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秦御的苦肉计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礼亲王一推干净,坚持没有人赃并获,周睿便不能说是被沈清所伤,就是不肯交出人来。

  周鼎兴浑身发抖,胡须乱颤,被气的喘息不过,往后倒去。

  义亲王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周鼎兴,对于周家和礼亲王府交恶,他却是乐见的,一时拍扶着周鼎兴的胸膛,为其顺气,一时劝慰着道:“皇兄,本王看周家大少爷的死,多半是和你那府上客卿有关联,本王的仙鹤亭远离湖岸,当时湖心确实就只有二人在,即便不曾人赃并获,那沈清也是最大嫌疑人,皇兄便将他交出来吧,何必为他和周家如此过不去呢,周阁老的孙子没了,皇兄也要体谅人家死者家属的心情嘛。”

  他这明着是在劝说,暗中却在挑事儿,是在说义亲王不讲道理,不近人情,半点脸面也不给周家,铁了心和周家过不去。

  周鼎兴脸色愈发难看,礼亲王却呵呵一笑,道:“说实话,今日若非周大少爷动了不好的心思,也不会独自和沈清滞留在仙鹤亭,更也不会引得今日其后的事,自己也不能就这么丢了性命。周家没管好儿子,如今倒抓着本王府上客卿不放是何道理?”

  他言罢,看了一副受不住打击要晕倒的周鼎兴,长叹了一声,道:“罢了,死者为大,周大公子没了,周家悲愤本王也理解,本王便给你们个机会。若然能够证明沈清确实是伤了周大公子的人,莫说是将其交出来了,便是现在周家将他杀了为周大少爷陪葬,本王也无话可说。怎样?”

  礼亲王一副本王已经够深明大义,够给你周家面子的神情,周鼎兴气的老眼都血红了起来,胡子一翘一翘的。若是他们手中有证据,证明是沈清打的人,这会子还和礼亲王费什么口舌,扯什么皮。

  他想着一把推开义亲王站起身来,道:“老夫虽然没有铁证证明沈清伤我孙儿,但却有间接人证,王爷又有什么能够证明,沈清就一定是清白的!”

  他言罢,周江延推了一把那边站着的吴崇军三人,吴崇军反应过来,率先上前道:“我和冯姑娘,五姑娘都能证明,我们离开时,仙鹤亭除了周睿和沈清再没旁人,且当时是因为发生了争执,我们才离开的,一定是这个沈清打伤的周睿!”

  他言罢,吴紫嫣和冯意欣也忙忙表示,必定是沈清和周睿争执时动了手。

  礼亲王便看向了顾卿晚,道:“你怎么说,周大少爷是你所伤吗?”

  顾卿晚自上岸,就一直被秦御死死拉在身边,这也变向的护了她。又因为秦御受伤,礼亲王府就直接和周吴两家扛上了,顾卿晚倒成了无关紧要的。故此竟然到现在都没人问问她这个当事人,此刻礼亲王问起,众人目光都集中了过来。

  他们也很想知道,周睿到底是怎么受伤的。望去,却见那叫沈清的少年男,非常的清秀清瘦,虽然生的钟灵毓秀,气质也从容俊逸,是个让人一瞧就觉得非常舒服的少年,可也太瘦弱苍白了,眼神也清澈干净,完全就不像是会出手伤人的人嘛。

  周家公子都敌得过这沈清两个了,且素来有文武双全的名声,这么个弱质少男伤了周睿,他们本能不怎么相信。

  顾卿晚顶着各种怀疑的,探究的目光,却依然从容坦然,恭敬的要向礼亲王行礼,奈何手被秦御死死拉着,不由尴尬而腼腆的一笑,道:“回王爷的话,当时冯姑娘等人离开,仙鹤亭就只剩下了草民和周大少爷两个,周大少爷先是问起昨日草民在仙岳楼和周大姑娘发生冲突的事儿,草民再三解释,谁知周大少爷却突然暴跳如雷,扑了过来,羞辱草民,口出恶言,说……”

  少年郎说着,面上腾起一层涨红的愤怒和屈辱来,红着眼睛,才又道:“他非要说草民是燕广王殿下的男宠,伺候燕广王和伺候他没什么差别,让草民听话,给他尝尝滋味,只要草民顺了他的意,且事后不说出此事来,他便会替草民哄好周大姑娘,让周大姑娘绕过草民,就当仙岳楼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他还说,他的那个妹妹,瞧着温婉端庄,其实最小心眼,昨日回到周家就吵闹着要让草民生不如死,草民便是靠上了礼亲王府,也不能时时跟在燕广王身边,周家想要草民死,有的是办法……”

  “你住口!”周江延恨不能上前撕烂了顾卿晚的一张嘴。这个少年当着是可恶,几句话就要将周家整个推进火坑里去!

  顾卿晚适时缩了缩肩膀,果真不言语了,那样子就像是被周江延给吓到了,真怕周江延事后杀他出气。

  四周却渐渐响起了小声的议论声。

  “真没想到,周大少爷平日瞧着还好,背地里竟是这样的人。”

  “为了男色,连自家亲妹妹都往后排,当真是……”

  “是啊,周家怎么教养出这么个东西来。也不知他那话是诋毁周大姑娘,还是周大姑娘确实心狠手辣,小鸡肚肠。”

  “爷看怕是真的,有这么个大哥,做妹妹的能好到哪里去!”

  ……

  这些人是个聪明人,虽然没有因顾卿晚的话,公然怀疑到周家真会草菅人命,仗势欺人,但是却抓着周睿和周清秋不放,说的话有些一面倒。

  谁让先前在小亭中,周睿清醒过来,看到秦御后,自己亲口承认想要对沈清不轨的。故此,因周睿自己吓的说了真话,此刻顾卿晚的话,众人便都没怎么怀疑。

  周鼎兴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四周人非议周睿和周清秋不好,和说周家家风不好,又有什么两样?

  周鼎兴万万没想到沈清这个看上去弱质纤纤的少年郎竟然嘴巴也这样毒,心思也这样深沉,手段也不弱,如此的难以对付。

  他恨不能上前手刃了顾卿晚,勉强压着心火,方才道:“老夫的孙儿已然死了,还不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睿哥儿和秋姐儿从来兄妹感情极好,睿哥儿为难你,也是为其病重在榻的妹妹出气,又怎会本末倒置起来,又因你而不顾兄妹感情,简直满口胡言,前后矛盾!”

  周鼎兴这话的意思,就是为周睿正名了,即便是周睿对沈清起了龌龊心思,也是因为爱护妹妹的原因。

  顾卿晚闻言却也不争辩,只嘲讽的笑了下,瞬间又收拾了表情,道:“周老大人说的是。”

  她毫不辩解,顿时倒显得周鼎兴急躁,没理硬要占三分的牵强来。周鼎兴不由又堵了一肚子气,死死蹬着顾卿晚。

  义亲王见气氛又僵持了,不觉开口道:“好了,让你交代是否伤过周大公子,你扯那么多做什么!”

  礼亲王便跳了出来,指着义亲王道:“本王门下客卿不过是陈述下当时的事情经过,这都是必须的,你凶他作何!想屈打成招啊!”

  义亲王老脸微红,道:“二皇兄这话何意,本王和此事有何关联?何必搅合进来。”

  “既如此,你别莫再说话了,免得引起误会!”礼亲王言罢,义亲王气的胸膛起伏,什么叫免得别人误会,误会什么?这分明是说他不安好心嘛。

  礼亲王却不再搭理红了脸的义亲王,冲着顾卿晚点头,道,“你继续说。”

  顾卿晚便冲礼亲王微弯了下腰,道:“回王爷,草民当时被周公子强迫,因体弱难以抗拒,便只得跳了湖,游远躲避。彼时,草民游走,周大公子还站在亭子边儿冲草民放狠话,好时候周大公子还是好端端的呢。草民自小体弱,跳了水,知道自己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便忙往岸上游,只可惜草民的体质实在太差,力气也太小,没游片刻就撑不住了,后来晕厥了过去,再醒来就被镇国公世子救上了船。”

  听她这样说,众人才想起来,方才这沈清是被燕广王从娄世子的画舫上寻回来的,周鼎兴率先道:“娄世子人呢?”

  娄闽宁乘画舫上岸时,顾卿晚和秦御已被打上了岸,他瞧着秦御抓着顾卿晚的手刺眼,索性隐在人群后,背转了身瞧风景。

  此刻才缓步走了过来,他看了眼顾卿晚,便道:“这位沈小公子确实是我在流连湖救上船的,当时是巳时末,我把他救上船时,他漂在流连湖的那片荷花丛里,被几株荷挂住了,这才不曾沉下去,当时已经晕迷了。我虽将他救了回来,然他体弱,却一直未曾醒来,耽搁了些时辰,本是要带他上岸救医的,听到这边仙鹤亭的动静,觉得有些不对,这才带着他过来,燕广王将他寻回时,他也是刚刚醒来。”

  听了娄闽宁的话,众人愈发觉得顾卿晚不会是凶手了,若然这少年真有本事打伤了周睿,哪里还会将自己弄的这样狼狈。

  娄闽宁也解释了,为何事发后,沈清迟迟不现身的原因,并非他害怕逃逸,想办法去了。而是根本晕厥了过去,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

  顾卿晚适时开口,道:“在画舫上,听燕广王说周大公子被人打死了,草民也特别震惊,草民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伤了周大公子。”

  礼亲王道:“等等,方才娄世子说,你是何时在流连湖救了沈清的?”

  娄闽宁略怔了下,这才道:“是巳时末,因王府的喜宴是午时二刻开宴,当时王府画舫上的小厮正提醒我,该返回岸上参加喜宴了,我却正好看到了漂浮在荷花丛里的沈清,故此记得很清楚。”

  娄闽宁言罢,有两个小厮也跪了出来,证明了确实如此。

  礼亲王便又问吴崇军三人,道“你们离开仙鹤亭上岸时,又是什么时辰?”

  吴崇军犹豫了下,道:“当时好像是……好像是……”

  他还没说出口,那边便有工部右侍郎郭府的三少爷出声道:“当时也是巳时末,我和周二公子当时刚好从湖边经过,要往喜宴亭去,还和吴公子打过招呼呢。”

  礼亲王便笑着看向周鼎兴,道:“看到了吧,本王就说定然不是沈清伤人。他们从仙鹤亭回到岸上时,沈清都已经跑到了荷花丛那边飘着了,这说明,他们刚一离开,沈清便和周大公子发生不快跳湖游走了。荷花丛离仙鹤亭还不近,沈清根本就没有时间,伤了周睿,再在巳时末游到荷花丛被娄世子所救。”

  礼亲王说的也正是众人所想,闻言便有人道:“王爷说的有理,周睿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正当青年,平素又跟着吴国公习武,沈清若想伤他,必要一番纠缠才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想要重伤周睿,再游到荷花丛被娄世子所救,除非他武功高强,远远胜过周睿,且还水性颇佳,大家看这沈清,他骨骼纤瘦,手指绵软,且并无粗大,简直宛若女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习武之人啊。”

  娄闽宁是镇国公府的世子,又有引玉公子之美称,并非无名无辈之人,行事素来有理有据,滴水不漏,所以根本就没人会怀疑他会在这样的事情上说谎话。

  顿时,竟然连周鼎兴和吴国公也露出了迟疑之色来,觉得沈清也许真是无辜的,难道这其中真还有第三人?周睿受伤,难道真就和沈清没有关系?

  “父王,阿御情况不大好。”

  秦逸担忧而焦虑的声音适时响起,礼亲王看去,果然见软榻上的秦御脸色更加苍白了,他顿时便怒喝出声,道:“还愣住干什么,快抬郡王去暖阁安置,太医,不是说要请章医正施针吗,可有人去请章医正?”

  抬着秦御的小厮忙抬起软榻来,谁知道他们刚一动,便发现秦御还紧紧扯着顾卿晚,而顾卿晚想跟着软榻走,偏伤了腿,一蹦一跳的,根本跟不上。

  秦逸见她如是,不觉看了她的脚一眼,道:“怎么回事?”

  顾卿晚见所有人目光都落到了自己的脚上,生怕一双比男人要小许多的脚被看出端倪来,忙往袍摆里缩了缩,这才道:“回世子爷的话,方才落水时伤了脚踝。”

  秦逸将顾卿晚收脚的动作看在眼中,眯了眯眼,又瞧了顾卿晚两眼,才道:“把他们分开!”

  有小厮上前想要掰开秦御的手,无知无觉躺着的秦御竟忽而挣扎了起来,非但没松手,更是怕被人夺走东西一般,紧了紧手,猛扯了一把顾卿晚。

  这一把竟然将顾卿晚给扯的一下子跌在了软榻上,整个人仰面趴着压在了秦御身上!

  众人看着这诡异的一幕,齐齐目瞪口呆。

  企图分开秦御拉着顾卿晚那只手的小厮,眼见着晕迷中的秦御又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扣住了顾卿晚的后腰,一时额头冒出更多的汗来。

  这个差事太难了,他干不了啊。

  燕广王都受伤了,他一个做奴婢的,去又掰又扯的,燕广王真有点什么事儿,算谁的?

  小厮果断的不上前了,噗通一声跪下,颤抖着道:“世子爷,实在分不开啊!”

  秦逸,“……”

  礼亲王眼见秦御躺在软榻上,怀里明目张胆抱着个少年郎,死活不撒手,引得一众看客个个瞪大了眼,用各种目光向抱着的两人行注目礼,他只觉老脸泛红,额头青筋乱跳。

  不过义亲王是男人,心自然比王妃要大的多,从来不怀疑儿子有问题,自然也不相信眼前少年是秦御的男宠,他只当秦御是怕有人再来拿沈清审问,要将人看在身边,虽觉秦御做的太过火了,太不相信他这个当爹的能摆平一切。

  但是也知道秦御从小就脾气倔,打定了主义,就不会轻易改变,为了让这丢人的一幕早点消失,他怒吼一声,道:“分不开也不能让他这么压着人啊,赶紧挪动下,抬走,抬走!”

  秦逸不等小厮上前,亲自过去,却也不动秦御身上躺着的顾卿晚,只扶着秦御,将秦御侧翻了过去,令其侧躺在了软榻上。

  被秦御死死抱着的顾卿晚便也跟着挪动了位置,也侧身躺在了软榻上,却依旧紧紧靠着秦御,被他揽在怀里。

  她觉得脸上红的已经可以滴血了,实在不敢去看周围人的神情和目光,只将脸拼命往秦御的胸膛里埋,浑身僵硬,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自然也没心思去想,明明秦御受伤了,秦逸怎么不翻动她,反倒去动秦御,碰都没碰她一下这个问题。

  秦逸摆弄好秦御,站起身摆了摆手,小厮们便再度抬着软榻匆匆动了起来。

  这次不管是吴国公还是周家人都没再出声阻拦,倒是吴氏靠在周江延的身上,心有不甘,还想阻止,却被周鼎兴一个眼神瞪的没敢出声。

  笑话,现在有娄闽宁的证词,之前吴崇军三人间接指认沈清的那些便站不住脚了,没有真凭实据,若是再纠缠下去,让那燕广王出了什么事儿,周家可就真下不来台了。谁知道礼亲王府会怎么折腾,礼亲王府,周家实在招惹不起。

  眼瞧着秦御被抬走,那个沈清也跟着去了。周江延才流着泪,咬牙道:“父亲,难道就让咱们睿哥儿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周鼎兴也抹了一把泪,道:“我周家的嫡长孙,没有白白冤死的道理,先将睿哥儿的尸体抬回去,随为父进宫面见圣上!”

  周鼎兴言罢,带着周家人也满脸悲愤的去了。一时围着看热闹的人,才议论纷纷的散了。

  周首辅家的公子枉死在了义亲王府,义亲王家的喜宴也办不下去了,客人们纷纷告辞。

  义亲王略送了两个身份高些的客人,就见王府的长史脸色难看凑了上来,附耳在义亲王耳边低语了几句,义亲王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先前飞天殿那边闹贼时,刚好这流连湖周睿的事也闹了起来,故此义亲王虽知道书房出了事儿,却也没大在意,只以为是有人想要趁着王府乱,浑水摸鱼,书房那边有侍卫守卫,隐卫也有所布置,义亲王并不太担心,只让长史韦林过去关注下前来禀报。

  韦林过去,侍卫们希望能抓住贼人,将功赎罪,韦林也希望侍卫们能追回刺客,平息事端,故此直到了后来贼子逃脱,事情瞒不住了,他才脸色难看的过来禀报义亲王。

  他过来时却恰逢秦御和顾卿晚被吴国公打上岸,义亲王一直站在最显眼的地方,他也不好过去禀报,这里都是人精,怕一个不好,再让人揣测到什么来,便一直站在旁边寻找机会。

  谁知道一等便到了现在,故此义亲王竟然到这会子才知道,他的书房是真遭了窃,他脸色沉重,也顾不上去秦御那边凑热闹了,吩咐了让秦钊送客,自己匆匆带着韦林往书房去了。

  义亲王府的凤栖院,小厮正要将软榻上躺着的秦御抬进冬暖阁中安置,不想秦御却偏偏在这时候悠悠转醒了过来。

  顾卿晚因被秦御一直抱着,也躺在软榻上,故而最先发现了他的状况,眼见他睫毛轻动,睁开眼眸,阳光照射下,似眼睛一下子承受不住强光,痛苦的收缩着。

  她忙抬手护在了秦御的眼前,急声道:“殿下,你醒了?”

  她声音中带着些惊喜和放松,自从软榻抬离了人群,她便从秦御怀中抬起了头来,近距离使劲盯着秦御看,这么些时候,她仔细观察过秦御了,这人从方才扯了她上软榻后,竟是眼皮子都没抖动一下,呼吸也一直很微弱。

  她觉得若是正常人装晕,躺在那里,不可能连眼睫毛都不动一下,装是装不来这样像的。

  又有两个太医的佐证,顾卿晚是真相信秦御为救她,受了重伤,至于与晕厥了过去。

  故此,这会子见秦御醒来,她是真的高兴,自然动作也就体贴了起来。

  秦御痛苦的拧了拧眉,再度睁开眼眸,却瞧了眼顾卿晚挡在自己眼前,用手搭建的凉棚,异色眼眸中闪过些许迷茫,接着才聚了焦,眼神清冷的瞥了眼顾卿晚,道:“爷这是在什么地方?”

  顾卿晚见他瞅过来的目光有些发凉,看到她的同时便松开了一直紧握着她柔夷的大手,便连扶在她后腰的手也撤了回去,虽没将她推下软榻,可浑身却充满了冷肃之意,一时倒怔了下。

  他这明显是在生画舫上她将他踢下美人榻的气呢,所以说,方才在岸边,他深受重伤,却还非要拉着自己,那都是真担忧她,怕有人趁着他晕迷为难她,所以便晕迷也毫不松手?并非他演戏的吗?

  这样的认知,令顾卿晚心中倒冒出些歉疚来,心软了下,回道:“这是义亲王府的凤栖院……”

  她说着,自行翻身,单腿跳下了软榻,秦御倒也没有阻拦,反倒扬声道:“本王不要在这里!”

  后头跟太医说着话的秦逸闻声快步过来,见秦御醒了过来,便面露惊喜,上前按住了秦御挣扎的身子,道:“阿御,你这又闹什么!躺好!”

  秦御却道:“大哥,你送我回凌寒院,我不要在义亲王府养伤。”

  秦逸禁不住拧眉,劝阻道:“你伤的很重,休得胡闹,现在义亲王府中等章太医来为你施了针,歇过劲儿来再说。”

  秦御却固执的挣扎着非要起来,道:“大哥,周睿在义亲王府不明不白的死了,我怕我也会如此,我不要在义亲王府养病,我要回凌寒院!大哥带我回凌寒院!”

  听他这样说,秦逸面色大变,却沉喝一声,道:“阿御,休得胡言乱语!”

  秦御却急的要往美人榻下跳,身子一动,没跳下去,反倒又剧烈咳了起来,瞧样子竟又要咳出血来,直吓得两个太医冲上来频频安抚。

  秦逸见他如此,叹了一声,道:“罢了,罢了,你这个脾气啊!快躺好,咱们回府医治!”

  秦御这才倒在了美人榻上,又闭上了眼眸,一番折腾脸色更加苍白。小厮闻言,刚要抬起软榻,秦御却睁开了眼,冲顾卿晚道:“脚受伤了,不想让小厮抱着就上来!”

  顾卿晚的脚脱臼虽被正上了,但确实动不了路,见他即便恼着,还想着这茬,心中愈发复杂,见他还侧躺着,将软榻外的空间留了出来。

  面上一阵热过一阵,却总算在众人的注目礼下,又爬上软榻躺在了秦御身边。

  旁边秦逸拧着眉看了秦御一眼,到底没说什么,吩咐小厮飞快转了个方向,往府门冲去。

  软榻虽比较宽敞,但秦御人高马大的,占去了好多位置,顾卿晚虽挤了上来,可软榻一动,她便差点翻下去。

  身子一晃,还没惊呼出声,后腰便又多了一条铁臂,是秦御抬手护住了她。

  顾卿晚咬了下唇,抬眸却见秦御满头大汗躺着,眼睛却闭着,她犹豫了下,抬手用袖子给他擦拭了一下额头。

  秦御也不知是太过难受,还是不愿搭理她,竟然闭着眼眸,再没睁开看她一眼。

  一行人脚步匆匆去了,后头有些跟着瞧热闹的人,难免着方才秦御的话,猜度起来。

  燕广王这话很有深意啊,既然周睿不是被沈清所伤,那有能是被何人所伤呢。义亲王府中所养高手无数,守卫森严,今日又是郡主出阁之日,安全上,王府定然有所安排才对,很难混进什么杀手之流。

  这种情况下,便会有人想,伤了周睿的会不会就是义亲王府的人。

  好像也只有义亲王府的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啊,而且周睿死了,礼亲王府和吴周两家结仇,于义亲王也算是隔山观虎斗的好事啊……

  这样想着,义亲王府的客人还没走完,燕广王的一番话,和秦逸匆匆护送秦御离开了义亲王府的事儿便传遍了。

  府门,礼亲王听闻秦御要回礼亲王府,忙让人将自己的亲王马车开了过来。小厮要将秦御往马车上挪,秦御却抓着礼亲王的衣袖,道:“父王,儿子没事儿……你快进宫……不要让小人告儿子的刁状,儿子不要给人……背黑锅啊。”

  礼亲王见秦御一副马上要再度晕倒的模样,禁不住嘴角直抽抽,旁人不知道,他这当老爹还能不清楚?

  秦御和秦逸从小都习练过真定功,练这种功力,首先讲求的就是呼吸细长、纳气久闭,练到真定之层,催动真定功,自然能让人的脉息产生变化,气若游丝,甚至可以达到假死状态,连呼吸都断了。

  这小子,从前飞扬跋扈,历来都是能用拳头解决,绝对多费事儿的性子,是从来不屑于演戏这样的事儿的,嫌麻烦。今儿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戏演的,也恁是真了点,过火的连他这个当老子的都看不下去了。

  这小子出去三年,怎么成了这幅样子。这病怏怏,随时要断气的模样是要闹什么?他这个当老子的,就算知道是假的,瞧着也心一揪一揪的,好吗?

  不过儿子这样,到底能为礼亲王府免去不少麻烦,还能顺道坑义亲王府一把,礼亲王也不深究,只当秦御在战场上历练了三年,果然是长大了。

  礼亲王想着,忙应了两声,令小厮赶紧将人抬上马车,简直一眼都看不下去了。

  不想那边秦御却瞧向了站在旁边的顾卿晚,道:“让他也上来。”

  顾卿晚愣了下,礼亲王的专属座驾,她一个庶民上去,也太不合规矩了吧。

  礼亲王却并不在意,好似早习惯了秦御的胡闹般,只摆摆手,冲顾卿晚道:“赶紧的,上去好生伺候着。”

  顾卿晚哪里敢反抗,垂头恭敬的应了一声便也跟着爬上了马车。

  外头礼亲王翻身上马,带着人往皇宫而去,秦逸听闻礼亲王妃也从内宅出来了,听闻秦御受伤,传他去问话,他担心母妃当真了会着急,便吩咐侍卫护卫着马车缓缓回礼亲王府,自己骑马往义亲王府的侧门见礼亲王妃去了。

  马车上,就只剩下顾卿晚和秦御两个,马车刚一动,车厢晃动,秦御便难受的咳了起来。顾卿晚惊的赶紧过去,抬手给秦御抚着心口,可她的手刚碰上他的胸膛,便被秦御一把抓在了掌心。

  他抓的极是用力,攥疼了她,顾卿晚抬眸看向秦御,却见他也正拧眉看来,面色苍白,却趁的一双充满火气的异色眼眸,灼灼逼人,极是妖异。

  她惊了下,秦御已将她的手甩开,道:“你不是恼恨本王呢,还管爷死活做甚!”

  他说着略偏过头去,脸朝着车窗,留给顾卿晚一个冷冰冰的后脑勺。

  兔兔不喜人多,这时才从顾卿晚的袖子里钻出来,跳到了秦御身上,不知所措的打着转,着急的吱吱直叫。

  顾卿晚见秦御闹脾气,倒觉他像个赌气的孩子,大抵是得人相护,承了大人情,便有些理亏心虚,也没那么生气了,反倒觉得秦御这样子也挺可爱的。

  于是便顺着他的心意,微微俯身凑过去,道:“殿下的死活,草民哪有不关心的?殿下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礼亲王还不得让草民来陪葬?草民还没活够呢。”

  秦御闻言这才看向顾卿晚,见她脸上挂着些笑意,语气绵软,眉眼间有些打趣的促狭,他心神微荡,却嘲弄的扫了眼顾卿晚,道:“不想本王死,便莫再气爷,不然再咳两口血,不死也要差不多了。”

  顾卿晚虽然不懂医,却也知道好端端的人,咳血是大事,她又不懂武,也并不知道秦御咳的血,根本就是催动了功力,令气血一瞬逆转造成,这会子便以为秦御说的是真的,忙忙点头,道:“草民都听殿下的吩咐。”

  秦御这才微眯了下眼,目光转了下,看向角落的冰盆,道:“先去将脸洗干净,爷瞧着你这张男人脸,碍眼的紧,心气儿不顺。”

  顾卿晚,“……”

  ------题外话------

  娴悦伴生送了颗钻石、我心凤赢送了颗钻石9朵花花、ff了颗钻石、ls67送了颗钻石、送了5颗钻石、上官飞虹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88 秦御的苦肉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