的注视着秦御,长长的睫毛好似展翅欲飞的蝶羽轻颤了下,令微翘的睫毛尾稍勾起妖娆的弧度,似一把小刷子,挠着秦御的心。

  虽依旧是那副少年郎的打扮,可她笑的妩媚,映着散乱的袅袅青丝,慵懒的半躺姿态,只让人觉得肌若凝脂,冰骨莹润,黛眉斜飞,凤眼巧鼻,菱唇滴露,观之令人心头陡然失跳,整个人都好似陷入了某种迷蒙而浓艳的梦境。

  她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尽是笑意,使得整个人都像是被仙女魔法棒点活了的女妖,外头浓烈的阳光透过轻纱照进船舱,将她的脸庞照的纤毫毕现。

  以至于声音发出,秦御便动作一顿,抬起头看了过去。正见那女人突然撑起身子,微微歪着螓首,笑意盈盈的看过来。

  这样想着,顾卿晚突然便不再心如死灰般躺着了,她眉目一弯,轻声笑了起来。她这一声笑响起的极是突兀,极是诡异。

  既然躲不过,相比自己尴尬难堪,当然是让别人更尴尬才是王道!

  她突然就体会到了余美人当初掩盖在云淡风轻下的辛酸,她突然觉得人生有时候真的很无奈,真的很需要一些阿q精神来麻痹自己。

  顾卿晚记得当时她还笑话余美人,真有阿q精神,如今却不知道怎的,想起余美人的那些话来。

  她说着又颇为调皮的眨眼,道:“其实我妈发现那些男演员也尴尬的,你扭扭捏捏,他们倒还来劲,你豁出去了,尴尬的就成他们了,既然躲也躲不过去,相比自己尴尬难堪,当然是让别人更尴尬才是王道!”

  她说着抽了口烟,缓缓吐出烟雾来,道:“其实当时你老妈也挺恶心的,当时就想着,接吻嘛,其实和握手也没多大区别,嘴唇和手还不都是身上的皮肉?区别只在于嘴唇碰的人少些,更私密些罢了,豁出去了,也就那样。”

  她记得当时余美人点了一支烟,弹了弹烟灰,轻笑起来,斜着妩媚的眼眸看着她,道:“傻丫头,你老妈可是专业演员,干一行便要像一行,既要万众瞩目,成为名利双收的明星,又什么都不想要付出牺牲,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儿?若是真承受不起,那便一早别走这条道,进了演艺圈,就得舍得下脸舍得下那点矫情,各行有各行的规矩,不想守规矩就别指望混的风生水起,趁早转行算了,临到时候犯矫情,那叫不专业!”

  不知怎的,顾卿晚倒是想起了余美人来,从前余美人拍戏不能借位时,也曾真刀真枪的上过吻戏甚至床戏。顾卿晚有次问过余美人,难道和男演员拍吻戏和床戏时不会尴尬恶心吗。

  他这样子,不过是在逼她就范,逼她服软罢了,可若是她真的硬扛着,他会不会真就给她难堪,顾卿晚却不敢去赌。然则,让她服软就范,她怎能甘心。

  感受到秦御的动作半点不停顿,已是要扯落她胸前缠着的围胸,一只手更是往衣摆下探了过去。顾卿晚浑身轻抖,她心里清楚的很,如今时间地点都不合适,外头还有一堆的事儿等着解决,秦御便是再有色心,也不会荒唐成这样,这么迫不及待,半点自控能力都失了。

  她不敢大骂了,哭不能哭,喊不能喊,反抗又没有能力,自杀她更办不到,饶是顾卿晚平日也算灵透聪慧,此刻竟半点法子都没有,只感绝望。

  顾卿晚一口气噎在胸口,吐都吐不出,她还记得,现在他们在画舫上,外头有沈择几个,不远处更是有许多的人。

  言罢,他拨开她胸前中衣襟口,挑弄着她胸口裹着的一圈圈禁锢的布料,濡湿的唇落了下去。

  他甚至抬眸看了顾卿晚一眼,裂唇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冲她笑了笑,道:“骂完了?骂完了爷就继续了。你不怕招的外头人都来观看,便使劲喊吧。”

  他不能落入她的算计,故此秦御选择了无耻,直接便忽略了顾卿晚的消极抵抗。

  如今,秦御好似体会到父王这话的意思了。这女人不愿意,到了这时候,她还在和他博弈,他只要稍失锋锐的攻势,她就会反扑,利用他的弱点,攻的他狼狈的步步后退。

  为了生存,要成为强者,太过骄傲,太过刚强不折,都会成为致命的弱点。

  他出生最高贵的皇室,却也是最残酷肮脏的皇室,从小父王便教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风骨不能少,骄傲不能丢,然而当这些东西和实质性的东西相冲突时,虚的就是虚的,没必要迂腐的非要抓住。

  他吃过一次闷亏了,不会再让她寻到机会坑他第二次。

  她这幅模样就是装给他看的,他上当了,就会被这只狐狸给击的步步后退,再无还击之力。

  就像上次在大哥的营帐里一样,她抓住他的骄傲,攻他了一个措手不及,逼得他不得不放手,昔日她那么干过,今日只会更狠。

  他只要肯给予一点怜惜和动摇,她就能踩着他一颗心,蹦跶的翻了天。他只要表现出一点犹豫来,她就能化成一柄利剑,往他心窝里捅刀子,毫不犹豫的将他逼近死角去。

  瞧着她那副无动于衷,心如死灰的模样,他也有骄傲,他也不肯被她嘲弄看不起。可他却也明白,眼前这个女人,她简直狡猾如狐。

  “秦御,你个混蛋!你个人渣,畜生!”顾卿晚禁不住谩骂出声,恨不能将最恶毒的言语都套到秦御身上去。却不知,其实秦御是挣扎过的。

  顾卿晚简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这招没有用了!居然没有用了!

  秦御察觉出她的变化,动作确实顿了下,略抬眸瞧了眼顾卿晚,见她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他眼眸中闪过些什么,接着唇边却掠过一抹薄情而阴邪的笑意来,动作更加疯狂执拗的直接撤掉她身上那件已经撕裂的不成样子的衣衫,接着俯身埋首在她的颈项下,竟有一路吻下去再不停顿的趋势。

  她心里有着一点最后的奢望,希望自己这幅心直如水的模样,能够刺激了秦御,令骄傲的不可一世的男人雷霆暴怒,羞愤不已,甩袖而去。

  这个认知,令顾卿晚浑身冰凉。她没再挣扎,宛若被抽去灵魂的人偶一般躺着,任秦御为所欲为。

  他是真能将她直接变成他的禁脔,禁锢在身边的!

  他的心够硬,他对她的情也没到怜惜她而委屈他自己的程度。他只肯在愿意的范围内纵容她,逗弄她,他的真心表现出的更多是掠夺是占有!

  很显然,今日所发生的一切,将秦御本就不多的耐性磨没了,他已经不肯再和她玩下去。她若再敢挑衅,他不介意用他的方式让这场追逐游戏提前结束。

  顾卿晚悲哀的发现,在绝对的地位和实力面前,秦御若是不肯给予她怜惜,她便只能被动承受,半点挣扎的能力都没有。

  他在用眼神警告她,最好不要再企图反抗。

  顾卿晚睁大眼,却见秦御也盯视了过来,目光中有不容错认的戾气。

  可他这样顾卿晚依旧不乐意,依旧不甘心,她头偏了一下,结果秦御便用挺直的鼻梁剐蹭着她的,吻的狠辣了些。

  秦御却俯下身来,亲吻了两下她的泪痕,转而便又吻向了顾卿晚的唇,他的呼吸依旧急促而浑浊,然而这次动作却要舒缓温柔一些。

  所以,她的妆容不能花掉,顾卿晚忍下委屈心酸,生生停了眼眸中的泪。

  更何况,就算她被保全了下来,作为女人的顾卿晚差点在仙鹤亭被周睿强了去,她也全毁了。

  同样,闹到了御前,皇帝会放过礼亲王府护着的沈清,而对于罪臣女眷顾卿晚,怕是就算礼亲王出面,都未必能护她全身而退。

  也许周家会暂时放过秦御的客卿沈清,却绝对不会放过罪臣女眷顾卿晚!

  她若是哭花了脸上的妆容,一会子让人认出她是顾卿晚来,后果可想而知。

  顾卿晚自然明白秦御的意思,周睿死了,事情闹大了,等一会子上了岸,免不了要有一场硬仗要打。

  秦御确实抬起了头,勉强松开了她的唇舌,可他却依旧压着她,只是冷冷盯视着她,清冷而淡漠的道:“哭花了脸,你知道后果的。”

  不是都说以柔克刚吗,然而她发现,纵然是她再柔弱,也抵不过郎心似铁。

  顾卿晚是真的怕了,她觉得自己若是再强硬下去,秦御真的就敢在这里办了她,她泪水若珠串般滚落,身子软了下来,恳求的盯着秦御,企图让他放开自己。

  泪眼模糊中,秦御妖异的异色眼眸翻涌着深沉莫辨的暗潮,瞳孔中间像是烧着一股名曰**的火苗,能够吞噬一切。

  秦御察觉出她的变化,压着她的姿态不变,缓缓抬了些身子。凝眸看她,两人的视线在极近的距离下相遇。

  因他这个举动,顾卿晚被迫腿被分的大开,这样屈辱的姿势,令她浑身一震,整个人都像是被施展了定身魔咒僵住了,然而双眸中却像是被灌注了刺目的辣,眼泪冲目而出。

  她像是被激怒了,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来,双腿乱蹬之下,竟然挣脱了秦御的钳制。秦御因害怕她扯到脚踝上的伤,压着顾卿晚的长腿错了一下,用大腿撑开了顾卿晚的右腿,用曲起的膝盖将她那条右腿固在了船身上。

  顾卿晚被那声音惊动,只觉被撕裂的不是衣裳,其实是她整个人,她浑身剧烈一颤,瞪大了眼眸,再度剧烈挣扎了起来。

  顾卿晚的安静,却并没有换来秦御的怜惜,他的动作甚至更凶猛疯狂了几分,身体略抬起了一些,扣在顾卿晚衣襟口的手顺势一个拉扯,只闻撕拉一声。顾卿晚身上套着的那件,属于娄闽宁的衣袍便被扯裂开来,像一块破布散在了美人榻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86 晚晚vs秦御,惨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