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筹谋离开

作者:素素雪 书名:名门骄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送了2颗钻石、送了5颗钻石、樱妍若惜送了1颗钻石、送了3颗钻石、送了1颗钻石、么么哒

  ------题外话------

  此刻瞧着夜色下顾卿晚红润的唇,娄闽宁不觉双眸微暗,不受控制,缓缓凑了过去。

  岂会瞧不见她微微红肿的唇瓣,他是男人,即便是再没经验,也不会猜不到那种嫣红微肿是什么引起的,当时他险些控制不住自己,当场暴打秦御一顿。

  今日在义亲王府中,她和秦御一起跌出画舫,旁人的目光大概都在被吐血的秦御吸引了过去,他的目光却一直在她的身上。

  的唇瓣上。

  这样想着,顾卿晚面上也有了些神彩,整个人便像是一颗珍珠拂去了尘埃,轻灵了一些。娄闽宁眸光微敛,禁不住抬手,触上顾卿晚的面庞,他的目光却禁不住落在了顾卿晚

  京城这个是非之地,她还是暂且离开的好,等到了淞州安置下来,再联络上顾弦禛再从长计议。

  “好,我都听宁哥哥的。”顾卿晚闻言又点头应道。

  她果然对秦御没有半点留恋之情,娄闽宁因她的话,眸中闪过些笑意来,这才道:“皇上已经令刑部和大理寺共同查周睿之死一案,三日后开审,今日已然查明那周睿乃是中毒致死。等此事了结,宁哥哥便着手安排你离开。”

  提出这个主意来,娄闽宁当真怕顾卿晚会拒绝,此刻见她一口应下,他心中方才彻底放下。

  他和她能否有未来,似也唯有此一途了。

  既如此,那便也只能先行送她离开了,他得尽快查明顾家覆灭的真相,想法子让顾卿晚恢复身份,彼时再以正妻之礼,接她回来。

  可若然他舍得那样对待顾卿晚,早在送她回京的路上便不会暂时放手,她不愿意的事,他总是不舍得勉强委屈她半分的。

  娄闽宁并非懦弱犹豫之人,也不乏杀伐果断,他自然也可以强行夺人,像秦御一样仗势欺人。

  秦御捏了顾卿晚在手,以至于他如今是投鼠忌器,根本无计可施。

  娄闽宁又何尝舍得送顾卿晚离开,只是如今顾卿晚被秦御缠着不放,她的身份又实在经不住人查,他若因顾卿晚和秦御闹起来,顾卿晚的身份根本就遮掩不住了。彼时她的名声尽毁,这辈子就全完了。

  “好!”不待娄闽宁再言劝说,顾卿晚便一口应了下来。

  除非被送走,让秦御寻不到她,她才能清净下来。

  娄闽宁说的其实不错,如今她招惹上了吴周两家,还招惹上了秦御,不想呆在秦御身边,还想留在京城生活,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娄闽宁却是一叹,道:“周睿一死,不管最后如何了结,你都已是周吴两家的眼中钉肉中刺,在京城都凶险重重,你既不愿托庇与我,当也是不肯屈就礼亲王府的吧,离开京城是最好的选择。”

  顾卿晚闻言一怔,眨了眨眼,一时虽然明白娄闽宁的意思,但却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有些吃惊,娄闽宁竟然舍得送她离开?

  娄闽宁将她的神情变化看在眼中,目光略闪,开口却答非所问,道:“晚晚,等此事了结,宁哥哥想法子送你和大嫂离开京城可好?宁哥哥记得你读游记,说过最喜欢淞州的风烟俱净,天山共色,悠悠水岸,诗意红梅。若有机会,一定要去那里看看。宁哥哥,送你去淞州安置,可好?”

  心头烦躁,顾卿晚便率先开了口,道:“宁哥哥深夜前来,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今日周睿之死不知怎么样了?我听说周鼎兴进宫面圣去了?皇上是如何决断的?”

  她只想清清静静的过自己的日子,安置好庄悦娴,然后早点寻到回现代的办法,根本无意搅合进这些情情爱爱里去。

  顾卿晚只觉他的目光说不出的深邃难言,心头一阵阵发紧,闹不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一时间她又觉得身心俱疲,她招谁惹谁了,好容易暂时摆脱了一个秦御,倒还得应付娄闽宁。

  顾卿晚拥着被子坐好,娄闽宁已将床帐挂了起来,撩袍在床边坐下,目光落在顾卿晚的身上,却半响都不言语。

  娄闽宁的声音带着些沉淀的温柔安抚,顾卿晚愕了一下,紧绷的脊背便松开了。今日在义亲王府中,她被秦御那样公然的带走,娄闽宁出于无奈不能阻拦,又怎么可能真正放心的下她就此呆在秦御身边呢。

  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亵衣,披散着满头的青丝,坐在帐后,容颜如玉,清理绝伦,削肩若素,体态轻盈,娄闽宁瞧的一怔,眼见顾卿晚神情紧绷不安,这才出声道:“晚晚,是我。”

  都怪秦御,方才若非想着他今日那些可恶的举动,以至于心烦气躁,方才她也不会失了冷静。顾卿晚心跳加快,禁不住偷偷探手在床上寻找可以防身之物,眼睛死死盯着床幔外的黑影。

  她这都是本能反应,喊过后便恨不能拍自己一巴掌醒醒神,若来人真是周吴两家派来的歹人,她应该装睡伺机而动的。

  屋中顾卿晚虽然已躺下,却并不曾睡着,娄闽宁刚刚走到了床边,她便警觉了,一个翻身坐了起来,道:“谁?!”

  来之前便很清楚这边的部署,带到人也正好能制控住场面,故此不过两柱香时候,他便顺利的从窗户进了房间。

  娄闽宁也身影如电,直冲宋宁逼来。因双方都没想将事情闹大,即便动手竟也没发出多大的动静来,娄闽宁行事一向谨慎,从不冒进莽撞。

  宋宁守着窗户,未言语,也没半点要让开的意思。娄闽宁便略抬了下手,顿时屋脊上他带来的人便和留在这里的王府隐卫交手在了一起。

  宋宁嘴角抽了抽,心道,只怕自家主子防周吴两家如狗,防娄闽宁才会狼吧。今日他真放了娄闽宁进去,明儿可以直接提脑袋去见自家主子了。

  来人却正是一身玄色锦袍的娄闽宁,他听闻宋宁的话倒也不恼,只淡声道:“你拦不住本世子!你们爷让你守着这里,用意是保护她,不被周吴两家暗下杀手,本世子寻她不过是有些话要说,不会伤害她,你让行,也并不算违逆了你们爷的吩咐。”

  他此刻已是一袭夜行衣的打扮,闻言看向那站在屋檐上负手而立的身影,阵阵头疼,道:“世子爷,您还是别为难在下了,在下奉命守护顾姑娘,实在不能让世子爷进去。”

  这守着的不是旁人,正是秦御派来护着顾卿晚的宋宁。

  来人却好似并不意外,也未有任何惊慌之处,不过轻旋了个身,那一道银光便消弭在了夜色中,他飞身站在了一边的屋檐上,盯视着那守护着窗口的黑影,道:“让开!”

  其中一道身影更是直直掠向了顾卿晚所在二楼的乙字四号房间的窗户,只他刚刚靠近,便有另一道黑影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闪出,一道银光闪现,守护着窗口,直将来人逼退了两步。

  夜色下的长宁大街褪去了白日的喧嚣,静谧而安然,连绵的房顶上忽而掠过几道黑影,似夜空下的魅影,几乎瞬间便闪到了顾卿晚所在的富源客栈上方。

  两人商议了下搬进梧桐巷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又商议了托人到边关寻顾弦禛的事儿,便早早的歇息了。

  庄悦娴闻言难免抱着顾卿晚又一阵难过,顾卿晚又开导宽慰了她几句,她虽心中更加发沉,可瞧着小姑如今长大了,自己不定心中多么难受,还要费心开解与她,便也强打起精神来,和顾卿晚说起旁的事情来。

  想着这些,顾卿晚从庄悦娴的怀里抬起头来,道:“大嫂便别为我担心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说不定事情还能有转机呢。更何况,如今万万不能让周吴两家察觉到我是顾卿晚,不然他们更不会饶过我了!本就是罪臣女,闹到御前去,只怕讨不到半点好。这样子,也没法去给娄闽宁做妾啊!”

  更何况,就算古代的妾室没这么难混,她从小被娇养着长大,那也不是为了长大给人当妾作践的啊。但凡有一线希望,她都不可能就这么认了!

  这古代的妾虽然是道德允许的,古代社会认可的,可论起地位舒服来,那还不如不被社会认可的现代小三呢。

  更何况,即便如今大秦刚建,经了乱世,礼教崩坏,可宠妾灭妻的人却依旧要被世人唾弃,正室的超然地位,不会因乱世动摇半点,做人妾室,就要做好随时被正室炮灰的准备,简直就是提着脑袋过活,做人砧板上的肉!

  她能养活自己,疯了才会去给人做妾,这古代妾通买卖,真当了妾,哪里还有半点尊严和自由可言?

  不过这都是在被逼无奈,非要做妾的前提下,现在还没走到那一步。不到绝路,顾卿晚还是想再和秦御周旋一二,想想法子的。

  秦御这边就简单多了,礼亲王妃和她从前没多少接触,对她应该谈不上什么好恶。她对秦御也没什么感情,秦御强迫她至此,她对他也没什么好心软手软的,日子过起来相比反倒舒畅一些。

  且正因为娄闽宁对顾卿晚还算真心,顾卿晚才更不能去给他做妾,她不想去和娄闽宁上演什么虐情虐恋,做妾已是无奈之举了,再纠缠进感情去,这样水深火热,身心俱劳,她是真驾驭不了。

  这个道理顾卿晚还是懂的,更何况,就像秦御从前说的,娄闽宁将来总要娶妻,他的正妻不可能容得下自己,娄闽宁便是再护着她,难道还真能宠妾灭妻不成?

  古代的女人,做媳妇,讨好婆母比讨好自家男人还重要,男人日日在外,婆母那可是直接上司,在内宅分分钟便能将你虐成狗,还让你说不出个委屈来。

  一来顾家的事儿,还不知是不是和镇国公府有关,不过镇国公夫人不喜她却是真的,当初顾家刚出事,镇国公夫人便令人将订婚书和信物送回,也索要回了当初定国公府给娄闽宁定亲所用的信物。

  和庄悦娴的想法不同,若然是无奈之下真要为妾,她是宁选秦御,也不会选娄闽宁的。

  顾卿晚却头皮发麻起来,跟着娄闽宁,她是想都没想的。

  庄悦娴之前也是并不赞同顾卿晚去做妾,继续和娄闽宁纠缠在一起的,可如今弄成这个样子,眼见着顾卿晚呆在秦御身边,只怕到时候连做妾都难。那秦御又不是个好相于的,谁知道对顾卿晚的兴趣又能保持多久,相比起来,庄悦娴自然又觉得顾卿晚跟了娄闽宁会少受些苦。

  庄悦娴听她这般说,怎能不知顾卿晚是专门宽慰她的,心中愈发酸楚难抑,却也毫无办法,片刻才试探着道:“晚姐儿啊,顾家的仇,是报是鸣冤那都是你大哥的责任。你一个女儿家,不要硬往身上抗。那燕广王素来乖张狠厉,不是个好惹的,义亲王府那样的地方,也不是好呆的。要不……要不你便跟着娄世子吧,起码他一颗心是在你身上的。”

  顾卿晚窝在庄悦娴的怀中,闻着她身上干净的香味,今日被折磨的千疮百孔的心倒平静了很多,不觉道:“其实也不是全无好处,先前咱们不是就怀疑顾家覆灭和周家脱不开关系吗,我不相信祖父和爹爹是十恶不赦的罪人,跟在燕广王身边,也许能有机会查明真相呢。”

  庄悦娴一怔,可她这些时日已经接受了顾卿晚性格的变化,加上她在洛京城确实也算在生死间走了一趟,说的话又很合乎情理,便也没多怀疑,只心疼的垂泪将顾卿晚揽进了怀中,顺着她的头发,道:“老天怎就这么不开眼,那杀千刀的燕广王当真是恩将仇报!仗势欺人,这和强抢民女又有何差别!”

  顾卿晚自然不会因为被秦御强迫便寻死觅活的,但本主就不好说了,故此她不得不说这一番话来安庄悦娴的心。

  顾卿晚却苦笑起来,声音低落,道:“大嫂,我早就不是从前那个顾首辅家的嫡女了,如今除了死,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若是从前,我是宁死不会被人如此折辱的,可在洛京城我已经死过一回了,大嫂,如今我想要活着!我不想再为了那么点清贵的虚名,自己葬送了自己的性命,我的命只有一条,已经为保清白丢了一回,我不要再为这个放弃性命!我又没有错,凭什么就该我去死!我要活着,不管多难,都要活着,且定要活出个样儿来!”

  庄悦娴便白着脸,落了泪,道:“那难道就让大嫂眼睁睁瞧着你不明不白的就这么进了礼亲王府?不行,这绝对不行!”

  庄悦娴说着便要行动起来,顾卿晚苦笑着拉了她坐下,道:“大嫂,若是真雇个镖局便能去边关寻大哥,当初咱们便也不会到京城来落脚了。更何况,如今周睿死了,周家和吴国公府岂能罢休?周睿可是周家唯一的嫡孙,吴国公唯一的外孙,只怕我一出京城,周吴两家便得尾随而至,到时候没了礼亲王府庇护,又暴露了身份,想也知道会死的很惨。”

  庄悦娴脸色听完始末,脸色发白,抓着顾卿晚的手,道:“咱们如今有了临时的户籍,又有银钱,多给官府使些银两,定是弄到路引的。咱们也莫在京城中呆了,弄了路引,雇个镖行,这就出京寻你大哥去!这京城不能呆了!”

  顾卿晚早先并没告诉庄悦娴她在京城又遇上了秦御的事情,可如今她和秦御闹成这等样子,又有周睿的死,眼见事情是怎么都瞒不过庄悦娴了,顾卿晚只得将这两日的事情细细说了一遍。

  以她的眼力,自然瞧出这一对玉镯价值不菲,顾卿晚不过跑出去一日,便带回来这么件东西来,怎能不让她惊异骇然。

  庄悦娴顿时大惊,道:“你从哪儿得来的?”

  庄悦娴打开一瞧,烛光下只觉两抹流动的红光,引人眼前一亮,手帕裹着的正是顾卿晚从义亲王府的暗室中带出来的一对血玉镯子。

  庄悦娴见她面色凝重,不觉也收敛了脸上笑意,却见顾卿晚从袖中摸出一团帕子包着的东西放在了她的手中。

  庄悦娴便要拉着顾卿晚收拾东西,明日一早离开,顾卿晚这才拉住庄悦娴,道:“嫂嫂坐,我也有东西要给嫂嫂看。”

  客栈是鱼龙混杂之地,确实不宜久留,顾卿晚在外也总担心庄悦娴会出事,自然是赞同的。

  庄悦娴却摇头,道:“修缮倒也不必,等咱们搬了进去,慢慢拾掇起来便是。我从孙牙婆那里挑了两个婆子,一个丫鬟并一个小厮,都留在了那宅子里,今儿有他们收拾着,明日咱们便退了这客栈的房,搬进去。这客栈人来人往的,到底多有不便,且也花钱的很,能少住一日是一日。”

  顾卿晚倒没想到寻房子的事会如此之顺,总算有了落脚之地,她也是高兴的,道:“这些事儿,嫂嫂比我懂得多,那院子既嫂嫂看着好,定然是好的。只是既不是常住人的,怕是要修缮后才能住吧?”

  她说着给顾卿晚倒了杯茶,这才又道:“院子是真不错,二进的,虽是有点破旧,可地方好。就在梧桐巷里,那一片住着的都是些小官小吏,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清净的紧。这宅子本是大理寺中允方大人家二太太的陪嫁,因二太太膝下的六姑娘要出阁,夫家却是湖州人。方二太太便想将这处宅子出手了,换成银票,再让人到湖州去给六姑娘置办些良陪嫁,因是才让咱们给碰上了。寻常这梧桐巷根本就遇不上这等出手的好宅子。大嫂瞧了,那院子是真不错,要价略有些高,不过却也在市价之内。便花了八百两银子将宅子买了下来,又给了那孙牙婆二十两银子,孙牙婆便一手包办,带着大嫂一气儿的将这房契也办妥了。”

  那纸竟是一处小院的房产契书,顾卿晚抬眸询问的看向庄悦娴,庄悦娴含笑道:“今儿一早你刚离开没多久,那孙牙婆便寻了过来,说是先前拜你所托,要寻一处清净安宁些的二进宅院。她昨儿回去和几个老姐妹打听了一番,倒真碰上了个合适的,今儿便一早急急慌慌的找了过来。大嫂一时间也寻你不到,加上这宅院抢手,好几个买主都有意,大嫂想着机不可失,便和刘婶子一起,随着那孙牙婆去看了。”

  她说着起身,折返到床榻那边从枕头下取了一样东西,回身递给了顾卿晚。见是一张契约一样的纸,顾卿晚略诧了下,在灯下展开一瞧。

  不想庄悦娴笑着道:“你等等,大嫂拿样东西给你。”

  顾卿晚一时也没想好怎么和庄悦娴说秦御的事儿,便先问起庄悦娴今日在客栈如何。

  见顾卿晚安然回来,她才长松一口气,拉着顾卿晚在八仙桌前坐下,问她今日在外的事。

  眼见外头天都黑了,顾卿晚却还没个人影,庄悦娴早就在客栈等的满心焦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名门骄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名门骄妃091 筹谋离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名门骄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名门骄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