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秦御的强势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卿晚面露犹豫之色,秦御却冷哼了一声,接着便像是哼岔气了一般,又咳了起来。他这一咳,脸色在透窗而入的阳光下呈现半透明的脆弱苍白,极是骇人。

  顾卿晚是见过余美人演戏的,便是再精湛的演技,该哭的时候瞬间哭出来,该脸红的时候却还是得补胭脂,像这种苍白脸色,那根本就是演不出来的。

  她哪里知道,秦御是催动功力弄成这幅样子的,愈发觉得秦御是重伤所致,被吓了一跳,忙站起身来,一面给他顺着气儿,一面道:“不是我不愿,这会子还在马车上呢,等到了王府,我下了马车,这脸却变了模样,多奇怪啊,那么多侍卫随从看着呢。”

  秦御闻言这才渐停了咳声,喘息着靠在墨绿色绣猩红梅花的大迎枕上,道:“无妨,那里有顶帷帽,一会子下车你带上便是。”

  顾卿晚顺着秦御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就见马车的车壁上悬挂着一顶青色长帷帽,男子款式的,想必是夏日太阳晒人,礼亲王用来遮阳的。

  一个大老爷们的,竟然这样娇气!

  顾卿晚腹诽不已,可想着左右秦御早知道她的身份,事情又到了这一步,眼见着他是要和自己继续纠缠下去的意思,她这张脸,好像也没什么必要在秦御面前遮掩着了。

  想着,她叹息了一声,认命的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的往水盆那边跳去。

  秦御便心情不错的抬起手臂来,后脑勺枕着手肘,慵懒的目不转睛的瞧着她。

  顾卿晚兑好了水,将水盆放在茶几上,刚好侧身对着秦御。

  秦御见她弯腰掬水,竟觉有些心跳发快,莫名紧张。他虽然并未受重伤,但为了将戏演的真,混过被太医诊治的一关来,心口是真挨了吴国公的一掌。

  虽然那一掌没打实,被他卸掉了几分力,不至于真伤害到根本,可也起码打上了六成力。如今心跳微快,便带动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心脏处一揪一揪的疼。可他并没有挪开目光,依旧那样目不转睛的盯视着顾卿晚。

  这样的疼,让他觉得很真实,很满足。

  从他的方向看,就见顾卿晚芊芊素指捧起水来,泼洒到了面颊上,流水蜿蜒而下,就像是一支画笔,揉开了脂粉,模糊了少年郎的容颜,接着却描摹出一张清水出芙蓉的美人面来。

  水光潋滟中,那张侧颜玉面生姿,褪去了黯黑,露出肌肤本来的面貌来,柔媚而白皙如凝脂的脸庞。

  水珠恋恋不舍的沿着她清丽的侧颜往下滑,阳光映照着那些水珠,折射出七彩光芒,一时只见模糊的秀丽轮廓。

  秦御并不着急,微微眯了眯眼,好整以暇的等着那水珠慢慢落下,就像最有耐心的猎人,等待大自然为他送来最诱人美好的猎物。

  随着水光落下,她的面容也跟着由模糊转为清晰,如同一副淡雅的美人图,染上了色彩,变得生动起来。

  宛若远山水波凝成的翠羽淡眉,纤长浓黑睫翼灵动遮掩的流盼明眸,即便眼眸低垂,已遮不住期间令人迷醉的潋滟风情,似被江南绵绵细雨滋润过的柔和线条,精致的鼻管,鼻尖微微翘着,其下是宛若海棠花瓣般盈润又小巧的唇瓣。

  男装的她,钟灵毓秀,秀丽无双,而女态的她,完全褪去了少年的清逸,展现着少女的清丽脱俗,恰到好处的娟丽清艳,美的并不很刺目,也不灼人,却足够令人惊艳,让人沉迷,便宛若开在雪山之巅的莲,令人观之,唯恐亵渎,却又禁不住想要采撷了带回去用最珍贵的寒玉盒藏起那美来。

  秦御在顾卿晚转身看来时,方才缓缓吐出一口长气来,道:“过来。”

  顾卿晚觉得他的声音有些说不出的沉哑,盯过来的目光虽然漫不经心般,可却又说不出的让人紧张,异色眼眸中也放肆沉淀着什么黯色的波光。

  她略迟疑了下,这才跳到了软榻前,秦御却拍了拍自己旁边的软榻,示意顾卿晚坐下。

  顾卿晚愈发迟疑起来,秦御顿时嗤笑一声,因伤而色彩浅淡的薄唇,轻轻挑起,勾着一抹自嘲的笑,道:“爷这幅病秧子模样,你还怕爷吃了你不成?”

  顾卿晚闻言面露尴尬之色,接着才坐到了秦御的身边。

  谁知她刚坐下,懒懒靠着大迎枕的秦御便略抬起身子来,伸手挑起了她的下颌,略凑近了一些。

  顾卿晚忍不住往后缩了一下,秦御却加重了力道,道:“别动,让爷好好瞧瞧你,仔细认认这张脸。免得下次再见,你这女人又变了模样,倒再将爷糊弄过去。”

  顾卿晚听他这般说,却有些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道:“我哪里能糊弄的住殿下您,您不是早认出我来了,倒装作不识的样子,看着我像傻子般被哄的团团转,殿下玩的很高兴吧?”

  提起此事,她心里便一团火气,本来是要爆发出来的,可谁知道倒因吴国公的一掌让秦御替她受了重伤,火气发不出来了,此刻也只能言语上刺秦御两句罢了。

  秦御闻言倒笑了起来,手指摩挲着顾卿晚细嫩的不可思议的脸颊,道:“爷在荣丰当里确实没认出你来,在仙岳楼,若非你自己撞进爷的怀里来,也是认不出的。要怪只怪你自己,多少地方不撞,偏就往爷怀里投。你这样投怀送抱,屡次撩拨勾引爷,却满口不愿无辜,你说,爷该信你是无心呢,还是该当你是欲擒故纵呢?”

  他说话间,拇指轻而肆意的在她的眉目,脸颊上游走,顾卿晚觉得脸上像是爬了一条虫,一阵挠心的痒,她不舒服的偏了下头,抬手去拍秦御的手。

  秦御却顺势抓了她的手,握在掌心,揉捏着她柔软的指骨,又道:“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心,你都挑起本王的兴致了。本王不是任你玩弄,说近便近,说远便远的人,你最好歇了你那些小心思,不然……你该知道后果的。”

  他的小动作轻柔缠绵,甚至带着些宠溺的味道,然而说出的话,却让顾卿晚浑身发寒,冷到了心里去。

  他在和她摊牌,画舫上的事,他能强她一次,便不介意有第二次。若然她还惹他,惹恼了,第二次他不会给她踢他下床的机会。

  他堂堂燕广王,不是她能说近就近,说远就远,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相反,她顾卿晚之于秦御,才是如此!

  顾卿晚屏息不言,方才因水汽而嫣红,宛若开出两朵琼花般的两颊,红晕褪下,染上了一片苍白。

  秦御的手再度抚上她的面颊,道:“好好呆在爷身边,你不愿意,爷可不逼你,给你时间慢慢接受,别逼着爷对你用狠的。你知道的,这世上只有我秦御看不上的,便没有我秦御得不到的!嗯?”

  他说着将她一缕散落在脸颊上的青丝,轻轻勾弄到了耳后,逼视着顾卿晚的目光,带着几分倨傲的霸道。

  顾卿晚白着脸,眼眸笼上了一层水雾,神情清冷中带着些倔强,便似一株凌寒盛开的梅,纵然有傲骨风姿,却也不得不在厚实的积雪下被压弯枝桠。

  秦御见她眼中蕴着一汪泪,似落未落,不觉目露怜惜,轻叹了一声,大掌扶着她的背脊,带着她俯身靠在他胸膛上。

  顾卿晚没挣扎,身子却有些僵硬,秦御也不介意,用手一下下抚着她的背脊。

  感受她的泪成串滚落下来,滴进衣衫,渗透锦缎,湿了他的胸膛,渗进了心头,让他的心被泡的有些酸涩,却不曾动摇分毫。

  两人都没再说话,马车轻轻摇晃,不知过了多久,顾卿晚才抽了抽鼻子,抬去身来,目光执拗的看着秦御,闷声道:“今日之后,只怕世人都知殿下身边有个客卿沈清,我还当沈清,不入内宅。”

  她刚刚委屈的哭过,此刻眼睛像是被水洗过一般,眼圈微红,眼眸水润,秦御抬手抚了抚她红红的眼皮,倒也不意外她会提此要求,他很清楚她不甘心,但他不在乎,略勾了下唇,他只回答道:“好。”

  顾卿晚闻言心中偷偷的,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虽娇气,可也傲气,从不在外人面前落泪,秦御逼迫她至此,她心里气恨的紧,又怎会真趴在他的身上垂泪。

  方才那般,不过也是在演戏罢了,哭了一场,却到底换来了一些效果,起码得到了点喘息的时间。不必直接被秦御拖上床,打上暖床女的标签。

  她只希望在秦御耐心耗尽之前,她能找到脱身的法子。

  秦御却不知顾卿晚心中的那些弯弯绕绕,他言罢,大掌便再度抚上顾卿晚脸颊上唯一的那一道伤疤。疤痕已经很浅淡了,但她的肤色太白,皮肤太细嫩,又毫无瑕疵,便显得那道伤疤有些碍眼。

  秦御抚了两下,道:“这道疤专门留的?”

  顾卿晚点头,未言。秦御目光细细的,一寸寸描摹着她的面庞,道:“你这张脸果不负京城第一美人之称,幸而你这体质有异与常人,不然爷虽不嫌弃你,但身边放着个丑女,到底脸面不好看。”

  听他这样说,顾卿晚心中冷笑,心道这男人果然都一个样,都是好美色的,什么不嫌弃,不过是她如今好了才说的漂亮话罢了。

  秦御见她不出声,也知她一时转不过弯儿来,心中不舒服,便揉了下她的青丝,扯着她躺倒在了软榻上,微抚她背脊,道:“你累了,靠着爷睡会儿吧,到了爷叫你。”

  顾卿晚没再吱声,安静的闭上了眼眸。

  她本身体亏损的厉害,走两步路就喘的,可今日经受了这么多磨难,却不曾晕厥。顾卿晚觉得都是玉莲花蜜的功劳。

  自从和秦御分开,没了兔兔抢花蜜吃,她又治好了脸,调弄脂粉只用了小米粒那么点花蜜。其它的花蜜,都让顾卿晚直接食用了,那东西果然是极良药,这些日子,身体竟好了许多,再不会动不动便眼前发黑。

  不过饶是如此,到底调养的时日短,今日一番折腾,顾卿晚也早已是强弩之末。靠在秦御身上,原以为心中难受,是睡不着的,不想随着马车摇晃,秦御的手一下下抚着背脊,没片刻她竟真睡了过去。

  马车直接便驶进了礼亲王府,一路进了秦御的凌寒院,待马车挺稳,秦御才推了推顾卿晚。

  顾卿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听马车外响起一串的喧嚣声。

  “二爷回来了,快!”

  顾卿晚闻声眨了眨眼,一下子坐起身来,看向秦御,却见他还那么躺着,正勾唇望来,目光带着些慵懒的魅惑,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

  顾卿晚忙站起身来,顾不上研究秦御的神态,几下子到了对面,将车壁上挂着的那顶青纱帷帽取下来戴在了头上。

  她刚收拾好,马车的车门便被推开,宋宁率先跳上了马车,接着又有个侍卫模样的男子上来,直接抬起秦御身下软榻往外移。

  顾卿晚等秦御被抬下马车,这才跟着一蹦一跳到了车边。望去只见跪了一地的下人,秦逸正陪着礼亲王妃围着秦御,礼亲王妃红着眼睛,正捏着帕子给秦御擦拭额头上的汗,满脸心疼,道:“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到了哪儿都能惹出事儿来,母妃只当你出去历练几年稳重了,却还是这么个逞凶斗狠的性子!”

  秦御脸上挂着无奈,劝慰着礼亲王妃,道:“这不是好好的吗,母妃莫念叨了。”说着求救般看向了秦逸。

  秦逸便瞪了秦御一眼,扶着礼亲王妃,道:“他皮实着呢,母妃且莫多担忧,还是先将阿御送进房安置好,章太医已经到了,赶紧给他施针熬药才是正经。”

  礼亲王妃这才止了泪,问身后揉着帕子试泪的惜薇,道:“可都准备好了?”

  惜薇红着眼睛福了福身,道:“听闻二爷受了伤,奴婢们特意将正房又收拾了一番,那些香啊花儿的都挪走了,屋里开窗去了味儿,冰盆也早挪走了,舒爽的很,热水什么的都准备好了。王妃放心。”

  礼亲王妃还没言语,秦御便出声道:“我不住正房,去翰墨院,我住那边!”

  礼亲王妃闻言一怔,沉脸怒道:“说什么胡话,翰墨院一院子侍卫,谁能伺候你,受了伤就老实点,翰墨院水汽重,养伤也不利。”

  惜薇和惜芹听闻秦御受了伤,心中虽担忧,却也觉得自己的机会到了。郡王要养伤,自然就得在院子里呆上一些时日,她们日日近身伺候着,就算不能让郡王动了心思,也总能刷刷存在感吧。

  此刻听得秦御要去翰墨院安置,哪里愿意,忙顺着礼亲王妃的话,道:“二爷奴婢们都收拾好了,这凌寒院才是王爷的正经寝殿,哪有往书房简陋之处养伤的。”

  “二爷,王妃心中担忧,您便莫让王妃再生惦念了……”

  两个丫鬟上前劝说,秦御却一脸烦躁,沉声道:“爷的事儿,何时轮的上你们做主了?嗯!?”

  他一脸戾气,吓的惜薇和惜芹白着脸,赶紧退了两步,跪在了地上。

  秦御又冲礼亲王妃道:“母妃也看了,她们这么聒噪,吵都吵死了,儿子在翰墨院住的舒爽,还望母妃成全。”

  当时仙鹤亭出事,未免引起惊慌,惊吓到了内院的各府女眷,义亲王妃便封锁了二门。可前头的动静太大,发生了什么事儿,下头那些姑娘们不清楚,却是瞒不住礼亲王妃这些身份尊贵的女眷的。

  故此礼亲王妃很清楚,秦御又和沈清闹出了事端来,且还听说两人当众就抱在一起,躺在一张软榻上被抬出了义亲王府。还知道,今日的一切事端,都是由沈清给引起来的。

  王妃一路上额头青筋突突直跳,眼见秦御此刻又不让丫鬟靠近,闹着去住书房,礼亲王妃这脑仁不觉更疼了。

  她蹬着秦御不言语,秦御便捂着心口又咳了起来。

  外头的事儿,秦逸不会和礼亲王妃事无巨细的说,只道秦御受伤没那么重,让礼亲王妃莫要忧心。礼亲王妃即便心里有数,看着儿子这么咳的撕心裂肺,俊面惨白,也吓的不轻,哪里还能和他硬着来,也顾不上想儿子的性向问题了,忙忙摆手道:“赶紧抬去翰墨院,他爱咋样咋样吧。”

  宋宁就知道礼亲王妃拗不过自家爷,脚步没顿便抬着人往翰墨院去了。秦御却还吩咐一声,道:“再抬个软榻来,沈清伤了脚。”

  早有侍卫闻言而去,眨眼便接了顾卿晚,紧跟着进了翰墨院。

  惜薇惜芹两个丫鬟,望着秦御被抬离,却直气恨的险些扭碎了帕子。

  礼亲王妃也跟着进了翰墨院,看着侍卫将秦御安置在了书房后的寝房,又收拾了一番,章太医才被礼亲王身边亲卫左扬带了过来。

  礼亲王妃望去,不觉道:“怎生才将章太医给请过来!”

  左扬拱身行礼,道:“属下先去了太医院,不想章太医被请去了宣平侯府,宣平侯有些不舒服,属下又赶往宣平侯府这才请来了章太医,便耽搁的晚了。”

  宣平侯景戎倒是也经常出入王府,他嘴巴甜,人又机灵,很得王妃喜欢,闻言不觉蹙眉道:“阿戎那孩子怎也病了?却是怎么了?”

  旁边秦逸闻言便也瞧了过来,左扬却摇头,道:“属下并不清楚,不过属下去请章太医时,见了宣平小侯爷一面,小侯爷瞧着面色红润,倒不像有病的样子。”

  礼亲王妃却叹了一声道:“怪道今日不见那皮猴去义亲王府凑热闹呢,原是病了。”

  那边章太医已经为秦御把了脉,起身冲礼亲王妃行礼道:“燕广王被击中了心口,致使心脉受损,五脏也有损伤,需精心修养一些时日,请容微臣先给殿下施针,再和张刘两位擅长脏腑调理的太医商议,敲定药方,调养些时日。殿下习武,身子健硕,王妃不必太过担忧。”

  礼亲王妃听罢略松了一口气,道:“那便赶紧针灸吧。”

  秦逸上前劝道:“阿御这边自有章太医和下人伺候着,母妃留在这里也是不方便,今日母妃也受了惊,想必也劳累了,便先行回秋爽院吧。”

  秦御要行针吃药,礼亲王妃在此也帮不上忙,闻言又上前看了眼秦御,叮嘱他好好配合治疗,这才扶着陈嬷嬷的手出去了。

  章太医站在窗前的条几边儿准备针灸所用之物,令侍卫先给秦御除了衣裳,用热水擦拭干净身体。

  方才秦御身上的脏衣裳已被换过,热水什么要用的东西也早已准备妥当,宋宁拧了帕子,刚上前,就见秦御略抬起身子来,指了指带着帷帽低眉顺眼站在角落的顾卿晚,道:“让她来。”

  秦御是个难伺候的,又有洁癖,不喜人近身,宋宁每次伺候秦御都战战兢兢的,生怕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

  此刻听闻秦御的话,巴不得让顾卿晚以后都伺候着秦御呢,忙走了过去,将手中热度正好的毛巾递给了顾卿晚,道:“劳烦了。”

  顾卿晚看了秦御一眼,也没反抗,接过毛巾跳了过去。帮秦御解开身上的白绫绸衣,衣衫敞开,露出了男人精壮宽厚的胸膛,完美的没一丝赘肉,只可惜心房的位置,有一个很狰狞的大掌印,呈现黑紫色,隐隐有些泛着血丝般,特别骇人。

  顾卿晚目光闪动,略抽了口气,才目光斜视的给秦御擦拭起身体来。

  秦御慵懒的躺着,目光隔着一层帷幔轻纱盯视着顾卿晚,倒是配合的很,该抬手抬手的。他眼力好,一层纱根本阻拦不住视线,见顾卿晚神情清淡镇定,好像摆弄的不是个男人,而是随便擦拭个什么器皿般,动作虽认真仔细,也轻柔的很,可面不红耳不赤,半点羞色都没有。

  秦御便渐渐高兴不起来了,待顾卿晚擦拭好,将帕子丢进水盆,准备起身让开时,他一把便攥住了她的手,将人拉到了近前。

  四目相对,他勾了勾唇角,抬起另一只手,点了点自己的唇,竟是压着声音道:“亲爷一口便放开你!”

  顾卿晚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有这般要求,如今可满屋子都是人呢。

  顾卿晚禁不住恨声道:“秦御,你别欺人太甚!”

  秦御却冷笑起来,挑着眉梢,道:“不亲,爷这便打发章太医走。”

  顾卿晚知道他就是故意的,今日在画舫上,自己被他亲了几下,恼怒的将他踢下榻,扫了他的面子,他现在便要讨回来,非要她主动亲他不可。

  顾卿晚觉得他太欺负人,脸色也冷了下来,道:“你爱治不治,我……”

  谁知她狠话还没说完,秦御便扬声道:“章太……”

  顾卿晚飞快俯身,隔着面纱在他唇上轻点了下。

  真让这厮打发了章太医,闹腾起来,说不定又会惹出什么事儿来,左右又不是没亲过,再亲一下也没什么。

  顾卿晚心头这样安慰着自己,却觉一口气闷在胸口,憋的身子都乱颤。

  秦御却低声笑起来,似笑非笑的看了顾卿晚两眼松开了她,道:“爷让宋宁收拾了东厢房,你过去歇着吧,不必在此候着了。”

  顾卿晚今日被气的够呛,领土尽失,看都不想再看秦御一眼,闻言头也不回的跳着往外去了。

  章太医给秦御扎了针,又开了药方,被秦逸亲自送出了凌寒院。

  他念着先前章太医说景戎病了的事儿,便多问了一句,道:“不知宣平侯到底是何病,竟还劳动了章医正?”

  章太医面上却闪过一丝古怪,转瞬即逝,道:“小侯爷身子历来结实,不过是贪吃了些凉物,夜里又贪凉,小伤寒而已。”

  秦逸闻言这才放下心来,想着晚会儿去宣平侯府瞧瞧,送走了章太医,转身便回了翰墨院。

  他进去时,秦御已穿好衣裳,盘腿坐在了床上,正舒展着身子,哪里还有半点方才的病容?

  见他进来,难得的有了笑模样,道:“辛苦大哥了。”

  秦逸冲伺候在屋的宋宁二人摆了下手,两人退了出去,秦逸便在仙桌旁随意撩袍坐下,道:“周睿是怎么死的?”

  秦御脸上笑意微敛,显然那周睿死都死了,提起来也让他厌憎不快,只道:“我踢他下湖时,顺便往他嘴里弹了一颗火毒丸。他是中毒死的,想必刑部和大理寺,稍后就能查出他的真正死因来。”

  秦逸闻言便已明白了秦御的意思,那火毒丸乃是热毒,中毒后一盏茶功夫便会毒发,死后随着人身凉,毒散,就算是能查出来是中毒而死,也难查出是中了何种毒。

  秦御踢周睿下水时便下了毒,周睿落水时又身负重伤,势必浑身冰冷,这便延长了火毒丸的毒发时间。

  秦御是算准了,周睿会被周家人救上来,且救活过来,接着才会火毒发作毙命。

  刑部查察之下,那周睿既不是溺水而死,乃是上船后中毒身亡,自然便和秦御没有半点干系。

  人人都看到了,秦御因沈清失踪,冲冠一怒才踢了周睿下水的,分明是要置周睿于死地,想要溺死周睿的。谁又能想到他会多此一举的,另外喂了周睿一颗毒药?谁又能想到他当时还能算计的这样滴水不漏,环环相扣。

  彼时查出来周睿的死因,又有先前秦御在凤栖院前说的话,再加上娄闽宁的证词,那伤了周睿的人,怕周鼎兴也会觉得是出自义亲王府了。

  秦逸不觉摇头一笑,道:“虽是牵扯不到你身上,戏既演到了这份上,你便老实在府中养些时候,做戏做全套,其它的事,大哥会安排好的。”

  秦御如今将顾卿晚带了回来,才没闲工夫出去惹事,闻言点了个头,不置可否的道:“知道了。”

  秦逸却目光微眯,道:“那个沈清是顾家姑娘吧?她到底曾是首辅家的嫡女……”

  他话没说完,秦御便扬声道:“大哥,她的事儿你莫管。大哥若是因娄闽宁劝我,那便更没必要了。一来这事儿和大哥没干系,而我才是大哥的亲弟弟,大哥便偏袒,也该偏袒于我才对。再来,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儿,他娄闽宁又不是没手段之人,犯不着大哥替他出这个头吧?大哥若是插手,说不定落得个里外不是人呢。”

  秦逸闻言见秦御一副油盐不进,不听劝说的模样,知他是动了真格的,想着那顾卿晚的性子,不知为何,竟有些忧心忡忡的,道:“大哥没想管你,只是那顾姑娘出身清贵,本也是矜贵之女,只怕心高气傲,不肯折腰,委身为妾。你虽性子嚣张些,大哥却知你秉性纯厚,并非薄情之人,且莫太过沉溺,自伤其身。”

  秦逸和娄闽宁乃是知交好友,对娄闽宁和顾卿晚的事也算了解一些,知道两人两心相悦多年,他并不知道如今的顾卿晚已经换了内瓤。更没想到弟弟秦御会搅合进来,如今事情已然这样,秦御也不是小孩子了,作为哥哥秦逸不会过分插手,可却免不了要提醒秦御几句。

  只因他已瞧出顾卿晚的性子柔中带刚,并不如传言中恭顺温婉,秦御又素来任性霸道惯了,那顾卿晚的心思又不在秦御身上,总怕两人纠缠下去,秦御会太过投入,反受情殇。

  秦御闻言自也知秦逸的好意,面上闪过些不自在,耳根微红了下,摆手道:“我又不是小孩子,知道分寸。”

  秦逸听他这般说,却心思沉沉,并没释怀,总觉得以后只怕有的闹腾。

  那顾卿晚根本就不是居于人下的女子,若是顾家不曾覆灭倒还好,偏如今成了庶民,来日受身份限制,是不可能成为正室的,王府郡王侧室,那也是要上宗室玉蝶的,要清白出身的官宦嫡女不可,顾卿晚若是跟着秦御,不过一个没名没分的妾室。

  那样的女子,岂能甘心?她处处出众,又得他这傻弟弟的宠爱,往后阿御的后宅真多了这样一房妾室,还有哪家的贵女愿意跳火坑来给阿御当正妃?阿御总要娶妻的,将来这内宅只怕不会安宁。

  不过这些事情到底现在说来还早,都不过是秦逸未雨绸缪多想几步罢了,此刻秦御心正热,他也不愿因个女人非要和他争执,倒伤了兄弟情分。

  故而见秦御不愿多说,秦逸便也压下了心思,站起身来,道:“你歇着吧,大哥走了。”

  秦逸离开,宋宁刚进来,便见秦御下了床,正站在屋子中间转悠,见他进来回头便道:“去,取瓶紫金膏来,爷要去厢房瞧瞧。”

  义亲王府设宴,宾客们便带着下人,也不会随身跟着,不然那么多权贵,个个身边跟着人,也太是杂乱,更显得不信任王府安全般。暗卫什么的自然也不可能跟进王府去,没得和义亲王府的隐卫当刺客打杀在一起。

  故此像这种规格的宴席,一般默认都是不带暗卫侍卫的,除非身份特别高的人。今日也就礼亲王身边跟着两个护卫。

  宋宁便跟着秦御,也不过是前往专门安排好的各府下人吃茶的地方吃茶点罢了,所以秦御都没让他跟着,打发他去查那贩卖画卷的事情去了。

  可秦御受伤后来,顾卿晚被抬着进来,宋宁已知道顾卿晚脚踝受伤的事儿了,此刻听秦御让他取进贡的专门治跌打损伤的紫金膏,还要亲自送到顾卿晚那里去,便知道秦御这是要亲自去给顾卿晚上药的意思。

  方才他站在门外也听到了秦御和秦逸说的话,如今见秦逸刚走,自家主子便要亲自看人去,心里难免腹诽。

  主子啊,这就是您说的有分寸?您到底知不知道啥叫有分寸?

  ------题外话------

  谢谢寿司晴送了666颗钻石,这是要把我砸的神魂颠倒,直接上福利的节奏吗,表示好有压力啊。谢谢娴悦伴生送了颗钻石、ff了颗钻石、月女心音杨姝晗送了朵鲜花。美妞们,情人节快乐哦,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89 秦御的强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